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章海外扬名 第十一节难当的宪兵

ddtt 收藏 5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七十九军暂编第六师对长沙的反击把弹尽粮绝的鬼子逼到绝路上,鬼子想在长沙城里熬过十月一日这天,可是巨大的伤亡,短缺的补给,再加上夜间被偷袭,导致他们彻底丧失守下去的信心,宪兵营的夜袭给鬼子造成的心理阴影以及对士气的打击远远超过七十九军,但主要战斗还是七十九军,宪兵营起的作用并不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七十九军暂编第六师对长沙的反击把弹尽粮绝的鬼子逼到绝路上,鬼子想在长沙城里熬过十月一日这天,可是巨大的伤亡,短缺的补给,再加上夜间被偷袭,导致他们彻底丧失守下去的信心,宪兵营的夜袭给鬼子造成的心理阴影以及对士气的打击远远超过七十九军,但主要战斗还是七十九军,宪兵营起的作用并不是很突出,不过宪兵营给战区后勤处送了几马车三八大盖的确让本战区的友军刮目相看。

天亮以后宪兵营还在睡觉,第六师对开始撤离长沙的日军展开追击,原先打日本补给车队的国军各部展开了对日军的围歼,宪兵营干完自己的活儿对这些事情并不挂念,所有的人都想,再等天黑时给鬼子加把火,从后勤部多领取点手榴弹,晚上好好炸他娘的狗日的小鬼子。

客栈里的厨师早上早早起来,洗菜做饭准备一天的吃喝,这群爷爷兵真他妈有福,居然每天吃酒席,不过客栈里的伙计就喜欢这样的客人,客人点好菜他们偷吃的也是好菜,客人吃面条他们也只能喝面汤。


中午饭时间过了,宪兵们才陆续起床,晚上又跑又打的折腾的大家都很累,一睡就睡过了时间,现在正好起来吃中午饭。

随着日军的败退薛岳的第九战区司令部以及庞杂的后勤部门都开始向长沙回迁,战区司令部的几个副官骑着马带着一群卫兵来到客栈,他们是奉命来巡视宪兵营的,结果正赶上吃饭。

薛岳的副官一看宪兵小日子过的不错,十挺96式机枪往那一摆挺好看的,掷弹枪和冲锋枪也都各有十来支,盒子炮几乎是人手一支,看来宪兵营装备保护的不错,他们可竟选好武器用,居然把毛瑟枪还给后勤部,机枪给了友军以后家底还这么厚,看来他们很了不起,很有能耐。

张学义晚上没打仗,早晨早早起来,一直坐着喝茶,边喝茶边翻看一本破书,也不知道从那找来的,他领子上经常不带应该佩带的将官领章,因为他怕带个上将军衔吓着别人,另外他也想,如果自己被抓被杀,那鬼子可以拿自己做宣传然后打击国军士气,毕竟死了宪兵营长和骑兵上将还是有区别的,为了跟九战区的人平安共事,战役开始后他没佩带将官军衔。

副官问:“你就是营长?”

“是呀,请坐下说话吧。”张学义拿茶壶给来人到上水,然后问:“请问你是那个部门的?”

“我是战区司令部的副官,代表薛长官来看看宪兵营,你们营很能打呀,光三八步枪就缴获了几百支,而且打仗还不怎么带枪,你们怎么打得来着?”

张学义笑了笑,“不打败不就行了,不丢枪那最好,空手上去还能捞到不少枪。”

“长官问你们有什么需要?”

