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射深度30米(第二次修订版) 第一章 12 威海号(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6/

“就是这样的…”冯俊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够这么平静而流畅的在一个陌生的异国女子面前讲诉伤口似的故事,他对自己的镇静有些惊讶,女人依然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苍白的,温柔的,他能够感觉到女人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脸上,羞涩让他始终不敢抬起头来。

“没有想到你也有那么感人的故事,”女人叹了一口气,“可是,爱终究是不能重来了!”女人放开了冯俊的手,捂着脸,肩膀又耸动了起来。

“别哭!别哭!”女人的悲伤让冯俊难过,他下意识地抚着女人的肩膀,希望自己能做点什么,为女人解除痛苦。

突然,女人紧紧抓住冯俊的手,眼睛死死盯着他,眼里燃烧着渴望,“为我做一件事好吗?”冯俊一愣,他感觉手腕被握得生疼,此时的女人,仿佛一头母狮。

“什、什么?”

“他的笔记本!”

“笔记本?”

“那里面有我们两人环球五年的考古探险笔记,是他的专著,也是我的生命,他临死前让我保管好,但…”女人恐惧地抓住自己的头发,“但我不知道它是否被带上艇!”

“你们被救上艇时,我看到有你们的一些东西,我想它一定在。”

“去给我找一找好吗?回来告诉我!”女人充满希望地望着他。

冯俊挠了挠头,“按照规定,你们的东西应该统一保管。”

女人眼里的灵光突然之间被浇灭了,好像一朵瞬间枯萎的花,无力地瘫软下去,一行冰冷的泪流了下来。

“谢谢!不麻烦了!”

这冰冷的话语仿佛一根针刺在了冯俊的心上,他恨不得自己一下子消失,在这个痛苦的女人和自己痛苦的爱情面前消失,他失神地站起身,低着头想推门走出去,但是有一种力量在紧紧地拉着他,让他难以迈出这一步。

“我…我试试!”

在一段急行后,一片峰峦叠嶂的海底山脉出现在威海号前方,透入海底的光线,在其间变换着魔幻般的色彩。

这是中太平洋底一片起伏很大山峦地域,陡峭耸立的一座座奇峰,很容易让人想起阿尔卑斯山的叠翠峰峦。这些山峰距离波涛汹涌的太平洋海面从一百米到一千米不等,山峰之间形成幽深的峡谷,峡谷间的宽度大多一到两百米左右,在这些高山峡谷之间,不同水温层的海底鱼类成群结队的来往穿梭,就象大陆山间自由飞翔的鸟,而对于潜艇来说,这里却是一个随时都可能将其吞没的迷宫。

“威海号”慢慢减速,小心翼翼地绕过了第一座山尖,指挥舱内,人们几乎都摒住了呼吸。

楚天云紧张地盯着回波探测仪和卫星导航器,对于海底山地等复杂地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前,对于各国海军潜艇都是一个不敢轻易涉足的禁区。那时,驾驶依靠海图、主动被动声呐和惯性制导仪探测复杂地形的潜艇,就仿佛被蒙上风挡,单靠地图和对时间速度的感觉开车一样,一不小心就会触礁,落的个艇沉人亡。虽然,现在随着高精度回波探测仪和卫星导航仪、全球定位仪等先进设备投入使用,潜艇复杂地形行驶精度有了很大提高,但是在变化莫测的海底,在复杂地形中航行,对潜艇来说,还是充满了极大风险。

鲁卓成感觉到了大家的紧张,他不动声色地问:“尾巴在什么位置?”

“靠近了,后方15海里!”

