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谈话


我知道颖珊父亲很有钱,好象也是做房地产生意的。中国这几年80%的富豪都是靠房地产起家的,而且速度非常快,资产上亿的也比比皆是。很多房地产公司并没有去上市,所以每年公布的富豪榜没有他们。这些富豪中资产超过10个亿的太多了。大家想一下,随便一个楼盘都有十多万平方,如果按照4000元/平方来算的话就有4个亿的产值,这还不算车库的纯利润销售收入。就按照50%的利润算都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当然这些都是我后来了解才知道的内幕。


顶楼到了,我一看一层楼就两户人家,我问颖珊:“那边一个是的?”

她淡淡的说到:“都是。”在我吃惊的时候她已经开门进去了。我跟了进去换上拖鞋。

“爸,明远来了。” 颖珊说着把我拉到书房。颖珊的爸爸年纪四十多岁,看起来非常年轻,我发现颖珊并不是很象她爸爸,颖珊是瓜子脸,他爸爸却是国字脸。

“爸,这是明远给你买的茶叶。” 颖珊把茶叶放到一边。我尴尬的笑了笑:

“庄叔叔好。”

“怎么这么客气,以后来了不要买东西,随便坐把。” 颖珊爸爸的声音很厚重,很有些象我部队政委的语气。

我看到书桌前面有一个软椅,坐了下来。这个书房一边有一排书柜,里面的书不多但是很精美,还散落的放着几个古董。而书柜的对面却是一面落地玻璃,西北湖的盛景一览无余。颖珊的爸爸的书桌就在窗户旁边。书桌的背后是一幅字,上面是四个遒劲的行书“危行言孙”上面是密密的几排题款,看不真切。下面的字看清楚了,庄敬堂先生雅正,署名却是相当的潦草。于丹讲的论语我是看过了,知道危行言孙这四个字出自《论语》,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孔子哪个意思是说:“国家政治清明,言语要正直,行为也要正直;国家政治黑暗,行为要正直,言语却要谨慎。”我一时心中忐忑,难道颖珊的父亲不知道这几个字的含义,还是暗喻如今的官场腐败。这些东西当然是不好问的。见我坐下了,颖珊爸爸问我:“明远抽烟吗?”我摆摆手,自从初中被老师因为抽烟罚站以后,我还真一根烟都没有抽过。

“颖珊,去给明远倒杯茶。”

我接过颖珊递过来的茶,一看是四川竹叶青,只见嫩芽圆润光滑,挺直秀丽,色泽嫩绿油润,香气馥郁。细细一品,齿间留香,味真意悠。

“我去看看小弟,你们聊一会。” 颖珊无情的将我抛弃。我看见颖珊的爸爸也面对我坐了下来,知道马上要面临政治审问了。

“听颖珊说你是专业军人,也读过军校?”

我很诧异,我没有和颖珊说过我的经历呀,我忽然明白了,是我卧室的一些军校以及部队上的照片出卖了我。

“对,我军校毕业在丹东某空军当了六年兵,后来专业到汉口的城管大队,我干了一年就出来自己做生意了。”

“军人不错呀,联想的柳传志、海尔的张瑞敏、华为的任正非、万科的王石可都是军旅出身呀。这几个都是商界的传奇人物呀!”

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专业军人里面出了这么多人物,见颖珊爸爸对军人评价这么高不由得对他产生一些好感。

“我想部队锻炼出来的企业家意志坚定、头脑敏捷、雷厉风行、气宇轩昂。这些军人的品质应该是这些商业领袖所独有的气质把。”

听我说晚这样一段话,颖珊爸爸的眼神不由一亮。点头说道:

“你说的非常好呀,美国的三大军校、西点军校、海军学院和空军学院已经为美国培养了几千位世界级的总裁,这也是美国经济独霸全球的原因之一把,听说你也在做自己的生意,说来听听吧。”

“才做几年,一点小生意罢了。是和东风汽车配套的一些配件,往全国批发。”

“是你自己做还是和朋友合伙?”

“有一个以前的同学在帮我,他占点小股份,不到15%。”

“哦,你们一年的销售额多大?毛利呢?”

“今年应该有600多万把,毛利在10%上下。”

我是不惯隐瞒或者夸张自己的情况的,所以把真实情况都和颖珊爸爸说了。我知道这点业绩在他眼力可能根本看不上,但是毕竟是自己几年来努力奋斗的结果了,我创业时候没有关系,资金也不大,奋斗到现在,虽然是成就不大,却也让我倍感自豪。

“不错了,年轻人自强自立能有这样的业绩,实属不易了。”

我注意到颖珊爸爸赞许的眼神,脸上一红,连忙谦逊了几句。

“男人最重要的是有独立创业的能力,那些庇荫于祖上,又或者将父母家业败光的才是最让人痛心的呀!”

我点头称是,看来颖珊的爸爸也颇有忧患意识呀。

“明远,我问你,你觉得颖珊怎么样?”

我知道这才是今天谈话的主题。想了片刻,这不到一个礼拜的了解叫我如何说呢?

“颖珊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哦….人也漂亮。”

我抬眼看着颖珊的爸爸,不知道我的回答他是否满意。

颖珊的爸爸一笑,说:“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准备和颖珊如何发展?”

“这个,我们认识时间不长,还要多了解。还有,我的事业刚起步,个人事情还想再拖一拖。”

“男人以事业为重是很好的!你们多了解一下也是很好的。今天请你过来一是和你见个面,另外就是拜托你多费心照顾颖珊。”

我疑惑的望着颖珊的爸爸,他看我一眼继续说:

“颖珊从小没有妈妈照顾,我一直心存愧疚。颖珊大学毕业后一直不愿意上班,我介绍的单位不去,自己家的公司也不去,成天和朋友出去晚,还经常在外面过夜。”

我感觉颖珊的爸爸用眼神盯着我,我好象做错事情一样低着头。

“你比颖珊大,也成熟稳重。我希望你以后多照顾颖珊,也能让她收敛一下爱玩的心,关心一下自己或者家族的事业。她弟弟现在还小,她也应该为自己的家承担一些责任呀!”

我终于明白了颖珊的爸爸的意思了,他是希望颖珊去自己的公司帮忙,又或是和弟弟一起继承家族的事业。

“我会照顾颖珊的,这点您一定要放心。对于事业,颖珊也许有自己的想法或者打算,不过我会劝她回来给您帮忙的,但是我不能保证一定成功。”

“你这样说我也放心了,以后自己生意上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尽管开口。”

从小到大我是很少找人开口帮忙的,不过对于颖珊爸爸的提议,我还是客气的表示了谢意。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