“该给补充点手枪子弹了,盒子炮和冲锋枪都没多少弹药,连一次战斗也不够,人都剩半个连,该给补充点人了。”张学义说话的时候九战区又收掉电报,是军事委员会发来的表彰电,因为长沙地区的中统和军统的特工早把宪兵营的一举一动如实上报,老蒋没等薛岳汇报宪兵营以及张学义的表现,老蒋早就知道张学义没白去长沙,给鬼子迎头猛击,可以正面顶住坦克以及步兵中队的进攻,功劳不小,所以嘉奖电报发给张学义,并另有电报给九战区,命令薛岳不得难为张学义,人员武器弹药军费必须全力支持,如果张学义有需要,部队可以扩大到旅级。

薛岳派出去了解情况的人还没回来,军事委员会的电报来了,他知道行了,不用了解了,该怎么办怎么办,薛岳拿起纸签署命令,让手下人给宪兵营补充武器人员和军费。

几个穿军装的走进客栈,跟前一波来调查的都属于九战区司令部,其中一个上校见到张学义以后说明来意,张学义高兴的说:“可算听到句鼓励的话,来的人都别走了,中午我请客,就在这里吃。”张学义手里拿着电报高兴的给手下兄弟们看。

时间不大九战区补充的人员武器也都到位了,三百多士兵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到客栈前列队集合,张学义正吃着饭呢看补充的人都到了,每人一支毛瑟枪还带刺刀,大车上拉着成箱的弹药,不过拨走的武器一点也没给拿回来,他心里马上就不痛快。

带队的一个上尉走过来找到张学义,立正站好以后敬军礼,然后报到,“补充营奉命前来报道,请长官训示。”

张学义对张顺说:“武器弹药先别入库,人暂时不收,让新来的每人背袋五十斤的沙包跑五公里,规定时间跑不下来的都打那来回那去,我这里不养窝囊废。”

一个老排长走过来求情,“长官,您刚来长沙的时候我们营也有很多人跑不下来,这么就把人打发走了部队还是缺人呀?”

“我刚来长沙有的是时间训练,现在我另有打算,我想立即把部队投入到追击鬼子的战斗中,我那有时间操练他们,你们派几个人监督这些新兵,不合格的都打发回去,合格的留下。”张学义跟本营的军官交代完了又找到送弹药的辎重兵军官,“麻烦你回去一躺,跟薛长官报告,我急需要战区各部队缴获的武器弹药,九六机枪、掷弹筒、带掷弹器的步枪以及配套弹药尽量给我多拿,这些你拿回去,我这枪的口径也不对,没法用。”

辎重军官有点为难,张学义拿出大洋塞给他,这下把辎重军官吓了一跳,以前都是有人贿赂他想多要武器,这人挺奇怪,为了不要武器居然给自己钱,为的是不要武器弹药,太奇怪了,“这?这不好办?”

“有什么不好办,我拜托老兄弟点事,你给我记一下,我需要三十支带掷弹器的三八步枪,以及配套弹药,十个掷弹筒,最好是鬼子的八九式掷弹筒,我不喜欢国产的二七式掷弹筒,那不如八九式好用,另外枪榴弹、手榴弹子弹必须给我拿都了,至少足够装备一百人的。”张学义开单子要武器的时候张顺已经吃完饭,他看着口令指挥补充兵负重跑步,因为长沙打仗的缘故,街道上国军的沙袋多了去,客栈里买粮食有大秤,给每个新兵弄来个五十斤的沙袋让大家背着跑步,远了不用跑,就围着客栈跑,客栈占地面积也不小,有前院后院,左右厢房,客栈里还有仓库马厩,如果围着客栈跑一圈至少有两百米,跑二十五圈差不多是五公里,张顺喊着口令让新兵跑步。

补充兵心说话真他妈的倒霉,来以前听说宪兵营吃的好喝得好,现在一看简直不是人,背这么重的东西让跑步,还让不让人活?没办法,不批县官就怕现管,人家现在就在这儿说了算,不想跑连酒席也吃不上,还是跑步吧。

这下热闹了,客栈的伙计都出来看热闹,新兵们背着沙袋跑步,规定时间内五公里结束,没跑完的不用跑了,立即打发回去,打那来回那去,本地不养饭桶,最后张顺又在跑完的人里选,累的趴下不动的踢几脚告诉他,“打那来回那去,跑下来就这德行怎么打仗?鬼子追你,我带你们跑进阵地,你们都跟死狗一样连枪都抱不起来还打这么仗,都马上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