“速度升到25节。”

“25节?”大个子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25节!”鲁卓成轻松地拍了一下大个子。

“速度25节。”大个子小心地推着速度杆。

“左3度。”

“左3度。”

“航向正,下潜20。”

“航向正,下潜20。”

……

“威海号”高速穿行于高山幽谷之中,时而直行、时而急转、时而上浮、时而下潜,灵活准确地规避着迎面而来的险峰峻崖,象一头灵活的海豚。

从医务室出来,冯俊的心中象揣了个兔子,低着头,匆匆从警卫身旁走过,连警卫跟他开的玩笑话都没有听见。他觉得自己的脸烧得发烫,仿佛自己是个要干坏事的小偷什么的,他磕磕碰碰地穿过空空的船员舱,刚才艇上响起了战备警报,所有的人员都上战位了。

储物室紧靠着船员舱,冯俊转了一下门把手,让他感到庆幸的是,门没有锁。他慌忙推开门闪了进去,而后连忙把门关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笔记本?”他喃喃着,没敢开灯,只是借着舱壁上微明的航行灯,开始摸索起来。备用被服箱…潜水衣…氧气瓶…清洁品…他的手止不住颤抖着,移开靠外的两个箱子,他发现了那三个还水辘辘的袋子,他提出其中一个,哆哆嗦嗦地解了半天…乱糟糟的衣服…手电筒…他胡乱把袋口的绳子重新系好,又拉过了另外一个。“就是它!”当冯俊费劲地把一台包着防水橡胶袋的Dell笔记本从一堆药品、矿泉水瓶中翻出来,才想起擦擦满脸的汗珠。

这一阵紧张,让他感觉浑身一点儿劲都没有了,一阵咳嗽冲上嗓子眼儿,他连忙用手紧紧捂住嘴,瘦弱的身子抖动了半天,咳嗽渐渐压住了,他干脆一屁股做到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我这是在干什么?”等情绪稍稍平静下来后,冯俊对自己的行为有点后悔,“笔记本?为了一个陌生女人而违反纪律?”他暗暗骂了自己几句,不由打量起眼前这个笔记本来。

Dell7900,这可是很专业的机子,冯俊摸娑着笔记本光滑的平面。相比之下,他自己的那台Lenovo就差多了,不过那台老Lenovo倒是中了大用了,就是在那台老笔记本身上,冯俊把自己修炼成了小有名气的计算机高手,而同时,作为军医学院的学员,他的医科成绩却一塌糊涂。

有一个多月没有摸计算机了,象任何计算机迷一样,冯俊抑制不住手痒痒起来,“多么漂亮的机子!”他发出了一声由衷的赞叹,然后才发觉电脑显示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自己打开了,他一惊,慌忙合上,反复提醒自己,“好了!该走了、该走了!”但是,不知不觉中,他的手又将笔记本打开了。

“好吧,开开看一下!就一小会儿!”他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双手已经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动起来。

“开机…密码?”他皱了皱眉,“难不倒我!各位观众、各位听众,超级密码钥匙上场Lenovo来吧!come on,baby…yeah…”

冯俊欢呼了一声,他在电脑上获得的快感让他忘了刚才的紧张,忘了身上的不舒服。

“这是什么?”电脑开机后,进入一个自执行程序,一个骷髅头闪现在画面上,紧接着出现了一行字“the god’s penalty”

“天呐,这到底是什么?”冯俊轻轻地滑动手指,把鼠标指针指到“go in”上,轻轻敲下“enter”键,一行绿色编码飞快闪动起来,“这是什么?”,冯俊皱起来眉头,突然,他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谢谢你,伙计!不过,这可不是你看的东西!”哈里米从眼前这个消瘦的中国人瘫软的身上拿过笔记本,把它递给泰伦奴,“头儿,您的这招可真高!”他俯下身看了看中国兵的鞋底,“这家伙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您不知不觉中就把咖啡奶弄到了他的鞋底上,糊里糊涂的就成了我们的向导。”他拍了拍中国人苍白的脸孔,“但愿我打的不是太重!小傻瓜!”

泰伦奴把笔记本递给碧姬,碧姬看着被打开的程序,不由吃惊地望了望蜷在地上的冯俊。在马佐尼地搀扶下,她用还有点僵硬的手指敲击着键盘,“中国,094级战略导弹核潜艇…找到了!”

几个人迅速围上来,“这里只有它的基本资料,满装携带潜射弹道导弹二十四枚,巨浪2型,射程一万公里”。

“足够了!”泰伦奴脸上的伤疤轻轻一动,“但愿它带着!”

