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故乡的翼 第四篇 梦想就是一种赌博 第一章 鬼影督军府

boning888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6/[/size][/URL] 第一篇 鬼影督军府 漆黑的夜色,像浓雾般扩散开来,作为成都空军司令兼警备司令龙义的大宅门前,人声吵杂,鼎沸! 龙府原是一座清末民初时的四川督军府,假山环绕,内宅疏密,庭院深邃,清幽雅致。 而此刻的龙府前是一排排荷枪实弹的宪兵,各自手拎军棍,铜漆大门外更架起了三十挺轻机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6/


第一篇 鬼影督军府

漆黑的夜色,像浓雾般扩散开来,作为成都空军司令兼警备司令龙义的大宅门前,人声吵杂,鼎沸!

龙府原是一座清末民初时的四川督军府,假山环绕,内宅疏密,庭院深邃,清幽雅致。

而此刻的龙府前是一排排荷枪实弹的宪兵,各自手拎军棍,铜漆大门外更架起了三十挺轻机枪!

上万名游行示威的群众和流亡大学生们,在夜色里滚动如潮,与宪兵队在五十米外对峙着。

“打倒卖国贼不抵抗将军龙义!”

“为什么中国空军一看见鬼子飞机来轰炸就要逃跑!”

“为什么耻字航空队还在凤凰山机场,不进军事法庭!”

“为什么中国空军这么窝囊!不抵抗啊!?不保护成都百姓!”

“是热血男儿就要上天作战!打倒龙义!”

月下,万名成都百姓和大学生们呼喊着口号!

纸片,碎土块,西红柿,鸡蛋,暴雨般砸向宪兵队前一个身材高大的军人——龙义!

龙义,是一位腰板笔直而强悍的老军人,他正了下军帽,毫不躲避朝他飞来的杂物,面无表情地向身后面宪兵队大喝道:“镇压!”

“是!”

一千多名早已按捺不住怒火的宪兵队士兵一拥而上,抡起军棍猛砸猛打!

人群里顿时大乱,前排的学生群里立刻溅起血雨!

反抗的学生如潮水般瞬间和宪兵推搡在一起,扭打嘶咬着……

“龙义,龙将军!真可耻啊!不敢打日本鬼子,竟欺负手无寸铁的自己同胞们,你算什么英雄?!有本事把我这弱女子也打死!”

一位身穿华西大学制服的女学生挺身而出,用手帕为地上一位老妇淌血的额角包扎着.

“臭学生!敢说我们龙将军!”

几个宪兵哗啦一声围上来,抬起皮靴对女学生连踢带踹,将她打得几乎昏死过去,但她仍挣扎着护住那老妇不放.

“婉秋!婉秋!婉秋!”

暗中,人群里窜出一条黑影,急速跑向女学生,把她背在身上,转头就跑!

是一个飞行员!

龙义突然一睁虎眼,精光怒射而出.

黄翔!?

第五航空队的!

他……

望着那个瞬间消失进混乱中的飞行员,他脸部的肌肉抽搐两下,继续喝道:“机枪排,对天开火!驱散人群!”

嗒嗒嗒!

嗒嗒嗒嗒嗒!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机枪响了!

几百簇弹道似流星,划破星空!

上万名示威游行的人群终于动摇,散开,逃跑……

渐渐的,寂静出现了.

龙义挥挥袖子,宪兵队撤去.

只有冬风在龙府上空狂舞着,盘旋着.

沿着蜿蜒的小径,龙义走进后院的书房,关上房门后,一缕疲倦在昏黄的烛光下显出.

他,真的疲倦,真的累了.

中国空军……不抵抗将军……像火焰深深燃烧着他的心!

飞机……战斗机,轰炸机,他都没有了.

他掀开碗盖,苦涩地咽下一口浓浓的云雾茶.

秦娜派来的人刚离开龙府,他也不知道自己那个混账儿子龙振云此刻在什么地方?

“混蛋!这小子今天刚回来也不着家!”

他又喝了一口,从保险柜里取出一个卷宗,在书桌上借着烛光翻开.

那是一份最新的军机订购合同,是关于向苏联购买最新式可携带火箭弹的伊-153型驱逐机的合同.

伊-153型制空驱逐机,最大时速364公里,四挺7.62毫米机枪,M-25型775马力发动机,最大升限9500米,海鸥翼,起落架可作90度旋转收入翼根部位,气压式启动仅需一秒时间,具有极美的流线外形.

凶猛的火力,轻松的爬升,舒缓的水平机动性,这一切都奠定了伊-153的空中格斗性能要远超过日军九六式舰载战斗机,更是日陆攻轰炸机的克星!

也许,中国空军的光明和胜利就要出现,日本空军的噩梦就要来临……

烛光下,龙义稍微舒缓了下眉头,此刻才发现那云雾茶里透出的清香,非常醉人.

是时候了,该要“耻”字航空队扬眉吐气了!

回想起成都的碧空里,一架接一架中国飞机坠落,一个接一个的中国王牌飞行员殉国,龙义的心里就要燃起一团不能熄灭的火。

此时,他忽然感觉肚子有点饿,焦躁地咕哝了一句,望了望窗外昏黄无光的残月,纳闷为什么夫人还没有遣丫环送夜宵来。

“周二!”他搁下笔,大声呼唤守卫在门外阶下的贴身警卫。

奇怪,没人回答,他不耐烦地站起来,走过去拉开门,愠怒地向夜色沉沉的院子喊了两声,回答他的是一阵沁透脊骨的冷风。

这杂种,身负警卫重任,擅离职守,该当何罪?

他用力摔上门,回到书案旁,坐下。

突然,“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丫鬟翠儿卷着一股冷风,踉跄闯入!

龙义大吃一惊,忙拔出手枪,往书柜旁闪去,一脚将门踢合回去,喝道:“翠儿!出了什么事?”

丫鬟两眼发直,惊恐万状,东倒西歪,似酒醉状。

“鬼!鬼!有鬼……”

话没说清楚,就昏倒在地.

“呼”的一声轻响.

门……自己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