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时期的 论步兵(1)

pmj1982 收藏 4 970
导读: 评论二 论步兵(1) 字号大 中 小 罗马人有两种步兵,即:佩投射武器(2)的轻步和佩短剑的重步兵。 火药发明以后,步兵仍旧分为两种:一种为使用火绳枪(3)的轻步兵,任务在进行侦察和扰乱敌军;另一种为代替重步兵的持矛步兵。 从沃班强使所有欧洲军队放弃长矛和标枪,改用带刺刀的步枪以来,一百五十年间所有步兵都已变成轻步兵,其任务为狙击和阻遏敌军。从这个时候起,就只有一种步兵了。这时一营分为九连,猎兵连也照掷弹兵连一样编入营里;但人们认为一个精兵连并不够用。拿破仑皇帝创立佩龙骑兵


评论二 论步兵(1) 字号大 中 小



罗马人有两种步兵,即:佩投射武器(2)的轻步和佩短剑的重步兵。


火药发明以后,步兵仍旧分为两种:一种为使用火绳枪(3)的轻步兵,任务在进行侦察和扰乱敌军;另一种为代替重步兵的持矛步兵。


从沃班强使所有欧洲军队放弃长矛和标枪,改用带刺刀的步枪以来,一百五十年间所有步兵都已变成轻步兵,其任务为狙击和阻遏敌军。从这个时候起,就只有一种步兵了。这时一营分为九连,猎兵连也照掷弹兵连一样编入营里;但人们认为一个精兵连并不够用。拿破仑皇帝创立佩龙骑兵火枪的特技骑兵连以代替上述猎兵连。他选择身长不满五英尺的士兵来编在特技骑兵连。在此以前,个子矮小的壮丁不服兵役,使得其他等级壮丁的兵役负担比较沉重,这样一来,这一级壮丁也就够充分利用了。这个新制度能够奖励许多因身长不满五英尺不能编入掷弹兵连,但按其勇敢精神应编入精兵连的老兵。这样,把大个子士兵和小个子士兵相提并论,是鼓励他们作战斗竞赛的有效办法。要是在拿破仑军队里有不同肤色的士兵,他也就会把他们编成白兵连和黑兵连。在一个有独眼居民和驼背居民的国度里,把这些人编成独眼连和驼背连想必也能得到不少好处。


1789年,法国陆军由一些常备团和一些猎兵营组成,猎兵营则是由赛文兵、维瓦勒伊兵、阿乐卑斯兵、科西嘉兵、比利牛斯兵编成的,革命以后把猎兵营编成轻步兵“半旅团”。但这并不是为了要编成两种步兵,因为常备团和猎兵营的训练及装备仍旧是划一的。他们的全部差别只在于,猎兵营是从山区居民和林业工人子弟中募集来的。这些人最适宜在阿乐卑斯山脉和比利牛斯山脉的国境线上服役。如果他们竟要出现在北方作战部队中,那就主要是在进攻高地和仔细搜索森林时使用他们。如果在会战时这些人必须和其他步兵站在一条战线上,那么他们最好代替常备营,因为二者的训练及装备是完全相同的。各国政府在战时常常以志愿营或志愿团的名义组织非正规部队,这种部队以敌方逃兵或抱有特别见解和思潮的人来补充;可是这里并没有两种步兵,喜欢学样,希望模仿罗马人,那么,他们也不应当编组轻步兵,而应当编组重步兵,或编组佩短剑的步兵营,因为现在整个欧洲的步兵都是在担任轻装步队的任务。


如果步兵始终只能派遣特技骑兵去担任狙击兵,那么,它就要不能使用火力了,整个战争就会在没有步兵的统一射击的情况下进行。这是不可能的。难道当特技骑兵受命担任前卫或负责掩护侧翼和辎重的时候,这个营的其他四个连队就可以拒绝派遣狙击兵,并且任敌方射手的弹雨来击中自己的队伍吗?一个和全营分开的连队如果没有属于特技骑兵的班同它在一起,难道它就应当拒绝派遣狙击兵吗?这个特技骑兵连只拥有一个营的四分之一的兵力,在会战时候它的力量将不够担负射击手的任务。即使在人数上它占了全营兵力的一半,甚至占到四分之三,它的力量还是不够。在大会战中,整个第一线兵力都要散开,充当射击手,有时候甚至还需要增加一倍的人数;这是因为射手们会疲倦,而枪械又会打坏弄脏,所以他们每两小时要换班一次。


怎么,特技骑兵能不需要任何队形,不需要任何战术,不需要任何本领就能投入战斗吗?难道他们不要改变队形、不要站成纵队,不要成棋盘式队形就实行退却吗?说“他们除了善于奔跑,除了在交战中善于使用两条腿以躲避骑兵攻击以外,就什么也不需要了”,这是不对的。那样,怎么可以提议把特技骑兵集合在一起,并把他们编成前卫呢?怎能希望他们离开战线三百法尺远,和各个骑兵排混杂在一起一致行动呢?


