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射深度30米(第二次修订版) 第一章 1 威海号

sdrzdl 收藏 8 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6/


威海号


水下永远是一个无比奇妙的世界。即使是在没有值班任务的时候,声呐军士刘伟都不会让声呐耳机离开耳朵半会儿。

此时,他正选择了一个最为惬意的姿势,舒服地蜷缩在声呐台前的转椅里,手捂耳机,微闭双眼,仿佛在独自欣赏一盘原声大碟。“咕噜...咕噜...”,这是深海水流在冲击舰体,他仔细地听着,辨别着耳朵里各种神秘的声音,“哧呼...哧呼...”,这是近处游过了一个大鱼群,甚至有一会儿,他隐约听到“呜咕...呜咕...”的声音,依据他对于海洋生物的熟捻,那一定是一头座头鲸在唱歌,这足足让他兴奋了好一大会儿。

相比起来,副艇长楚天云则显得焦躁不安,他斜靠着指挥台,空洞地盯着刚刚接收到的卫星云图,其实他还在回味着十几个小时前澳大利亚悉尼国际舰队节上的美妙感觉,晴空、碧海、人头攒动的街道、整齐的水兵操、喧闹的土著舞、性感的澳洲姑娘......

“副艇长,想什么呢?”看着副艇长出神的样子,操舵兵大个子乐了,他拽了拽楚天云有点发皱的作训服:“副艇长,您穿礼服可真是——酷!”

“去去...”楚天云甩开大个子的手,他穿礼服当然是酷,任何一个油腻腻的水兵穿上礼服都很酷。十几小时以前,当“威海号”作为参加悉尼国际舰队节唯一一艘中国舰船驶过观礼台时,当他带领一队英姿飒爽的水兵列队舰桥,以标准的军姿、标准的军礼接受来自各国礼宾的检阅时,那感觉更酷。

楚天云嘴里嘟囔着,目光无可奈何的又回到卫星云图上。“威海号”的到来确实在悉尼国际舰队节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种新型的094级战略导弹核潜艇自首艇正式服役以来,一直笼罩着一层神秘面纱,中国政府从来都没有正式对外公布它的情况,人们只能从一些国家情报机构的秘密档案中找寻它的踪迹,而现在,它竟然能够在舰队节上公开亮相,而且是一艘服役仅仅两年,全副武装的新改型,人们在惊讶之余,自然有更多的一睹庐山真面目的兴奋。

无数镜头对准了“威海号”,对准了“威海号”的水兵,这让楚天云有了一种当明星的感觉。是啊,中国潜艇兵什么时候这么风光过呢?他们习惯于常年累月闷在充满了人造空气的大闷罐子里,潜行于百米深海,跟水下捉摸不透的洋流、深谷和各种神秘的海底生物打交道,跟无聊、寂寞、紧张、恐惧打交道,参加舰队节?那可是水面舰艇部队的专利,航母、巡洋舰、驱逐舰、护卫舰...多么气派壮观。

在突然接到命令参加舰队节的时候,楚天云看着艇里已经出海一个月,一个个被憋得苍白木纳的水兵们,好一个担心,这种形象怎么去参加舰队节呢?还好,一见到阳光,这些水兵就像花草一样,马上精神了起来,再加上“威海号”的神秘,虽然“威海号”只参加海上分列式并只做两个小时的静态展示,没有开放参观和机动展示等任务,但这足以让他们成为舰队节的明星。

眼中的卫星云图清楚了又模糊,模糊了又清楚,手中的绘图笔转了一圈又一圈,“该死的风暴!”楚天云怎么也无法集中集中的注意力,不由再次诅咒起可恶的天气来。参加完舰队节,他们被允许可以大摇大摆地浅水航行返回青岛港,对094级战略导弹核潜艇这个机密,好像这次军方要一揭到底,当然这很对楚天云他们的胃口,水面及浅水航行,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边看风景,边与头顶上那些不明国籍的间谍飞机,水面忙着拍照录像的间谍船打着招呼,试不着也就到了,可是刚离开澳大利亚进入公海,太阳还没全沉入海底,太平洋上变化无常的飓风硬是把他们重新压入深海中。

楚天云松了松领口,“艇长,我估计我们得晚回去至少三个小时!”

“嗯...”身后的指挥椅上传来不紧不慢的应声,楚天云回过头,发现鲁卓成仍然在看那本航海日志。

此时,“威海号”巨大黝黑的舰体正在太平洋巨浪汹涌的海面下一百米深处幽静的潜行。。

看到艇长并没有在意自己的话,楚天云不由有些沮丧:“唉,这真是一次不错的旅行!”

