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亮、帅本源、范健、乔本……一个个典型的中国名字,一般人根本想不到,他们都是日本人,而且是高级别的日本军人!白鹤亮本名富田直亮,系日本陆军少将;帅本源本名山本亲雄,日本海军少将;范健本名本乡健,日本炮兵上校;乔本本名大桥策郎,日本陆军中校。这些人有几个共同点,都是日本军人,二战时绝大多数曾在中国战场活动过,更为重要的是,他们都曾以“白团”的名义,在20世纪50—60年代直接参加了海峡两岸的军事对抗。


日本中将指挥国民党军队守金门

“白团”不算二战后最早帮助蒋介石的日本旧军人,此前有根本博。

根本博,前日本侵华“华北方面军”兼驻蒙军中将司令官,日本投降后,曾无视投降命令,与苏蒙红军在张家口北部地区交战,并以武力抵抗八路军的接收。此人与国民党军队的一些高级将领有过交往。在国民党的庇护下,根本博没有被视作战争罪犯,得以平安回国,由此对国民党和蒋介石十分感恩。1949年春,根本博的家里来了一个人,自称是奉蒋介石之命请他出山,协助国民党军队对抗解放军。曾深受“礼遇”的根本博当即答应,变卖家产筹措旅费,组织了几个人以钓鱼为名,偷偷乘船出海。他们原本想到大陆,但因人民解放军迅速向南挺进,他们只好转去台湾。1949年8月,蒋介石将根本博介绍给在浙江沿海小岛指挥作战的汤恩伯,自此直到1952年3月,根本博一直以“个人顾问”身份,在汤恩伯军中参与对中国大陆进行骚扰作战。 根本博最大的“功劳”是古宁头(金门岛的一个地方)之战帮助国民党军队保住金门。根本博说服汤恩伯把仍在大陆的部队尽快撤到沿海的一江山岛、大陈岛、金门、马祖,增强了国民党金门守军的实力。此外,据一名接受过“白团”教育的国民党军官称,当时实际指挥作战的是根本博。

此后发生了根本博的手下吉川源三私吞经费事件,此事被媒体披露后,根本博的邪恶勾当慢慢曝光。当时日本处在美国占领下,占领军迫于舆论压力,开始调查此事,日本在野党也表示要追究吉田内阁的责任。根本博不得不于1952年回国。


冈村宁次组织“白团”

如果把根本博等人看作临时搭的戏班子,“白团”则是“正规军”。1949年9月10日,在美国占领下的日本东京的一间旅馆内,16个人举行秘密集会。为防美军检查,门外还有国民党当局驻日代表团成员把风。集会以原侵华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原驻香港派遣军作战参谋长富田直亮、小笠原清(曾任冈村的参谋) 等10多名日本旧军官为一方,国民党驻日代表团的曹士征等为另一方,双方联合签署了一个所谓的《打倒赤魔誓约》,叫嚣“值此赤魔在亚洲风靡之际,尊重日本和平与自由、坚信中日提携的两国同志应共同起来,共同保卫东亚的反共联合”云云。这是“白团”的正式开始。

此一密会系曹士征与冈村宁次联手导演的。此前,曹曾请冈村协助招募日本军人,冈村制定的“援台计划”一度以3000人为目标,计划让这些人到台湾招兵组成10个师。蒋介石没有敢接受,搁置了该计划。后经过4个来回的讨论,双方同意以“外籍教官”方式组织日本军官赴台,这些日本军官的主要任务是军事培训和协助制定作战计划。双方达成的这份计划于1949年7月送到蒋介石手上。因冈村身体不好,且目标太大,他推荐富田直亮作为日本军官团团长,主要原因是希望配合国民党军队在四川、云南、贵州、广东、广西等地的作战,富田熟悉这一带。未料没几天国民党军队迅速溃败。

国民党当局要富田直亮改名白鹤亮,“白”的意思是为了和“红色共军”对抗,“鹤”能飞翔万里,且代表学识丰富,“亮”是取自诸葛亮。“白团”也因白鹤亮而得名。前后共有 94名日本人与“白团”签约,其中83人得以成行。为了保密,所有参与的日本人都要起个中文名。到达台湾后,这些人都住在“偕行社”日式宿舍里,由台湾保安司令部发放假身份证。1949年11月,白鹤亮随蒋介石前往重庆指挥作战。不过国民党大势已去,白鹤亮的“点子”救不了蒋介石。在了解当地国民党军队情况后,他也只能劝蒋介石尽早离开重庆,到台湾重整部队。