“这里只有094简单的结构图,”碧姬移动了一下手指,“我们现在所在的是储物室,前面有个悬梯,上去就是指挥室了”

“头儿,我们得再搞些武器!”哈里米拍了拍手中的从哨兵手中夺过的95式短自动步枪,“我们可只有一把枪!”

一阵脚步声从舱外响过,几个人连忙蹲下,摒住呼吸。由于从来没有上过潜艇,所以泰伦也无法准确判断中国人到底在干什么,不过就像狼,他能敏锐感觉周围事物的细微变化,此时他能嗅出潜艇里紧张的空气,而此时也许是行动的最好时机。脚步声渐渐远去,泰伦奴从黑暗中摸索到了两把水手斧,他递给马佐尼一把,“还有不到半个小时了,我们必须马上行动!一切听我的!”他狼一样的目光在黑暗中闪着:“记住,决不做俘虏!”

“取消作战状态,降入三级。”鲁卓成从作战状态显示屏前抬起头,他确认俄亥俄级已经被甩掉了。

“艇长,您真行!”刘伟摘下声呐耳机,刚才这一段生死时速让他感到刺激而又后怕,有很多次,他能清楚地听到潜艇艇身从岩石边划过时搅扰水流发出的“嗤嗤”声,有几次隔得那么近,以至于他几乎要惊叫起来。

鲁卓成冲着他笑了笑,这片海底山脉标号是“54-29”地段,中国海军在九十年代中后期实施蓝水战略后,他就曾经专门率艇探测过这里,那时他们驾驶的还是039级常规潜艇,他整整花了前后一年的时间探测清楚了这里的水道,这对海军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对于静音技术和反探测技术还不成熟的中国潜艇来说,利用水下复杂地形,恰恰是摆脱追踪探测的原始而有效的手段。这片山脉地段他太熟悉了,他熟悉这里的每个山脉和深谷,在成功探测清楚这片海域后,他还先后驾驶着040级、“基洛”级及094级利用这片海域,成功摆脱了许多次外军舰艇、飞机包括潜艇的追踪,日本人、澳大利亚人,包括美国人。对于今天这一次,他并不觉得比以前更加特别。“停车上浮至50米,”鲁卓成看了看表,“我们得赶紧送我们的朋友。周明,你去看看他们,看看他们还需要什么。”

周明应了一声,戴上军帽,扭开舱门,但一瞬间,他呆住了,一个黑黝黝的枪口顶上他的额头。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指挥舱中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鲁卓成和楚天云都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摸腰间的手枪,但那个冷冰冰的声音让他们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别动,如果你们不想看到他的脑袋开花的话!”

声音从周明的身影后传出,接着闪出了那张带疤痕的脸,手里举着周明的手枪,枪口直指鲁卓成。

几乎与此同时,另外一个身影迅速冲到枪柜旁,举起水手斧,劈掉锁,取出里面的两把95自动步枪,他用双腿夹住其中一把,一只手“哗啦”的拉上枪拴,另一只手把第二把枪扔给了同伴——面色苍白的碧姬。

面对直指而来的枪口,鲁卓成迅速判断着形势,“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他们要干什么?”他无法判断对方的意图,但是有一点很清楚,从刚才对方一连串的行动看,他们肯定不是遇难海员,也决不是一般的亡命之徒。

“镇静!大家不要动!”鲁卓成竭力稳定住局面。

疤脸平举着手枪,朝鲁卓成走来,直到枪口顶在鲁卓成的太阳穴上。刘伟和大个子腾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楚天云也朝前跨了一步,由于激动,脸涨得通红。

“大家不要动!”鲁卓成挥了一下举起的双手,“迈肯大副,这是干什么?难道是我们招待的不周?”

“迈肯?我讨厌这个名字!那个该死的澳洲人!”泰伦奴边说边麻利地卸下鲁卓成腰间的手枪,“感谢你们,可爱的中国人,你们的米饭很好吃,特别是红烧肉。我知道你们有句古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你们识实务一点,你们会更可爱!”