“是不错!”鲁卓成心里说,不过他不同意“旅行”的说法,尽管在这次例行巡航中间有很多意外的插曲,先是他们被命令就近去接中国驻非洲的一个情报人员,然后在返回的过程中,又被命令去澳大利亚参加国际舰队节,但执行任务就是执行任务,尽管对于参加舰队节、开放式巡航鲁卓成远远没有楚天云和这帮年轻人一般兴趣盎然。舰队节上,除了应邀去参观了几艘感兴趣的外军舰艇,鲁卓成就一直都呆在潜艇上,他总认为,作为武器,潜艇就应该是默默无闻的,当它企图成为T型台上的模特的时候,它便会失去其作为武器的意义。当然,094级在中国海军服役已经十三、四年了,已经过了武器的保密期,也许在各国情报机构那里,094级也没有什么秘密可保了,但鲁卓成想,这一次政府一改过去对武器军力遮遮掩掩的态度,更大的考虑也许是要在世人面前重新塑造军队开放、负责、亲善的新形象,堵住那些一天到晚在炮制中国威胁论的人的嘴。

也许,政府还想做出某种姿态,缓和与超级大国间的关系。鲁卓成在当日航海日志上签上名,中国力量的不断强大让某些国家变得惶惶不安,比如美国,两国在各方面都不断的产生或大或小的摩擦,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当然还有军事上的,这点鲁卓成感受最深,东太平洋舰队与美国第七舰队这两年的对抗强度日益加大,双方都在暗暗较劲,争夺对太平洋的控制权,以前,“威海号”一出基地,就从来都是深水航行,而这一次,他们竟然被允许可以浅水或水面航行返航,鲁卓成合上航海日志,交给楚天云,揉了揉微微发涨的眼睛。

楚天云接过航海日志,“艇长,您得注意听听士兵们的声音,不少人在发牢骚!”

“我正要下去走走!”鲁卓成站起身来,戴上作训帽,其实,他一直都在注意着水兵们的言行,这些水兵们大都刚刚上艇不到两年,两年对潜艇兵来说,就像一个人的青少年时代,还远没有成熟,还需要不断的磨练,而这次出海,创了“威海号”入役以来最长时间的海上任务记录,到现在,整整五十一天了,对于他这样的“老潜艇”来说,五十一天没什么,但对于这帮年轻的水兵,五十一天,就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楚天云,现在潜艇由你指挥!”鲁卓成叫上政治委员周明,“走,转转去!”

周明背上了他那部凤凰数码相机,跟着鲁卓成滑下指挥舱悬梯,出航前他答应水兵们,为每个人都留下全程远航留念。


潜艇兵们常常将潜艇戏称为自己的水下“行宫”,但这个“行宫”实在说不上豪华宽敞,走廊逼瑟狭窄,两人相向而行要侧身相让,如果对方给你敬个礼,有时你连举手还礼都要充分拉开架子,扯开空间,尤其是对鲁卓成这样的大个儿,所以,他干脆下了一道不成文的命令,除了上级领导在艇上不幸被你遇见,你需要敬礼外,其他都可以免礼,你方便我方便,省去人为的麻烦。

鲁卓成滑下从指挥舱到下层舱室的滑梯,整了整微微发皱的军服。说实在的,他很不喜欢094级这种分层式的舱室设计,指挥舱被孤零零的置于三层舱室的顶层,要进指挥舱,先得通过这条垂直的通道,然后经过一条短直道,才能进入舱室,他不明白那些搞潜艇设计的人为什么要把指挥舱弄得高高在上,相比起来,他更喜欢老式035级潜艇的舱室设计,指挥舱与其他舱室处于同一层,前后都有宽敞的舱门与各舱室直接相连,进出十分方便,虽然有时不免显得杂乱,但至少没有这种被隔离感。

船员舱大部分空着,牢牢固定在舱壁上的可折叠床整齐的铺放着,有几个刚刚执行完前夜班执勤任务的水兵正蜷缩在高保暖睡袋里酣睡。穿行于上下两层的铺位间,鲁卓成也感觉有点倦意,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也许有十一、二个小时没有合眼了,他不由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出航时带上的一包烟都已被挤得变了形。

远远的,靠近另一侧舱门的一个铺位引起了鲁卓成的注意,这个上铺的睡袋,好像正在蠕动。周明也注意到了,上前拍了拍:“谁在里面?”

睡袋口慢慢地敞开了,“冯俊!”看到艇长和政委,冯俊慌里慌张地钻出睡袋,一边忙不迭地擦着脸上的眼泪。

“怎么回事?”,鲁卓成最看不惯男人掉眼泪。

冯俊畏惧地看了看严肃的艇长,这个年轻的卫生兵抽泣得更厉害了,单薄消瘦的身子一起一伏。周明拉住正要发火的鲁卓成,他拍了拍只顾抹眼泪的冯俊:“都是男子汉了,还哭鼻子!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儿?”

