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

第四章

福建连江,部队医院。

一只硕大的鸡腿放在面前,鸡腿肉上面散开的香味诱惑着黄猛,黄猛伸出手想去拿那个鸡腿,随即身上传来一阵疼痛,原本昏昏沉沉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粗粗细细好几根管子的黄猛被这阵刺骨的疼痛惊醒,慢慢的,睁开了已经紧闭了3天没有睁开的眼睛,黄猛的面前没有出现刚才看见的鸡腿,没有闻到刚才引诱的他直流口水的香味,映入他的眼睛的只有洁白的墙壁,让他感觉到奇怪的挂钩以及一般浓浓的药味。在他的面前哪里还有什么鸡腿,这完完全全是一间病房。一间看起来非常整洁的病房。房间里面一个护士正趴在桌子上面研究着黄猛觉睡中也带着若有若无微笑的脸,年轻的护士看看这张棱角分明,看起来坚毅,但是却有个不和谐微笑的脸感觉奇怪。这种组合是多么的奇特,但在这个人的身上却让人感觉亲切而又自然。看的入迷的年轻护士看着昏睡了三天的病人睁开了眼睛惊喜的叫了起来,“你醒了”。

黄猛正在纳闷为什么鸡腿没有了的时候。听着护士甜甜的声音,黄猛吓了一跳,转过头看到的是一个很年轻看起来20岁左右的护士。

“请问,这是什么地方!”黄猛涩涩的问道。

“这是县军医院!你已经在这里躺了三天了。”护士看到黄猛那吃惊的表情,瞪大了眼睛怎么都不相信的样子“扑兹”一声笑了起来,这个年轻军人这时候的表情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小孩子的表情,那种吃惊,那种紧张,让护士小姐感觉这家伙真的好可爱。

黄猛吓坏了,躺了三天,我滴个妈妈丫,太夸张了吧!!黄猛拍拍昏昏的头,黄猛只记得下连队的那天在教导队被队长罚跑,他妈的,跑就跑了,还要背着背包跑,想到这里黄猛就气不打一处来。

护士掩门出去叫医生去了,他们还需要对这个病号进一步的观察,以确定下一步的治疗计划。军医院对于受伤士兵的关爱和照顾是无微不至的,那是对放弃舒适生活,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来捍卫国防事业的战士们的一种尊重。

黄猛看看放在一旁洗的干干净净的作训服,再看看插在身上大大小小的管子,咬咬牙将大大小小的管子一根根的拨了下来,换下身上的衣服,活动了一下胳膊,除了有点乏力之外,好像还真没啥问题了,拉开门就往外冲去。

小护士正好陪着军医迎着黄猛的奔跑的方向走过来,看到黄猛穿着作训服就往外跑,护士一把拽住这个不听医嘱随意行动的家伙。“唉,你这人,怎么一声招呼不打就跑了!”。

“我要回教导队训练,我黄猛堂堂正正男子汉,顶天立地大丈夫要死也得死在训练场上,躺在病床上装熊不是我的作风。”黄猛抬头着,傲然说道。

一旁的小护士肚子都快笑疼了,要不是旁边还站着一个高他好几级的军医,估计能笑的蹲到地上去,“咯咯,笑死我了,还堂堂正正男子汉呢!别捣乱了,乖乖的给我回病床上躺着”。

看起来30多岁,瘦瘦高高的男军医说道“小伙子,你现在身体很虚,根本没法正常训练,你回去又有什么用?还是在这把身体养好再回去。”

“不行,我现在就得回去”黄猛一想到队长那双冷森森的眼睛,仿佛就看到队长朝着他说“小子,不行了吧,不行就给我滚回自己的连队,不要在这丢人现眼!”黄猛一咬牙,我操,老子就不相信别人能完成的,我会不行。

黄猛再也不理一旁的护士和医生,转身就往外跑。

小护士急了“唉唉唉,你往哪跑啊,你知道教导队在哪啊!!”。

快要冲到门口的黄猛一听,愣住了,对呀,这是哪啊,县医院,县医院在哪,教导队又在哪!!黄猛蒙了。

医生走过去拍拍黄猛的肩膀,“小伙子既然这么急着回去,我也不拦你,咱都是当兵的,讲话实在点,呆会我去教导队送药,你就跟着我一起回去,但是我告诉你,你得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控制好自己的运动量,你这身体现在还不适合大运动量,否则你就准备下半辈子在床上过吧!!

