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故乡的翼 第四篇 梦想就是一种赌博 第二章 不是猛龙不过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6/


第二章 不是猛龙不过江


门外除了寒风,什么也没有。

龙义大惊失色。望了望门外的浓夜,抬手开了两枪。

“砰砰!”枪声传出,卫队在两分钟之内赶到了。

“跟我走!”

霎时,龙义动员了数百人把整座府第搜查了个遍,一无所获,却在后花园的台阶下白果树旁发现了在警卫周二的尸体,没有伤口,只在颈上有青紫的勒痕。

在前院,丫鬟醒来后,惊魂甫定,渐渐才能开口说话。

原来她受夫人差遣,从膳房取了夜宵给龙义送来。她穿过一道花厅,绕过一道长廊,踏上假山旁的碎石甬道。忽见前面一个人影晃了一下。她以为是巡夜的老更夫,便随口问了一声,对方却不回答。

丫鬟心里略有点疑惑,借着月光细细辨认,好像是个高大的女人。天呀!怎么那么高大?那女人身着古代服饰,长裙曳地,头发披散,只能看到侧影。丫鬟心里有点虚怯了,大着胆子又问了一声,那女人这才转过身来,嘻嘻一笑。

啊!!?但见女人面红如血,长舌过脖。丫鬟吓得扔了手中托盘,没命地向书房狂奔。

“有这等事?”

龙义咕哝了一句,挥退丫鬟。

他毕竟是一位带甲多年的统帅,不至于像丫鬟那么怕鬼。

他信佛,相信因果报应,也相信鬼神之说,他估摸那一定是旧鬼,因为他从不再这宅邸中处决犯事的下属,倒是前房主,清末民初的那个督军常在府中奸杀丫鬟。

他满脑乱云,在往后宅卧房去的甬道上,他忽然想起那卷军机购买合同急待批复,教副官快去书房取来,打算携至卧房处理。

甬道两旁古木森森,将本来电力就不足的路灯分割遮掩得益发暗淡了。

没走几步路,就听见书房方向传来“砰砰”两声枪响,卫队立刻围成一个圆圈,将龙义护卫在核心,一个个端枪戒备。

“不好!”

他拔出手枪,推开正面的两名卫士,往书房方向急奔,大家只得快步赶上去,紧紧拥在他前后。

这时,成都警备区的三支宪兵队也赶来了,拉开了搜索网。

副官提着手枪,在书房迎着龙义,神色仓惶地述说:“刚才见鬼了!合同也不见了!”

原来副官在离书房二三十步远的地方,见书房门上贴着一个黑影,那黑影似乎很轻,一忽儿在门外,一忽儿又飘到窗户墙壁上,那手臂很长很宽,有点像戏台上古人的长袖管。还披散着长长的头发,看来是个女的。

当时副官赶忙拔枪闪到路旁大树后边,大声喝问了几次,没见回答,就挥手开了两枪。

真奇怪!那女鬼并没中弹,忽忽悠悠就飘走了。

“会不会是什么人的影子?”龙义问:“如果站在你身后的假山上,借着月光,影子就会投射到书房这边来。”

副官想了一下,摇头说:“不会将军,我看是鬼!”

龙义看了看两人,沉吟不语,心里也估计是旧鬼的冤魂,外边进来人是不可能的,龙府围墙内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昼夜不撤,就是蚂蚁也爬不进来!

但那份极端重要的购机合同怎么不见了?这机密要是落在日本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突然,轰隆隆的引擎声,赫然出现在龙府上空.

他仰起头,冷冷的观察着.

青黑色的一大片,跟乌鸦似的.

高度七千米,日军九七式俯冲轰炸机群!

高度五千米,护航机是二十一架九六式舰战!

“龙将军,快进地下防空洞!快!”

卫兵们哗啦一下推涌这他就要跑.

“混蛋!慌什么!”他沉着地辨别这群日本乌鸦的航向,猛然喝道:“快!备车!去凤凰山机场!凤凰山机场!快备车!”

冬风,一阵紧似一阵!

日海军航空队第一攻击波和第二攻击波无情地给予成都温江机场和双流机场以毁灭性打击,然后开始向成都市区进行无差别轰炸!

五百磅的烧夷弹,遇空气摩擦生火,黑雨般投向大片木制房屋,炸起层层火光,硝烟……

大火.,弥天!

天空在燃烧!

大地在燃烧!

所有的成都人,都在惊栗,都在哭嚎,都在奔跑,他们无助地望着天空,望着那一架接一架进入轰炸轨迹的日机!

泪,血,涌出中国百姓眼眶,是伤心的泪,是殷红的血……

中国空军,你在何方?

不,中国空军没有消失,无论何时都不会消亡!

凤凰上军用机场上,一架被辆奥斯丁轿车拖出半开放山洞隐蔽网的法国D510C驱逐机,冒着日机狂密的轰炸扫射在跑道上颠簸着,开始加速!

“打断缆绳!”

机舱里的龙振云大喝道!

跑道上,弹雨里,凸现数条人影!

罗成纵身跃出急驰的奥斯丁,一仰手枪.

楚熔金接过朱虹的手枪,瞄准!

黄翔让何静安顿好受伤昏迷的婉秋,从防空壕奔向跑道,端起美制汤姆森冲锋枪!

砰!

砰!砰!

砰砰砰砰!

枪声大作!

挂着奥斯丁和D510的缆绳被子弹瞬间击断!

“苍龙航空队!不能让中国战斗机起飞,延伸射击!延伸射击!”

奥田喜久怒吼道,率先超低空扫射!

“光荣的九七式陆攻轰炸机队,投弹!炸掉这架飞机!炸死这群中国军人!”白鸟纯子的立川98式直侦一侧机翼,掠向奥斯丁轿车.

奔跑的奥斯丁“嘎”地猛然急刹,轮胎在跑道上摩擦出一道道火星!

“成都的月色真美!”

秦娜,叼着香烟,依旧冰冷,依旧感慨地从奥斯丁里钻出,只是她玉手里多了一件东西.

一架仿捷克造轻机枪!!

“刺啦”声,她撕断妨碍战术动作的旗袍下摆开襟,露出性感结实的大腿在明月下泛着诱人的光泽,然后快速分开轻机枪支托,架在奥斯丁前灯上,美目单瞄向迎面而来的立川98式直侦。

玉指一抖,开火!

嗒嗒嗒!

嗒嗒嗒嗒嗒!

子弹狂泻,黄橙色的机枪弹壳噼里啪啦顺着奥斯丁圆盘车灯溅落!

“可恶!”白鸟纯子疾速向前一推操纵杆,飞机险险避开秦娜的机枪弹道。

“哼!跟我斗?”秦娜冰冷地换上一匣子弹,轻轻吹拂下订婚戒指上的烟尘。

风烈,人美,月正圆!

突而一阵怪啸!

但见龙振云的D510C驱逐机终于脱离跑道,腾空而起,如一条过江的蛟龙,扑向日海军王牌——苍龙航空队。

不是猛龙不过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