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七十三章 血溅花堂(下)

辽西老戟 收藏 4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内容简介] 罗云汉把被绑架的妇女交给侯三姑后,看着渐渐亮起来的雾气,心想,没屁大的功夫,天咋还要亮了?不行,得快走,别把正事儿给整耽误了,再呆一会儿,迷药过劲了,大厅里这帮小子就不好收拾了。便连忙拐过库房,向北穿过角门,急急返回到前院正厅。 正厅里匪徒们已经东倒西歪,几个厨师、伙计和丫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11.html


罗云汉把被绑架的妇女交给侯三姑后,看着渐渐亮起来的雾气,心想,没屁大的功夫,天咋还要亮了?不行,得快走,别把正事儿给整耽误了,再呆一会儿,迷药过劲了,大厅里这帮小子就不好收拾了。便连忙拐过库房,向北穿过角门,急急返回到前院正厅。

正厅里匪徒们已经东倒西歪,几个厨师、伙计和丫环们正在忙乱着给他们灌药。罗云汉远远地看到刀痕葛林还坐在桌旁兀自低头喝着酒,心想,都说是擒贼先擒王,哼哼,今天我翻个个儿,把醉鬼们先收拾了,最后再对付他!

“灌啥药?别费事了!”罗云汉一声喊,跃到桌前,挥起鬼头刀,噗噗噗!就像削萝卜似的削起人头来。忽地觉得腿上一紧,低头一看,是老蓝趴在地上、瞪着血红的两眼、从身后用双手紧紧地抱住了他的双腿。一阵风声袭来,站在老蓝身旁的二肥抡起一张椅子狠狠地向他兜头打来。罗云汉双脚不能动弹,疾伸左手托起二肥的胳膊肘,右手鬼头刀一挥而下。惨叫声中,二肥开膛破肚、老蓝的脑袋滚落在了地上。

地上的、桌上的匪徒们迷迷糊糊的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不一会儿,二、三桌匪徒、打手们的脑袋便纷纷地滚落了一地,惨白的灯光下,鲜血四溅,浓浓的血腥味儿弥漫开来。厨师、丫鬟惊叫着扔下药碗,失魂落魄地跑散开去。

罗云汉来到了刀痕葛林的桌子前,几下就削掉了趴在桌上几个匪徒的脑袋。忽然,觉得耳际一阵风声,急忙偏头一闪,一只盘子飞了过去。回头看时,身后不远处的龅牙汉子麻五双掌一按地,嗷地一声腾身而起,像鹞鹰似的张开两臂,恶狠狠地向他扑了过来。

罗云汉看到麻五双掌青紫,箕张如钩,已贯满力道。

“铁掌金钩!”桌子对面的刀痕葛林闷闷地说了一句。

罗云汉不躲不避,站在桌边,依然扭头冷对。

“纳命来吧!”麻五喊声中双掌直插罗云汉后背。

眼看着麻五的铁掌金钩插进了罗云汉的后背,突然,罗云汉闪电般的一回身,只见手腕一抖、一挑,白光暴闪,麻五伸出的双掌便齐刷刷地飘落在了桌子上,随后,一颗人头高高地飞起来、又重重地落在了桌子正中的汤盆上。汤菜四溅,人头大嘴张开,露出了一颗明晃晃的龅牙。

“啊!妈呀!”躲在四处的厨师、伙计、丫鬟们同时发出惊叫。

然而,罗云汉却惊异地看到,桌子对面的刀痕葛林不慌不忙地伸手把麻五血淋淋的脑袋从汤盆里拿出来,扔在一边的菜盘上,两只手端起汤盆慢慢地、有滋有味儿地喝起汤来。

好杂种!有点胆子!罗云汉知道碰上了对手,心想,罗爷爷我见过多啦,给我玩这套,不好使!暗暗提了一口气,伸出了鬼头刀在桌面的手巾上一下一下慢慢地擦着血迹,手背上却青筋暴起,右臂上已贯满力道。

罗云汉抬头隔桌而望,嘿嘿地笑着说道:“我说相好的,你是灌豆鼠子哪?咋喝起来没够哇?”

蓦地,葛林手里的汤盆疾射而出,迎面袭向罗云汉。接着,麻五的人头、麻五的双手,就像闪电一样飞速地掷向了罗云汉。

当看到葛林端盆喝汤时,罗云汉早就想到了葛林会有这一手。葛林的手法快如疾风闪电,可他哪里想到,罗云汉从梁丹那里学来的“挫筋缩骨十八闪”的躲闪功夫,已炼到了七分火候。当下两脚不挪窝,连连摆头、闪肩、侧身,轻松地躲过了葛林飞速击来的汤盆、人头和双手。

如果是对付一般的匪徒,罗云汉本可迅即向葛林飞出鬼头刀,一刀毙命。但看到葛林掷物出手的速度、力道和身法,便打消了飞刀出手的念头。既然先机已失,以静制动、寻机出手吧。

“还有啥?”罗云汉一笑。

“还有我!”

