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工啊民工

《民工啊民工》

编剧 云飞扬

演员:三儿,大哥(简称哥),大学生(简称大)

道具:道具床,小墩子,酒瓶一个,2个大碗,2个盒饭,袜套

极品芙蓉王一包,2块钱芙蓉一包,墨镜一个,手机一个,打火

机一个,民工衣服4身,行李包一个,信纸一张,手铐一副……

剧情:

第一段:全场光黑,三儿坐在舞台前方的小墩子上郁闷的抽烟,光起,哥拿2个盒饭上,看到三儿,走过去

哥:干啥呢?大中午的不吃饭在这抽烟??

三:我不想吃

哥:干啥不想吃?出什么事啦??

三:没,没啥事,哥你吃饭吧!

哥:哦,对了,昨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

三:(面有难色)没,没干啥啊,我和顺到河边遛弯去了

哥:哦,遛弯……那我咋听说你昨天晚上还住在顺那了啊??

三:哦,……我是晚上陪顺聊天来着。

哥:哦,聊天,那你把我昨天给你的那40块钱拿出来看看??

三:这,这,……哦,顺昨天说他有点事要用钱我就把钱借给他了

三说着往床边走去,这个时候哥也起来追过去了

哥:你给我站住!(三站定,不敢看哥)你是把钱借给顺了是吧,那

好,我现在去找顺问问清楚!

大哥说完真要走,三一把拉住大哥,

三:哥,哥,你别去了,我,我……

三没话说了,坐回墩子上拿起饭来吃,哥也走回墩子上。

哥:又赌了吧?

三:………

哥;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赌别赌,那顺他们是好人啊,你跟他们

赌钱你什么时候赢过,不长记性。

三:哥,我……

这时候哥气的猛的在三旁边坐下来。三看着哥的表情不太对

三:哥,我是想去赌一把,赢点钱,把欠你的还上,然后再给俺妈……

哥:你妈咋了?

三:没咋。

哥:你妈到底咋了?

三:真没咋?

哥:我说你这孩子这坏毛病,你妈到底咋了??

三:我妈下个月生日,我想给妈买双鞋。

哥:鞋看好了?

三:恩

哥:那鞋多钱?

三:80

这时候哥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掏出80块钱递到了三面前

三一看

三:哥,我不能要你的钱!

哥:叫你拿着就拿着

三:哥,我不能再要你钱了!

哥:你什么毛病,叫你拿着就拿着……

三把钱收下

哥:难得你有这份孝心!

三:哥,谢谢你,我拿到工资一准把钱还给你~!

说完三就端着饭往床边走去

哥:你还说那工资呢,都他妈三个月没有发了!

三:妈了个比的,一提到这工资我就有气,那包工头,还我们老乡,

但是工资怎么也不发,你说这叫人咋活啊,没钱用,又不发工资,

那只好去赌了!

哥一听三这话

哥:你啥意思,你还为自己找理由了是吧,吃饭!

两人坐到床上吃饭

哥:来,把这个蛋吃了吧!

三:哥,你吃吧!

哥:我不爱吃!

三:哥你吃吧

哥:我说不爱吃就不爱吃,你吃不吃!

这个时候大学生从一旁上,走到台一侧

大:我是个学表演的,我们老师让我做观察生活小品,我一直不知道

应该演什么,可以我现在知道了,(指着两个民工),嘿嘿,民工!

大学生走到2个民工身边

大:两位师傅,吃着呢?

大:我是个学表演的,我想在我的小品里面演民工,想找你们借两身

衣服,可以吗?

两个人都没说话看着大,大很郁闷的对观众

大:原来是聋子

这个时候大走到两个人的身后去拍两个人的肩膀,把两人吓了一跳

大:师傅,我是学表演的,(手舞足蹈状)我,眼,圆,演员,知道不,我要演民工,想找你们借两身衣服,可以不???

