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


(一)

中央山脉北段,中国陆军BC师ID团休整地。

海拨三千多米的主峰上,连日不断的雨夹杂着微微小雪纷纷洒洒而下,山顶白茫茫一片,山腰依旧郁郁葱葱,偶有雪粉飘落,坠地即化,由公路干线上岔出来的几条临时车道均泥泞不堪,冷噬肌肤的雨水正肆虐着数日前才从战场上败退下来、正在补充休整的部队。

伤兵们相互扶持着瑟缩在团属野战医院各帐篷的口子边,眼巴巴地目视山下的公路,不知在冀望着什么。

各种车辆持续不断地爬上来,运来的都是一些准备补充到各单位的新兵,下车后便捂住了口鼻,从老兵手中领到崭新的03式步枪后,便惟恐避尤不及地远远逃离停在路边等待装卸的运尸车,手中紧紧攥着的是崭新的钢枪,脸上流露的却是惶恐不安,有些人已经低声地喊出了妈妈,有些人则像痴瘫病人似地傻站着,对新兵连长的喝斥充耳不闻。

又有几辆涂着红十红标识的车从公路上拐进来,碾过用树枝临时铺就的防滑层,粗喘着气蹒跚而至,偶尔沉闷地撕吼几声,呼啸而过,溅得肖杨一身泥水,肩章上两枚崭新的五星顿时黯淡下来,泥浆渗杂着机油污沫,涔涔滴下。肖杨动也不动,稻草人似地守望着那条盘山蜿蜒而上的公路干道,身后的指挥所帐篷里传出单调的打印机声响。

“天气转变容易生病,淋湿了更糟糕,进去换换吧,”身后多了一名上校。

肖杨一脚踩进水洼里,另一脚勾起一块石子,狠狠地踢出去,击落树梢上一簇雪白,旋即坠入深渊般的林间,没有一丝回音。不知骂了一句什么,又转回来,冲帐篷前一具刚废弃不久的汽油桶猛踹一气。良久才回到帐前,收敛起一脸的忿忿,与高出自己一个头的上校并肩而立,依旧缄默。

上校约莫五十岁上下,发福的脸上泛着油光,发质乌黑健康,身板粗壮且略显肥胖,俨然一头黑土地上走来的大熊。他背着手,与年仅28岁,因ID团荣获集体二等功而得于升任副团长兼代理团长、提前晋升中校的肖杨,一并伫立在深冬雨雾中。

“政委您进去吧,里面暖和。我还年轻,折腾起,”肖杨于心不忍地说道。

政委自言自语道:“这点雪在东北人眼里根本不是雪,不碍事。倒是这雨下得好哇,下得实在,短期内A国海军陆战4旅还不敢贸然进山。”

肖杨打了个喷嚏,强打精神,说道:“狗日的J国小鬼子肯定先进山了。警卫连报告说,几天前向苏澳港佯动时曾跟一支J国精锐分队激战。两架直升机估计也就三十来人,无线电受干扰,还在夜里,居然敢跟警卫连百来号人短兵相接,近距混战,动不动就以两三人一组搞穿插,硬是把警卫连给打散、打垮,我方牺牲十一人,重伤八人,失踪一人,就没有受轻伤的…….真是骇人听闻。说是侦察兵又不像,哪有明火放枪进山侦察的;说是特种兵又不像,哪有男女混编的说法,J国没男人了?连女人都要上战场?”

“估计不是冲着警卫连去的,我看,倒像是打个热身仗,练练手?”

“热身仗……呵,”肖杨苦笑道:“ID团虽然原来是预备役,可好歹也是当年的夜战先锋、今天的丛林专业户呐,警卫连里大多是现役兵员,有一半是训练骨干,一连对一排还被人家像耍猴子似地折磨来折腾去,这个脸可掉大了。”

“男女混编?确定?”

“这点可以肯定。”

“男女混编只对一种情形有利且必要,那就是长期潜伏在敌后搞渗透破坏。”

“什么意思?”