“头儿!”碧姬给泰伦奴使了个眼色,泰伦奴点了点头,“你们两个,老老实实坐下,”他用枪点了点大个子和刘伟,“而你们几个,”他看了看楚天云,“离开这里!同时,请告诉下面的人,如果我们看到有人在上下通道口露头,我们就会杀人的!”马佐尼用枪指着楚天云、周明和通讯士官,“快,马上离开!”

几个中国兵被推搡出舱门,马佐尼用力旋转指挥室舱门转锁,只听卡的一声,门被从里面紧紧反锁上,哈里米用枪把刘伟和大个子压在座位上,看着两个人愤怒的目光,他狞笑了一声:“乖乖的,听话!别让我不开心!”

“至于你,我相信我们会合作的很好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混乱的指挥舱已经恢复了平静,眼前的一切让鲁卓成皱起了眉头。泰伦奴环顾了一下四周,放下顶在鲁卓成额头的枪,“艇长先生,看到了吗?我想我们是可以合作的!”

鲁卓成放下手,把头上的作训帽朝旁边一扔,干脆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合作?我得先搞清楚我是在跟谁合作。”

“黑色8月!知道黑色8月吗?”

鲁卓成的心一惊,“黑色8月?”恐怕没有人会没有听说过“黑色8月”这个梦魇般的名字。“黑色8月”源于本.拉登的基地组织,2001年9月11日,基地组织策划了震惊世界的袭击美国纽约世贸大楼恐怖事件,造成了世贸大楼双塔倒塌,约两千人伤亡,随后美国政府出兵打击阿富汗,摧毁了基地组织的大本营,重创基地组织。但是,基地组织并没有灭亡,他们化整为零,分成了许许多多的行动组,而“黑色8月”就是其中最为著名的一支。在伊拉克,他们策划了几十次对驻伊美军的袭击,共造成数百名美军士兵死亡;在车臣,他们直接参与策划袭击车臣首府事件,把车臣政府大楼夷为平地;在以色列,他们策划制造了“安息日”事件,炸毁了五座犹太教堂,导致约三十人死亡;2007年7月24日,“黑色8月”在美国纽约华尔街股市交易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华尔街股市爆炸案”,当场造成约三百人死亡,死者中包括新任美国联邦储备局局长道格拉斯,他是应邀为当天华尔街股市开盘的嘉宾,不过,“黑色8月”也为此付出惨重代价,他们潜入美国的十二名成员中十人被击毙,两人被捕,其中包括“黑色8月”的重要领导人默罕默德.阿佩尔。

“听说过,”鲁卓成平静地说:“据说你们连孩子都不放过!”

“因为仇恨!”泰伦奴猛地俯下身子,用几乎喷火的双眼瞪着鲁卓成。

“仇恨?与我们有关吗?”

“仇恨!与你们没关吗?”泰伦奴摇了摇头:“我们不象你们,可以忍受一切!”

“你们要干什么?”

“我们想让美国人知道,血债要由血来还,世界并不是他们手中的玩物,可以任他们为所欲为!”泰伦奴朝碧姬点了一下头,“好吧,先让我们告诉美国人,今晚,他们睡不好了!”

碧姬坐上通讯士官的座椅,熟练地将笔记本接泊上中央计算机,启动了电脑,中央计算机显示屏上,闪现了一个骷髅头。

他们要侵入中央计算机,大个子在地上挣扎着要站起来,他的手脚被绑得紧紧的,由于激动,胸膛激烈的起伏着。鲁卓成感到自己的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094级战略导弹核潜艇是高度智能化核潜艇,它的通讯系统、武器系统都由中央计算机控制,这是它先进的地方,但在这个时候,也是最致命的地方,如果中央计算机被控制…鲁卓成不敢想下去,艇上载有四枚带核弹头的巨浪2型潜地导弹…难道他们!

