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旅文学及影视剧说起(三)

山中落叶 收藏 4 119

而我们的军旅文学影视作品的编剧和专业作家们,显然是忽视了这个军旅文学创作的要素,甚至也不妨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个要素的重要性。因为他们的创作理念;无疑是从政治概念的范畴中,去寻找或确定自己的创作规范的。或者说是习惯了把高度政治化,当作唯一的创作思维轨迹。于是,便出现了通篇都是在反复图解军事变革时期的政治概念及术语的荒唐与可笑地尴尬。在他们的作品中;你根本就看不到丝毫的质感,更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文学品味。(何为质感;通常是指文章或物品的材质与外在的美学设计及整体的文化品位),为什么呢?因为这些政治读物的制造者们,本身就不具备起码的美学素养,更不懂得什么是艺术欣赏。自然,在他们的作品里也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精神层面的集聚,更无从查找什么审美层面的展示,因为它们本身就不具备这种素质和天赋。如果说;文学作品是最能集中体现作者的人品和价值观的,是最能折射出作者自身知识的积累与天赋的潜质的。那么你拥有什么样的人品,就必然要生产出什么样的作品。也不妨叫做;“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根既不正,苗焉能正否!那么,你从他们的文学作品中,又怎么能品味到厚重的民族意识与由民族精神和文化及传统所构建的文化底蕴呢?你所能看到的,也只能是民族精神和文学真谛的悖反。

他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或者是根本就不懂得文学创作的最大败笔是什么?那就是所有的政治概念或名词,是绝不能公然出现在字里行间的,更不能由人物的嘴里说出来。而只能让读者和观众,从情节的延续中慢慢地感悟出来。感悟出来的;也只能是人人心中所有,却人人笔下皆无的语句和道理。即便是不得不使用那些具有强烈政治化的名词,也必须遵循“俗不伤雅,理不夺情”的原则。这就叫“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于是在他们的作品中,便自然而然地存在故事情节简单化,概念化、公式化、雷同化、表层化的通病。因为这些作者和编剧还没有意识到,你拥有什么样的情感想象方式和形象思维的艺术天赋,自然就决定了作品的境界及深度。重要的是;你要用你的作品去触动读者内心深处的那根情感的弦索,而不应为了图解某些政治概念,而简单生硬甚至是肤浅地去截取生活中的某些不如人意处。因这并不是生活的真实,至少不是本质上的真实。在现实中无论这个人是多么的平凡,他都同样拥有一个极为丰富多彩的内心情感世界,都是一部颇为让人费解的大书。尽管军人在日常生活中的快乐,可能是简单的,是清贫的。但他们的情感世界,是绝不会受任何党派利益的约束,更不会成为图解政治概念的工具。她只能是凌驾于行为准则及利益之上的情感世界,只能是行为准则和道德境界在瞬间碰撞时产生的巨响及火花。作为文学工作者的责任和义务,就是揭示这声巨响和火花真实的光焰,也不妨叫做去揭示人生命中的本我。 拿98年抗洪的事件来说,那是多好的文学题材啊。如果放在聪明的编剧手里,放在西方人的手里,又会生发出多少神来之笔啊。然而在我们的某位军队专业作家的手里,居然给搞成了一部纪录片的翻版---------用宋丹丹的话来说;“你真的是太有才了!”你比任何人都更懂得什么是偷工减料,什么是照葫芦画瓢,你竟然把政治概念的图解之术,淋漓尽致地挥发到了登临绝顶的地步。奇哉!妙哉!呜呼哀哉!