两个人还是没有理他,大又走到台一边郁闷,当大回过头的时候,大哥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前,大立马作出防守状,大哥往前一步,大就退后一步,如此两次,三在旁边指着大的后面

三:沟沟沟!

大:原来不是聋子(对观众),啊类啊类啊类,沟沟,啊!

从侧幕传来一声惨叫,原来是大听错了,摔到了沟里面,2民工把大搀扶上了舞台

大:我说你们怎么不早说啊

三:我说了啊,沟沟沟啊!

大:咳,你要说普通话啊

哥,三:我们说的就是普通话啊!

大:好了,我们先不说这个,两位大哥,你们能把衣服借我吗?

哥:就两身衣服啊,行,没问题,我去拿两身新的给你

大:师傅,等下,我不要什么新的,就你们身上的就行,

三:啊,为什么啊?

大:就要这种原生态的感觉

哥:哦,好好好,我们这就脱下来

三把大哥拉到一边

三:哥,我们就这样把衣服借给他了啊,自己还要穿的啊

哥: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们……

大:哦,师傅,那这样吧,两身衣服,我付租金1天20,然后我放50块钱押金在这,好吧!

哥:没事没事,衣服你拿走就行了,不要什么钱

这个时候三在一边自言自语

三:这衣服我们不要了,就算送给你了,但是你把租金和押金都留下,呵呵

哥:我说你这脑子里面整天想的都是啥,没事,同学,衣服你拿走。

说完大哥马上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还叫三也把衣服给脱了,大哥脱了上衣,三连裤子都被大哥脱了下来交给了大学生,大学生很是感动的走了!

三带着仇恨的看着大哥,大哥一回头看见了三

哥:你那小眼睛再瞪我试试,腿给你打折了!

三:大哥,那小子一看就是个有钱人,你看那肚子里肯定满是油水

哥: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啊!~

全场黑,一段完


第二段:光起,三躺在床上睡觉,然后哥从一侧上台,过去拍了一下三

哥:都大中午了,你还睡觉呢,赶紧给我起来

三:哥,反正没事,你就让我多睡一会吧。

哥:你看看你那脏衣服仍的满地都是,要不是你妈让我照顾你,我才懒的管你呢(说完就捡了地上的脏衣服去另一侧的水龙头那洗衣服了)

三:哥,那我到觉得你越来越象我妈了

哥:那你还不叫妈

三:叫就叫,妈~~

哥:诶~!~!

三:哈哈,妈,我,我,我要吃奶呢!我要吃奶

哥:哦,你要吃奶是吧

三:恩,我要吃奶

哥:那好,我给你奶吃(接了一捧水到泼到三头上),你吃水吧!

三:哥,你真坏,把我身上都弄湿了,我不吃奶了,继续睡觉!

这个时候大学生从一旁上来,手上拿着借的衣服,还提了个行李箱,坐到了床中间,把衣服放了,行李箱一扔就不说话了

三:诶,你咋了?

哥:对啊,你被学校开除了,行李都拿过来了

三:犯事啦?

三,哥:失恋了?

大学生猛然抬头

大:我被批了?

三:啥,你被劈了,哪儿被劈了,我看看?

哥:诶呀,你没事吧!

大学生猛然站了起来

大:我们老师说我的小品演的不好,所以,从今天开始,我要和你们一起体验生活

三:体验生活,哦,我哥那还有衣服没有洗完,你去体验一下吧

哥:你说啥呢,没事,同学你坐,我去洗了手!

三个人又一起坐到了床上

哥:诶,同学,你说你是学啥的,来着,哦,表演是吧,你给我们说说,你们平常都学些啥啊?

大:哦,我们平常学习4门功课,声台形表!

三:啊,啥是声台形表啊?

哥:哈哈哈哈哈哈!三,你知道他们学啥吗?

三:啥?

