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青藏 第五章 折戟沉沙 第五节 截杀阿勒泰 三、猎杀地鼠

湘人李陵 收藏 6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URL] 5、截杀阿勒泰 三、猎杀地鼠 图瓦共和国地处亚洲中部、东西伯利亚南部、叶尼塞河上游。其南部和东南部是蒙古人民共和国,东北部为伊尔库茨克州,西北为哈卡斯共和国,北部为布里亚特共和国,西部为阿尔泰边疆区,北部为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南北距离为420公里,东西距离630公里。主要河流有大叶尼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

5、截杀阿勒泰 三、猎杀地鼠

图瓦共和国地处亚洲中部、东西伯利亚南部、叶尼塞河上游。其南部和东南部是蒙古人民共和国,东北部为伊尔库茨克州,西北为哈卡斯共和国,北部为布里亚特共和国,西部为阿尔泰边疆区,北部为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南北距离为420公里,东西距离630公里。主要河流有大叶尼塞河。图瓦共和国的面积为17.05万平方公里。6——8世纪时图瓦属突厥汗国,后被回人歼灭了。9世纪时吉尔吉斯人又赶走了回人。13世纪时成吉思汗占领了此地,从13世纪开始就属于中国,1819年归满洲人统治,1914年被划入俄罗斯,成为保护国。

革命后,图瓦人民共和国以图瓦人民共和国名称加入苏联的时间为1944年10月11日,而作为自治州加入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日期为1944年10月13日,由图瓦自治州变成图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日期为1961年10月10日。根据俄联邦1993年宪法正式称为图瓦共和国。

图瓦共和国的行政区划为16个区、1个共和国直辖市、4个区级市、3个市镇,村苏维埃管辖的地区有94个。 图瓦共和国首都克孜尔建于1914年,莫斯科至克孜尔的距离为4668公里。国家管理机构:图瓦为主席制共和国,共和国结构于1993年被承认。最高法律机关为上议院,五年选举一次。执行机构为以主席为首的部委员会。

在克孜尔市的一条小巷子里,有一个门面很小的小店,经营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比如烟、酒、糖、牙膏、牙刷、毛巾等,经营这个小店的是一对老年夫妻,男的叫盖尔耶夫,女的叫梅里沙娃,无儿无女,待人和善,对邻里比较宽容,谁家赊个小账什么的,他从不追问,所以,盖尔耶夫两夫妻在这一住就是二十几年,从中年都到了老年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都认为不过是一对俄罗斯夫妻,因为某种原因,来到克孜尔谋生。因为,在图瓦共和国有近十万的俄罗斯人,而这一对待人平易近人的老夫妻,当然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了。

其实,他们的真实身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安插在克孜尔的一对间谍夫妻,代号“地鼠,”因为从来没有进行过什么活动,所以,就一直隐藏在这里,一埋就是二十几年。他们本来就是被当做一枚冷棋子摆在这里的,几十年都没有产生过作用,他们也几乎忘了他们自己的真实身份了,不过,他们的儿女都在美国长大成人,并且,要嫁的嫁了,该娶妻的娶了妻,大儿子还当了爸爸了。这些,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通过极其秘密的渠道,转告他们的,意思也就是让他们放心地干下去,只要他们安全,他们的儿女就会好好的活在世上。虽然中央情报局的局长换了无数任,却一直不知道他们这种日子还要过到什么时候才算完,没有上头的指示,他们是不能有任何想法的,即没有活动,也不能暴露自己。像这种日子,没有谁会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因为,国际政治以及大国间的博奕,实在是没有谁可以预料。

管他呢,没有事情就好,只要他到了退休年龄,他就得想办法回到美国,去安享晚年。

但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还有两年就要退休的时候,上峰派给他们的任务来了,就是要他们秘密潜入中国新疆境内,去策动恐怖活动,以破坏中国内陆正在进行的大规模建设活动,把人心弄乱,延缓中国内陆的建设步伐,搅乱中国政府对内陆的建设计划,使中国政府自顾不暇,不能一心对敌。只要他夫妻二人到了乌鲁木齐,就会有人来接应,并接受他的领导,马上开展工作。

接到任务,盖尔耶夫不知道是忧是喜,反正潜伏了这么些年,原本是要针对俄罗斯的,现在却变了方向,要向中国开刀了。

这天早上,盖尔耶夫的小店没有开门,邻居们都不知道他们夫妻二人去了哪,像是走亲戚或是旅游去了。因为在平时,他夫妻二人也常常消失一段时间之后又突然出现在小店里。

但是这次,一个月过去了,小店的门依然紧紧地关着,没有任何动静,一个好心的邻居怕出什么事,就报了警。警察赶到后,撬开了小店的门,却发现里面仍然是有条不紊,店主像是出门有什么事去了,准备还要回来的。警察在屋里没有找到任何犯罪的痕迹,只好重新锁好店门,等待店主归来。