再来说说我们的军旅文学吧,那就更加让人惨不忍睹也。也不知何年何月,竟然盛行起特种兵热,真可谓是一夜春风遍梨花。就连那位弱不经风的军中女婵娟也不甘落后,研得墨浓,蘸得笔饱,一通龙飞凤舞,梦里书就了“陆战神兵”的闹剧。可展眼观瞧,却又不能不使人瞠目结舌。至此方知“雕梁画栋应犹在,只是朱颜改”的苦涩与无奈。

我不明白;特种兵在他们的心目中究竟意味着什么?又代表着什么呢?从战略和战术指导观念上,又应当如何突出这个“特”字呢?相同的故事情节,相同的人物关系,相同的主线和副线,相同的矛盾焦点和千篇一律的故事结局。甚至你都无法区分某些故事情节,究竟是属于哪一部书中的。在这些作品里,你根本就寻不到境界在那里,更无从查找作品中的深度和高度。所能寻找到的只是快餐似的粗制滥造。更糟的是;你都无法区分他写的究竟是一部长篇小说,还是一部莫名其妙地剧本?在他们的书里,你根本就看不到人物性格的刻画,看不到人物心态的描写,更寻不到环境氛围的烘托与展示-------细节的刻画,竟然被删减得体无完肤。天气、景致、夜色、地势------这些足以决定一场战争胜负的细节,在这些白痴的笔下竟然成了可有可无地点缀。就连强盗尚且懂得“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的道理,可在那些号称著名军旅作家的手里,居然被砍得“片甲无存”。简单粗糙的叙述,竟然成了展示情节的主要手段。政治概念的堆积外加新式兵器的排列,就成了军事变革的新思维。甚至丝毫也不顾及历史的真实,肆无忌惮地篡改重大历史事件,以至于严肃的军史,竟然也可以胡编乱造。(洛阳、锦州、长春、沈阳等城市解放的时间,都可以任由他笔下生花)那么这究竟是在写作,还是在糟蹋历史?是对军史以及历史的严肃,还是良知与道德的缺乏?是在精心构筑人类精神上的食粮,还是在制造文学垃圾呢?是啊!社会浮躁了,人浮躁了,严肃而高尚的文学艺术,居然成了某些市侩们附庸风雅地下水道,成了他们急功近利地捷径,成了他们蒙钱混事的幌子。那么,当这种人大颜不惭地声称自己是著名军旅作家时,你的良知何在呢?你不觉得汗颜吗?你不觉得你是在数典忘祖嘛!如果说有什么样的人品,就必然要有什么样的文品,是颠扑不破的真理。那么我们的这些实在让人无法恭维的著名军旅作家们,该是什么样的人品呢?如果说;最低劣的作家表现的是自己的愚蠢和平庸。最高明的作家表现的是别人的愚蠢和平庸。最伟大的作家表现的恰恰是自己和别人的真实和严肃,并以此来证明自己和别人都不愚蠢,更不平庸。那么,我们的这些著名的军旅作家们又该归入哪一种门类呢?若依他们自身而论,无疑是要把自己纳入最高明,最伟大的门类。若依我看;则只能把他们纳入文学痞子、混子、食客之类。因他们的存在和出现,本身就是对文学艺术的亵渎与践踏!

用句最通俗的话来说;你与其挖一条河,不如就地深挖一口井。你与其喊数万次共产党万岁,不如向世人展示一次杨靖宇将军被日本鬼子剖开的腹部,更能感天动地!客观地说;并非所有生活中的真实,都可以成为作品中的情节。那只能算是零乱无序的素材与符号,充其量也不过是不同性质的化学元素。你必须把它们放入巨大的反应釜里,让它们产生新的核聚变,由核聚变生成的新元素才足以被称为情节。而如何从平凡的人与事件中,开掘出不平凡的闪光点?无疑是一个作者是否有出息的关键要素。如何能做到这点,也只能靠你的悟性和天赋了,也只能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了。如果你的胸怀里原本就没有奇峻险绝的千峰万壑,又怎能使你的笔下嶙峋更见此支离呢?如果你是有天赋的人,必然会使作品中虽无褒贬意,却能尽显风流色。如果你原本就没有天赋与知识的积累,那你也只好打着真实的借口,堆砌许多枯燥乏味的素材。但那绝不是文学作品,充其量不过是政治读物。因为你向读者揭示的并不是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而是在刻意图解原本就枯燥干瘪的政治概念。

