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第二章 勋尉 第十九节 得失盘点

panzergu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size][/URL] 在荡平朝鲜的最后一支有组织的抵抗力量——李舜臣水军后,大铁血朝的对外战争暂且告了一段落,终于又可以松口气,休息一番、顺便盘点盘点自己的“现有资产”了! 对于新近收入囊中的、包括朝鲜故都平壤在内的原朝鲜北方土地,我并不能加以丝毫的轻视!一个能被一个小皇帝轻易煽动起来的民族决不是一个甘于受统治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在荡平朝鲜的最后一支有组织的抵抗力量——李舜臣水军后,大铁血朝的对外战争暂且告了一段落,终于又可以松口气,休息一番、顺便盘点盘点自己的“现有资产”了!

对于新近收入囊中的、包括朝鲜故都平壤在内的原朝鲜北方土地,我并不能加以丝毫的轻视!一个能被一个小皇帝轻易煽动起来的民族决不是一个甘于受统治的民族!也许他们现在慑于天池-汴州-朝鲜三料侯爷的威严不敢有所造次——但是总有一天他们会再次揭竿而起,再次为了所谓的“高句丽的荣耀”来找天朝上国的麻烦!只要有一个比那个拥有激情却没有头脑的朝鲜废王高明一点的煽动家出现——这可怕的一幕就不是天方夜谭——到那时,大铁血朝的东北部边疆将永无宁日!

因此,对于我新得到采邑,我采取的是一种干脆但是残酷的手法来解决这一问题!原居住在朝鲜北部的原朝鲜臣民被告知:他们的未来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被遣送回南方的韩国!继续追随他们的国王,继续当朝鲜人国家的子民;另外一条路就是被遣送到大铁血朝西北边疆的汴州,宣誓皈依大铁血朝,成为真正的大铁血朝子民!除此二条之外的第三选择就是为业已灭亡的“高句丽民族”殉葬(说白了就是被处死!)——

由于知道不服从的后果是什么,也充分领教过战时的北侯军是多么的“不讲仁义”,被征服的北朝鲜土地上的平民很快做出了各自的选择:大部分(男丁居多)选择了被遣送回南方。不过依然有一部分(女子居多)愿意归化为大铁血朝子民,于是乎之后的整整一个月的北朝封地都在进行着遣返工作,一辆接一辆装满被遣返者的马车从北朝出发,分别往南方的韩国和西部的汴州而去——但是,俘虏就不能享受如此优厚的待遇了!李舜臣手下的100000水军中除了挑选出20000人的“可靠分子”,分散布置在邓子龙统辖的水军中!由于人数的增加,原‘赤鲲镇’一拆为二,分出部分人员,新组建第二支水军。以“龙首神龟”为军旗图案,因此新部队被称为‘龙鳌镇’。镇统领暂时由邓子龙兼任!其他人——统统发配到天池、汴州、山海关充军,与披甲人为奴!这些未开化的蛮夷必须明白一个道理:和天朝上国叫板的代价是多么的惨重!

至于他们的首领李舜臣——当然不能像他的手下那样充军发配了,这是对一个英雄人物的最大侮辱!在本侯也心目中,李舜臣担当得起这个英雄的角色!一直以来,我心底里对这个坚决主张抗倭,反对和宗主国决裂的朝鲜大将没有丝毫恶感,有的只有尊敬——因此,即便他曾经干下讨要平壤这等能称得上是“忤逆”的事情,我依旧没有追究他的意思——甚至还上奏朝廷,请免将李舜臣献俘京城,让他留在朝鲜故地,由我“管教”。

与其说“管教”,还不如说是座上宾来的更加确切些——丰岛海战后,作为我从军以来“级别”最高的“俘虏”——李舜臣一直被“软禁”在曾经的朝鲜兵马大元帅府,也就是现在的朝鲜侯爷府中,巧合的是:李舜臣也曾经希望入主这栋豪宅,这下倒好——他的目的也算间接实现了!

“软禁”的日子倒也不那么寂寞——嫣然给李将军安排了四个高丽美女当丫鬟——(有多美?一般性啦,和金喜善、全智贤、宋慧乔、金泰夕差不多级别的,李舜臣也算是一表人才——伺候他的美女当然不能是庸脂俗粉了。)李舜臣还真有点宾至如归的感觉——俘虏的耻辱也渐渐消散,这里的人压根就没当他是俘虏,而将他看成侯爷请来的尊贵的客人——全府上下均尊称其为“李将军”,让李舜臣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等到这位‘忠武公’对我的戒心降低到‘发作临界点’内的时候,我走进了他的房间——关于如何消化掉已经吃下的这块土地、以及下一步该怎么走——我是非常有兴趣和这位“地头蛇”交换一下意见的——

那四个如金喜善、全智贤、宋慧乔、金泰夕一般的丫鬟朝我躬身行礼——此时的我有点妒嫉起李舜臣来——我大老婆调教的美女我还没沾一个手指头呢就被你李舜臣全包下了!“免了——这里暂时没你们什么事了,你们退下吧——”我吩咐道。

四个丫鬟应了一声后挪着小碎步退了出去——(大老婆嫣然调教得好啊——连走路都不带声响的!)“这几天‘忠武公’还过得习惯吧?”我有点摆官腔地问候道——

“如同在李某府上一般,多谢侯爷如此安排——”

“将军不觉得拘礼就好,在下此来是有事向将军请教——”

“李某如今是侯爷您的阶下囚——‘请教’二字万难担当。”看来李舜臣还是无法忘记这等耻辱——

“将军千万别自谦——本侯心中明白,将军乃满腹韬略经纶之人,在下若要治理朝鲜故土,没有将军的帮衬是万万行不通的!”冷不防一顶高帽子戴在了李舜臣的头上!