黄猛吓了一跳,真的假的,有这么严重,回头看看军医那严肃的样子,好像是没有骗他,一想到军医刚才说的话,真把黄猛弄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下午,军医没有食言,黄猛跟着军医回到了教导队,一路上军医不断的跟这个新兵说着一些训练的时候注意的要点,如何防止受伤什么的,两个人谈的津津有味的时候,车停了下来。

一连两天的雨终于停了下来,教导队的操场上空挂着一轮大大的太阳,阳光直射在操场上面那些正在锻炼体能的兵身上。教导队洁白的营房在阳光下面更加反射着一层金光的光芒,放眼望去,与巨大的操场连成一片的营有一种威严气势。

2月份的天气在福建来说虽然不是很冷,但是绝对说不上热,白天的温度也就10度左右,但是操场上面的那些家伙每一个都如同水里出来的一样浑身湿透,打湿他们短袖训练服的不是水,那是他们每个人身上流出来的汗,七八十个士兵正在教官的带领下围着操场蛙跳,也不知道跳了多久了,反正一眼望过去就看见跑道上面还在跳着的那些家伙已经东倒西歪了,黄猛不知道,在蛙跳之前,这些可怜的家伙还在教官的带领下来了一组400米障碍,腿上酸麻的感觉,已经快要让他们蹦不动了。

黄猛看着火热训练的战友,满身汗水的卖命训练着,看着那片热火朝天争相呐喊的训练场感觉浑身热血沸腾,在床上躺了三天的黄猛此刻感觉身上真是说不清的难受,新兵连2个月下来,黄猛已经熟悉和适应了部队那种高强度,高密度,一天10几个小时训练生活。

和军医交谈完了的教导队长慢慢的向黄猛走了过来,不需要声音,也不需动作,黄猛感觉到了渐渐靠近的那种冰冷的气息,一种能让人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的感觉,黄猛迅速的转身,映入眼睛的是教导队长那瘦弱的身体,那带着精光的眼睛,那种彪悍的让人难以联想起来的一个整体,没错,就是这个瘦弱,矮小的身体时刻透出那种冰冷的感觉,那种可怕的气息。

“休息的怎么样了!”队长关心的问道。

“报告队长,身体完全康复,随时可以训练”黄猛大声的向二毛一的少校队长报告到,这种强烈的气息仿佛在向队长说着,向我开炮,老子不在乎你这种强大的训练量。

队长回想起刚才军医说的,这个小家伙最起码还要休息七天,才能参加正常训练这句话,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一旁的黄猛也被这个表情弄的胆颤心惊。不知道接下来将面对怎么样一种悲惨的生活。

“从现在开始一直到集训结束,你的代号就是6,还记不记得第一天跟你们说的要求”。

“记得,第一,必须服从命令,第二,必须完全服从命令。”黄猛的声音坚定而有力,仿佛看到了那天自己冒着大雨,背着40斤的物资跑完12000米的“壮举”,黄猛的心头呐喊着,来吧,来吧,有多少花样,有多大的训练量,尽管朝着我来吧。

队长点点头,“很好,6号,我命令,从今天开始,放假休息7天,7天以后随同部队训练”。

“是”,虽然黄猛的回答还是很大声,但是任谁都听得出来,声音中孤寂的感觉,此刻的黄猛就如同一个憋足了劲想打人,结果一拳打出去却是空气的人一样,全身难受的要死,看是看到队长那森冷的眼神,黄猛咬咬牙,我操,难道还怕你了不成。

带着满身臭汗,四肢无力,两腿抽筋的许成功看到了傻傻的站在走廊下的黄猛,许成功揉揉满是汗水的眼睛,确信没有看错以后,尖叫一声飞一般的冲了过去,黄猛一把抱住带着满身汗水的许成功,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猛哥,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这一刻许成功高兴的像个孩子,那嗓门够大,那喉咙够粗。

