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青藏 第五章 折戟沉沙 第六节 准噶尔阴谋

湘人李陵 收藏 5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URL] 6、准噶尔阴谋 准噶尔盆地是中国第二大盆地,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天山山脉、阿尔泰山脉及西部诸山间。呈不等边三角形。东西长1120千米,南北最宽处约800千米。面积约38万平方千米,海拔500~1000米(盆地西南部的艾比湖湖面海拔仅190米),东高西低。盆地西部有高达2000米的山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

6、准噶尔阴谋

准噶尔盆地是中国第二大盆地,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天山山脉、阿尔泰山脉及西部诸山间。呈不等边三角形。东西长1120千米,南北最宽处约800千米。面积约38万平方千米,海拔500~1000米(盆地西南部的艾比湖湖面海拔仅190米),东高西低。盆地西部有高达2000米的山岭,多缺口,西北风吹入盆地,冬季气候寒冷,雨雪丰富。盆地边缘为山麓绿洲,日平均气温大于10℃的温暖期约140~170天,栽培作物多一年一熟,盛产棉花、小麦。盆地中部为广阔草原和沙漠(库尔班通古特沙漠),部分为灌木及草本植物覆盖,主要为南北走向的垄岗式固定、半固定沙丘,南缘为蜂窝状沙丘。盆地南缘冲积扇平原广阔,是新垦农业区。发源于山地的河流,受冰川和融雪水补给,水量变化稳定,农业用水保证率高。除额尔齐斯河注入北冰洋外,玛纳斯、乌伦古等内陆河多流注盆地,潴为湖泊(如玛纳斯湖、乌伦古湖等)。牧场广阔,牛羊成群。准噶尔盆地内蕴藏着丰富的石油、煤和各种金属矿藏,盆地西部的克拉玛依是中国较大的油田。

准噶尔(蒙古语:jekün γar “左手”),是厄拉特蒙古的一支。17世纪到18世纪,准噶尔部控制天山南北,在西起巴尔喀什湖,北越阿尔泰山,东到吐鲁番,西南至吹河、塔拉斯河的广大地区,建立史上最后的游牧帝国。宗教上他们信奉藏传佛教,对西藏也有一定的影响力。不过在19世纪因为清朝的几次军事行动而灭亡。

明末清初,准噶尔首领巴图尔珲台吉以伊犁为根据地兼并厄鲁特蒙古各部,压迫西方的哈萨克族。1670年巴图尔珲台吉的儿子僧格被杀后,他的异母弟噶尔丹夺得了准噶尔的统治权。1678年,西藏的五世达赖喇嘛赐噶尔丹可汗号,准噶尔汗国正式成立。此年噶尔丹出兵南疆,占领叶尔羌汗国,把广大维吾尔族地区置于其统治之下。1688年噶尔丹突然率兵越过杭爱山,大举进攻土谢图汗,迫使喀尔喀蒙古诸部南迁。1690年6月,噶尔丹又向漠南喀尔喀蒙古进攻,俘掠人口,抢劫牲畜。同年,康熙帝决计亲征,组织左右两路大军,分别出古北口和喜峰口。8月1日,大战于乌兰布通(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境内)。清军大败噶尔丹军,噶尔丹乘夜向北溃逃。

噶尔丹战败后仍盘踞科布多地区,集合残部,休养生息,以期东山再起,不断骚扰边地安宁。1696年2月,康熙帝帝发兵10万,分三路大举出击。5月13日,西路军在昭莫多(今蒙古乌兰巴托以南的宗莫德)打败噶尔丹军。1697年2月,康熙帝举行第三次平叛的军事行动,命费扬古、马恩哈分别统率两路大军,共6000人,由宁夏出发,进剿噶尔丹残部。4月康熙亲赴宁夏,指挥这次军事行动。正当清军进发之时,噶尔丹众叛亲离,军队只剩下五六百人,遂饮药自尽。又说被人杀害。

