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事专家:中国发展微波弹头的导弹

shmily8144 收藏 12 13621
导读:美国军事专家:中国发展微波弹头的导弹 摘要撰写人 hjws1058 皮尔斯伯里是一名美国的军事专 家,他对中国新军事革命总的看法是:中国军事领导人认为,新军事革命的快 速进展必然会促使世界各国大大减少兵员而重视军队装备现代化。因此,中国 军队更重视质量建设。中国军事领导层和军事学术界正在要求国家发展或购买 信息与电子技术和系统,并积极推进高技术武器的发展,例如发展装有微波弹 头的导弹,以摧毁或破坏敌方战场传感器和通信网络。 皮尔斯伯里认为,中国领导人并未透露他们将如何进行这场新的军事

美国军事专家:中国发展微波弹头的导弹

摘要撰写人 hjws1058


皮尔斯伯里是一名美国的军事专

家,他对中国新军事革命总的看法是:中国军事领导人认为,新军事革命的快

速进展必然会促使世界各国大大减少兵员而重视军队装备现代化。因此,中国

军队更重视质量建设。中国军事领导层和军事学术界正在要求国家发展或购买

信息与电子技术和系统,并积极推进高技术武器的发展,例如发展装有微波弹

头的导弹,以摧毁或破坏敌方战场传感器和通信网络。


皮尔斯伯里认为,中国领导人并未透露他们将如何进行这场新的军事革命。事

实上,关于军事革命的准确定义在美国也仍然存在着争议。不过,中国领导人

对于在新的多极化世界中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有其独到的见解。


中国高层军事领导人敏锐观察到美国及其盟军在海湾战争中的成功经验,意识

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作战能力必须提高,才能对付具有先进信息技术和远程精

确制导武器的敌对势力。美国国防部在一份报告中认为,中国军事领导人对军

事技术革命的见解,使美国突然感到需要进一步提高其从事高技术战争能力的

紧迫感。


目前,中国军事战略的重点是准备应付南边可能发生的军事事件,特别是应付

台湾海峡和中国南海可能发生的不测事件。中国军方的目标是拥有一支装备高

技术武器、能够快速反应的部队,以备未来在中国地区可能发生的地区性冲突

中战而胜之。


夺取制信息权和制空权


夺以制信权──中国军事革命基本设想的第一步是夺取制信息权,包括发展远程

空对空和地对空导弹,这些导弹能够用于对付那些在信息战中占有重要地位的

敌方作战支援飞机,以力争掌握制信息权。这些目标包括美国空军的机载预警

和控制系统,“杰斯塔”联合监视和目标攻击雷达系统以及其他的C3I(指

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系统和电子战飞机。中国军队已将可能用于打击上述

飞机的空对空导弹列装。中国军队还在购买现代化程度更高的新式防空导

弹,以对付上述飞机所构成的威胁。这些新式导弹包括国产的各种型号的中程

空对空导弹。


加强防空力量──海湾战争中,精确制导武器、巡航导弹和隐身飞机的威力使中