哥:他们学的是生孩子修表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大:师傅,师傅,我们学的不是生孩子修表,我解释一下吧,这个声呢就是声乐,台呢就是台词,形就是形体,表就是表演了

三:啥是声乐啊??

哥: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个城里人啊喜欢把几个词放在一起说,这个声乐啊,应该就是生孩子坐月子。

三:哦,原来是生孩子坐月子,哥你真有文化!

大学生已经笑的不行了!

大:师傅,声乐他不是生孩子坐月子,简单点说就是唱歌!

哥:哦,那那你给我们来一个

三:对对对,来一个吗!

大:那我就来一个吧

哥:来你站床上来唱吧

大:不太好吧

哥:没事,来吧!

大站上了床,然后带上墨镜

大:那我来了啊!

哥、三:呵呵,来!

大唱歌,唱到几句三爬到了床上把大的墨镜摘了下来,大停止了唱歌,三拿着墨镜看来看去的,刚想带上

大:等下,师傅,你可得小心点,这墨镜500多块钱呢?

三:啥,500多块钱!

大哥抢过三手里的墨镜还给了大学生,把三拉到一边说了他几句,3个人有点尴尬,三盯着大学生的墨镜在发楞,大哥拍了三一下头

三:同学,说道这个唱歌,俺哥也会,他那声,老高老高了!

大:那师傅你来一个!

三:对啊哥你来一个啊!

哥:我,唱的不好

大:没关系,师傅你也站上去给我们唱一个啊。

大哥站了上去,其他两人找地方坐下,大学生带头开始鼓掌,大哥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

哥:你们一鼓掌我紧张,我在上面唱不自然,还是下来吧

大:那没事,师傅你就在下面唱吧

大哥看了看周围,把身体干脆转了过去

哥:我还是背着唱吧

三:呵呵,俺哥他害羞呢!

大哥开始唱歌,陕北民歌,唱的很好,把大学生给吸引了,不自觉的拿出了带摄象功能的手机来给大哥拍,搞的大哥很不自然的躲来躲去的,最后终于唱完了

大:哎呀,师傅,你唱的太棒了,我都给你录下来了

三:同学,你这是啥东西啊?

大:哦,手机,带摄象功能的!

三:诶呀,咋这么先进呢,能借我看一下吗?

大:好啊,你看看!

三:诶呀,哥,哈哈,我看到你了,你在这玩意里面,诶,别动,动就不见了,同学,你这手机该多少钱啊?

大学生一边找地方休息,一边很随意的说了出来

大:就3000多块钱!

哥、三:啥3000多块钱

这时候大哥又马上把手机从三手里面抢了过来还给了大学生,把三拉到一边有训了一阵,大学生满头雾水的看着他们俩,然后好象明白了什么一样,大哥训完了三,把大学生拉到床上,(三盯着大学生发愣)

哥:来,同学坐床上来,你刚才说的你还学那个啥来着

大:哦,台词,这样吧,我给你们来一段简单点的,绕口令,好不好

哥:行行行,你来

三缓过神来:哦,对你来!

大学生开始念绕口令:《打枣》,手舞足蹈的念完了,大哥腾一下站了起来,神情严肃,三都被吓了一跳

三:哥,你咋了?

哥:没事,你让开!

哥:(对大学生)你,给我过来!

大学生楞了一下

哥:你,听见没有,给我过来!

大学生直打哆嗦,还是过去了

哥:你坐下!

大学生发着抖坐下了

哥:我跟你讲啊,你这枣不能这样打啊,这样一个一个的打多浪费劳动力啊,象俺村那边,那打枣啊,就是哗一下打到一堆,又哗一下打一堆啊!(第一下两手从前面抡到后面,让大学生往后面一躺,刚起来,大哥又用手从后面抡到前面,把大学生打到往地上一滚)

大学生往后面爬了几步

三:诶呀,哥你看!