其他的人也都围了过来,虽然没有跟黄猛接触过,但是黄猛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那跑不死的体能,在再也跑不动的时候对着自己的鼻子狠捶给自己放血激发潜能的疯子,一旁的士官、新兵们和友善的拍着黄猛的肩膀,军营中,佩服的就是强者。

7天以后,差点憋坏了的黄猛终于与战友们一起开始了魔鬼般的体能训练,在这一刻黄猛才真正发现了教导队长的变态,那种变态到极点,丝毫没有休息时间一项接一项的体能,不仅锻炼着战士们的体能,更是锻炼着他们的意志,就连杨天照这个士官,从小开始练武,从新兵开始就跟着体能超级大变态的班长俞伟一起训练的人在完成一天的训练以后,都趴在地上跟死猪一样,连楼梯都爬不上去,最后80个人全部躺在一楼的走廊上面呼呼大睡。

就是这样,队长依然没有放过他们,在这些可怜的家伙好不容易爬回宿舍,窝在床上睡觉的时候,队长毫不犹豫的吹响了紧急集合哨,没有人爬起来,睡的如同死猪一般的战士们就算听到了也没劲爬起来,队长等了半天没有人下来,走到宿舍门口一看,这些家伙还如同猪一般的睡着,队长拉开保险栓就往里面丢了一个烟雾弹。

1个月的体能训练后,紧接着的就是1个月的射击,在这1个月的体能训练时间里,黄猛受到了队长的特殊招待,由于这家伙多次跟队长顶着干,一次次的挑衅队长的尊严,自然严格要求的队长满足了黄猛欠虐待的愿望,经常给他来个小小的加班,让黄猛在一次又一次的精疲力竭中死去活来。“6号罚跑30圈、6号罚做俯卧撑500个、6号……”这种只有黄猛一人特享的声音一次接一次的在训练中响起,而黄猛则一次又一次的接受着这种悲惨的命运。惟一让黄猛感觉兴奋的是,许成功这个家伙每一次都坚定的陪着黄猛,那句“咱们是哥们”的声音一次又一次的让黄猛感觉眼睛里有点酸酸的感觉。

一次又一次的玩命训练中战友们的感觉也与日俱增,除了一直冰冷冷与众人保持距离的林雨,其他人简直就成了铁哥们。

随后的射击训练让新兵们过足了瘾,成箱成箱的子弹放在他们身边,一人一箱,自己压弹,自己打,打完还嫌不够就再搬一箱给你。一个月的训练下来,黄猛成了战友们笑话的对象,不为别的,黄猛这家伙在突击步枪与狙击步枪上面的考核成绩直接成了笑柄,突击步枪100米靶上,10发子弹5个短点射命中9发子弹稳居第一,但是狙击步枪800米距离上全部脱靶又让这家伙排名垫底。

许成功这个一直给人胆小,适应能力差的家伙终于让所有人都震撼了,现在许成功的身上满是结实的肌肉,一眼看上去,这个刚到部队瘦的如同非洲难民,身上摸上去没有一块肉全是排骨的身体已经被肌肉所包装完全,壮实的很,而他则一次次利用坚韧不拔的意志,顽强拼命的作风苦学着教官教导的各种制作诡雷、炸药的方法,那种专注、那种疯狂、那种彻夜不眠就为了思考一个双发绊雷原理的精神,让许成功一次又一次的脱颖而出。

。。。。

森林里面,许成功已经在周围可能出现敌情的位置上布置了相当数量的诡雷,跳雷,许成功就是用这种方式给战友们提供一个能够安心休息的场所。趴在地上手里紧握着突击步枪的黄猛一边回忆着三个月来的点点滴滴,一边想着其他美妙的事情,渐渐的黄猛进入了梦乡,他实在太累了,在森林里面为了抢到考核第一名的成绩,几个人已经连续与其他19组人混战了3天,而黄猛每次突前冲锋破阵给他的体能带来了极大的损耗,他实在太累了,说白了,他还是一种仅仅入伍半年都不到的新兵,睡梦中的黄猛那微微翘起的嘴角露出一股淡淡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