国军事领导人深感其防空能力的不足。于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筹划装备现

代综合防空系统。


中国正在自行研制多种防空系统,其中包括HQ-9远程地对空导弹和HQ-7近

程战术导弹。随着时间的推移,预计中国在发展自己的系统的同时还将向国外

购买导弹和技术,然后把这些系统和技术融入一体化的防空体系。尽管这个目

标也许要10年以上的时间才能达到,但中国人民解放军已在一定程度上以其移

动战术防空系统显示了基本的局部综合防空能力。


实施军队建设的长远规划


为了实现军队拥有高技术装备的目标,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实施军队建设的长

远规划。该规划的重点是将部队的总人数裁减50万;装备先进武器,保持一支

装备更精良的战斗部队。


皮尔斯伯里认为中国在大力进行信息战和电子战的研究,并针对新的作战方式

开发新概念武器。他引用了中国国防科工委下属机构出版的杂志上发表的“第

三次军事革命”的署名文章,他认为这篇文章字里行间强调发展信息技术、隐

身技术和远程精确打击武器,并预见性地了在未来战争中将要出现的新的作战

概念。这些新的作战概念包括运用空军独立实施远距离空中打击,并与通过陆

运和海运远距离快速投送的部队的战斗相结合;运用直升机和空降部队;在

空、地、海、空间和电磁五维战场中实施远距离作战;外层空间战;瘫痪

战;计算机战等。


在信息战及电子战方面,皮尔斯伯里根据中国的出版物和技术杂志分析认

为,中国正在发展大功率微波源,这种微波源能够构成微波武器应用的基

础。这种微波武器涉及到能量爆炸装置,该装置能被投送到目标附近,引爆后

会发射很强的单脉冲微波能量,以破坏或损坏敌方军事设备中的电子部件。尚

不清楚的是这种武器是否能够产生足够大的微波能量,使其作用距离比同样尺

寸的高爆战斗部的更远。


皮尔斯伯里谈到中国正在研究的新作战概念有:


外层空间战──这是一种新的作战形式,也是新的作战概念。未来在外层空间将

会连续出现激光、超高频、超声波、隐身、等离子体、生态、智能、逻辑和声

武器以及电磁炮等新概念武器。


瘫痪战──是指打击敌人信息系统和支持系统的要害部位,只要攻击一点就能引

起敌方指挥控制系统瘫痪或瓦解。计算机战包括通过电磁波远距离注入计算机

病毒,并在敌方的指挥和通信系统中反复不断地进行复制,以达到破坏敌方指

挥控制系统的目的。辐射战是利用定向辐射的破坏机理。主要使用的武器有激

光武器、微波武器、粒子束武器,这些武器在军事上具有诸多潜在能力。其它

还有声波武器等。机器人战是设想将机器人用于执行应急任务、埋雷、扫

雷、侦察、运输、执行电子作战任务以及驾驶车辆等。预计,未来还将出现无

人驾驶的智能坦克以实施工程、防化和战术巡逻的机器人。


增加信息战的能力


皮尔斯伯里引用了国防科工委北京系统工程学会的一位前任高级工程师的观

点:“我们正处在新的军事技术革命的过程中,到21世纪,武器和军事装备都

将在信息化方面得到增强”。他认为这位专家在建议中国军事领导层采用新的

战斗效能标准来支持有关武器采购的决策,并根据武器系统长远价值的评估来

决定是否增加奖金投入。他认为中国正在采取以下步骤:


