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旅文学及影视剧说起(二)

山中落叶 收藏 1 96
导读:无意间我看到了中央电视台的主持,对这几部影视剧的作者和编剧的采访。当那位作者和编剧面对采访的摄像镜头,眉飞色舞的宣称自己是军旅文学创作领域中的成功者时,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凡是伟大的作品,凡是文学中的精品,凡是赢得观众好评及喜爱的作品,绝不是官方授意的,更不是捏着鼻子憋出来的。客观地说,应当是一不小心“溜哒”出来的。而那些写出精品及伟大作品的作者和编剧在闻知获奖后,是绝不会有“呼儿屠羊沽白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癫狂之情。而只能是顿生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谨慎与战栗之心,充其量也不过是“书生老去,机会方来”的感

无意间我看到了中央电视台的主持,对这几部影视剧的作者和编剧的采访。当那位作者和编剧面对采访的摄像镜头,眉飞色舞的宣称自己是军旅文学创作领域中的成功者时,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凡是伟大的作品,凡是文学中的精品,凡是赢得观众好评及喜爱的作品,绝不是官方授意的,更不是捏着鼻子憋出来的。客观地说,应当是一不小心“溜哒”出来的。而那些写出精品及伟大作品的作者和编剧在闻知获奖后,是绝不会有“呼儿屠羊沽白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癫狂之情。而只能是顿生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谨慎与战栗之心,充其量也不过是“书生老去,机会方来”的感叹。问题在于;你那又算是什么样的成功呢? 是玩命添加水分的政治读物地创作成功呢,还是假大空特色超水平的发挥呢?是在混事蒙稿费,还是对艺术与良知的负责任呢?假如矛盾老先生的在天之灵,闻知这样的垃圾和烂货居然还获得了**文学大奖,那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会不会气得翻身打滚不成呢?

谈到军旅文学的崛起,就必须承认它是现代文学体系的综合体现。而军旅文学崛起的意义就在于如何造就能够适应新的时代环境,并且足以抵消垃圾文化的主流文学。这就要求我们的文学工作者,能够竭力摆脱文学从属政治与拜金主义的狭窄观念。究其好的军旅文学作品,无不是对高度政治化及拜金主义抵制后的结果,无不是坚持文学必须摒弃高度政治化的努力和对自主性追求的反思。

曾有人指责我;说我忽视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别于其他国家军队的特点,那就是我们坚持的是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这就是说;军队首先是对党负责,然后才是对国家和宪法负责,这就在无形间为军旅文学作了不见诸文字却又无所不在的定位。

我无意否认这种观点,至少我承认这种观点的真实性。问题在于;我们的军旅文学创作人员,到底是什么呢?是政治部门的理论工作者呢,还是文学工作者呢?那么,党是什么?国家是什么?宪法是什么?那么,军队和党与国家及宪法又应当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如果说军队和党与国家及宪法的关系,就如同是人那完整的生命。那么,党;就理应是人的大脑神经中枢,国家;就理应是健全的身体,军队;就理应是骨骼与四肢,宪法;就理应是道德与行为的规范。公民;乃至各民族,就理应是那鲜活跳动的血肉。那么,你又要如何切割呢?你分得开吗?有必要分而论之吗?

我这样说;只是要强调这几者之间的关系,而只有明确了这几者间的关系,才能更准确地在文学作品中寻觅到最自然贴切的韵律和基调。问题是我们的军旅文学创作人员却始终也没弄明白,党和军队与国家及宪法并非是空中楼阁,而是深深植根于人这个最基本点上的,而这个基本点,又同样是建立在历史这个血脉之上的。

如果说;美国和西方人是属于理念至上的民族,那么穆斯林和犹太人和印度人则是属于宗教之上的民族与国度。那么中国人,就无疑是属于历史至上的民族。这无疑是我们中国人,有别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不同之处。(他们强调的是出世,而我们强调的则是入世)因为历史在中国人的道德和行为规范中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坦率地说;那些超越法律和社会现实的宗教,(也包括什么闪着金光的那几本狗屁书与主义)在中国人的行为规范中,从来就不占有什么位置和分量。但中国人从来就不缺少道德的坚守,从来就不缺少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勇士!

中国人从来就不相信什么天堂和地狱,也从不指望会有什么末日审判。但我们却矢志不渝地笃信历史的公正与无私,怀着极大的热忱虔诚地笃信天理昭彰报应不爽的信条。在我们那朴素而由直观的理念中,这原本就不是写在字里行间的,而是镌刻在历史的严肃里,蕴藏在天地之中的。这就是历史在我们中国人心目中的分量,这是远远要超出那些什么宗教和理论的。即便说历史就是中国人的宗教,也绝不过分。即便是由意识形态上的分歧或各种人为的政治禁区,但中国人也从未怀疑过历史审判和拯救的功能。这又无疑从一个更广泛的社会意义上,赋予中国人一种更为强悍与持久的韧性,即对历史与良知的敬畏和崇拜。这也就自然的成了我们中国人生命哲学里的核心部分,并进而形成了我们民族文化里的主体和精华。更顺理成章地构建了修身养性的前提,及炎黄子孙生命最终的归宿和境界。

想孔老夫子作《春秋》,乱臣贼子惧。司马迁著《史记》,成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文天祥从容就义,岳飞慷慨赴死,杨靖宇将军以血荐轩辕,他们的精神支柱无非就是留取丹心照汗青。想刘少奇主席与彭德怀元帅,为了***奋斗了一生,却含冤而死。他们最终还是把自己的清白和生命,毫无抱憾地交给了历史。刘少奇主席在临终时发出的那句感叹;好在历史是由人民来写的!难道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他们无不是在用自己的生命,验证了历史至高无上的地位!