这时,医疗长推开舱门走进来,看见鲁卓成和周明都在,连忙立正,刚要举手敬礼,突然想起舰上那条不成文的规定,手在半途中又放了下来:“艇长、政委!”

“这是怎么回事儿?”鲁卓成唬着脸。

医疗长看见旁边耷拉着脑袋的冯俊,明白了。“艇长,我先检讨,我没尽到直接领导的责任。冯俊身子骨本来弱,这不,又不知犯了哪门子忌,拉肚子,两天了!”,他边说边直给冯俊递眼色,可冯俊始终低着头,一手抹眼泪,一手插在口袋里。

“我看小冯从出航的那一天就一直闷闷不乐!”周明说。

“艇长、政委,不瞒你们,他女朋友刚跟他吹了!”,医疗长叹了口气,上前把冯俊的手从口袋里拽出来,夺下冯俊紧握的一张相片,递给鲁卓成。

相片上是一个清秀可人的姑娘,正依偎在一个护栏上眺望大海,海风吹起她一头的长发。鲁卓成抬头看了看冯俊,此时,小伙子倒是忘了哭泣,惶恐不安地盯着鲁卓成手中的相片。

“女朋友?”

冯俊点点头。

“不,是前女朋友吧!”,冯俊被鲁卓成盯地低下头,“为一个女人掉眼泪,难道水兵的眼泪就那么不值钱?”冯俊的头埋得更低了。“拿去,自己撕了它!”

冯俊恐惧地往后躲藏着,仿佛鲁卓成手中递过来的是一条毒蛇,“不!艇长!不!”

“那好,我替你撕!”鲁卓成把照片朝自己口袋里一塞,没有理会冯俊绝望的眼神,他点了点医疗长:“你,军官会议上作检查。”说完,一低头出了舱门。周明把垂头丧气的医疗长叫到一边,“你怎么搞得,医疗官的兵还三天两头得病!让冯俊多休息,另外,叫炊事班给他多加个菜,就说艇长和我批准的。”


周明走出船员舱,紧赶了两步,发现鲁卓成正斜靠在导弹舱控制室的舱门边等他,一手在口袋里摸来摸去,看见周明过来,鲁卓成连忙抽出手:“跟炊事班交待一下,给冯俊弄点有营养的东西,你看他瘦的那熊样!”

“知道了,”周明看着鲁卓成不自然的目光,笑了:“艇长,熬不住就解决解决!”鲁卓成摇了摇头:“什么都瞒不过你!”看了看周围,鲁卓成做贼似地掏出那包已揉扁了的烟,抽出一根放在鼻子上狠狠地闻了一下。“艇长,喏!”周明指了指旁边的卫生间,“我给你放哨!”

不到半分钟,鲁卓成就出来了,这让周明有点吃惊,“完了?这么快!”鲁卓成晃了晃手中的烟,“算了,这一开戒,怕再也刹不住了。哎!留着吧!”

导弹控制室密码机前,鲁卓成按下开锁密码,开启了旁边的指纹确认仪,他将手按上,大约三秒钟后,面前的舱门嗡嗡开启,进入舱门,鲁卓成和周明从走廊舱壁柜中取出专用工作服穿上,这时第二道舱门上方的液晶显示器中闪现出潜地导弹长诸子剑,“是我!”第二道舱门应声打开。

迎面是密密麻麻的控制器,各种信号显示器闪闪烁烁,映得两名控制员身上光怪陆离,他们转过头来,用眼神跟艇长打招呼,有些时候,职责远比艇长更重要。潜地导弹控制室,这个不足五平方米的小地方,也许算得上潜艇这个水下战争机器上最重要的地方,这里直接控制着艇上二十四枚巨浪2型潜地导弹,别看这种潜地导弹矮矮胖胖,貌不惊人,但每枚能搭载六个分导式核弹头,再加上将近一万公里的射程,直径五十米的打击精度,它能让上帝都体会到恐怖的力量。

鲁卓成跟诸子剑点了点头,拍了拍有点拘束的导弹状态控制员,示意他安心坐着,自己则俯下身去仔细查看起导弹状态和各类数据参数。“威海号”这次巡航,带有四枚核弹和二十枚常规导弹,这样的带弹战备巡航任务,“威海号”每年都要执行两次,而带弹巡航的感受是与普通训练性航行截然不同的,至于到底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鲁卓成自己认为很难说清楚。

“艇长,一切正常,您放心!”诸子剑在他身后说。

“一切正常!那是你必须做到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