哥:啊,同学,同学,我不是故意的,快起来

大学生害怕的站了起来,然后回到床边上,大哥觉得不好意思了,就不坐下,大学生缓过来以后就让大哥坐下,推让了好几次大哥才尴尬的坐下,平静了2秒钟

哥:诶,同学,就你说那绕口令三也会,三你给同学来一个,就你平常爱说的那个喇嘛喇叭那个。

三:俺说的不好

大:没关系,师傅你来一个!

三就提了提裤子说起了喇嘛喇叭的绕口令,说完和大哥击掌庆祝,

这时,大学生猛让跑到两个人面前各紧紧拥抱了一下,拉着两人的手

大:我觉得你们才应该去学表演,你们太有才了

哥:我这不行,都这么大了,你看看三还能不能上啊

大:能啊,当然能

三:那上你们那学校一年的学费得要多少啊?

这个时候大学生已经意识到自己花的钱远远的让两个人不敢想象,就岔开了话题

大:来,两位坐啊,抽烟啊

从兜里面掏出了一包极品芙蓉王发烟给了2人

哥、三:啥,芙蓉王!诶呀好烟啊!

此时,大哥欣喜的在看着烟,而三若有所思的拿着烟在琢磨

哥:诶,同学你那学费到底要多少啊?

大立即掏出打火机给两个人点烟,一边点一边说学费13000,加上其他的大概2万吧,两个人先是顾着点烟了,然后才反应过来!

哥、三:啥,2万?

其他两人定格,给三追光,三走到台前独白

三:为啥啊,凭啥啊,我连芙蓉都抽不起,而他却抽芙蓉王,都是同龄人

给大学生一个定点光

大:都是同龄人

三:我们都是人

大:我们都是人

三: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大: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大哥已经到了台的另外一边,给个定点光

哥:不为啥,这就是命,认命吧!

这个时候三走到大学生面前把墨镜,手机,烟都拿在了自己的手上,其他光灭,给三追光,三在台正前方

三:我不认!


第三段:

大哥走到三的追光里面直接给了三一巴掌!

哥:是不是你干的?

三:哥,我不明白你啥意思

第2巴掌

哥:我问你是不是你干的

三:我不明白你啥意思

第3巴掌

哥:我他妈问你是不是你干的

三:哥,我不明白你到底是啥意思

大哥撤到光外,三带上袜套,追光跟着三,三走到台边,鬼祟的走到台边,然后鬼祟的往台的另外一边去无实物撬门,大哥也跟在了三后面,等到三撬门的时候大哥一把把三揪住,

哥:你给我过来,总算让我抓住了

大哥一把把袜套给摘掉,两人对视

哥:三

三:哥

哥;三,果然是你,你给我过来,给我跪下

三:我不跪

大哥一脚把三踢的跪下了!

哥:三,这工地上全部是老家的人,你要真做了,你还要不要脸的,你还做不做人了,你还回不回家了!

大哥揪住三的衣领,两人对峙 音乐起(建议用《活着就是折腾》宋岳庭)

两人开始无声打斗,抱在一起打斗,在地上滚10多秒后两人互相被推开,大口大口喘气,全场暗。两人坐到了床上,摆了两个大碗,一个酒瓶子,一包烟

哥:三,哥今天打了你,是哥对不起你!

三:没有,来哥,喝酒

哥:你跟哥到这边也快两年了吧,哥也没让你过上好日子,是哥对不起你

三:没有,哥,你对我很好,来,喝酒!

三自己没怎么喝,一个劲的灌他哥喝酒

哥:你说咱,咱他妈是社会上最被看不起的人,但是咱们的心得是干净的,你听哥一句话,如果咱们心是干净的不怕别人看不起!

三:对,哥,喝酒!