噶尔丹败亡后,他的侄子策妄阿拉布坦继续任准噶尔部台吉,准噶尔部又逐渐强大起来,和清朝再次发生矛盾冲突。1716年,他派兵于西藏,占领拉萨。1718年清朝由青海路出兵入藏,不过全军覆没。1720年清朝第二次出兵才赶走准噶尔军。清朝和准噶尔军在吐鲁番方面也有战斗。

1755年春,清军5万人分西北两路向伊犁进军。不到100天就到达伊犁。达瓦齐率兵6000人扼守伊犁西南的格登山(今新疆昭苏县境内),清军以25人夜袭达瓦齐大营,达瓦齐军惊溃,不战自降。达瓦齐仅带少数人仓皇南逃。可是,辉特部首领阿睦尔撒纳又叛变了。1757年初,清政府开始新的军事行动,分两路推进。准噶尔叛军在清军的追剿下,全线溃败。阿睦尔撒纳投奔沙俄。

1759年8月,清军抵达喀什噶尔,平定了支持阿睦尔撒纳作乱的大和卓波罗尼都和小和卓霍集占兄弟的叛乱。这年秋天,天山南路完全平定,清朝控制天山南北地区。

几百年前的这几场战争,完全奠定了天山南北在中国大陆上的地位。但是,几百年都过去了,就是有人还不甘心在准噶尔的失败。投奔沙俄的阿睦尔撒纳的后人,又秘密潜入准噶尔,在库尔班通古特沙漠里秘密建立基地,不过,这个基地的规模很小,也就是一家三口人,也就是这样,多年来,才没有引起中国政府以及情报部门的注意。但是,也就是这样一个基地,却让美国中央情报局给发现了,他们捷足先登,找到这一家三口,许诺派人,派枪,提供资金,让他们发展组织,扩大人马,为的就是帮助他们建立准噶尔汗国,恢复准噶尔蒙古人的自由,让他们在自己的国度里幸福地生活着。

这个叫阿睦尔巴扎的准噶尔蒙古人后裔,在收到第一笔活动经费后,竟信以为真,于是四处活动,竟让他网罗了十多个分裂主义分子,秘密地隐藏在大漠里,准备随时寻找机会,在美国人的帮助下,建立他们所谓的准噶尔汗国。

但是,美国人在各地都有些焦头烂额的,一下子还顾不上他们,终于有一天,他们盼星星盼月亮地盼来了美国人的一个信息,说是要给他们派一个老牌特工来,领导他们进行“革命”,并带来大批枪支弹药,以及大批活动经费,让他们随时准备迎接。

美国中央情报局要派的人,就是盖尔耶夫夫妻俩,大批的枪支他们是带不进来的,钱到是可以带些进来,夫妻俩来的目的,就是要带领他们这十几个人,进行破坏活动,抢劫枪支和炸药,暗杀重要人物,炸毁重要桥梁以及通信和交通枢纽,大规模进行破坏,以阻止中国政府对新疆进行的大规模建设,搅乱人心,使得中国的后方不得安宁。

但是,阿睦尔巴扎和他的手下左等右等,十多天过去了,就是不见美国中央情报局派来的人,就在他们等得不耐烦的时候,那个叫盖尔耶夫的给他们传来消息,说是路上中国政府封锁得紧,将迟几天到达。

但是,就在这十几个人一片欢呼的时候,阿睦尔巴扎却起了疑心,他吩咐了几个手下如此这般一番,自己却不见了踪影。

如果不是怀疑一切,阿睦尔巴扎也不会在大漠里呆这么久了。他是一个工于心计,而又心狠手辣的家伙。一旦他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立马就会把你杀了,或者把你甩在大漠里,让你自生自灭。

阿睦尔巴扎派他的一个手下,到乌苏站接到了盖尔耶夫两夫妻。但阿睦尔扎巴和盖尔耶夫并没有见过面,但们只是凭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凭证相识,然后开展工作,并听从盖尔耶夫的指挥,由盖尔耶夫制定各项计划。

阿睦尔巴扎只是怀疑,美军中央情报局历来是很守时的,而盖尔耶夫怎么会迟到呢?

