大学同居,贻害我一生的噩梦



大学时代的我,拥有作为一个女人最想要的东西,那就是美貌。我身材高挑,脸庞娇美,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所有的男生都为我神魂颠倒。但,我也拥有女人天生的最脆弱最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我的天真和无知,它在我的青春里里刻下了无法治愈的伤痕,令我不堪回首。


我叫芸芸,我的父母给我取了个很好记的名字,以至于我刚入住到大学宿舍的没几天,就有很多男生记住了我,我当然知道,从他们色迷迷的眼神里我看出了端倪,他们记住的并不只是我的名字,还有我的美貌。我有点胆怯,不敢与男生们多接触。我甚至暗下决心要自己永远与他们保持距离,决不能让这帮心怀歹意的家伙越过雷池半步。男生们邀我去逛街,我婉言谢绝,请我去看电影,我也推辞说自己不感兴趣,我拒绝他们的一切非分之想,将他们远远地阻挡在“三八线”之外。就这样,我“安全地”度过了我的大一。



大二的时候,是我最困惑的时候。以前,我的宿舍里常常是莺歌笑语,舍友们下课后总是喜欢呆在一起,一起聊天、打闹、连出去逛街购物也是姐妹成群。可是后来,呆在宿舍里的女生越来越少,她们下课后便把书籍搁在一旁,坐在镜子前精心打扮一番后,就匆匆地出去了。她们有的半夜才归,带着一脸的醉意,走路摇摇晃晃,那模样让谁见了都猜的出来她们是去了什么地方。有的回来还意犹未尽,兴致勃勃地向我讲述出她出去后的销魂经历,说某某男生如何的帅,如何的出手阔绰,又如何的幽默等等。我默默地倾听着,我无法评价讲述者的这种做法是对是错,但我却看的清清楚楚,那一刻她的脸颊已泛起了幸福的红晕。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便听到了很多女生要与男友同居的传闻,这个传闻显然是真的,因为我宿舍里的几位女生就在同一天收拾东西搬出了校舍。


我渐渐孤单起来,和自己聊天的人越来越少,我开始怀疑自己对情操的坚守是否有意义。


海,一个帅气不凡的男生,就在我最困惑的时候出现了,刚一开始我不怎么理他,虽然他对我大献殷勤。


然而,有一天,我的世界出现了转折。我感冒了,而且病的很严重,我无法上课,连走路都感到困难。海得知后,来到我的宿舍里,没说话,默默地替我洗衣服,喂我吃药,忙完了又去饭堂给我打饭。我被他的真情感动了,心里那道坚守了几年的防线在刹那间彻底崩溃。也就在那一天,我同意做他的女友……



我们在校外租了间房,俨然成了一对恩爱的“夫妻”。海的“性”欲望特别旺盛,我又不忍每次都拒绝于他,有时候甚至是我的生理期,我也隐忍着接受着他滚烫的身体………后来,麻烦便接踵而至,我开始呕吐,敏感的海把我送到医院里,当我拿着体检通知书时,眼泪就禁不住地流了下来。我怀孕了,而且已经有两个月,一开始我都无法相信这是个事实,因为每次做那事我都采取了安全措施………



事实依旧是事实,我和海都无法回避。我流着泪做完人流手术,流着泪回到了我和他的“家”。这件事发生后有一段时间,海似乎有所收敛。他尽量地控制着自己不再碰我。可是,过完他的“忏悔期”,血气方刚的他又重蹈覆辙,欲望来临的时候,他也不顾我的感受,强迫着我,那一刻我甚至感觉,自己成了他的性奴隶。于是,我再次怀孕,再次去医院做人流………


好不容易熬到毕业,我本以为我和海会有个真正的归属,却没想到一场更大悲剧正等着我去揭开帷幕。海背叛了我,他为他的背叛找到了一条无懈可击的理由:父母不同意,家庭背景相差太远。我终于醒悟,我和海的恋情自始至终都是我一厢情愿的憧憬。海是一条恶狼,一条吞噬了我青春的恶狼——— 我的心里除了对海深深的咒骂,只剩下无尽的后悔和自责。


毕业后不久,我就在朋友的介绍下结了婚,婚后我并不幸福,丈夫嫌弃我不是处女,虽然他嘴上不说,但我却能感觉出来。我不能怪我的丈夫,有哪个男人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同居,在我的大学生涯里留下了无法抹去的阴影。直到现在,我想起那段如噩梦的往事,还常常落泪不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