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认贼作父

妙心幻玉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第五长醉笑了笑,道:“隐玉,福马。”

隐玉道:“你怎么自己到这来,也不叫我?”

第五长醉站起身,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问道:“赫前辈回来了吗?”

隐玉道:“一直没回来。”

吉福马道:“长醉,皇上为什么会同意你也去?”

第五长醉苦笑道:“当然是想让隐玉听话了。”

隐玉道:“就算皇上不同意,我也得跟九龙人去啊?”

吉福马道:“我想这只是原因之一。”

第五长醉点点头道:“乞丐门散于民间,远比看得见的军队更让人担忧,而我是乞丐门主,皇上同意我去,也就等于把我看守在那里。”

吉福马道:“没准他还会贴出告示,让乞丐门知道你已经被他囚禁。”

第五长醉苦笑着叹了口气。

隐玉面露担忧之色,道:“长醉,要不然你就别去了,我父亲刚把乞丐门传给你,你都还没有跟长老们见过面,将来要是不听你管怎么办?”

吉福马闻听此言,嘴角掠过一丝不意察觉的笑,他扭过头凝视着戒王的墓碑。

第五长醉笑了笑道:“这个我倒不担心,戒王生前已经发出密令,况且乞丐门的门规极其严格,二十四个长老也是戒王精心选拔出来的。”

吉福马收回目光,道:“长醉,你若担心乞丐门受制,可以考虑我陪隐玉去。”

隐玉飞快地瞟了眼吉福马,她垂下头,脸上透出不愿意的神情。

吉福马假装没有看见她的表情变化,接着道:“你也好趁这段时间操练乞丐门。”

第五长醉想了想,道:“乞丐门由你操练也是一样的,况且皇上答应的是我去,我们不能食言。”

他扭头看向墓碑,道:“福马,明天清晨我和隐玉起程,乞丐门就交给你了。”

吉福马叹了口气,道:“只怕皇上会千方百计打探乞丐门的所在。”

第五长醉凝视着他,道:“所以你要格外小心,不光是皇上盯着,东方印德也在盯着乞丐门,他比皇上更想让我死。”

吉福马的胃里突然一阵收缩,他避开第五长醉的目光,勉强笑了笑,道:“我会小心。”

第五长醉从怀里拿出玉牌和小册子交给吉福马,道:“我已经发出密令,二十四个长老会配合你。”他把手放在吉福马的肩膀上,“兄弟,拜托你了。”

吉福马看着手里的玉牌,良久抬起头迎着第五长醉的目光重重地点点头。


皇上为九龙人、隐玉及第五长醉举行了隆重的送行仪式,并选派了五百随从。

九龙人坐在高高的大象背上,隐玉和第五长醉共同坐在另一头大象背上,一行人浩浩荡荡向神秀山进发。

朝阳照亮露珠,折射出水晶般的光芒,空气中暗香浮动,长羽站在大象头上,偶尔鸣叫几声。

前方不远处的半山腰,吉福马和绿罗正隐身在一块巨大的石头后面。

此时吉福马的表情颇为怪异,也许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的表情怪异得就连绿罗都暗自吃惊。

他们静静地凝视着那行人马,直到他们走过去,绿罗才扭头看向吉福马,却发现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第五长醉。

她本以为他会盯着隐玉。

绿罗垂下头,忽然轻声叹了口气。

吉福马瞟了她一眼,淡淡地道:“叹什么气?”

绿罗轻声道:“不知道要几年才能再见到他们。”

吉福马的眼中闪过冷笑,道:“你想见隐玉?还是想见长醉?”

绿罗实在没有想到他会如此说话,不禁脸上微微泛红,咬着嘴唇半天才道:“难道你不希望隐玉早点练成驭鸟术吗?”

吉福马站直身体,拍了拍粘在衣服上的尘土,道:“我当然希望她早点练成。”说完他就往山下走。

绿罗凝视着他的背影,突然感觉他像是变了一个人,变得她已经不再认识,她心里猛然一紧。

忽听吉福马道:“你在发什么呆?”

绿罗赶紧小跑着跟上他,道:“吉公子,我们现在是不是去找二十四个长老?”

吉福马嗯了一声,道:“绿罗,你回乞丐门找小四,一个时辰后和他在东城门等我。”

绿罗点点头,似乎还想问什么,但吉福马却已飞身掠起,早已在数丈外了。

阳光刺眼,一丝风也没有。

吉福马大步走进一家客栈,穿过大堂,径直走进后院。

院子里一棵高大的梧桐树洒落满地树影。

他刚一踏进后院,就听见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福马……”紧跟着房门口出现东方印德高大的身形。

吉福马停住脚步,不太自然地笑了笑。

他自己也惊讶,为何自己变化得如此神速?他不愿意去深想,既然今天自己的脚已经踏进这个院子,那么,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他僵直在那里,面对着满脸笑容的东方印德,似乎想张嘴叫他一声“父王”,但却始终没好意思叫出口。

东方印德已走到他身边,抬起手臂用力地搂住他的肩膀,笑道:“福马,到屋里说话,外面太热。”听他的口气,颇像是一位慈父。

吉福马就被他搂着肩膀走进屋里。

屋里确实比外面凉快多了,只见屋中央摆着一张茶几,上面放着一个大瓷盘,瓷盘里面盛着一块大冰坨,两名侍女正对着冰坨手摇蒲扇,阵阵凉风扑面而来。

吉福马不禁打了个冷颤,身上的热汗已变成冷汗。

那两名侍女一见到吉福马进来,慌忙跪在地上齐声道:“给福王子请安!”

吉福马微微一怔,随即抬了下手道:“起来吧。”

两名侍女齐声道:“谢福王子。”她们站起身,继续对着冰坨扇蒲扇。

东方印德微笑着让吉福马坐下说话。

紧跟着从屋外走进四名端着托盘的侍女,杯盘茶盏地摆了一桌子。

东方印德一扬手,道:“都出去吧。”

四名侍女连同打扇侍女均静静走出去,轻轻关上门。

吉福马仍是不太自然,腰杆笔直地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东方印德却始终面带微笑,他看了看吉福马,笑道:“福马,乞丐门的玉牌你已经拿到了?”

吉福马点点头道:“昨天交给我的,他已经向长老发出密令,乞丐门暂时由我接管。”

“很好。”东方印德舒了口气,此时他连眼底都满是笑意,:“他们去神秀山,没个三年五载回不来,你只要控制住长老们,也就等于控制住了乞丐门数十万人。”

吉福马侧过脸盯着冰坨上袅袅升起的冷气,眼中竟闪出残酷的光,良久他道:“他始终是要回来的。”

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他总是要避开说出“第五长醉”四个字,仿佛这四个字具有某种魔力,只要经他的嘴一说出,他所有的罪恶就会无处可藏,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他不能忍受这种折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