老奸巨猾的他,怕就怕盖尔耶夫中途出什么事,让共产党掉了包,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他这些年的辛苦就白费了,还会搭上一条性命。

所以,他就暂时退到幕后,让他的手下先出面,并试探一下这个盖尔耶夫的真假,如果是真的那到没事,如果是假冒的,那他在背后也好下手除掉他,即使除不了这个假冒的盖尔耶夫,也可以不暴露自己,以后还可以东山再起,如果让假冒的盖尔耶夫识破了,就什么都完了。

从遥远的沙漠里,走来一对俄罗斯老夫妻,他们虽然背有些佝偻,但却还比较精神,旁边是到车站接他们的一个中年人,帮他们拿着两个行李包。

“这真是一个倒霉的差事,怎么让我给摊上了。”老头对那个接他们的人说,一脸的抱怨,一路上不停地说着,说要不是上峰的命令,打死他他都不会到这种鬼地方来。

“少说两句吧,为了咱们共同的事业,等你完成了差事,不是一样可以回去享福吗?我们在这都呆这么久了,你才来就觉得受不了,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呀。”那中年人听得烦了,就劝盖尔耶夫。

“什么共同的事业,我才不希罕你们的这种事业呢,我这是工作,为了工作,我得好好干,但为什么不派别人来呢,中央情报局多得是年轻人,干嘛非要我俩个老家伙来,还不就是咱在局里没有后台吗,到这种鬼地方,那是九死一生的事。”老头仍然不满地说着。

“好啦!前面就到啦,到了之后,你二位先好好休息一下吧。”中年人真的是不胜其烦。他还想,美国中央情报局是不是没人了,派了个啰啰嗦嗦的老头来。

进到屋里,老头一屁股坐下,就再也不想动一动。

“为了欢迎二们的到来,在这水贵如油的沙漠里,我们还是尽量满足二们的要求,先去洗个澡吧,也好轻松一下。”说着,也不容他们反对,就把两个老人拉到一个小屋里,扒光了他们的衣服,然后把他们的衣服抱走了,另外拿了几件衣服来给他们换上。

谁都知道,不换下他们的衣服,谁能保证他们的衣服上不会有卫星定位仪什么的东西。只是老头脚上那处伤口上的纱布没有扯下来。

洗完澡,中年人又牵出两匹马,就要他们骑上,还要往沙漠深处走,这地方只是他们的一个联系点而已。

骑上马,在沙漠中又奔驰了一天,最后才来到沙漠深处的一个居民点。人在沙漠里,只见漫漫黄沙,不是熟悉道路的人,根本辨别不清方向,因为,地上根本就没有路,连一点点的地理标识都没有。

来到这个居民点,俄罗斯老头终于放下心来,他知道,这可能就是他们的巢穴了,只是不知道他们的全部人员是不是都在这里。这次绝不能有漏网之鱼,有的话今后就麻烦了。

俄罗斯老夫妻俩上路不久,那个联络点的人,就把他俩的行李彻底检察了一遍,再确定要没有卫星定位仪之类的东西后,就把这些行李送到了这个居民点,因为,这行李当中有他们急需的东西,必须得由老大来安排。

阿睦尔巴扎年约五十,看上去和普通新疆人没什么两样,只是眼光中多了一些狡诈和凶残,十几年的风沙吹打,让他看上去比一般人要显老。

“盖尔耶夫阁下,一路上辛苦了。”阿睦尔巴扎用俄语说道。

“阿睦尔巴扎先生,让你们久等了,要不是因为一只该死的野兽夹子夹坏了我的一只脚,我可能早就到了。”盖尔耶夫也用俄语回答道。

经过手下们的一番精心检查,阿睦尔巴扎放心地和盖尔耶夫见了面,他知道,到了这里,你就是假冒的,我也不怕了,更何况他的手下经过检查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卫星定位仪之类的东西,只要没有这东西,就是让你在这沙漠中找,找一两年都未必能够找到。

