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


四 节

夏末秋初,天高气爽。八月初十,山本少佐拜访赵先儒后的第三天;昨天晚上,达生堂掌柜黄先生来过后,今天天光乍亮,赵先儒匆匆用罢早饭,怀抱着那三本未阅完的诗话集就急急出了门。

赵先儒一路来到北街口,那四名日本兵横枪上前拦住。他忙说要见山本少佐,有个日本兵略通中国话,令他在此等侯,他先进去请示。过了足有半点钟,那名日本 兵才回来 ,没有说什么,只伸手佐手势让赵先 儒跟他往里走 。

一会儿工夫,那名日本兵把赵先儒带进军营,送进 山本少佐宽敞的办公室。

“老先生大驾光临,真乃蓬荜生辉啊。”说着山本少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少佐先生。”赵先儒叫道。

山本少佐道:“老先生何必如此见外。“落座后,又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老先生前来有何见教?“

听到这话,赵先儒家忙从椅子里站起,轻轻走到山本少佐桌前,然后把一路紧紧抱在怀里的三本诗话集小心翼翼地放到桌子上。

“老朽已把三卷书阅……毕。”

“老先生读得可真快啊。”山本少佐嘴角一笑。

“啊 ……啊。”赵先儒站在一边支支吾吾不知如何言语。

山本少佐看在眼里,嘴角又是一笑,“老先生是不是想取回《冬图》?

“是、是、是!“赵先儒忙连声答道。

“不是约定七天之期吗?”——赵先儒直直立在那里默不佐声。山本少佐转口说道:“好吧,既然老先生执意要提前取回,那晚生只好从命了。”

听到这话,赵先儒如释重负,满脸堆笑,连声说:“多谢,多谢。”说着,他抬眼向屋内壁上寻去。但见宽敞阔大的办公室内,西壁有座硕大的博古架,大大小小的格子里挤满了各式各样的古董珍玩,有青铜古鼎,宣德炉,唐三彩,泥塑,木雕,还有美仑美奂的精致陶瓷。他 比及细看,赶紧收回目光寻向他处。其他三壁挂满了书画,一张张,一幅幅,都是中国历朝历代的名家之佐。在墙角处有一幅他甚是熟悉的画——不是《冬图》,而是一直挂在大 槐镇宗祠里的孔子画像。他疑惑陡生,但已无暇顾及;然而满屋子寻了数遍,仍不见他的《冬图》,他顿感惶恐。

就在此时,之听山本少佐“啪、啪”两下击掌声,一名日本兵应声而入。山本少佐吩咐了一句,那名点头答应又转身出去。过了一会儿,日本兵推门返回,手上托着一卷画轴。山本少佐接过来,递向赵先儒,“晚生甚爱此画,故放置于卧室,以便朝夕相见,即使如此,仍是观之不够——观之不够啊!但先生既然来讨,那晚生也只好就——完璧归赵。”

赵先儒接过画图即欲告辞,山本少佐让他仔细看看,作个检查,以免生枝节。赵先儒嘴上说不用,双手却已把画卷缓缓展开,然后睁大眼睛仔细查验了一遍。果真是完好如初。赵先儒喜不自禁,连说“谢谢”,随后夹起画卷起身告辞。出了门,不作片刻停留,急匆匆快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