中央计算机显示屏随着碧姬敲动键盘变换着内容,“…进入通讯系统…进入武器控制系统…”泰伦奴靠在碧姬身边,他的脸因为兴奋而发出通红的光。

“你们疯了吗!”蜷在地上的大个子拼命跃起,一头撞向泰伦奴,泰伦奴身子一趔趄,旁边哈里米冲上来,挥起枪托,将大个子打翻。

“住手!”鲁卓成“腾”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哈里米被这猛然一声吼吓了一跳,正要扣动扳机的手松动了下来,指挥舱中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声吼震慑了,指挥舱陷入了一片沉寂,鲁卓成扭头直视泰伦奴,那目光就象一把刀,刺得泰伦奴生疼,他不自觉地向哈里米挥了一下手。

“艇长,我是楚天云,你们怎么样?”扩音器中突然传来的声音打破了片刻的沉寂。

“艇长,叫他们冲进来!”刘伟大声叫着。

“对!艇长,下命令吧!”

“下命令吧!”

这一阵波澜如激流卷过,泰伦奴的手心直冒汗,他心里清楚,这样级别的导弹核潜艇至少有五六十人,如果这些人真的反抗起来,那么后果可想而知。他把冷冰冰的枪口在鲁卓成头上顶了顶,扳开枪机,“你希望看到你的部下死吗?”

“别犹豫了,艇长,叫他们冲进来狠揍这些狗娘养的!”大个子咆哮着,不顾哈里米几乎要插到他嘴里的枪。

鲁卓成的目光从他的水兵脸上一个一个地移过,这是一张张多么坚毅的面孔,这是一些多么好的战士啊!在生死关头,没有人退缩,没有人畏惧,单单这一点,就使鲁卓成的心里感到无比的欣慰和踏实,充满了自豪和信心。他鄙夷地看了看泰伦奴,看了看马佐尼、哈里米、碧姬,从他们的紧张的表情里,他感觉到了他们的胆怯。在众人的目光中,鲁卓成坚定地取下通话器:“同志们,我是艇长,”指挥舱立马安静了下来。

“我要告诉大家一件事情,请大家保持镇静!”鲁卓成的声音通过通话器传遍了威海号每个角落:“我们的潜艇被一帮亡命匪徒劫持了,他们伪装成遇难船员,无耻地利用我们的善良义举,妄想完全控制我们的潜艇,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现在用卑鄙的暴力手段,占据了指挥舱,并把指挥舱中的同志们做为人质。在这一突发危机前,指挥舱的同志们表现出了大无畏的精神,与匪徒们做了英勇抗争,他们是好样的。我希望每个战位上的每名同志,都保持镇静,一切听从指挥室命令,我相信你们,并请你们相信我,我答应你们,把‘威海号’安全带回家!”

一阵沉寂后,通话器那边传来激动的声音:“艇长,我们…你…”

鲁卓成沉着地说:“孩子们,不用担心我,不用担心指挥室中的战友,你们要做的就是坚守岗位,好了!执行命令吧!”

鲁卓成的声音停止了,随即就是一阵斥骂声,而后,通话器被关上,一切归于沉寂。楚天云默默地挂起通话器,在他周围,已经聚集了一大群水兵,他们一个个表情严肃而凝重。

“副艇长!”

“我们冲进去!”

“冲进去?这不是个好主意,那只能让艇长他们更危险!”起初,楚天云也急得火烧火燎,但是鲁卓成的一番话让他清醒了许多。如果要冲进去,就必须先爬上指挥舱外的垂直悬梯,上去之后,还有一道被紧紧反锁着的指挥舱舱门,如果真的冲击指挥舱,恐怕他们刚在悬梯口露头,恐怖分子就要对指挥舱中的战友下毒手,他们是没有人性的疯子。

水兵们中间开始了激烈的争论。置身于这群年轻的水兵中,楚天云突然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在这个时候,这些水兵们需要有人站出来,需要信心和希望。他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同志们,听我说…”他清了清嗓子:“执行艇长命令,各战位要坚守岗位,保证潜艇正常运行!”

“那艇长他们怎么办?”有人说。

“是啊,艇长他们…”楚天云的心里仿佛装了一块铅,他环顾着周围一张张焦急的面孔,在心里反复提醒着自己,“冷静!冷静!”

“相信他们!”是的,现在必须相信他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