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伏(第一季) 第六章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


LAILA右手拿着酒精棉,凑到赵小柱的脸颊残存的粘贴胶上。赵小柱的嘴角抽搐一下,但是还是没有干动。LAILA细心地帮他擦去脸上那些难缠的粘贴胶,接着拿起热毛巾擦着他的脸。赵小柱一动不敢动,温热的毛巾覆盖在脸上,让他的恐惧一下子化解了。一直紧握的右手慢慢放松了,手心里面都是汗。

LAILA擦拭着他的脸,很仔细,很温柔。

赵小柱捏了一下腿上的肉,让自己能够时刻保持清醒。从接到前来巴黎的命令开始,他就没有合眼过,到现在已经几十个消失了。航班上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大脑一刻也没有停止转动。他当然紧张,这不是在桔子胡同派出所查查暂住证,也不是分局联合行动检查夜总会桑拿或者发廊什么的——这是去巴黎,去响尾蛇出没的地方!全世界的警察和特工都在寻找自己这张脸,法国那些电影里面才见过的詹姆斯?邦德们恨不得把所有的子弹都打在自己这张脸上……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而是危机四伏,随时可能死于非命!

虽然孙守江提出了反对意见,但是苗处执意要对他进行这些实习考察。而苗处……就是苗处,他说出来的话不是意见,是命令——是不容违背的。于是赵小柱就开始了曾经梦寐以求的巴黎旅行,只不过没有盖晓岚的陪同……晓岚……

晓岚在吻着自己的脸。

一点一点……

很轻柔,嘴唇很湿润。

吻住了自己的嘴唇,舌头伸进来,象一只活泼的小鹿……

赵小柱伸出双手抱住了晓岚,抱得紧紧的。他的眼睛闭着,泪水流下来……你一定很想我了,晓岚……芬芳扑面而来,却不是……

晓岚的味道!

赵小柱猛地睁开眼,推开面前的女人,急促呼吸着看着那张陌生美丽的脸。

LAILA脸上带着眼泪,幽幽看着面前这个彪悍的男人。

他留着独特的发型——脑袋两侧和后面的头发被完全剔掉,俗称“锅盖头”。这是美军游骑兵的小伙子们喜欢的发型,他们自认为是这支精锐军队当中最精锐的一群,桀骜不驯充满斗志……

他的眼睛还是那样充满忧郁,带着淡淡的忧伤——2003年冬季的巴黎,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眼睛就是这样的……那天正在上课,门口出现了一个穿着褐色风衣和牛仔裤的华裔年轻男人,消瘦黝黑的脸庞,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LAILA是一个阿拉伯战争孤儿,大学毕业以后个人出资办了这个阿拉伯孤儿院,主要收容战争当中成为孤儿的孩子们。新海湾战争导致她的孤儿院差点人满为患,LAILA也累得够呛。LAILA是个善良的女孩子,以德报怨,并没有因为伊拉克军队屠杀了自己的父母而不收容他们。

“祖国。”

LAILA坐在地板上,举起手里的阿拉伯语板。

“祖国——”

孩子们奶声奶气地学习着。

“和平。”

LAILA又指点下一个词。

“和平。”

孩子们还是奶声奶气地学习着。

那个年轻男人站在门口,看着这些孩子们。他的眼睛充满忧郁,带着淡淡的忧伤。LAILA偏头看见了他,很好奇地用法语问:“先生,你有事吗?”

“没有……”年轻男人笑笑,“我来看看他们……”

“请问你是?”

“美国人。”年轻男人低声说。

LAILA仔细地看着他,他虽然穿着厚厚的外套,但是露出来的脖子粗壮。再仔细看他的仪表,身材挺拔,双手自然插在兜里,脚下是一双黄色的沙漠靴。LAILA看看孩子们:“你们先玩会吧,我去去就来。”

她在孩子们好奇的目光当中走出去,那个男人也跟着过来。

“你是美国军人?” LAILA问。

男人点点头,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在手里揉着,露出了锅盖头:“我曾经是游骑兵,参加过‘伊拉克自由行动’。我在巴黎旅游,听说这里有一个阿拉伯孤儿院……我想来看看他们……战争总是会给他们带来伤害。”

LAILA点点头:“你叫什么?”

“Mike。”张胜说。

“进去和他们一起玩吧?” LAILA建议。

张胜跟着LAILA进去,一起坐在地板上。那些可爱的孩子们围着他们,LAILA用阿拉伯语介绍说:“这是美国人——Mike!他去过科威特和伊拉克,让我们欢迎他!”

“美国兵!”一个孩子哭着指着他的脑袋,“他是美国兵!他杀了我爷爷——”

孩子们都激动起来,纷纷爬起来躲闪到一边。

张胜很尴尬,看着他们。

LAILA着急地说:“他现在不是军人了,孩子们!”