“白团”办了不少培训班

“白团”成立之初,国民党军队中没有几个人买账,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国军”认为这些人是手下败将,凭什么来教他们;二是国民党军队中以孙立人为代表的亲美派军官看不起日式教育。凭着蒋介石的全力支持,他们才得以坚持下来。1950年2月1日,他们成立了国民党“革命实践院圆山军官训练班”,6月6日改称“圆山军官训练团”。为表示支持之意,蒋介石自任团长。

为堵住国民党军队中的反对声浪,蒋介石要求富田于6月25 —26日进行三军联合演习。演习以反登陆的防御作战为中心,动用了150架飞机。蒋介石率所有高级将领观看,演习还算成功。被视为亲美派的孙立人、陈诚对 “白团”的看法大为改变,自此“白团”得到国民党军队的“承认”。

“圆山军官训练团”共举办短期普通班(尉级军官为对象)10期,受训人员4056名;高级短训班3期,受训人员为黄埔军校、南京中央军校毕业的上校以上的军官,总计640名,另有161名旁听生。 1951年5月,美军顾问团正式成立。为避美军耳目,1952年“白团”从圆山转移至石牌,“白团”进入“石牌实践学社”时代。 “石牌实践学社”自1952年至1965年共存在了13年,被称为国民党军官的“地下大学”,主要培养高级人才。当时国民党军队里流传着一种说法,称 “非实践学社出身者不能晋升至师长以上”。“联合作战研究班”共举办了12期,每期人数约在40—60人之间,据称蒋介石之子蒋纬国、后任“国防部长”的郝柏村等均接受过该班的“精英课程”培训。“战史研究班”主要学习战史,作为储备人才的手段,成员以少将级、没有担任现职的高级军官为主,共举办了4期。 “高级兵学班”是以现役中将以上军衔者为对象的在职班,由“白团”团长富田直接负责,共举办了6期,每期人数10至20名不等。“战术教育研究班”3期,基本上由日本人背后协助,由国民党自己的教员上课。 与“白团”相关联的是“富士俱乐部”。据专门研究“白团”的日本学者介绍,由于“白团”缺资料、教材,留守日本的冈村宁次等出面组织了一批旧日本军人,于1952年成立“军事研究所”,搜集战史、战略、战术资料。该 “研究所”共有10多人,每周开会一次,为了掩护,这个机构挂了个“富士俱乐部”的“羊头”。同时,这帮人还成立了一个“哲学研究会”,目的在于整合政治与军事,请学者到冈村宁次家里讲课,“富士俱乐部”成员参加,该研究会共举办了65次活动。两个机构的讲义、资料都按时送交台湾的“白团”,因此“富士俱乐部”实际上成了“白团”的后方基地。

“白团”的活动随着美军于1951年插手台湾而受到挤压,美军顾问团负责人明确要求“马上让他们回去”。蒋介石虽声称:“这些人在美国抛弃我们的时候来帮助,就像一起从中国大陆来的同志一样,绝对不能让他们走。”但在美军一再施压下,只得逐步妥协。起初蒋介石想让“白团”到金门去,被冈村宁次回绝。后来遂决定开设“石牌实践学社”,从事长期的高级人才培训,但所留人员减少。1963年底,因受周鸿庆事件影响(周系中国访日团翻译,私自脱队,申请避难,前往台湾),台日关系大大恶化,加上美军顾问团的压力,“白团”面临解散危机。1964年9月,冈村宁次的代表小笠原清前往台湾,与台湾当局商定再次大幅削减“白团”人数,后来只剩5人。1965年7月,“石牌实践学社”关闭,5名成员进入国民党“陆军指挥参谋大学”(陆大)任职,加上一些中国人,以“实践小组”名义活动,由蒋纬国担任联络人。1966年冈村死去,“白团”使命基本结束,1969年全体成员回日本,次年2月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