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展翼》——少年中国

煞尘 收藏 3 284
导读: 东京西秀机场是世界上最繁华的机场之一,一踏下飞机,它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有序和整洁,在几万平方米的机场内,纵然是人潮川流不息,大理石地板仍在地勤人员的反复擦洗下光可鉴人,能说中、英、日、德四国语言的服务生,带着家人般的亲切微笑,引导每位旅客顺利走出机场。 在机场外的士排成一条长条,没有争抢没有喧哗,轮到自己的出租车司机一路小跑接过旅客手中的行礼,鞠躬行礼道:“您旅行辛苦了!”在关匣位置,如果遇到其他车辆,两位司机都会隔着车窗向对方点头致敬,示意对方先行,再三礼让后盛情难却,才会有位司机连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东京西秀机场是世界上最繁华的机场之一,一踏下飞机,它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有序和整洁,在几万平方米的机场内,纵然是人潮川流不息,大理石地板仍在地勤人员的反复擦洗下光可鉴人,能说中、英、日、德四国语言的服务生,带着家人般的亲切微笑,引导每位旅客顺利走出机场。


在机场外的士排成一条长条,没有争抢没有喧哗,轮到自己的出租车司机一路小跑接过旅客手中的行礼,鞠躬行礼道:“您旅行辛苦了!”在关匣位置,如果遇到其他车辆,两位司机都会隔着车窗向对方点头致敬,示意对方先行,再三礼让后盛情难却,才会有位司机连连点头的驱车驶过关匣。


韩秀丽已经在这家机场工作整整五年时间,她每天的工作就是挤出最温柔的微笑,向每一位从身边经过的旅客鞠躬问好。几年下来,她脸部的肌肉已经硬得象是一块猪皮,才二十九岁,就有了严重的关节炎。


就算如此,她仍然十分满意这份工作,至少她不用去挨日晒雨淋,薪水福利也相当不错,换在中国应该算是金领阶层了。虽然主管骂起人来十分刻薄凶狠,但是比起国内那些拿着硕士学位却给日本人当保姆洗盘子的人来说,她也是薄有几分成就感。


她站在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从她身边匆匆而过,这些人中有政客,有明星,有学生,有为生活四处奔波的职业经理人,也有一起出外度假,背着丈夫妻子享受偷情乐趣的情人。猜测这些人的身份,并做出适当的联想,成为韩秀丽最大的爱好,这也是她可以在这里坚持整整五年,依然保持了相当工作热情,可以胜任这个岗位的主因。


当又一架从中国北京起飞直达东京的客机降落到机场,大批同胞涌到机场时,韩秀丽伸长了脖子,一眼就看到从海关慢慢走出来五个人,大批旅客跟他们身后,却因为某种原因似乎不愿意和他们靠近,在海关通道内两批人至少空出了二十米距离。


那五个人中看起来最年轻的一个,目光随意扫过来,和韩秀丽微一接触就迅速滑开,但是韩秀丽却突然觉得象是被人用针刺了一下,让她顿时觉得呼吸不畅,那种眼神让她想起了狼。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天蓝色西装的年轻人,他似乎有些心事重重,从海关走出来就一直在低头沉思,但是一股沉稳如山的气度却使他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当他长长吁出一口气,抬头环视全场的时候,火一般的热情猛然冲进韩秀丽的视觉神经。韩秀丽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把山的沉稳,火的疯狂这两种皆然相反的矛盾体完全的融合在一起。


这样的男人有可以让全世界女人都为之疯狂,韩秀丽在脑海中搜索了半天,酷、帅、靓……这些形容词都不足形容这个男人给予她的震憾,他就象是一把插在万仞高峰上的绝世神兵,正迎着朝朝徐徐散发出绝对强者的尊严与光彩。


在他的身后,四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他们或沉稳或灵动,或剽悍或淡然,每一个人单独拿出来都可以成为女人关注的焦点。引起机场所有人格外注意的是,他们静静跟在那个男人身后,肃穆得就像是一个传奇,他们的身体与精神仿佛已经达到了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统一,五双脚在同时抬起又同时落下,混合成一个沉重的步伐,一点点挤压出局外人根本无法想象的默契。


韩秀丽敢用自己的性命去打赌,任何人想要拆开这个整体,都要付出根本无法承受的惨重代价。


“啊唷!”