本来,罗云汉想到葛林接下来会掀翻桌子进击,所以,罗云汉已做好了闪身反击的准备。可葛林身子一缩一展,却像一只灵蛇似的,从桌面上倏地窜掠过来。

“灵蛇功!”罗云汉惊呼一声。

两年前,在西山镇举旗立事、闯潭打擂时,罗云汉代替梁丹独闯黑龙潭,曾跌下毒蛇洞,遇到过一位无腿老道。在潜龙洞里呆了三天,老道指着箱子里破破烂烂的武功秘笈,给他讲述了天下五大门派武功的心法和招数,他耐着性子听得五迷三道、昏昏沉沉。三天后,他带着一本《绝技集注》,闯潭回山。两年来,按着书中的文字介绍和图像描绘,在梁丹、赵连长的帮助下,他把少林、武当、峨嵋、丐帮和唐门五大武功门派的内功心法和武功招数弄得清清楚楚、了然于胸。特别是《绝技集注》附集中记录了对旁门左道阴毒武功克敌制胜的招法,罗云汉备为关注,一招一式地加以揣摩研究。这也是杨欣、丁雄、秦凤凰几天以来,见到的和感到的十分钦佩又非常奇怪的事儿。

罗云汉知道,灵蛇功是被峨嵋派逐出师门的紫血女尼芜净自创的一种阴毒武功,于盘旋屈伸、俯仰吞吐中杀人于无形。灵蛇功从膻中开始,行气专走阴脉、阴穴,遇阳盘绕,化阴气为阴毒,一击而致命。罗云汉并不怕什么灵蛇功,可奇怪的是这灵蛇功本是女人习炼的邪派武功, 而这葛林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会……?

不容罗云汉多想,葛林怪异的身形在桌面上翻花似的一旋、一拧,已像一条鞭子似的迎面抽来。

“风摆柳叶!”罗云汉平生第一次看到这么怪异的武功招式,惊异之下,急忙转身勾手以“火钳裁枝”应对相抵,可还是慢了一点,未及成势,左肩上已重重地挨了一下。

不知是葛林的手、还是脚、还是身体别的部位,重重的一击之下,罗云汉一个趔趄,猛地向右摔去,脚绊在地上的匪徒身上,身子踉跄了两下,差点倒在地上。稳神拿桩站定,左肩上火辣辣地一阵疼痛。

“他妈的!”罗云汉心里暗暗骂道:这叫什么鬼招儿?秘笈上记载的“风摆柳叶”力道没这么大、速度没这么快呀?肩膀子都要掉下来了还不知道怎么挨的打,真他妈的邪了门儿啦?

“二叔好身手!”葛林暗暗称奇,这个环眼汉子竟然躲过了我这一击毙命的“风摆柳叶”,尤其是他竟能吐出“火钳裁枝”的反把招式,若不是我身手快捷,说不定会反身受制。看来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呀!

“看好了,二叔,你要是能破了我的第二招儿,我甘愿你的小铁锹把我脑袋削下来,我绝不出第三招儿!”

罗云汉环眼一扫,地上有几个没死的匪徒爬了起来,有的眨着眼睛惊讶地看着地上的死尸,有的晃了晃脑袋拔出了腰间的短刀,纷纷围了过来。

罗云汉从动手开始就觉得奇怪,正厅里这么多匪徒,竟然没有一个掏枪开火的。难道是药劲太大,枪都拔不出来了?可眼前这几个土匪咋能拔出刀来?

岂不知马金龙早就吩咐下来,今天是他办喜事,大喜的日子谁也不能喝酒闹事,所以事先就把土匪兄弟们的手枪收了起来,统一保管。谁想到,这一下可就帮了罗云汉的大忙,饶是他的鬼头刀再快,也难抵匪徒们的乱枪、黑枪啊!

罗云汉听到正厅北门外传来声声惨叫,想必是李良相、马青、王凤岐他们与马金龙交上手了。不行!我得快点结束战斗,功夫一大、时间一长,走漏了风声,炮楼里的小鬼子来了,可就麻烦了。怕倒是不怕,打鬼子、杀汉奸是我罗云汉的爱好、拿手戏。可那样一来,就会耽误我的路程、影响我去朝阳寺找人的任务。

“来吧!相好的,第三招?第八招我也不怕!”罗云汉嘿嘿一笑,挥了挥鬼头刀,说道:“葛林,听说你是黑虎岭的舵爷、瓢把子,狗鸡八呀?挺大个老爷们儿练点啥功夫不好,练这老娘们的灵蛇功!你看你,练得妖里妖气的一幅娘们儿相。知道不?爷们练功走的是丹田之气,你这功夫走的是膻中之气,出阴脉、行阴穴。啥叫阴穴?那就是老娘们撒尿的家伙。我的妈!这功夫叫你练的,把裤裆里的雀子吓飞了不说,你再摸摸,是不是卡裆里又钻出一眼井来了?”

哈哈哈!旁边的匪徒们忍不住大笑起来。

“放屁!”葛林恼羞成怒,身形一缩一展,倏地窜向罗云汉。

罗云汉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动气分神就会心浮气躁,功力就会减去一半。尤其葛林练的这种阴柔之功,躁气入膻,周天一行,发功就会伤及七经八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