用不着教导士兵奔跑、卧倒以及在树林后面躲藏,但必须教导他们,在自己的长官不在跟前时,不要失去镇静和沉着,不要让无谓的恐惧控制了自己。要教导他们始终和战友们操持接近,并从两侧互相掩护。要教导他们在迎面冲来的敌骑手来得及杀伤他们以前,改成四人一列的战斗队形。然后,在敌骑兵连攻击他们以前,再按七人和十六人一列把队伍密集起来。要教导他们在这以后不要现得过分慌忙,以面向敌人的方式撤退到预备队营地,——那里距前线有步枪射程那样远,大尉率领其余三分之一的射手,站成战斗队形待在那里。当各连都这样集合起来的时候,它们应当排成营方阵,改变战线正面,或者转向开始退却。如果敌人紧紧追逼,那就要象听从魔杖指挥一般地按照“向后转,开火!”的口令行动。然后继续退到营长那儿,营长带着全营三分之一兵力留在那儿充任预备队。之后,全营站成纵队,一排一排地退却。听到口令:“立定,各排左右散开。齐放!”这个营就排成方阵并回击敌骑兵的攻击。听到口令:“继续退却!”该营就由方阵一分队一分队地改成纵队,或者沉着地改成棋盘式队形,退到指定阵地,或者掩护右翼,或者掩护左翼,均无不可。以上这一切就是应当教给特技骑兵的。如果可以有两种步兵——一种用来充当狙击兵特技,另一种用在各战线上作战的话,那就应该派训练最好的兵来充当头一种步兵。事实上,特技骑兵比其他兵种更常用来担任狙击兵,特技骑兵连在军队中最能机动作战,因为他们比其他兵种更常感觉到机动的必要性。谁要是只从拉丁作家和希腊作家那儿得到这样一些建议(4),他就不会理解那些作家,他应当利用机会同特技骑兵班长或和老掷弹兵军士交谈,这对他是大有都益的,他可以向他们学以一些正确的军事知识。


直到现在,不管所辖连队是多或是少,各营都是这样排成战斗队形:一个军官站在右翼,另一个站在左翼,还有一个或几个站在中间,因此在大尉(5)指挥的经常只是同一批军官和上士,而这些军官和上士指挥的则是同一批班长和士兵。谁也未曾想过认真提出建议,把一连人排成一个横队,横队正面宽六十法尺,大尉站在右翼,中尉站在左翼,并让二连和三连也照一连那样排列,让六个少尉殿后。三个大尉一个紧跟一个地站着,会被敌人一颗炮弹打死。三个中尉这样站着也会被另一颗炮弹打死。除此以外,大尉站在右翼,站在左翼的官兵即使勉强能听到营长(营长站在中间)的口令,但他们是不是能听到大尉的口令呢?最后,三个大尉站在一个地方,同时发出口令,士兵们怎能辨别哪一个口令是自己大尉发出的呢?也许认为这样排队会便于发射排炮吧?不,照营长的口令发炮要方便得多,因为营长是站在队伍中间。这样做还可能混乱,即:一连长下令:“前进!”三连长下令:“立定!”二连长下令:“向后转!”照“各连向右转”的口令行动,一个营就要分成三列,每连都由三个连的军官、军士和士兵组成。如果从这个营里派出一个连,那么这个连就会排成一列去作战,而该营其余的队伍则站成两列。这是多么荒谬的做法!对营教练原理多么外行!法国将军提出这样一些规则,他会因此使自己的军人身份受到全欧洲的嘲笑!为什么印刷厂里的排字工人没有注意这点呢?排字工人大概也作过战,或者最低限度曾经在国民自卫军里服过役罢!


三千名特技骑兵担任前卫而不编成营,每个排都自己行动,每个大尉都是总司令(6)。可是怎样把这些不善于机动、不民生懂战术的特技骑兵编成营呢?而为了步兵跟在骑兵背后,怎样把轻骑兵连配属给步兵连呢?想训练他们奔跑,这是对的;因为只要他们没有当俘虏,如果五十人的一个排因为没有受预备训练在战争中不能打胜仗,那么,这种预备训练对于整个营来说就更加必要得多;而对于一个拥有三千人的旅来说,这种必要性就应当等于它自身的立方数。甚至即使这三千特技骑兵都受过训练,善于机动并编组成营,象这样让步兵与骑兵混合,毕竟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反而会造成骑兵灭亡和步兵灭亡。骑兵后面跟着特技骑手,怎能自由行动呢?一般说,轻骑兵如果没有主力掩护,它能不能作认真的抵抗呢?在战争中,前卫和后卫的业务是整天运动。毫无疑问,骑兵能牺牲自己,把步兵放到自己的马上,以便把他们迅速带到另一个阵地上。可是要求任前卫和后卫的骑兵这样行动,这意味着对这个兵种的性质毫无认识。谁提出这个要求,就说明他在前卫里一天也没有呆过。如果这样做有好处,那么所有民族和所有的大统帅都老早这样做了。