身边传来一声痛哼,韩秀丽迅速转头,一名中年男子捂着鼻子蹲到地上,她在心中不由悲呼了一声:“完蛋!”


都怪那五个男人太过耀眼,都怪玻璃门擦得太过明亮,都怪这只日本猪走路不长眼睛……在心中一遍遍的大骂老天待人不公,韩秀丽迅速挤出一个即关切又歉然的脸色,蹲下身子扶住那个中年男人,急声道歉:“先生对不起,万分过意不去的对不起,你现在怎么样,要不要我送你到医务室去查检一下?”


这个中年男人拎了一只硕大的文件包,摔到地上露出一堆产品说明书和报价资料,以韩秀丽的经验,这种人大多都是为了寻求温饱和更高的职位,在外面不断奔波打拚的业务人员,他们平时受尽了顶头上司和客户的白眼,在长期过度压抑下,只要遇到一点小事就会借题发挥,借着把别人大骂一顿,来发泄自己的压力和不满。


果然,那个中年男人毫无风度的一把甩开韩秀丽,捂着鼻子怒叫道:“你们航空公司就是这么为顾客服务的?把你们值班经理叫来!”


望着身边已经围上来的观众,和其他同事同情的目光,韩秀丽真是欲哭无泪欲语还休,今天一定会在总结会议上被经理点名批评,搞不好还要被排上红名榜,现在工作竞争压力这么大,削尖脑袋想挤进航空公司的人几乎可以排到喜马拉雅山,象她这样“年老色衰”的人已经成为不少人的拦路石,巴不得她早点滚蛋。


值班经理一溜小跑的跑过来,韩秀丽真的很担心,以经理二百多斤的体重跑这么远的路,现在气喘得这么厉害,他真的、也许、可能、大概会心脏病突发,在送进医院前就挂掉了吧?那样就暂时不会有人再来追究她的失职,她还可以保住自己的工作。阿弥陀佛大慈大悲观世音,请保佑经理大人早死早投胎,到大富大贵之家做个二世祖,也可以坐享其成。


值班经理丝毫不知道韩秀丽心里现在正在转着这么阴毒狠辣的念头,他狠狠瞪了韩秀丽一眼,然后对那个中年男人连连鞠躬,急声道:“对不起,这是我们的工作失误,让您受到这种伤害实在是对不起了!请你立刻和我到医务室去接受必要的治疗,我们会对这次事件做出令您满意的处理!”


中年男人恼怒的指着韩秀娜叫道:“贵公司在名誉和服务质量上都是东京一流的,怎么会雇佣这种员工,对待客人毫无礼貌,在工作时间心不在焉,实在是缺乏素质!”


值班经理点头应和道:“对,您的意见我们交受,我们会对韩秀丽员工的失职行为进行认真受理,实在对不起。”


中年男人瞪着韩秀丽问道:“她是韩国人?”


“不,她是中国人。”


中年男人更加盛气凌人,他不屑的扫视了一眼韩秀丽,然后大声道:“我说贵公司的员工怎么会这么欠缺责任,原来是一个支那人,象你们这种知名企业,根本不应该有低等民族存在!”


韩秀丽瞪圆了眼睛,为了生存她可以让人指着鼻子大骂,但是她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中年男人对自己祖国的污辱,她忍不住大声道:“先生是我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但是我们中国人不是支那人,更不是低等民族!”


中年人更加愤怒的叫道:“这就是你们的员工?居然敢对客户咆哮!”


值班经理沉下脸,对韩秀丽命令道:“立刻向这位先生道歉!”


