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我们来了 第一卷 闪亮登场 郁闷竹内

haha7937 收藏 9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9/[/size][/URL] 竹内,这个南京驻防新地特高课最高长官,在南京经营了四年。四年里,她的身份一直多变,女教师,女招待,女学生,妓女,。。。这位被称做帝国之花的高级间谍,一次次以不同的身份出现在各个场合,完成了许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出彩的一次,就是松沪会战期间,她以美色放倒了国府机要秘书黄俊,探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9/






竹内,这个南京驻防新地特高课最高长官,在南京经营了四年。四年里,她的身份一直多变,女教师,女招待,女学生,妓女,。。。这位被称做帝国之花的高级间谍,一次次以不同的身份出现在各个场合,完成了许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出彩的一次,就是松沪会战期间,她以美色放倒了国府机要秘书黄俊,探得蒋大总统前往上海督战的绝密情报,要不是蒋某人贵人多福,神使鬼差没坐上英国使馆汽车,恐怕眼下的国民政府最高领导人就改他姓了,那辆英国的使馆车在上海的嘉定被日军炸了个粉粉碎!

也就是这一次,彻底暴露了竹内的身份,一时之下,中国人对他的通缉使她不得不逃离了南京。不长时间,日军打到并占领了南京,竹内也唐而皇之的又回来了,她被帝国特高课总部任命为南京特高课主官。

现在的竹内,郁闷到了极点,针对日军南京暴行的揭露电台,一早上就出现了,整整一天,就是没办法捕捉,明明就在头顶上,就是抓不到蛛丝马迹,说是一个电台吧,好象到那,周围都有!发出的干扰信号对那个神秘的电台来说,作用可以忽略不计;问题更为严重的是,南京城里好象又出现了几个电台节点,侦听下来看,象是明码,可又不象。国民党军统,共产党地下组织在南京的活动不是秘密,可在日军大规模的全城抓捕下,还在工作。应该不可能啊!

而派出的特高课人员在全城反馈回来的信息反映,大批的支那人被那所谓的帝国特别部队支那分部押到太平门和大校场地区,当然所押目的地都有帝国部队;还有就是城内三三两两的帝国士兵的死亡,到刚才统计为止,已达到近千名!

夜已深了,竹内睡不着,那张单人行军床空着。

因为怕被中国人剿杀,回到南京的竹内就躲在第六师团部所在的院子里,和谷寿夫等一干日军高官在一起。松井将军因病已回上海。

支那特别部队的事,竹内已经不再怀疑,两个小时前,总部回电已经确认这个单位的存在。心里微微的对平田抱有歉意,连帝国的精英平田君也怀疑,真不应该!可是有确定地区的押解,到底是为了甚么呢?按说,攻下南京后,帝国勇士们得到了暗示,可以随意处置支那人,押到哪不是押?不就是一杀了之嘛?!

得问问平田君,相信有他的理由!

竹内的手下在汇报时忽略了一个重要细节。那就是两处被押的人有着不同,哪儿不同?青壮年一拨,老老小小加女的一拨啊。就是这个细节的忽略,也让竹内百思不得其解。帮助所有人赢得了时间。

那近千名士兵的死看起来另另落落,但加起来就是快一个大队啊!抵抗力量?国军残部还是共产党特工?都有可能,也都不太可能,国军残部军心已散,据知,很多的国军都放下了武器,小股的残留人员不可能对皇军造成这么大的损害。共产党特工,他们更不可能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有这么大的作为。那是谁呢?多年特工的经历,让竹内隐隐的感觉到,危险的存在,一个阴谋!

在她看来,就是针对大日本的阴谋,可这是阴谋吗?当然不是!是大大的阳谋哦。

总觉着那不对劲,到底是什么不对劲呢?困惑。找平田君去!找平田干嘛?有理由啊,一是平田君已被任命为南京最高军事长官,士兵的非正常损失,做为最高军事长官当然应该知道。其二嘛,竹内心中下意识的感觉,平田君一定有她想弄清的秘密。

想到这,竹内披上了军大衣跨出了屋子,来到平田联队也就是城防司令部所在。

“大佐阁下!哦,应该称您将军阁下了!这么晚打扰,实在是很抱歉。”

“哦,竹内君。有事吗?”

就在平田打太平门回来后不久,被招到了师团部,松井石根将军在因病离开南京前,代表大本营授予田一郎为少将军衔。并正式任命其为南京地区警备司令。所以也就有了竹内那一说。

“是的!电台的事情很麻烦,一整天了,非但没有捕获,电台的数量还在增加,很多的信号频繁的往来,可是我们的技术,还不能破解,不过,技术人员说,这些电台都好象在和一个工作母台进行信号交换。在城北一带倒是发现一个信号,是明码,但很快就变成我们不知道的密码信号了。”

“哦,对方身份搞清楚了吗?是国民政府还是共产党?还是西方那些可恶的家伙?”

“还没有。象也不象。”

“是吗?-----”拉长了声音。

“竹内愚钝!”日军中长官动辄责骂下属是常型,竹内严格说还不算是直接下属,这一拉长声音,也就多少带有不满。竹内当然明白,一个立正,头一低,自己也觉得回答得很愚蠢。

“这是个很大的问题!竹内君,希望抓紧破获!不要让我失望哦。”口气缓和了许多。

“嗨!”

“还有,下面报告,我大日本军人一天下来,莫名其妙的死了很多,应该是被卑鄙的支那人残杀的!竹内君清楚吗?”在竹内进门那刻,平田就知道她为什么来。这一问也是先发制人。

“将军阁下,这也是我来的另一个原因。也认为是该死的支那人所为!特高课正在彻查,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哟西!很好!”

“还有一件事,属下不明,恳请将军指教!”

“说吧。”

“是这样的,听说那个特别部队支那分部的人把很多被抓的支那人押到太平门和大校场,将军阁下有何按排?”

“哦,你说这事啊,我忘了和你说了,既然你问就让你明白吧。你知道了,也好帮帮那帮人。竹内君,我问你,大日本进入支那,所为何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