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的虚荣”,亦或是“流血流汗不流泪”的坚强,随着年龄和兵龄的增长男兵的眼泪开始“珍贵”起来。

面对亲人的离去,女友的分手,岁月无情的摔打和生活的挫折,男兵不再像18岁以前那样痛哭流涕寻死觅活,而是以长时间的沉默来表达自己的伤感,用无声的语言唤起对那些美好的日子的回忆。一种想哭的冲动时时冲击着男兵的神经,却始终没法触动男兵的泪腺,男兵便感到一种深深的失落,觉得自己坚强得有点“虚伪”!

日子长了,男兵就怀念以前那些“幼稚”的生活。入伍离家是时昏天暗地的哭泣,新兵连躲在被窝里流泪的日子,第一次在报纸上看到自己名字时喜极而泣的画面,班长离队时相拥痛哭的情景,总是无数次地敲开男兵的记忆之门。在每个有梦的夜晚倾斜而出。

明月,清风。夜里,男兵梦见自己就要脱下军装了,离队时,看着生活了整整两年的营房,摸着曾千百次翻转腾飘的器械,望着曾一起摸爬滚打的战友,男兵再也禁不住哭出声来:“为什么要退伍?”……

男兵在自己的哭声中醒来。夜无边无际地裹着他,男兵突然感到自己好渺小好无助回忆刚有过的梦境,泪又一次的喷涌而出,男兵犹如天真小孩,任凭自己哭得一塌糊涂。男兵知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只有坚决服从命令的士兵才是一名合格的士兵,假如真的有这么一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