如果失去了这份工作,弟弟下半年的学费就无法如数交纳,还有贵得吓死人的房租、水电费、物业管理费、电话费、医疗保险金……一想到多如牛毛的帐单,韩秀丽双膝一软几乎就要举手投降,可是当她抬头看到中年男人那张越看越丑陋的脸,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使她高声叫道:“不,我没有错,这位先生污辱了我的祖国,我要求他立刻向我道歉!”

我皱着眉头,看着机场的女职员和一名顾客发生争执,他们的对话又快又急,象我这种恶补了几天日语的门外汉,只能听懂“你好”、“混蛋”、“棒极了”这些最简单的词语,他们夹杂了东京方言的日语,对我来说真是如听天书,回头看看杨清他们,几个人也是一脸茫然。但是在我们身后,一些懂日语的中国,已经露出愤怒的神色。


一个中国人终于忍不住摇头叹道:“真是人离乡贱,想不到在日本还有人叫我们为支那人,称我们为低等民族。这样出身高等民族的家伙,甚至对着一个女人讽刺说中国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把生殖器裸露在外边随地大小便!”


我排开从人走到那个满脸涨得通红的女职员面前,望着她满脸的激愤与无奈,我淡然问道:“中国人?”


韩秀丽惊异的回头,迎上一双深隧幽然的双瞳,她的心脏突然跳动得就象是一只脱僵的烈马,她两排牙齿磕磕碰碰了半天,才用中文回答道:“是,我叫韩秀丽,请多指教!”


看来这家航空公司的员工培训还真是到位啊,我轻轻一笑,问道:“这个家伙骂你是支那人,是低等民族,如果你是一个男人,有足够的力气,你会怎么做?”


韩秀丽不假思索的叫道:“还能怎么做?拚着不要这份工作,我也要狠狠抽他的嘴巴,直到把他扇得满地找牙,再让他跪在我的面前低头认错,如果他还不知悔改,我就再对着他从不裸露在外边的生殖器狠狠踢上一脚,反正他从不把它露到外边,留着也是没用!”


我展颜一笑,道:“不错,老九你听到这位韩秀丽小姐的吩咐了吧,立刻去做!”


“是!”


程远夏闻言精神大振,带着在战场上和敌人拚刺刀才有的狞笑,大踏步走向那个中年男人,象拎小鸡一样揪住他的衣领,两根手指搭在那个家伙的喉咙上略一用力,中年男人就觉得全身传来一近麻痹的痛苦,使他失去了所有力量。


“啪啪啪啪……”


轻脆的耳光声在机场大厅中响起,只扇了几下,那个中年男人的门牙就被打得甩出五六米远,鲜血溅了程远夏一身。这个所谓的高等民族,在程远夏的重击下发出鬼哭狼叫的惨叫,程远夏停手揪住他,回头望着我。


我看着自己的手指,漫然道:“刚才那几巴掌只能算是结清了韩秀丽小姐一个人的债务,可是他刚才骂了我们整整十三亿中国人,老九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程远夏再不迟疑,大耳光不停歇的狠狠轮上去,不一会中年男人就算成一个满脸是血的面团,两条腿象弹琵琶一样颤动个不停,程远夏略一松手,他就整个跌倒在地上。这个家伙也算是相当聪明,立刻就想明白挨揍的原委,他连滚带爬的跑到韩秀丽脚下,抱着她的腿哭叫道:“我知道错了,我不该骂你们是支那人,我不该骂你们中国人是低等民族,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放开我,你的鼻涕把我的裙子都弄脏了!”韩秀丽一边尖叫,一边用她的高跟鞋在中年男人背上狠狠踏了几脚,中年男人再次发出小动物般的哀鸣,躺在大厅的地上,小心的把自己缩成一团。


韩秀丽把头上的工作帽甩到已经吓呆的值班经理身上,叫道:“姑奶奶我不干了,你去找高等民族来做这份工作吧!”


