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毛女》是建国后曾经风行大陆的话剧故事,其中放高利贷的地主黄世仁和贫农杨白劳连同他那苦命的女儿白毛女的艺术形象,都一齐铭刻在70后之前的中国人心头。黄世仁向杨白劳逼债,在杨白劳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强行用他的女儿也就是后来变成白毛女的喜儿抵债。话剧《白毛女》本来就是鞭挞为富不仁的黄世仁、讴歌勤劳善良的杨白劳和白毛女的,在解放前的社会里,债主黄世仁是名副其实的大爷,欠债人杨白劳是名副其实的孙子,欠债人无钱还债就会受到各种人们习以为常的折磨和逼迫。解放后就大大不同了,政府强行剥夺了地主、资本家、富人的财产,分给了广大的贫下中农和工人,从此以后杨白劳们扬眉吐气,而黄世仁们却经常挨批挨斗受尽了折磨。


改革开放后,大陆经济迅猛发展,市场经济模式完全取代了计划经济体制,人们又开始挖空心思地拚命赚钱和致富。就这样社会开始分化,贫富悬殊日益严重,富人阶层又开始崛起。自然而然地个人信贷随之兴起,企业与企业间的拆借和垫款渐成气候,债主和欠债人或者说是债权人和债务人又重新出世,甚至早已绝迹很久的民间高利贷者也开始大批涌现。尽管如此,黄世仁向杨白劳威逼还债的故事还是很少听闻,倒是债务人趾高气扬债权人低三下四的现象比较普遍。是啊,百草止水不禁哀叹,毕竟是新社会了,你黄世仁还能再打人还能再抢人家的女儿不成?我杨白劳今儿个就是不还了,有钱也不还,你能拿我怎么着?呵呵,新时代的杨白劳和黄世仁的社会地位同旧时代相比已经完全颠倒,在这个时代里,杨白劳是爷爷,黄世仁成孙子。


在现代的大陆,法律法规和政策自建国以来就对欠债人保护得很好,但是,尽管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我们对债权人权益的保护却非常落后,于是就滋养出了债务人赖帐不还的社会恶习,不仅民间恶意欠债成风,企业间的恶意拖欠也愈演愈烈,因此导致的债权人难以维系和运转的事例比比皆是。为了顺利地讨还债务,债权人对债务人低三下四好话说尽,甚至不得已跪倒磕头行贿送贿也在所不惜。当然也有债权人将债务人送上法庭的,有的是成功讨回债了,但诉讼费花了不少不说,从此双方的友情和业务是彻底了断了;有的法院判决债务人限期偿还了,但债务人硬是抵赖到底,法院也就没辙;有的法院判定强制执行,但追缴回来的债款依然寥寥,因为债务人想方设法把自己财产转移了。就这样,恶意欠债的不正之风愈演愈烈,对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和安定团结的社会和谐构成了严重威胁!


你欠我的,他欠你的,我又欠他的,企业间的恶意欠债造就了咬合得愈来愈紧的三角债,三角债的形成和壮大束缚和压制了这个债务链条上所有企业的活力,稍有不慎中国企业就会大量为三角债困死,国民经济也会因之面临崩溃的危险。对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来说,企业对银行的欠债尤其严重,银行大规模无节制地放贷使得众多贷款无法及时收回,而众多企业或个人的恶意欠贷以及与银行内鬼联合侵吞银行贷款就更让中国的银行业雪上加霜,中国银行的巨额不良资产成了世界银行业的罕见奇迹。在中国的民间和业界,谁都明白如果不向银行官员行贿送礼,你是很难贷出大笔款项的,除非你是政府官员、国有企业或者有着很深社会关系背景的人。通过行贿贷款、公权力指使放贷以及关系贷款,都会使得银行官员放贷把关不严,使得很多贷款贷给了那些很难有希望收回来的客户,这正是中国金融业危机的根本所在。


恶性欠债已成为我们这个社会的恶性癌瘤,百草止水认为切除并根治癌瘤的处方有二,一要政府转变国家和社会的管理观念,二要完善法律和法规。转变政府的管理观念,就要尽快剔除和改造那些经营不善的国有企业,用现在企业制度彻底改造银行的管理体系,同时政府必须以身作则不带头恶意欠债和欠贷。完善法律和法规就是要切实加强对债权人的保护,严厉打击那些恶意躲债、避债和赖债的人,让那些习惯于骑在黄世仁头上拉屎拉尿的杨白劳彻底回到地面,并要为此承担令其惊惧的法律责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建成一个讲究诚信的社会,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为一个幸福和谐的国度!

本文内容于 2007-9-12 14:39:26 被百草止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