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绿丛中一点红 第三章 (39) 拉练进行时

紫色苜蓿 收藏 2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7/[/size][/URL] (39) 拉练进行时 早上五点四十五分,大地还在沉醉在酣睡中,东方微微露出了一丝鱼肚白。近景切近,操场上四个纵队排列整齐,艺娟身着迷彩服,迷彩帽,腰扎武装带,背包绳在肩,军用水壶斜夸腰间,精神抖擞的直视前方。四个中队全部集合整队完毕后,大队长发表了激情洋溢的讲话“有没有信心顺利完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7/


(39) 拉练进行时


早上五点四十五分,大地还在沉醉在酣睡中,东方微微露出了一丝鱼肚白。近景切近,操场上四个纵队排列整齐,艺娟身着迷彩服,迷彩帽,腰扎武装带,背包绳在肩,军用水壶斜夸腰间,精神抖擞的直视前方。四个中队全部集合整队完毕后,大队长发表了激情洋溢的讲话“有没有信心顺利完成任务?”

“有。” 一片响亮的回答。

“好!全体都有,向右——转!出发!”

一开始大家是兴奋和雀跃的,出了学校大门向南走去,清晨的微风佛在每个人漾满笑容的脸上,这次被雷兵合称之为春游的拉练,在最一开始的确有着春游的趣味。偶有上班的骑车人从她们队伍身旁走过,都投来羡慕和赞许的目光。出了学校5公里以后,道路开始变窄了,原地休息了十分钟。想方便的时候男左女右就地解决。大家徒步走乡村的小道上,地里的麦子青草一样绿油油的,一眼望不到边。艺娟他们队伍走在最前面,紧跟其后的是隔壁男生队。高举大旗的就是隔壁队宋明亮,他走在艺娟一回头就能望见的位置上。但是现在艺娟没有力气来回头,她的腿脚已不如刚走时那么轻盈了,身上的背包也沉甸甸的显出份量来。再望望前面的姐妹们,差不多都和她一样吃力的走着,没有一个人愿意掉队。

快中午的时候,队伍在一片小树林里停了下来。大家卸下背包拿出饭盆准备吃饭。饭还没来,姐妹们投入的聊天,以至于饭来时大家丝毫没有觉察到,而别的班都是一拥而上,等艺娟她们打饭的时候几大桶鸡腿竟然没剩下一个,原来吃饭不是共产主义阿,还要靠自己抢的! 当然也有共产主义觉悟比较高的,比如栗雨端着饭盆来到艺娟面前,打着饱嗝,“我已经吃了俩了!剩下半个给你吧!”为了和全班步调保持一致,艺娟谢绝了那半个鸡腿。整个下午艺娟虽然都在惦记着没吃到的鸡腿,但想到革命军人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也就作罢。吃完饭后,没地儿洗碗,爱干净的女生干脆从水壶里倒出些水来,或者用湿巾擦了一下,背上背包,继续上路。

下午她们开始走山路,要在天黑之前翻越一座山头。艺娟大腿开始不听使唤,身体里开始嗖嗖的冒汗,再看看九妹琳琳,已经快坚持不住了,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艺娟知道,这几天“大姨妈”不合时宜的来探望她了。听说为了拉练,柳枚吃了点复方左旋甲基炔诺酮,即避孕药,以推迟月经来潮期,她说她高考时就这么做的,琳琳不敢苟同。也不知道她这药从哪里弄来的,看柳枚的气色,还可以坚持一会儿。蜿蜒的山路上,看到学校越来越远队伍中不知谁唱起了歌,接着整个女生队都唱起来,整个队伍都唱起来:“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虽然每个人此刻体力消耗很大,虽然歌声在气喘吁吁中有些走调,但是听起来依然是那么响亮,引得山沟里的村民纷纷从自家门口端着饭碗出来,驻足观看。

队伍原地休息,大队长不知从哪里请来了一个当年抗日的老红军爷爷,他声情并茂的讲述了当年日寇在当地烧杀抢夺的血泪史,大家深受教育,决定跟他妈的小日本不共戴天!默哀片刻后,队伍接着前进,忽听得“呜~~”的一声响划空而过,队长大喊一声“空袭警报,快躲起来”,姐妹们赶紧躲在路边的灌木丛里,搞笑的是静美不知想什么呢来不及跑了,就干脆平爬在一块大石板上,这要真有空袭还不报销了!也有的同志不小心踩进了水里,幸好背包上还有一双胶鞋,这双胶鞋也实现了它的价值。

警报结束,队伍继续向前,天快黑的时候,队伍如愿来到目的地。山脚下空气很新鲜,柳枚啊啊的叫着,说没想到啊,没想到中国还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不过山里的天气还真凉啊,虽然是春末夏初了,大家还是把能穿的衣服都穿上了,纷纷往迷彩服里加衣服。原地休息半个小时,吃晚饭,八班姐妹们发扬一不怕挤二不怕抢的作风,呼啦啦的把好吃的东西拿了个遍儿,柳枚吃着碗里的,还占着锅里的,不知从哪里找了个塑料袋多装了几个鸡腿,说当作夜宵吃,以报中午没吃上鸡腿之仇。吃完饭,队长黄政军说要在凌晨之前翻越这个山头,到对面山脚下睡觉!所有姐妹都“啊”的张大了嘴巴,询问队长是不是真的。没想到黄政军一句话没说,带头出发了。虽然山头不是很高,但在此刻艺娟她们眼中,此刻的山比泰山还高,比黄山还险。

一路上无话,只有清凉的月色,眉黛色的青山,以及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快到山顶的时候,琳琳悄悄地对艺娟说,我坚持不住了,感觉下身哗哗的流水一样。艺娟说再坚持一会儿,琳琳说不行,俩人脱离队伍两米开外,艺娟用身体挡在琳琳的前方,琳琳褪下迷彩裤,里面黑色内裤上一大片暗红的血迹,整条卫生巾已经湿透。就地换了以后,琳琳把那条带血的东西,用手挖了个土坑埋了。艺娟看琳琳痛苦的表情,劝她,别跟我们走了,和队长汇报一声,上军车。“艺娟,你知道,我不想做逃兵!”琳琳恳求的眼神里满含期望,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滴下来。“嗯,我相信你!”艺娟上去用胳膊搀住了琳琳,企图给她一些力量。

俩人出来后,马上追赶前面的队伍,大家都已筋疲力尽,似乎都未走远。艺娟对着宋巧耳语了一番,之后宋巧让琳琳把背包水壶所有的重物卸下来,她们俩折了根树干,一起把琳琳的行李抬着。几个姐妹纷纷加入了抬行李的队伍当中,到达山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星光钻石一样镶嵌在宝蓝色的山顶上空,月色正浓,远处群山已是沉默无言。

黄政军命令原地休息十分钟。当看到赵琳琳两手空空的爬上山头时,他怒喝道:

“赵琳琳,你的行李呢?知道行军打仗最重要的是什么?”

“报告队长,我,我知……”话没说完,琳琳便一头倒了下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