“如果你在中心城市里见到几男几女逛大街,你会觉得奇怪吗?不奇怪。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可能是007系列看多了吧。”

“呵呵,”肖杨笑了,令人窒息的空气终于缓和下来,“管他呢,要真是什么特工,也不干我们的事,有反间谍机关招呼着。”

“进去吧,你要是病垮了,我这刚调来的政委可就一愁莫展喽。”

“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肖杨抖落冬季大衣防雨层上的污水,紧紧领子,跟在政委身后步入帐中。

(二)

警卫连新兵集训地,这里才刚刚结束了格斗训练。

一名四十来岁的四级士官下达休息口令后,新兵们挨着各自的班长扎在一堆堆地蹲下。一名新兵怀抱着散发着防锈油气味的03式步枪,稚嫩的脸上,怯弱的目光正窥视着不远处的卫生队验尸处,仿佛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小心地向班长请教道:“老大,那是从哪运来的。”

老兵淡淡地说:“宜兰海岸,死了几百号人,我们连算好的了,老兵也只剩下四十多条。”

“不是被A军占领了么?还能去收尸啊……”新兵迷惑道。

“国际惯例呀,双方都要收尸的。”

“哦,要是,要是撞上他们也在一块收,杂办?”

“干瞪眼,一般不动手。听我家老头子侃过,当年越南鬼子就不管这些规矩,经常借口收尸,暗地里却带着武器想搞偷袭,一两次还灵,到后来他们真想收尸时,咱们就直接开炮,他们的人死了也只能烂在地上。A国鬼子虽然可恶,不过在这事上还是有默契、懂规矩的,甚至还会向我方提供当时的战场记录,告诉我们在哪哪哪打死了我们几个人,双方都省了不少事。当兵的活着要为国撕杀,死了就理应得到善终。”

“真奇怪……他们这么好心呐?”

“好心个屁,人家讲究职业准则罢了。A军不全像老电影里说的那么差劲。像前几天登陆的陆战4旅就是百战之师,打起战来井然有序、有条不紊。他们打仗就是上班,上班时照命令开枪杀人,下班后准时吃饭睡觉,杀人、做人都有板有眼,认认真真。至于为什么打仗那是政客们的事,他们只管拿薪水听命令,尽力而为做好份内事就行了,不管活的死的都能拿到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

“那咱们呢?” 新兵茫然了,目光愈发迷离。

“咱们是家里养的猫,肥胖臃肿,慵懒地舔着盘子里的牛奶,鼠儿们泰然自若地走过,熟视无睹……”

“啊?”

“突然有一天,狼群闯了进来,得势的鼠儿上窜下跳,盛奶的盘子也被打翻。那猫呼地站起来……”

“咋样!”

“暴喝一声,一屁股压扁小老鼠,两巴掌扇飞几条出头的狼儿,撕下一块肉啃着,轻蔑地说了一句话。”

“啥话?”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切!”

老兵的嘴里叨着一根草,玩味着,默然目视万籁俱静的青山丛林,眺眼遥望宜兰海岸的方向,不再言语。

骤然一声厉喝,刺破此隅的微妙。

全他妈的给老子爬起来!捡起你们的枪,站好咱们的队,听——口令!

稍息,立正……向右——看——齐……

为祖国的统一!

杀!

为红色的长城!为荣誉的旗帜!

杀!杀!

为泣血的海岸!为愤怒的黄河!为战死的弟兄!

杀!杀杀!

(三)

帐外杀气腾腾。

政委侧耳倾听,赞道:“士气不错。”

“哀——兵——必胜!”

肖杨死死盯着地图,咬出四字。

打印机出纸口里正涌出一条条长龙:

……肖、何:继敌陆战4旅占领宜兰县空城,控制周边平原地带之后,陆战1师主力于C日深夜登陆南部海岸,与溃退中的叛军2军团残部会合,阻滞我南线突击集群…….预计一周内,南线将进入相持阶段,成为主要战场,我东线防御集群所控制的战区中部山区将成为敌打破此僵局之必争之地……为达成前述计划之初期战役决心,依照东线防御集群暨54集团军指挥部指示,我师须牢牢控制中央山脉北段与宜兰平原结合部前沿丛林地区,阻挡敌先遣部队西进,配合苏澳防区武警KD师牵制敌东线之主力,吸引敌更多海陆空兵力……你部须于原定休整期结束后迅速进入U22号地区,部署于IF团西侧,扼守主要空降场,防止敌空降部队突袭第8、15、33号简易机场,使IF团得于全力阻击西进之敌,迫使敌东线航母战斗群难以为继,陆上力量进退维谷……经师部研究决定,抽调装甲团一个坦克连、师特种大队一个作战中队配属你部,以增强机动防御力量……

“给我一个中队特种兵还不如给我一个侦察连呢,”肖杨放下报文,踱到刚升任参谋长的原1营营长段理少校面前。

“我们团自己的侦察连伤亡不大呀,你放着特种大队一个中队不要,偏要一个多其一举的侦察连来干嘛,我不明白……”段理抬起左手,在裹着石膏的右臂上敲了敲,不解地注视着肖杨。