毋庸置疑;无论是从人类社会学的角度,还是从道德规范的角度而言,对于中国人来说;历史就是人心!历史就是人性!历史就是天理!对历史的笃信,就是对人心的敬畏!对历史的崇敬,就是对道德的坚守!对历史的虔诚,就是对生命与良知的尊重!对于中国人而言,历史远比什么宗教和主义,包括什么狗屁思想与经典著作,来得更朴素,更直观,更严肃,更真实。她比任何一种法律及道德规范,更具有无所不在的制约力。她比任何一种更高深的理论,更能还原生命中的本我。因为生活中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在简单的图解那原本就枯燥干瘪的政治概念,而是站在历史的某一点上,在抒写只能属于自己的人生历史。

不错,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和事件是虚构的,军旅文学同样是如此。但军旅文学却必须注重历史的大环境,并依附历史真实的表现,由此来演绎与生发虚构的故事。必须凭细腻的感性笔锋,直探现实人生的宽度和深处。而不能简单的,甚至是直观的,偏重于对历史的反思。而应侧重于透过历史地回顾,完善并充实对现实人生的感悟与剖析。这样你的作品才会意境更深远,更开阔,更能唤起读者的共鸣。因为就目前的军旅文化热而言;其实它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折射出我们的国人已从近代被侵略和被奴役的民族压抑感中解脱出来了的一种心态。它显然已经超出了历史与现实的局限,已然具有了一种全新的文化自信和民族的自豪感。这是我们必须予以充分注意和重视的,因这种情感无疑影响甚至决定了整部作品的韵律和基调。

我承认人物的性格,是通过情节的延续来完成的。但人物性格的塑造,理应具有一种反传统的精神,更要有一种逆向思维的张力。人物只能是亦正亦邪,摇晃在道德的悬索之上,而又不能使其坠落。因人物性格的复杂与微妙,原自于生活本身的复杂和历史与时代的局限。这样你的笔下,才会更真实地,全方位地展示人性升华与堕落的全过程。你对人物性格的发掘,便有了深刻而广泛的社会意义。若你在辅以细腻的笔锋,去描写人物微妙复杂的情感和尖税对立的矛盾冲突,人物的内心世界和独立的人格便自会形成一幅完整的,鲜活的,跳动的灵魂。

我之所以反复强调历史的严肃,就是要说明军旅文学的创作必须要建立在尊重历史的大前提下,来演绎文学的属性。把党和国家及宪法的关系,植根在人性与道德的认知上。你不能简单的甚至是肤浅的图解政治概念,而应是在演绎历史的艰难与悲壮。因你毕竟不是理论工作者,而是一个文学工作者。那么,你就只能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秉承天理昭彰报应不爽的朴素而又直观的理念,来尽情演绎人性的堕落与升华的情感想象地方式,来完善并充实道德审判及人性的认知及生命的认同感,这才是军旅文学创作理应遵循的逻辑与法则。

如果我们不能充分意识或领悟这条法则的重要性,你就无法完成化解政治概念的全程。(注意;这里强调的是化解,而不是图解。)那么,你的作品充其量就是添加水分的政治读物。那不是文学,而是垃圾和滥货!因你所展示的;并不是人们情感想象的方式,而是在简单地图解枯燥干瘪原本就没有生命力的政治概念。

当然我们承认高度政治化,几乎是现代军旅文学最难以摆脱的历史宿命。问题在于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就不应该以牺牲纯文学属性的追求为代价。不是规避政治,而是应秉持开放了的政治观念,并充分增强久已匮乏了的对人性的反思及对生命的尊重。在新的历史环境中对政治进行人性化,理性化的充实,丰满与完善。那么这种经过再加工后的政治的基本内涵,就是广泛意义上的权力与责任和社会公德。在这个大前提确立后,军旅文学的创作就变成还报于社会的政治实践。并在文学实践中,恢复其把握和发现历史及现实的能力。愚蠢的人,是为文学作品披上一套用政治打造的铠甲。聪明的人,是在政治与文学作品的妥协中,将它们巧妙地融合为一体,并把它们升华为人性的闪光点。这就将高度政治化自然地转变为,对于人的理性及社会公德的呼吁。转变为对于人的尊严的维护。转变为对于基本人性及科学精神的追求和肯定。转变为对于国民劣根性的批判,及对于历史变革时期军事思维理念的反思。 南宋时有一位宰相秦桧,曾说过“莫须有”三个字。我们没必要去在意这三个字所包含的政治谋略,但从文学创作的角度而言;“莫须有”不就是在遵从历史真实的大框架的前提下,去尽情演绎那些可能有,也可能没有的道德的真实,历史的真实,我们所希望的真实吗!(注意;这里强调的是在历史真实的大框架的前提之下)

这就是许多社会学家一再强调的,要超越社会政治层面进入历史的最深处。从而对军队的责任,进行现实的及历史上的全方位的思考。也就是禅宗理论中反复提到的“外师造化,中有心源”的理论。因为军旅文学在实践中,虽然具有独特的政治属性与价值观。但他绝不应演绎为简单的政治,而应充分尊重并珍惜文学的属性与情感的想象方式。这就是我们曾反复强调的对人性的尊重和珍惜,也就是民族精神的塑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