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1991年12月25日19时38分,在克里姆林宫上空飘扬了70余年的苏联国旗坠落了.世界上最大的红色帝国,被称之为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曾与美国并驾齐驱的超级大国的苏联,从地球上消失了.苏联的解体,结束了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冷战时代,从根本上改变了世界的政治格局.它不仅给原苏联各共和国带来一系列政治经济上的冲击,而且对世界形势也产生巨大影响.因为,从此以后,人们要对两个非常知名人士做出历史评价:他们是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


按我们的传统思维的定式,苏联解体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然后突变的过程,是戈尔巴乔夫推行了一条背离马克思主义政路线.尤其在1990年苏共二月全会后,主张实行多党制,实行”人道民主的社会主义”,放弃了党对国家政权的领导,从根本上动摇了苏联人民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信仰,加速了苏联的衰亡,终于走向崩溃.


事实上,当全球化热潮已经席卷全球时,作为一种脱离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体制已经无法维系它的生命力.中国是在7届3中全会后开始逐步向市场经济过渡,就是这个缘故.求变是硬道理.戈尔巴乔夫的悲剧在于他率先在政治领域吃螃蟹,抛出”新思维”,”公开性”,他似乎忘记了沙俄帝国的历史上保守势力的强悍,他竟然直接与保守势力形成矛盾激化的对立面,他的思想使这些保守势力形成一个坚强的群体.他们进行了大幅度的煽惑和鼓噪,国内的形势发展发生突变,发生了震惊世界的8.19事件,这是这类矛盾加剧的导火索.难怪在2001年戈尔巴乔夫在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耿耿于怀地指责”紧急状态委员会”在1991年8月不接受他提出的旨在给十五个加盟共和国很大自由的改革方案.


其实,这件事在俄罗斯也引起很大的争议,在共产党的强硬派抢夺摇摇欲坠的苏联政权十多年后,人们在为一个简单的问题争论不休.自由主义者说,这种事情迟早还会发生,密谋者反驳说,其后十多年的经济崩溃,战争以及威望的丧失表明他们当初的做法是正确的.八人组成的”紧急状态委员会”决心终止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开放政策.尽管戈氏的改革开放政策包括使苏联向世界开放,巩固多党制政治,以及逐步走向市场经济-----无论其步伐是多么的缓慢.


苏联8.19政变的几乎所有参与者今天都过着平静的生活,他们当中有的死亡,有的已经退休养老,有的弃政从商,有的还是政界领导人.他们以”叛国罪”受到审讯,但未判决,因为案件拖的时间太长,1994年议会批准对他们实行大赦.他们本想挽救苏联,却因软弱无能且喝醉了酒而导致这个国家走向解体,历史将把他们裁定为失败者.然而,十年后,这些政变领导人对自己,对过去,对俄罗斯的今天都感到心满意足,普京总统热衷于独裁专制,强硬派认为,他们的心血没有完全白费.唯独使他们感到懊恼的是,当年试图夺取权力的”紧急状态委员会”成员们不够干脆利落.


政变发动后不过几天,所有的共和国都宣布成为”主权”国家.波罗的海各国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恢复到二战前的独立状态.到十二月份,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的领导人宣布苏联消亡.在戈尔巴乔夫的新议会中当改革先锋的自由主义者被逐出权力中心,而曾经当过共产党领导人的叶利钦掌握了政权,认真展开了改革开放,而今,这个身体虚弱的家伙已经彻底消亡,去向马克思报到去了.


俄罗斯陷入政治呆滞状态,其工业被掌握政治及其财政大权的”寡头政治”企业家们买下,军队除了拥有冷战时代最强的威慑力外,两次企图镇压车臣分裂主义者而受到钳制,它们已经无力对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所发生的事件作出有效反应.人们感到了幻灭,与使人们耗尽储蓄的改革有联系的自由主义者被置于次要地位.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对苏联进行了强有力的渗入,加上国内保守势力的强大,均使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计划彻底失败.愚蠢而落后的政治经济制度已经无力继续支撑这个庞大的帝国,社会,民族矛盾激化和冲突加速.这些因素促使了苏联的彻底被肢解和衰竭.戈尔巴乔夫企望通过一项新的联盟条约来控制已经难以驾驭的破旧大房子,但他被保守势力的统一战线所击毁.然而,根本性的社会矛盾并没有得到任何解决,而只不过是暂时的缓解和喘息,未来俄罗斯的走向,令人深思而又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