在我们的军旅文学中,还有一个相当普遍却又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大毛病,那就是战斗场面的描写,尤其是战场细节的刻画,竟然达到了千篇一律的程度。无不是双方使劲开炮,政工干部喊口号,士兵发疯冲上去。剩下的不是交党费,就是激昂慷慨了。甚至许多声称战争题材的文学作品,作战场面细节的刻画竟然千不足一,而且还是千篇一律。既然声称是战争题材,那么战场的氛围和作战细节理应是重头戏,为什么要匆匆一笔带过呢?难道惜墨如金竟达到如此吝啬的程度吗?你不会不清楚这是本末倒置吧?你不会不知道这是连三岁顽童都不会相信的小把戏吧?你不会不知道这是藏拙露怯吧?你不会不知道这是在掩盖作者的无能和无知吧?是作者缺乏最起码的文学常识,还是他原本就缺乏这种头脑与天赋呢?难道我们那数千年的战争风云,还不够波澜壮阔吗?难道这块曾孕育了数不清的军事家,战略家,名将,枭雄与豪杰的沃土,竟然会培育出如此苍白无力更是贫血的军旅文化吗?难道我们那数千年的战争历史,就是如此简单、雷同、荒唐、甚至视同儿戏吗?这不是在滑天下之大稽,在开最低劣的国际玩笑吗?难道历史上找得到两次以上完全相同的作战场面吗?你找得到和你的指纹完全相同的人吗?是你弱智,还是观众弱智呢?是你无知,还是我们的读者无知呢?是你的脑袋被驴踢了,被门框挤扁了,还是精神病院的大墙倒塌了呢?

我想结论只能有一个;那就是这些作者与编剧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战争!因为他们还没有弄明白战争文学到底是什么?还没有意识到战场对于军人又意味着什么呢?更不会明白当炮弹发出尖利刺耳的啸叫声时,战士们的心理会迸发出什么样的剧变?是人性的升华还是伦理上的堕落呢?当朝夕相处的战友瞬间便被炸得血肉横飞时,军人的伦理观念又会怎样被扭曲,被践踏,被分裂呢?难道军人那丰富多彩的内心情感,会被那枯燥干瘪原本就没有生命力的政治概念所主宰吗?不错,战争无疑是对人性及生命的摧残。可正因为它的残酷和暴虐,才使它将潜藏在人类血液中的兽性挥发到了极致。也正因它的残酷和暴虐,才使它把人性和生命的艰难与悲壮推上了巅峰。才使敌我双方在这座最威武雄壮的战争舞台上,演绎了一幕幕最波澜壮阔的史诗。

这里说的是军旅文学及影视作品创作时的几个大前提,也是必须应予以注意的首要因素。在以上那几个大前提确立后,就是如何选择文章的切入点了。也就是说无须太注重场面的宏大,而应侧重于情感的想象方式。简言之;战争场面的渲染和烘托,是为真实地展示人物内心世界服务的。真实地展示战争的残酷和暴虐,是为了揭示战争对于伦理观及人性的摧残服务的。重要的是不能仅仅满足于真实地再现战场生死一线间的残酷和血腥,更不能简单地停留在对信仰及党派利益讴歌的层次上。而应以手术刀般犀利的笔锋,深入人的心灵深处,去揭示人性价值观和生命尊严的迷离。去完善,去修补,去充实,那已被扭曲,被践踏,被分裂的人性。通过人类自相杀戮的残酷,去努力寻觅和挖掘那已受伤的心灵是怎样还原人性的价值和生命尊严的过程。要在揭示战争的残酷与暴虐的同时,将善与恶,美与丑,罪与罚,人性与兽性,堕落与升华紧紧地联系起来。这样整部作品才会变得有血有肉,鲜活有灵性,才会被赋予真实感人的灵魂。不要只告诉读者他们该做什么,而应着重刻画他们是怎样去做的,又究竟做了什么!重要的是要以人的内心世界为核心,并以此来决定战场氛围。因我们并不是在对战争进行讴歌,而是在对战争进行诅咒!是对和平的呼唤!是对人性回归的呼唤!

