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电影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有时想象力、雄心壮志和自然条件的综合力量甚至会让资金最到位的影片拍摄变成一场技术梦魇。影片拍摄的特殊经历可能是导演的安排,也可能是出乎意料,但是,却成了下一次制片中令人胆战心惊的噩梦。以下是美国媒体评出的十部拍摄难度最大的影片: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1989年拍摄的《深渊》成为最难的影片,詹姆士·卡梅伦素来不做简单活,为了这部讲述海军海豹突击队,石油投机者,俄罗斯人和不明飞行物的复杂的影片,他在卡罗莱纳南部尚未建成的核工厂防泄漏大楼拍摄好几个场景,有时,在拍摄前为了解压,演员和剧组成员要长时间潜在水底。


约翰·卡彭特1982年导演的《突变怪物》讲述怪异外星人侵入南极一个研究站的故事,影片没有在地球两极拍摄,而是取景于一冰河,1981年剧组成员的整个夏天都是在美国阿拉斯加州朱诺的冰上度过,然后又转至号称“全球冰雪之都”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斯图尔特市。


为了打造一个水中世界,导演凯文·雷诺兹和演员兼制片人凯文·科斯特纳1995年决定在夏威夷卡霍奥拉维开阔的海洋中拍摄《未来水世界》的大部分场景,影片预算惊人,导致这一局面的部分原因是糟糕的天气和演员以及剧组成员的晕船。


2007年的《染血王国》是一部动作影片,讲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一支精锐部队在沙特拉拉伯寻找一名恐怖分子的故事,影片的部分场景去年夏天在菲尼克斯拍摄,那里的气温相当热,高达115度,影片主演珍妮弗·加纳就难以忍受这种酷暑,当时她刚刚生产,正值哺乳期间,以至她两次晕倒在片场。


为了获得真实的失重感,导演伦·霍华德1995年在拍摄《阿波罗13号》时,把演员们带到了美国宇航局的“呕吐彗星”上,这是一种在高空飞行的飞机,开始水平飞行,然后俯冲,乘客们就会体验到失重漂浮的感觉,从1959年实验完毕后美国宇航局就开始使用“呕吐彗星”为提供太空人有关模拟无重力的飞行训练。


《现代启示录》(1979年)在菲律宾开拍前,弗朗西斯·福特·卡波拉就请导师罗杰·科尔曼为自己提点建议,据说科尔曼告诉他“别去”。但是,卡波拉还是去了,还是在季风季节,结果台风几次撕碎了他们的拍摄现场,以致他们必须重新建立。


特里·吉列姆的影片《谁杀了唐吉诃德》在西班牙拍摄,虽然表面上看来,这里不是最极端的拍摄场所,但是拍摄过程竟和纪录片《救命呐!唐吉诃德》中的唐吉诃德的命运一样灾难连连,例如在在一个军事基地附近拍摄期间飞机经常从头顶掠过,才开拔到荒漠中刚开镜就骤降暴风雨顿时成为水灾现场,毁坏了设备,改变了场景模样,主演还患上了脱肠疾病,最后,刚开机六天拍摄就被迫中止。


你能在其他地方拍摄影片《撒哈拉》吗?导演布雷克·艾斯纳选择了摩洛哥的艾芙,拍摄了12周的沙漠场景,这里靠近阿尔及利亚边界,是撒哈拉的心脏地带,为影片提供了完美的背景,但是,突如其来的洪水,无数暴风沙,以及《圣经》中描写的成群蝗虫让剧组成员受够了。


维纳·赫佐格是一个奇特的导演,拍摄上一部以美丽热带丛林亚马逊为背景的影片《天谴》遇到困难后,1982年,他带着《陆上行舟》再次回到这个危险的地方,影片讲述一名男子渴望在亚马逊河口建立一所歌剧院的故事,虽然听起来愚蠢却给人无限灵感,影片《陆上行舟》最惊人的是它没有使用电脑合成,赫佐格拖来一只350吨的轮船,搁置在丛林的一座山上,创造了一个真实的世界,赫佐格称,这样的事他以前从来没做过。


没有比在一群陌生人面前全身赤裸更为极端化或者是不适的情况了,更别提还得和你的联合主演展示浪漫性爱。但是,这还真是编剧兼导演约翰·卡梅伦·米歇尔的影片《性爱巴士》中的必备要素,这部喜剧影片讲述的是“9.11”事件后纽约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