李舜臣显然很受用这顶帽子(虚伪)——开始摆起一本正经侃侃而谈的架势起来——不过还没等他开口,我先开口了:“这么光聊天没意思,两个大男人闲聊没有就没有肉可不行!”说着我朝门外拍了三下手掌,马上就有三个家仆提着食盒和酒坛子进到房内,将食盒内的菜一一放到案几上、又将酒盅摆放好后退了出去——

“舜臣兄,今天这间屋子里没有‘忠武公’,也没有‘朝鲜侯’,只有你我两个曾经并肩抗倭的大男人,这下没有什么拘礼了吧?”

“如此甚好、甚好——”看我给了他这么一个大台阶下,李舜臣哪里有反对的道理呢?

“弟先敬兄一杯,请——”

“恭敬不如从命——请——”李舜臣也不跟我客气,拿起酒盅一饮而尽。“既然你称我为兄,那么就让兄来为你算算弟如今的实力如何?”

“弟洗耳恭听兄之高见!”

“兄弟您如今坐拥北疆一线各大重镇,如今又得北朝之地,现在你们的大铁血朝整条北部边疆都在你的势力控制之下,而兄弟在朝内的声望又是如日中天!深得大铁血朝大皇帝的赏识与倚重——真是春风得意、少年得志、意气风发、咄咄逼人!不过,树大招风啊——兄弟危险就危险在这‘咄咄逼人’上了!”

“兄能说得详细些吗?”

“您在短短三年时间内就取得了常人需要数十年才能取得的地位!而且又是这么重要的位置!兄弟是否肯定自己已经彻底消化了你所得到的一切呢?”

“我治下均是一片祥和,百姓安居乐业,未有什么叛像征显啊——”

“那不是因为这些人臣服于大铁血朝,而是这些人臣服于你!此点你必须心里明白!就像为兄我一样,我仅仅是向兄弟你投降,而不是你的朝廷!根本原因就是你的对手是被你打败,而不是被朝廷打败!金卑遗族、鞑靼草原各部,凡是臣服的有哪个不是唯你马首是瞻——而朝廷派来的监军则屡屡遭到冷遇!说得直白些,北疆不是大铁血朝的北疆!而是兄弟你的个人领地——这对兄弟你来说非常危险的!功高盖主——为将者之大忌啊!为兄说到这份上,兄弟不觉得自己很危险吗?”

“那是朝廷不信任边将的后果!小弟不过自保而已!我若有反心,还有朝廷的太平日子过吗?”

“打住!此话可是大逆不道之言。”李舜臣见我神色不对赶紧示意我到此为止,“兄弟的所作所为当然是为了自保!这点天下共鉴——换了我们的国王,早就如为兄我一样被扣上谋反的罪名了!你们的高山王也正因为绝对相信你的忠心,所以才会放心的将整个国家的北部边疆统统交予你的手下!不过——天高皇帝远,任何一朝的皇帝都不会允许过于强大的第二力量的出现!因此,你的皇上必然在内心深处对你有所戒备,时间长久了——他也未必能经得起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小人谗言!”

“将军你也知道,我是边将——不愿陷身勾心斗角!也从来不招惹人家——”

“可是有些人就喜欢来招惹你——兄弟在朝中受到的诽谤恐怕不比我在朝鲜国朝堂上受到得诽谤少——但是你比我幸运,你们的高山王信任你,而我的国王却从来没有信任过我这个国之大将!要不是忌惮你的实力——恐怕兄弟你早就被这些人弄死好几回了!”

“那是当然——所以说兵权我任何时候都不会撒手——必须紧紧抓在手里!如今的天下——实力还是说话的资本!”

“如今你统帅雄兵四十三万,被封为将军是早晚的事情!也算是大铁血朝的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了,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会被整个大铁血朝关注着——你今后不应该只是一名边将,而应该学着成为一个合格的实力派人物,能从容周旋游走在各派力量之间,这才是兄弟你将来能立于不倒的要义!”

“‘忠武公’一席话如醍醐灌顶,让在下茅塞顿开——将军有将军的考虑,侯爷就应该考虑侯爷——而封疆大吏就应该有封疆大吏的算盘——看来我是该提防并对付一下准备在我背后捅刀子的好事小人了!为兄的金玉良言——我再敬李将军一杯!请——”

“客气、客气——侯爷请——”

(观众:晕啊——看你Panzergu的架势——不知道接下来又该哪个倒霉催的倒霉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