以信息来增强武器和士兵的作战能力──在21世纪的2010至2020年之间,武器

效能士兵的作战能力将借助信息得以增强。到那时,士兵将携带全球定位、测

向、夜视、敌我识别和其它装置。针要求通过遥控方式发射信息化的武器,士

兵的服装能够调节湿度和颜色,而且有些服装穿起来还能飞行。每个士兵将能

够直接接收师指挥部下达的命令。


建立机器人军队──关于建立机器人军队的可能性在中国和其他国家都在广泛讨

论。这些机器人军队包括用信息增强的作战平台,特别是充当巡逻兵、工

兵、步兵的机器人和无人驾驶的智能坦克。机器人军队将有可能大量部署。建

立分布式的C3I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系统其目的在于防止空间卫星、空中

预警机和电子战飞机的侦察和打击,因为地面指挥所将成为敌方打击的重要目

标。21世纪作战武器系统的主要编队形式将是信息化的战斗群。


点穴式的信息战方式──皮尔斯伯里引用了那位高级工程师的比喻说,信息战方

式就象是中国的武功,练中国武功的高手了解人体各部位的知识,只要用点穴

的方式就能使对手屈服。信息战也能采用这种概念。随着信息技术发展所开发

的新概念武器,例如微波武器,为信息战提供了手段,使用这种武器的目的在

于破坏敌方的电子设备,以夺取信息优势,而信息优势比赢得空中和海上优势

更重要。当然,战斗制胜而言必须赢得空中和海上优势,但赢得信息优势是头

等重要的。信息威慑将是新的作战概念,像核威一样,信息威慑将给敌方致命

的一击。


未来的设想──皮尔斯伯里撰写了有关中国的两本书和许多文章来阐述自1994

年以来中国的军事革命概念的演变,并阐述了第三次军事革命的学派所说的战

争形式与中国的局部战争和人民战争这两种传统作战形式有何不同。一些美国

学者认为,至今还没有人知道新的军事革命将是什么样的。然而,至今没有亲

自经历海湾战争所显示的高技术战争的中国将士们却预言了从现在起,再过20

年至30年的空、海和地面战争的作战样式。


在中国军界,一些作者写了几本直接与军事革命有关的书和30多篇文章。他们

对第三次军事技术革命的评论都是以拥有先进武器、通信和侦察卫星、隐身飞

机、核武器和纳米技术的对手为对象的。


最近在中国的军事论坛上发表的文章对第三次军事革命出现的作战方法描述得

更具体:“中国必须堵住所有信息通道的漏洞和封闭所有的网络,打击敌方的

C3I系统,使之陷入瘫痪。”这些新军事革命的学者认为国家应采用定向能武

器、计算机病、潜射的武器、反卫星武器、后勤设施的防护和特种作战部队的

突然袭击,先发制人的对敌实施打击。


如何与拥有高技术的对手抗衡


如果将中国的新军事革命的思想与局部战争的思想相对照,可以认为中国未来

的作战对象是超级大国。这些国家在中国的边界附近实施的作战行动是一种不

深入侵犯领土的战争。局部战争的思想似乎设想了多种作战场景,几乎包括了

比世界大战或核战争规模小的所有战争。中国的许多军事学术论文都试图描绘

局部战争的作战原则,以及如何与拥有高技术的对手相抗衡。


中国讨论第三次军事革命所参考的资料常常与俄罗斯军事刊物讨论同类问题的

依据类同。然而,中国学者未能在该领域内关注俄罗斯在新军事革命方面的工

作。皮尔斯伯里认为目前中国对新军事革命的关注程有增无减,甚至《解放军

报》几乎每周都要就这个问题发表文章。这些文章都是关于技术革命及其对中

国军事的影响方面的。中国军方还召开了全国性的学术会议来讨论未来军事革

命的重大意义。


皮尔斯伯里认为,中国军事专家注意到新军事革命所面临的作战对象与前两次

军事革命的大不相同。这就意味着要从另外的角度来了解中国的军事装备和能

力。例如,中国某位将军引用美国国防部主持因特网评估的马歇尔的观点,极

力主张中国发展三种武器系统以承担新的作战任务,即战略侦察和预警系

统,战场信息网络系统和远程精确打击武器系统,包括战术制导导弹。要取这

种发展途径可将中国的所有军事部门纳入单一的网络,实施协同作战。


皮尔斯伯里还注意到,某些中国军事革命的文章强调发展潜艇,认为潜艇在军

舰和布雷机器人的配合下将成为海战的主要战斗力量。另有一些观点认为将来

有可能由海上舰只来实施空间战,以摧毁侦察卫星和其他的空间系统。在反舰

战方面将需要战术激光武器。而且,未来海上的远程精确打击将引起发起闪电

般的攻击,并增大首次打击的力度。


这种军事学派所讨论的一个主题是需要改变衡量战斗效能的尺度,以便根据这

种尺度去指导军事装置和武器的设计和开发。中国的一位分析家建议,未来的

武器系统和军事机构要根据其运用信息技术的程度来评价。皮尔斯伯里根据这

位分析家的建议义为,中国现在为局部战争发展或购买的大多数武器和军事装

备,若以信息强度为尺度来衡量,其战斗效能可以说处在很低的水平上。


皮尔斯伯里认为,在评论和了解中国有关分析军事冲突的战略性论着时,外国

观察家应注意到,中国没有把越南、蒙古、北朝鲜、韩国、日本、印度、中亚

国家作为他们的威胁对象,他们几乎毫无疑问地认为,中国的主要对手是拥有

高技术武器和装备、并采取联合行动的国家。中国的远程精确打击,信息战和

对空间卫星侦察系统的打击的战略是针对那些企图称霸的世界的超级大国

的。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