也就是说战争题材的文学影视作品的定位,只能是对人性迷离进行反思的过程,更是寻觅人性和人性回归的过程!文学其实是人学,这是一句早已被人说烂了的俗语。但它无疑是文学作品的根本要义,更是军旅文学的生命线。不要简单地将战争理解为丑陋,因为更丑陋的无疑应是潜藏在人内心深处的贪婪。所以军人在战场上将不仅仅是在与对手较量,更是在与潜藏在心灵深处的邪恶较量。只有这样,你才能将历史和现实的目光融合成全新的角度,才能充分展示人性的善与恶。才能充分演绎我们为赢得战争曾付出了什么样的惨重代价,又经历了什么样的艰难与悲壮!

而我们的军旅文学专业创作人员,似乎并没有充分意识或领悟这一点。才致使我们的军旅文学和影视作品,居然成了整个社会的笑柄。尽管中央电视台和各媒体竭尽鼓吹之能事,仍然是出一部臭一部,演一部烂一部。问题在于这些作者和编剧们忽视了,或者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军队的核心是战争,而战争又无疑是政治的继续及最高的表现。但在文学创作中,战争与政治是不能作为主体的,它只能是载体。

那么军旅文学的主体又应当是什么呢?具体的说,只能是传统的民间文化遗产,只能是由民族精神和民族凝聚力及民族认同感所形成的民族文化。不承认这一点或根本意识不到这点,我们的军旅文学就只能徘徊在社会的低层次,就永远是文学体系中的边缘文学。而只有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你才能在政治和军事及文学的三角关系中,寻觅到最微妙的连接点,也就是在完善人性的价值观及生命尊严的过程中,重塑民族精神和军魂。

因军旅文学的最终目的,并不在于仅仅是反映现实。而在于通过对现实和人生的描写,真实地揭示一种境界或情感的想象方式并力图通过此种境界与情感来感染更多地认同者。必须在对战争与历史的反思中寻找批判的武器,并由此而发掘灵魂的新生与升华的可能。这里既有抽象的反思,也有具体的寻找和发掘。这就构成了现实主义表现方式中必不可少的二元对立。也不妨说文学的精神,其实就是人文精神的确立,军旅文学又尤其看重这一点。文章必须由始至终都要以潜移默化的方式,贯穿着一种强烈的自我批判精神。即以自身为标本,对整个民族文化传统进行严格的抉心自食;既启蒙自我,忏悔自我,构建自我。古人云;有容乃大,这是从道德角度而言。无欲则刚;这是从社会学角度而言。但从文学角度而言;有欲或无欲,君子与小人,敌与友,都应在同一层面对峙。彼此都是人,都拥有同样的鲜活跳动的灵魂,都在食人间烟火,同在五行中,同样没有跳出三界外。绝不能简单地以党派的需要来定位,更不能刻意的丑化或贬低对手。而应把敌人与自己同放在末日审判台上,让他们一起去经受炼狱的考验。而主宰这座审判台的,不是***,也不是蒋介石和赫鲁晓夫,只能是不容亵渎的上帝!这个上帝又只能是至高无上的道德规范!只能是人性及生命的尊严!这才是超越信仰及党派的认同感,这才是各党派及信仰都无法否认的文学创作。

因从社会学角度而言,没有超阶级的政治及人性。但从文学角度而言,人的阶级属性只能是文学表达的切入点。如果我们的军旅文学作品,不能引发或触动人性及道德上的反思,那你的作品就只能沦为政治读物。也就是说军旅文学最基本的核心价值,应定位于构建由民族心理形成的民族精神。即塑造与这个时代相适应的主体文化,并足以排斥垃圾文化的“阳春白雪”。他要通过军人的生活方式及思维方式,再现军人对于人性与生命和民族精神的尊重及维护,但他绝不能沦为政治概念的图解工具,所以军旅文学只能是民族的精英文化!

看看《兄弟连》影片结尾处,德国将军对已准备投降的部下发表的演讲吧。看看美国的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将军,退休前回西点军校时的告别演讲吧。看看德国希特勒在国会大厦,对即将攻入莫斯科的德军发表的演讲吧。看看英国军队在成功地实施了“敦刻尔克”大撤退行动后,首相邱吉尔对全国民众的演讲吧。你就会明白我们的军旅文学影视作品中,到底缺少的是什么?到底最需要的又是什么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