战鼓模仿着大炮的轰隆声,它是所有乐器中最好的一种乐器,它从来没有发音不准现象。


防御兵器不能防止炮弹、枪弹和霰弹。这不仅无益,而且造成不便,它使伤口更加危险。安息国人的弓很强劲,它掌握在有经验的和力气大的射手手里,射出的箭就非常强而有力,能够射穿罗马人的盾牌。这就能引起罗马部队队形紊乱,并且成为克拉苏战败的原因之一。


射手比其他士兵更需要防御武器,因为他们比其他士兵更常常接近敌人,更常常遭受敌骑兵的攻击。但是也不能多给兵器加重他们的负担。他们应当尽可能地机动些,即使防御武器能给主力步兵以好处,那还是不能把这种武器供应他们,因为一个营里所有的士兵都应担负射手的任务。 没有哪一个中等武备学校的学生在离开学校时不想拿双筒枪来装备射手。可是他只要有一次战斗经验,就能把这种武器所带来的不利看清楚。


士兵不应同下面五件东西分离:枪、子弹、背包、四天的口粮和一件普通土木工具。尽可能减轻背包重量,使它里面只有一件衬衣、一双鞋子、一个领子、一条毛巾、一个火镰。这很好,可是总得让他随身带一个背包。如果他有一回离开了背包,那他就再也见不到它了。战争的理论和实际还是同一回事情。俄国以前采用战前解下背包的办法。这个办法有什么好处呢?军队可以更好地密集队伍,第三横队的射击可以有效地开展,士兵可以自由地和灵活地运动而不那样迅速地感觉疲倦。此外,背包里总是放着士兵的全部财物,耽心失去背包这种情绪会把他们更加牢固地钉住在阵地上。可是,在奥斯特里茨会战后,曾发现俄军所有背包都堆在波左里茨高地上。可见俄军虽然战前解下背包,结果还是打败了。所以尽管有一些表面上很有说服力量的理由可以叫人采有这种办法,但是经验还是叫俄国军队放弃了这个办法。用九匹驮马(7)运输药品、弹药和粮食已很够了。


连队的军官如果同士兵打小算盘,那就会贬低自己的身价。他们会把自己降为军士。打小算盘是司务长的事,难道就找不到正直的司务长吗?要是军官欺人,那么士兵究竟去找谁呢?大尉听到士兵对自己的同事和与自己差不多的中尉提出抱怨,这对大尉是多么不愉快呀!我希望相信找不到这样下贱的军官;他竟利用士兵的无知而为非作歹。但士兵生性多疑,他们并不会因此减少怀疑。既然如此,那么他们对自己长官所应当怀有的崇高敬意(这是维持军纪所必需的)会不会发生动摇呢!?


帐篷有害健康,士兵最好驻扎在野营里;那样士兵就可以把两只脚向着火睡着,并且可以用木板或稻草挡住风雪,此外,篝火烧得近还可以很快地把士兵睡地附近的土地烧干。帐篷只对于那些要利用地图办公和写文件的军官才是必需的。营团指挥官和将军们应当住帐篷,不能让自己在野营里过夜,因为这种极有害的习惯是许多灾难的原因。


欧洲各国都仿照法国人的办法撤销了帐篷,如果他们在平时还利用帐篷的话,那就是为了保护木料、草屋顶和村庄。防阳光和暑热的树荫以及极小的防雨工具都比帐篷好得多。要五匹马才能运输一营人所需用的帐篷,而马匹本来最好是拿去运输粮食。除此以外,帐篷是敌方间谍及参谋官进行侦察的好目标,帐篷让敌人获得关于军队人数和配置情况的情报。并且这种方便敌人不利自己的情况每天和每一瞬间都在出现。反之,当部队布置在两列或三列野营中时,敌人从远处看来只见炊烟,他们往往会把烟当成雾。不可能算清所有营火,但很容易算清帐篷并绘成帐篷配置图。




(1)拿破仑在这些评论中对罗尼阿(被评论的这本书的作者)下列几点建议表示了自己的意见:1)陆军有两种步兵;2)论改编步兵;3)从队列训练中挽救步兵;4)以防御武器供应步兵;5)在战斗以前解下背包;6)责成军官们监督合理地分配食粮及其他物品;7)重新建立帐篷。

(2)指弩弓、抛射器、杠杆投射器等。

(3)用火绳燃放的枪,弹药从枪口装入。

(4)即类似上述那样一些建议。

(5)连长。

(6)罗尼阿将军的建议。

(7)罗尼阿建议拿九匹马来运背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