哥;三,你说这工头都3个月没工资了,叫我们怎么活啊,俺妈也病了,我这个当儿子什么也做不了啊,我………

大哥这个时候喝醉了,跑到床下面狂吐,三马上把大哥扶了起来让他到床上睡好,拿毛巾给大哥擦了擦,大哥的口中还念念有词,说让三别走的话,让三别去偷东西,让三好好做人,说的三趴在大哥身上哭了起来,哭过以后,三起来了,眼神里面充满了愤怒和一些不安,然后带上了袜套,走了几步,又回来了,从身上拿出一封信,摆在了大哥的身边,然后大步的走了。这个时候大学生高高兴兴的上场,好象突然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别人一样,一上来却看见大哥躺在了床上,他跑到大哥那,看到他是喝醉了,然后他又在舞台上到处寻找三,都没看到,郁闷的坐到了床上,突然他发现了那封信,把信拆开来看,起话外音,三说出那一段信

三:哥,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这是凭什么啊,咱们在城里面盖了那么多房子,但是我们一个都住不起,工资也3个月没发了,我知道哥你也不容易,咱妈还病着呢,你放心,我就到仓库里面拿一点,就拿一点,等我把建材卖掉了,我就回来,那时候我们就有钱了,我们到外面去做生意,给咱妈治病,我们一起过日子,哥,你等我回来,一定要等我回来!

这时候起三道追光,分别在舞台左中右,左是大哥,中是大学生,右是三,3人心灵对白

三:哥,为啥啊?(天真)

哥:为啥,这就是命,认了吧!(双手带手铐)

大:为什么啊?(面无表情)

其他两个人光灭,大学生的光保留

大:三最后还是去偷建材了,但是他在仓库拿建材的时候,仓库突然塌方,三被压死了,包工头拒不赔偿,他大哥急了,把包工头打成了重伤,结果被判了15年……班驳的血迹和白晃晃的手铐,是什么夹带走了这条年轻的生命,又是什么沉重了这锒铛的手铐。他疯狂挣扎,他铤而走险,为的只是挣脱这样的困境,知道他心脉的最后一丝搏动离开他的躯壳。从前的快乐去了哪里?

这时候大学生的光渐灭,场上响起了第二段大哥唱的那首陕北民歌,民歌完,追光给床,三和大哥又坐在床上吃饭了……

三:哥,你给我吃鸡蛋

哥:不给,我今天想吃了

三:你不喜欢吃

哥:我今天又喜欢吃了

三:不行,哥我要吃鸡蛋

哥:好好好,这样吧,我给你猜个谜语,你要猜出来了呢,这个鸡蛋就给你吃,好不?

三:好,猜谜语我最厉害了,你出吧

哥:好,说两只母鸡,打3个字

三:恩,哦,嘿嘿,哥你真坏,两只母鸡打三个字,同性恋!

哥:你才同性恋呢,告诉你吧,两只母鸡打3字,两只鸡!

三:不行,哥,这不算,再猜一个

哥:好好好,再猜一个!说两只公鸡,打5个字

三:两只公鸡,5个字,呵呵,哥,这太简单了,还是同性恋!

哥:我说你这思想怎么这么浑浊呢,我告诉你吧,两只公鸡,5个字,还是两只鸡!呵呵!

大哥刚要吃,又被三拦了下来

三:不行,大哥,我要再猜一个,一定要再猜一个,刚才的都太容易了,我不喜欢猜,你给猜个难点的

哥:好好好,我再给你猜个难的啊,听好了,最后1次机会,说,1只公鸡一只母鸡,这回不是同性恋了啊,打7个字,猜吧!

三:我说哥,你咋和鸡干上了呢?

哥:你才和鸡干上了呢,赶快猜,不猜我吃了。

三:我猜我猜,合法夫妻

哥:那才4个字

三:哥我猜不出来!

哥:听好了啊,傻B还是两只鸡!

三:哥,错了错了,还是两只鸡,只有5个字,你蛋要给我吃

哥:那我前面叫你那傻B不是字啊?哈哈哈哈!

三:哥你骂我,你真坏,不行!

两人开始围着床追打,光渐灭!

全剧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