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故事可以戏说,但不能胡说

今天,许多青少年也许不会记得很久以前香港著名演员郑少秋主演的连续剧《戏说乾隆》了,剧中的乾隆被郑少秋演绎的风流倜傥,除了乾隆还能在朝堂上威风八面地发号施令外,生活中的皇帝就像是郑少秋所饰演的风流才子楚留香。而随着郑少秋的戏说,国内影视界也一窝蜂地涌入了大清王朝。


从清太祖努尔哈赤一直到末代皇帝溥仪,清朝历代皇帝差不多都被搬上了荧屏,其中开创大清盛世的康熙皇帝从小到老的故事被反反复复地演绎。而张国立、王刚、张铁林的三人组合,更是对清廷戏情有独钟,从皇帝到平民,历史上有的和没有的,通过《康熙微服私访记》《宰相刘罗锅》等展现给了电视观众,精彩的故事,曲折的情节,是否真实可信及符合当时的人文风情,这些都不重要。毕竟电视剧所表现的人物早已作古,与主人公同时代的人也入土为安,无从考证的东西那我们只能认为他们是在戏说历史了。


而随着清廷戏逐渐走向衰落,反映三角恋婚外情及凶杀、抢劫、绑架的案情剧又受到限制,接踵而至的是有关抗战题材的老片新拍和长篇连续大剧。《铁道游击队》、《小兵张嘎》《沙家浜》等经典老片都被注水加料拍成了兰州拉面。《八路军》《亮剑》《狼毒花》等新编剧作倍受推崇,在各地电视台黄金时段闪亮登场。


当然了,小说、故事及影视剧不是真实历史的再现,把历史人物及事件经过艺术加工是可以的,也是必需的,但起码不能背离生活的真实和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而像某些影视剧中的人物,穿山越岭如飞,逾墙上房像风,张手霹雳,翻手阻水。如果真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不要去谈中国人称霸世界的问题,就像奥运会、世界锦标赛等体育赛事从跑到跳的项目,冠军还会被他人染指吗?何至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只有刘翔拿了大阪田径赛的一项第一。


新版连续剧《小兵张嘎》,把个张嘎子打造成无所不能的“神童”,鬼子被他当猴耍,汉奸让他做狗戏,攀树涉水如履平地,据点炮楼来去自如,调动皇军随心所欲,指挥杀敌轻而易举。这哪是满身稚气是嘎小子?一个顽童有如此能力,日本人霸占中国东三省那么多年,只能庆幸没有遇到小兵张嘎。


都说《亮剑》感人至深催人泪下。还别说,看热闹不往深处想,还真的有点意思。脑子一转悠,这剑还真亮不起来。李云龙会看图,能打仗,可谓是有勇有谋。李云龙土工推进到鬼子阵地前,也不知道日本人是被李云龙催眠了,还是定身了,弹药充足的情况下,让敌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玩出一人深的战壕。可能编剧也觉得自己编的太离谱了,在鬼子冲出阵地准备打击土工作业的八路军时,安排旅长在指挥所里高喊:“开炮,把炮弹全部打光。”一阵炮火把日本人打到山上,他们就眼睁睁地看着八路军用镐头铁锹完成他们的浩大工程。这样的创作手法与过去老片中交党费的情景如出一辙。而类似的情节漏洞在《亮剑》这部连续剧中比比皆是。


而最近热播的连续剧《狼毒花》那简直就不是什么离谱是问题了。宣扬英雄人物无可厚非,但怎么也不能想什么就是什么。当年赵子龙在长坂坡百万军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总还有曹操的爱才之心来成全。日本人不是曹操,鬼子手里拿着的也不是长毛大刀,常发手再快也没有子弹快,蜂拥而上的是荷枪实弹的军队,不是任人宰割的肉猪肥羊。扣动扳机结束一切,哪还会留给常发继续演绎那么多华而不实故事的机会。


这里只是用这几部电视剧来说明问题,至于其它许多战争题材的影视剧,不论是老片翻拍,还是新编创作,那形同儿戏的故事根本就不值得评论。战争历来是严肃的话题,回顾战争必须要尊重战争,这样的剧作,让那些亲身经历过这场不堪回首的战争,而今依然健在的老人看到会痛心疾首的。这样的剧作,看似在歌颂我们的英雄和取得的伟大胜利,实际上这恰恰是对我们自己的嘲讽。抗战故事可以人为戏说,但绝不能图一时之快胡说八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