“想必先生也知道,这一路上可是不好走哇,主要是身上还带着不少你们需要的东西,把我们的包拿上来。”梅里沙娃威而不怒地说道。

“那是那是,不知道阁下的伤怎么样了,可别感染了。”阿睦尔巴扎关心地问起盖尔耶夫的伤势。

“这不,这鬼地方,已经开始有些化脓了。”盖尔耶夫抬起被夹伤的脚,举给阿睦尔巴扎看,纱布上,确实有黄色的脓水流出来了。

“为了我们的事业,阁下真是辛苦了,我会尽快派人出去为阁下买回药品,也还请阁下早点制定计划,我可是等了十几年了。”阿睦尔巴扎有些讨好地说。

“唉!我也想早点完成任务,早点回家养伤。说说你们的情况吧,有多少人,都分布在什么地方。”盖尔耶夫有点不情愿地问道。

“总共有十五个人,除了跑联络的,其余都在这里,就等着阁下来领着一起干事业呢。”阿睦尔巴扎心情急切地说。

“那好,把我的包拿过来一下。”盖尔耶夫说着接过递过来的行李包,从里面拿出一张地形图,摊开来,指着上面一处地方说;“我们第一次行动,就是要端掉这个中共的军需仓库,抢夺里面的军火物资,然后把它全部炸掉,只要得到了各种军火物资,到时,要干什么,还不由着我们自己呀。”

“这个计划太冒险了吧,就凭我们十几个人,要去抢中共的一个军需仓库。”阿睦尔巴扎看了一下地形图,有些忧心忡忡地说。

“硬抢当然不行,你有几个脑袋,我有几个脑袋,要不我们美利坚的情报机关是干什么吃的,这个军需仓库只有一个班的军人看守,趁夜悄悄地先干掉哨兵,事情不就成了。”盖尔耶夫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仿佛事情就已经干成了一样。

“好,我们要的就是情报,就按阁下说的办。”阿睦尔巴扎兴奋起来。

“那马上集合队伍,趁夜出发,后天晚上就可以到达行动地点。”盖尔耶夫下达了行动命令。

“那你的伤势?”阿睦尔巴扎担心地问。

“没关系,趁现在还没有恶化,赶紧行动,我也早点去治疗。”盖尔耶夫不屑地说。

“你的精神太让人感动了,行动成功后我要向你们上级为你请功,通知所有弟兄,晚饭后开始行动。”阿睦尔巴扎对手下命令道。“阁下也抓紧时间休息一下,真的是太辛苦你们了。”阿睦尔巴扎接着对盖尔耶夫说道。

“也好,晚饭时叫我,我躺一下。”盖尔耶夫脸露倦容地道。

其实,上回书已经说到,真正的盖尔耶夫,早在几天前就被击毙了,在他没有完全丧失意识前,大脑的记忆被扫描,存储到了国家紧急情况部的电脑记忆库中,被还原后,他的秘密就暴露无遗,加上与梅里沙娃的记忆一对照,国家紧急情况部就决定,派遣一名老特工,化装成盖尔耶夫,进入准噶尔大沙漠,与阿睦尔巴扎这帮分离主义分子接触,伺机一网打尽。考虑到这些分离主义分子的狡诈,就在这位老特工的脚上,弄出一些伤口,并把一台微型卫星定位仪放到伤口里,随时进行监控,不过,这一来,这位老特工就得吃不少苦了。另外再找一名年龄稍大,也是干这行的女同志配合,

眼看着天就暗了,沙漠中渐起凉风。一干分离主义分子聚集在了一起,盖尔耶夫用眼睛数了数,正好十五个人。这些人哪里知道,根据卫星定位系统显示出的地理坐标,两个大队的武警官兵,正快速朝这里运动,不消一刻钟就能赶到了。

结局可想而知,但是,混乱中却不见了阿睦尔巴扎,怎么找也找不到了,他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