当兵的心里这个骂,走了的骂留下的骂,人们都对这种不人道的选拔方法不满意,这全因为国军素质低下,死几万人才打死鬼子一万人,跑都不会跑怎么快速撤离,怎么快速进攻,怎么迂回穿插?八路军跑完五公里照样打仗,全天行军七十公里,跑下来的就占十五公里,一天跑三个五公里绝对没问题,人跟人就素质不一样,都拿着毛瑟枪打鬼子,谁厉害谁不厉害就从素质上来。

张学义他们哥儿四个都在八路军那里呆过,知道什么是从严治军,不严不行,全是少爷兵怎么打仗,一个人跑不动可能就暴露全部队,可能就丢弃一份弹药,影响战斗的结果,素质太重要了。


最后补充兵留下不到一百人,张顺有进行仔细的选拔,会使用掷弹筒和枪榴弹的单独编成俩排,当过机枪手的编到机枪排,宪兵营暂时编成三个排,分别使用掷弹枪、机枪、掷弹筒,不过装备还没全到位,冲锋枪排现在枪不够,借走的枪太多,到时候再要吧。

闲事都弄完了离吃晚饭还早,张学义背着手看着新兵,“你们也都别干站着,每人都去找石头,也就是手榴弹大小的,每人多弄点,没事拿石头练习投弹,在我这吃饭,每餐都是好酒好肉,可必须有能耐,射击训练我整不起,国家穷子弹打不起,多练习瞄准就是,投弹是必须的本事,跟着我不会这个不会那个想白混饭可不行,睡觉前就练习投弹吧,投不远的做俯卧撑去。”

当兵的可受罪了,没办法,想吃好的必须受罪,做就做吧,练习投弹也没啥难的,多扔一会石头就可以,众人继续去训练。

被折腾了一个下午的新兵看着太阳落山都高兴了,客栈的厨房里散发出饭菜的香味,张学义早就跟老婆坐在房间里喝着酒吃着菜,反正鬼子撤离长沙了,没什么可担心的,牛皮暂时没吹破,张学义当初说跟长沙共存亡的话也没白说,最后城也没丢,城外战斗没结束的时候他都开始训练新兵,别人忙着追击鬼子,他反倒心里有了另外的打算,武汉的W机场必须干掉,否则自己在重庆的老婆孩子都有危险,另外自己回重庆休息的时候也不想听到轰炸机的声音,他这些带够掷弹筒就是想袭击W机场,因为迫击炮太少,而且背着行军太累,掷弹筒比较轻,如果使用的好可以炸个十几架飞机。

这么做可是很冒险,在外人看来似乎很愚蠢,不过试一下总比什么都不干要强的多,鬼子也知道地面上的中国军队想炸他的机场,所以防卫严密也是很正常的,危险、伤亡是在所难免的,自己死在那也有可能,但努力去做永远不努力的好。


日本伞兵部队是轻装步兵,多数人装备百式冲锋枪,很多步枪手都使用四四式卡宾枪,而且枪管上有掷弹器,另外机枪和掷弹筒数量也多,伞兵依靠着武器众多从长沙城杀出来做为开路先锋一路向北打,给其他鬼子准备打开一条血路,可路上拦截日军的国军太多,伞兵不但没救了别人连自己也被围困住。

南次郎带领的特战队抵达交战地点,再国军看来伞兵就够难对付的,每个伞兵几乎都是聚集手,现在又来一群特种兵就更难打,九九式轻机枪和九九式狙击枪都跟施了某种魔法一样,几乎是枪枪要人命,枪榴弹迅速而准确的成排落下,倒霉的国军投弹手被炸的东倒西歪死在阵地上,三十节机枪以及DP-28轻机枪的声音混在一起,俄制的M1910型水冷重机枪绵延不绝的射出子弹来挽回局面,迫击炮也不时的把一群鬼子炸翻在地,可鬼子的百式冲锋枪下成排的国军步枪手倒下。

