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村里的风水学

豆瓣酱 收藏 20 244
导读:最近几年,老家里频繁的有些人意外的死去,大多是一些不常见的癌症,而且有的家庭是连续的两代人出现这样的病症,从简单的常识上看,要么这些病症有遗传,要么和家乡的河水被污染有一定的关系。不过这些常识往往不能入乡下人的耳,反倒是把风水和一些迷信的东西加入到解释中去更能安定大家的心情。 至于风水和迷信的解释主要有几个看法。一个是某家的旁边那片水塘干涸了,影响了这个地方的风水。老人家一说起这片水塘就赶紧的往更远的古代推演,远到什么时代我也弄不清楚是否有依据,只是我们这个村子里的历史大约根源于明朝,所以最远的也就是

最近几年,老家里频繁的有些人意外的死去,大多是一些不常见的癌症,而且有的家庭是连续的两代人出现这样的病症,从简单的常识上看,要么这些病症有遗传,要么和家乡的河水被污染有一定的关系。不过这些常识往往不能入乡下人的耳,反倒是把风水和一些迷信的东西加入到解释中去更能安定大家的心情。


至于风水和迷信的解释主要有几个看法。一个是某家的旁边那片水塘干涸了,影响了这个地方的风水。老人家一说起这片水塘就赶紧的往更远的古代推演,远到什么时代我也弄不清楚是否有依据,只是我们这个村子里的历史大约根源于明朝,所以最远的也就是到了洪武年,或者嘉靖年。


除了那片水塘有这样的历史,或者村子南头的那眼水井也有同样的历史。水塘我见过,小的时候我们经常的绕到那里去静待水底的王八乌龟上岸,好引得我们的兴奋和欢呼,不过从我上了中学之后,户口的增加和房屋的建筑让那片水塘慢慢的变得萎缩了。有的时候经过的时候甚至会奇怪的想到这里时候是当年村里人浸猪笼的执法场,或者有些郁闷到极点生死无望的人跳水的地方。我能见着它的时候,它已经只是几分地的一片浅水了,老人家提起它反倒能详细回忆起它最顶峰的辉煌,那是十几亩的水堰,那是洗菜洗衣的地点,那是最干涸的时候救人的源头,它和白起攻楚时所掘发的白渠相连的活水,它有时成了村里赖以信仰的圣水了。


至于那口井,我更小的时候还对着里面说过话,人匍匐在井沿上,头刚探出去,井底的凉气就扑面而来。到我们能在那里戏耍的时候,它已经不再是村里依赖的水源了,每个巷口都新开了井头,又架上了水塔,充足的供应着每家每户的饮水。后来的事情我就不记得,只是在发现村里的风水有问题的时候,有些老人家才会跺脚说,都是大家把那口井眼给填了,那是村里风水的命脉啊。仔细打听才知道那块地方已经被开发成农田好多年了,井眼也已经不复存在,倒是一件可惜的事情。



是不是风水的问题我不敢妄言,不过对一般的风水问题,我倒有些简单的看法。比如一些常规的说法:门朝东南,前槐后榆,背靠玄武(北),门望朱雀(南),左青龙,右白虎


中国人风水中经常会提到大门的朝向,比如我们那里的习惯是只有官家衙门才能门朝南,至于平头老百姓也只有门朝东西的选择了。有一次我和其他地方的朋友聊到这个问题,他们都疑惑不解,不能相信我的老家居然还有这样的文化遗留。朝东朝西倒不是很需要讨论的。至于门必朝东南科学一点的解释就是:那样采光充足,而且东风南风都是好风,不似西风北风那般让人感到难受。这和具体的空间位置有关,要是居住的地理位置上变化,比如从赤道北搬到赤道南,那么我们只好选择门朝西北了,那样的话光线和季风就以西北来的好些。


至于槐榆问题,可以这样理解。槐,指槐树,一般人家在设置布局的时候,常常习惯的在门前栽上一棵槐树;榆,指榆树,我们那里叫着榆钱,一般可以载在屋后。这样的安排主要的原因还是由这两种树的实用性决定的。首先这两种树的花叶皮根都是可以食用的,万一遇上什么天灾那么这种树反而成了救命的宝贝,这是他们被风水家看上的第一要素,至于它们也可以用作柴火反而是更其次的问题。


这是古人在设置风水局的时候经常采取的态度,实用第一,为人而设;若与人没有什么必然联系的设置那些都是后来者无稽荒诞的做法,无非增加了风水中的荒诞和神秘。


而至于风水四象问题,我的简单看法就是有山才有果实,有建筑的材料,有躲藏的地方;有水才能保证饮水,有树有路才能保证交通的正常,有墙才能抵抗侵略和保护财物。这些也不过是古人最朴素的实用主义罢了,只是到了后来变成了玄学,实在有些问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