在机场围观的中国人轰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但是一些老年执重者却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其中有一个人好心的提醒道:“少年人,你们这样做只是逞一时之快,不但让这个女孩丢了工作,也会给自己带来大麻烦啊!到了外地,人还是老实点比较好。”


我向这位长者鞠躬为礼,然后抬起头昂然道:“请问你读过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这篇文章吗?”


不待对方回答,我就环视在场的每一位中国人,高声叫道:“人若自辱,别人必辱之!在这个世界上,又哪里有用委曲求全换来的尊敬与平等?梁启超先生在清朝积弱时,仍然敢我自横刀向天笑,写下美哉我少年中国,壮哉我少年中国的不朽篇章。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展翼,风尘吸张!为什么别人在我们的家园中要受到各种最优待遇,我们到了外边却要做什么低等民族,什么狗屁的支那人?在这个世界上,展示我们龙之传人的力量,让所有人知道,犯我逆鳞者,虽远必诛!当我们把这套狼的理论在海外薪火相传,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必然可以昂然站立在世界的最高峰!”


狂风骤雨般的掌声轰然响起经久不息,无论是中国人、美国人、德国人还是……日本人,只要是能听懂中文的人,他们都为我呐喊叫好。


韩秀丽痴痴的望着这个慷慨陈词的年轻男人,这样的话谁都会说,但是没有一个人可以比他说得更有气势,比他说得更能激发起潜伏在内心深处的雄雄烈火。这个男人天生就是一只可以让世界都为之疯狂燃烧的火炬,只要他登高一呼,就必将应者如云。


这难道就是在小说和电影中才会出现的……真正的强者?


机场的警报拉响,一队拎着MP5的机场反恐特警迅速跑过来,用枪指着我们不知道呜里哇拉的说些什么。


柳康南跳到我身边,大声吼道:“请大家告诉我们,身为一个中国人,惩罚一个当众污辱我们国家的敌人,大家说我们有没有错?”


在场上百名中国人一起狂呼道:“没错!”


柳康南指着那些荷枪实弹的机场特警,狂叫道:“这些机场特警,用对待恐怖份子的方法用枪指着我们,大家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看到下面的人略有迟疑,柳康南深深吸了一口气,用最大的声音狂吼道:“当然是抗议!一家国际知名企业的值班经理,居然在工作时间附和污蔑中国人的言论,我们要这家公司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适,要他们对这种用武器指着客户的最恶劣行为拿出实际的歉意!如果他们不立刻拿出满意的回复,我就要在十分钟后通知日本所有的电视台、报纸、互联网等媒体,我希望大家可以为我们中国人的尊严耽误上一小时,把这件事情公诸于众,请天下人为之点评!”


所有的中国人轰然回应:“好!”


几个碧眼金发的老外唯恐天下不乱的举手,用中文高叫道:“也算我一个,我可以用国际友人的立场,为你们作证呐喊助威!”


我拷,连成语都蹦出来了!我望着韩秀丽和声道:“请你当我们的翻译,把我们的决定转靠给那些人!”


上百名中国人,加上二三十名“国际友人”联名抗议投诉,这在日本航空公司历史上还是首次产生,真要流到社会上,这家公司也许将面临客户严重流失,最终倒闭解体的悲惨结局。听到韩秀丽的宣言,值班经理头顶的汗水“刷”的一下就倾倒下来。


那些机场特警端着MP5冲锋枪,更是傻傻的站在那里,站也不是走也不是,令他们心中难受的是五个男人的目光,这几个人不屑的扫视着他们手中的武器,全然没有丝毫普通市民的畏缩。看那几个男人的表情,仿佛他们手中拿的不是武器,而是一些烧水棍,最令机场特警无法忍受的是,他们心中都怪异绝伦的涌起一种无法解释的顿悟:这几个男人如果真要放手大干,真的会有办法把他们全部干掉!他们之间的差距,已经不是单单凭借武器就可以弥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