盖尔耶夫夫妻俩夤夜出门,直奔中俄边界,在早就踏堪好的地方,穿过中俄边界,从野兽出没的小路上,进入中国境内,竟然能够平安无事,这让盖尔耶夫夫妻俩喜出望外。

一路行来,似乎如入无人之境。只是在这野兽出没的小路上行走,却让并不毒辣的太阳,闷出了一身臭汗。

走在前面的盖尔耶夫,突然发出一声惊叫,把梅里沙娃吓了一跳。高度紧张的神经,几乎崩溃下来。

蒙蒙曙色当中,梅里沙娃看不清盖尔耶夫的脸,只听到他呼呼的喘息声很是粗重。

“怎么了,盖尔?”她小声地问道。盖尔是梅里沙娃对丈夫的昵称。

“这些该死的猎人,什么时候把野兽夹下到这来了,中国政府不是禁止捕猎了吗,这夹子夹到我的脚了,快来帮忙弄开它。”盖尔耶夫气急败坏地说。

俩人没费好大的劲就把这夹子弄开了,好得盖尔耶夫脚上穿了双厚重的皮靴子,才没有伤到筋骨,只是让那些扎透皮靴的锯齿扎破了皮,弄出了一些血。

看着已经开始见亮的天色,俩人也不敢在这久呆,他们知道,只等天一亮,猎人就会来看夹子。虽然受了伤,但俩个人还是顾不上包扎,就匆匆离开了这个让他们倒霉透顶的地方。

俩人的装扮,虽然像个图瓦人,但面相却是无法改变的,在天亮前,他们必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或者进入旅游区,到时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一对来中国旅游的老夫妻。

盖尔耶夫的脚受了伤,行动多少有些不便,走了一上午,才走出几里路,不过,他们现在不用再钻那些野兽才能走的路了,他们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行头,从容不迫地走在大道上,只是这景区里没有公共交通工具,得走出这景区十几公里,才有公共交通工具让他们乘坐,那是景区管理处为了保护景区的自然生态环境而规定的。

但是,他俩人并不知道,就是盖尔耶夫留在野兽夹子上的那点血迹,将让他们无路可逃。

中国国家紧急情况部三局二处一科科长老马,率领的特别行动小组,正张开一张大网,向他二人扑来。

老马率领第一小组,由东往西搜索,走出了三公里了,电子追踪仪上却始终不见动静。电子追踪仪是狗的仿生制品,但比狗鼻子的灵敏度高出几千倍,能在十公里的范围内找到嗅觉点。但整个喀纳斯景区方圆几十公里,且山高沟壑深,森林密集,鬼才知道他们会躲到什么地方。好得有三个行动小组,分东西北三个方向进行搜索,他们想逃是逃不出去的。

突然,追踪仪上响起了滴滴的警报声,终于找到嗅觉点了。

老马立即通报给了另两个小组,让他们马上向自己靠拢。

越往前走,警报声就越强烈,滴滴声跳动的速度就越快。方向指向一片广袤开阔的云杉林。看来这只野兽还在树林里还没有出来,也好,省得惹出其他事来。老马不知道,这次被派遣的间谍到底有几个人。

走到一片云杉林里,盖尔耶夫实在不行了,不包扎伤口会惹来不少的麻烦,俩人就找地坐下来,解开皮靴,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急救包,准备包扎伤口,当把受伤的脚,从靴子里抽出来时,盖尔耶夫皱了皱眉头,一丝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亲爱的,你先走吧,看来我们是走不出去了,你没有留下什么疑点,走出去一定能完成任务,我不行了,中国人一定会找到我的。”盖尔耶夫提出要妻子先走。

“不!盖尔,我们共患难几十年,就算今天我们走到头了,我也不能抛下你,更何况我们还没有被发现,快包扎好伤口,我们就找一处水源地把血腥气消除掉。”这对间谍夫妻,真的是患难与共了几十年,到了这个关头,也不愿抛下对方。

“唉!这血腥气是消除不掉的,从被夹的那一刻起,我就应该想到啊,到底是老了,几十年没有干这活了,生疏了。你还是走吧,中国人说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的孩子们还在等我们呢,你回去告诉他们,爸爸是爱他们的。”盖尔耶夫态度坚决地说。

“孩子们都大了,也许把我们都忘了,回去了我也没什么意思,不如让我陪你一起走吧。”梅里沙娃就是不肯先走,她是铁了心要和丈夫一起同生死。

“也好,你听见动静没有,我们的最后时刻来了。”盖尔耶夫端起了手里一枝双筒猎枪。

在进到云杉林一公里左右的时候,老马和他的另两个行动小组会合了,九个人小心翼翼地搜索着,追踪仪的警报声响成一片,而且越来越急速,这说明目标就在前面,距离是越来越近。为了不打草惊蛇,老马让大家把追踪仪关了,拔出身上的佩枪,警惕地前进着。

突然,一声枪响,打破了树林里的寂静,一颗威力极大的猎枪子弹,擦着老马的耳边飞过,但是,还不等对方的枪声响第二下,王晓露的枪声就响起了,只听当的一声,对面就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那是梅里沙娃看见丈夫被击中时的惊叫声。别听王晓露的枪声不太响,威力可非同一般。

老马知道,王晓露这枪要了人的命了。也就顾不得什么危险了,一个箭步冲过去,一看,一个男人的前胸在嘟嘟地往外冒血,嘴里喘着粗气,眼看就不行了。

“快,扫描这人的大脑,快!”老马连叫两个快字,可见情况是多么紧急了。因为,这种大脑扫描仪,必须在人的意识全部丧失前,对大脑进行扫描,才能提取被扫描人的全部意识和记忆,否则,扫描仪里将是一片空白。

张君兰连手里的枪都来不及扔,就一个饿虎扑食般地扑上去,在扑的过程中,左手已经从背包里拿出了扫描仪,也不管在旁边这个人对自己是不是有威胁,摁动摁键,就开始对那个口吐血沫的男人进行扫描。

扫描仪上强光闪烁着,那人的气息也在慢慢消失。只有五秒钟,扫描仪“滴”的一声停了下来。

“好,提取到百分之八十五。”张君兰旁若无人地兴奋地喊道。“科长你看,正是我们要找的人。”张君兰侧过扫描仪对老马说道。

“夫人,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你也节哀顺变吧。”老马非常礼貌地对梅里沙娃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