“美国兵!美国兵!”孩子们指着他喊。

张胜突然用阿拉伯语说:“战争是一场灾难,无论对于美国人还是伊拉克人都是灾难。”

LAILA和孩子们都没想到,他会说纯正的阿拉伯语。一下子都安静下来,看着这个坐在地板上的锅盖头前美国华裔大兵。张胜看着他们:

“我有一个女儿,Audemarie,比你们小一点。她的母亲Julie也是阿拉伯人,和你们一样也是战争孤儿……我的女儿也有一半的阿拉伯血统。我来巴黎,是为了看望她们……也是为了看望你们……”

LAILA惊讶地看着这个年龄并不大的华裔男人。

“我也是孤儿,从小和Julie在孤儿院长大。”张胜的声音很平淡,“我理解你们,也理解你们害怕我……但是你们觉得我象传说当中的六个脑袋能喷火的恶魔吗?”

孩子们看着他,虽然他的脸上没有笑容,但是他的眼睛是真诚的。

张胜也看着他们:“是的,我杀过伊拉克人……但是那是战争,我是战士,我要听从命令。我不想多说什么自由和正义,独裁和压迫……因为你们还太小,听不懂。说实话在战场上我也想不了那么多,我只是想活下来,也让我的兄弟们活下来……”

他的眼中隐约有泪花,好像想起了什么悲惨的事情。

“现在,孩子们。”张胜看着他们,冷峻的脸上浮出一丝微笑:“让我们为了战争当中的死难者,默哀一分钟……不管他们是伊拉克人,还是美国人……好吗?”

他低下了自己的头。

孩子们也低下了自己的头,嘴里念念有声。

LAILA看着这个会说阿拉伯语的华裔男人,低下了头……

课后,LAILA跟张胜走在孤儿院的草坪上。张胜拿出一张支票,上面是三万美元:“这是我在军队的积蓄……是参加伊拉克自由行动获得的战争补助,很遗憾我花了一部分。我委托你,给他们。”

“你不是还有家么?” LAILA说,“你有家庭需要抚养。”

张胜淡淡一笑,塞在她的手里:“我现在为美国政府工作。我有足够的报酬给女儿抚养金,这些是交给那些孩子们的。”

“你们离婚了?”

“我们就没有结过婚。”张胜苦笑,“那是一个错误。那时候我们都还太小,我们才十五岁……孤儿院里面,很容易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相信你也不会见得少,对吗?LAILA小姐?”

LAILA想起自己的初恋,脸红了一下。

“Audemarie是我和她之间,现在唯一的关系。”张胜说,“我来巴黎,是为政府来做事的。这是顺便来看看她们,也来看看这些孩子们,支票只是我的一点心意。”

“你刚从游骑兵退伍,现在为政府工作?留着军队的发型?而且有足够的报酬抚养单亲母亲和女儿?” LAILA好奇地看着他的锅盖头,“还能到巴黎来旅行?拿一张三万美元的支票捐助给孤儿院?——Mike,你不觉得这有点说不过去吗?”

张胜低头想想,抬头笑一下:“总之,这是我在伊拉克的战争补助。我希望捐助给他们,其余的我不想说什么。”

“我不能要来路不明的钱。” LAILA认真地说,“这张支票我还给你。”

张胜叹息一声:“我确实是为美国政府工作……从事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譬如清理垃圾,转运货物之类的……”

LAILA逐渐反应过来:“CIA?FBI?”

年轻的CIA外勤特工张胜愣住了,看着LAILA没说话。

LAILA笑笑:“我也是战争孤儿,Mike。我对战争的了解,不会比你少多少。”

张胜无奈,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她。名片上是CIA的徽章,名字是Norm Hooten。张胜认真地说:“我的钱,是干净的。是美国政府给我的,因为我为我的国家效命。这是我的卫星电话,24小时可以找到我。如果你需要,随时可以找到我。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声张,因为我的政府希望我是隐身人。”

LAILA接过名片:“到底哪个名字是真的?”

“你就叫我Mike好了。”张胜笑笑,“在军队我是这个名字。”

“我还在纳闷,一个前美国大兵,怎么能轻而易举找到我这个孤儿院。” LAILA笑笑,“现在我知道了,什么都瞒不过你这种人。”

张胜伸出右手:“谢谢你,LAILA。我该走了,再见。”他注视LAILA的眼睛忧郁,带着淡淡的忧伤,随即转身走了。

“门口有一家咖啡厅还不错!” LAILA在后面喊,“你不想请我喝杯咖啡吗?”

张胜回头看她。

“或者我请你也可以!” LAILA举起右拳挥舞一下,“你推翻了萨达姆,为我报仇!”

张胜纳闷。

“我是科威特人!” LAILA笑着说。

张胜也笑了一下:“这是我第一次得到阿拉伯人的感谢。”

……此刻,LAILA注视着面前推开自己急促呼吸的Mike,流着眼泪:“你怎么了?”

赵小柱稳定住自己,注视着面前的LAILA。他的心跳很快,喉结蠕动一下,随即声音颤抖地问:“……你是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