“U22地区适合空降的地方很多,到时候人家来了,我们根本就难以判断哪头是主力哪头是诱饵,情报不明,就只能疲于奔命、顾此失彼。”

政委想了想,补充道:“敌人如果要玩空降的,要在机场防空力量的射程之外,空投营级以上规模的兵力,才能够保证攻得下一个机场,而且还很容易打成攻坚战——守卫几个机场的都是刚从国内调来的武警内卫精锐部队,干这个他们在行。退回来说,特种大队是军中精英,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放我们这里确实是浪费了。因为一个中队太少了,不如不给,只要我们判断的方向正确、反应迅速,调几辆坦克配属个把连就能把敌空降部队消灭掉。

段理又说:“不过师部已经给了我们不少战场传感器,侦察力量也不弱呀。”

肖杨戏谑一笑道:“人家扔几颗电磁炸弹……嘿嘿,毛线传感器。我要在几个重要的空降点都安上眼睛,还得是人的眼睛才可靠。区区团属侦察连真的不够,再来一个连,就刚刚够了。”

段理在地形图上看了很久,慎重考虑后,缓缓转身说道:“我同意。最好让师部请示上级,从集团军或者东线仓库里调几部高端夜视仪和大批的单兵夜视仪过来。侦察连的高端夜视仪太陈旧了,各营的单兵夜视仪也只装备到班长一级,夜战很吃亏啊,尤其是机动兵力,得装备到每一个兵才行。我估计作为机动兵力的应该得有两个连左右再加两三辆坦克,嗯,300部!要是全团人手一部更好。不过……东线仓库里的物资大多是为南下驰援的部队准备的,怕是不容易。”

政委宛尔一笑,不作声。

段理暖昧地看了肖杨一眼。

肖杨视而不见。

政委只好开口道:“咱们的肖团座跟林兰林中将讲讲?人家当14军参谋长时就看好你,现在又是东线集群副总指挥。咱们这个师长脸皮薄哇,说话未必比你管用。呃?”

“不干!搞得好像他是我爹似的,不去不去,”肖杨很坚决。

“现在不调,等休整完毕后可就迟了啊,”政委劝说道。

段理摸着因麻醉药失效后隐隐发痛的右臂,叹了一口气,无奈地伏下身去,从自己的行军包里摸出一包红河V8砸过去。

肖杨稳稳地接住,调头命令通信参谋,“接东指,找林副总指挥。”

通信参谋没有反应,专心地盯着屏幕。

机要通信股长见状,跑过去,转身对肖杨说道:“收到总参谋部的S56845号指令。”

“S开头的?”肖杨一怔。

“嗯,对方直接切进来的。他要求…….哦,他已经到山下了,要见团主官。”

“政委,参谋长,咱们去一趟吧。”

肖杨拍落肩章上的泥垢,起身便走。

(四)

来人是一名少校,背着一支枪管浑厚粗大的狙击枪。还有两个兵,一人一个麻袋扛着。

“副参谋长!我是ID团警卫连的!”其中一个兵见到肖杨,显得很激动,丢下麻袋便跑过来。

麻袋里传出一声沉闷的喉音,似乎被什么东西塞住了嘴,呜呜呻吟,煞是凄惨。

那兵突然跑回去,冲麻袋踢了两脚,“老实点!”又转回来,向肖杨等人立正敬礼,报告道:“报告副参谋长,报告段营长,报告……上校同志,ID团警卫调整连1排1班列兵——陈诚——归队!”

肖杨瞅着这个身穿特制迷彩作战服、扛着少尉肩章的“列兵”——很陌生,迷糊了。

身后突然一阵骚动。

“小昆明!哈哈,你小子没死呀!想死我了”、“他妈的你再不回来方排长可就扒我的皮啦”、“热烈庆祝陈诚死里逃生,乌拉”、“乌拉”、“万岁”……

警卫连方排长和一个士官带着一群兵,一窝蜂扑上来,抱住陈诚按倒在地,一阵狂扁,愣是将在场的几位高级军官晾在了一边。

“什么乱七八糟……”

肖杨一脸郁闷,抬起手向少校走去,“你好,我是ID团代理团长……”

“肖杨。进去说吧,”少校微微一笑,又分别握了政委、参谋长的手,才转过身看着肖杨说:“什么乱七八糟——这话曾经是某个人的口头禅,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呵,还升中校了。”

肖杨仔细端详了半天,惊喜万分,脱口而出道:“蒋……”

嘴已经被捂住了,耳朵里传来蒋云细微的声音。

“你找死,这是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