面对训练水平不是一个档次的,国军开始溃败,身为日本国首席特战专家的尾野大佐得意的看着敌人狼狈逃窜,配属给他的炮兵正迅速的打光弹药,敌人阵地上最后没了声音,轻重机枪全部转移,只留下一大堆尸体和被血染红的子弹袋。

“太好了,这才是特种部队应该有的风格。”尾野大佐提着战刀站起来,特种兵带上受伤的伞兵一起向北撤离,同样的百式冲锋枪,在特种兵手里就效率不一样,本身百式冲锋枪又号称世界最准的冲锋枪,国军敌不过自然会吃亏。

因为是撤退,所以鬼子不找战利品,尽量轻装前进,南次郎出于对特种作战的热爱,他从死去的国军排长身上拿走了盒子炮自己背上,连同许多子弹一起拿走,徒步撤离的时候他问大佐,“您还满意么?我们的部队是无敌的。”

“我们国家不缺战术天才,缺的是战略天才,我军以优势火力和情报居然把仗打得如此糟糕,这可不是我所期望的,我们能知道敌人每个电报的内容,但还是没打败敌人,这不只是遗憾,而是耻辱,情报机关告诉我,我们特种部队的老对手又得到嘉奖,并且开始大量装备我军的武器,可我猜不到张学义要做什么,连他身边的坐探都不知道他想什么,他现在正从战利品里选他要的东西。”尾野大佐从一个不成功的战术家开始向战略家转变,他认为皇军战术上无可挑剔,只是战略上出了问题,阿南维畿很可能是个饭桶,为什么帝国有如此多的饭桶,连个小小的长沙都拿不下来?

“他是不是想伪装成我军,然后假装溃败下来追击我们?”南次郎随意猜测着对手下一步的打算,他这次也算见识了什么叫难啃的骨头。

“这不可能,他会被自己人打死的,他肯定有更大的阴谋,我们回去的路上小心就是,我想他的眼光很高,绝对不是想吃掉我们,你告诉部下,不要跟不熟悉的友军一起行军,比如这些伞兵,我们很熟悉,因为伪装成这样是不可能的,但敌人有可能伪装成一个步兵中队,参战的有四十五个步兵大队,有几百个中队,我们不可能知道每个中队的长官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

“我明白了。”南次郎继续陪长官一起徒步撤离。


晚饭总算开了,新兵吃到了酒席,不过每人只给一杯白酒,多了没有,虽然长沙保住了,可敌人没走远,战役没正式结束,未来还有危险,母亲不是喝酒庆祝的时候,宪兵营只能限量喝酒,有战斗任务时候那是一口不喝。

晚上后勤处派辎重兵送来张学义想要的一切,本来他的需求并不奢侈,几个掷弹筒和掷弹枪还是有的,各部队战利品里一选就行,弹药那缴获了也不少,所以他需要的东西好找。

张学义看着大车上的武器弹药,心说话我知道国产的不好,总算没拿国产的糊弄我,还是鬼子的武器精良一些,中正步枪的二八式枪榴弹不如鬼子的九一式枪榴弹,二七式国产掷弹筒仿制的是鬼子的大正十年型掷弹筒,鬼子精锐部队三年前就开始换八九式掷弹筒,口径更大威力更大,精确度也更高,百式掷弹器可以把缴获的手榴弹发射出去,比鬼子早期的九一式枪榴弹更好使,因为枪榴弹装备的肯定不如手榴弹多,专用枪榴弹难以在战斗中补充,但九九式手榴弹可多的是,有它百式掷弹器就可以持续使用,这可是他能想到的降低伤亡的两种好武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