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想睡觉,困的不行,像马似的站着都能睡,可躺在床上把睡意全丢了,翻来覆去怎么也没有,天都有点儿亮了,我更急了。


上午也没通知一声就来考核的了,还要考试。走这些形式主义的过场有啥意思呀?领导们要政绩呗,我们配合一下吧!然后第一个交了卷子,拿着笔就走了,头也不回地走了。


中午自己吃冷面,就吃了几口无论如何也吃不进去了,是因为看见旁边清真饭馆门口在扒刚宰的羊的皮,黑红色的血还在滴滴哒哒。感觉是个假清真吧,记得回民不是这样宰羊的。


在电脑上看了朋友介绍的禅外说禅,只看了两篇。在电脑上看书和在手里拿着书看的感觉,实在是不能相提并论,简直就是两码事。


这几天一直想写文章,心里也有了大概,可手懒的却出奇,绻着腿坐在椅子上,就想懒散地发呆。


手里有一本书,不想看,可是说好的期限快到了,那借给我书的人不喜欢我这样说话不算数,可我还是不想还。


小区附近的路边重新换了彩砖,可盲道却很窄。看着很生气,好像那黄色的盲道只是为了衬托其他彩砖,就好像盲人衬托着我们双目明亮的正常人一样。


有只蚊子已经骚扰我好几天了,我想消灭它或者轰他出去,可无论如何也逮不着它。

偷偷拿出傍晚去超市选的战利品两种巧克力和淡紫色香芋口味儿的金丝猴奶糖。不是说了在减肥嘛,怎么打字的功夫吃了大多半儿了,明天怎么跟小侄女交代呢,还要说谎编故事吗?没关系吧,这世上所有当女人的都会说谎编故事,必修之课,不会有破绽的,

脸上长了个痘痘,怎么也不好了,可能好了也会留很长一段时间的红印子,照片里看的很清楚,我还得跟人家解释说那不是传说中媒婆的标志,是新长的痘痘。


脚特别凉,在热水里加了盐泡了一下,好好的按了按脚底,每次我一做这些动作总能想起附近有个叫‘手足情’的洗脚吧,名字叫的挺恰当的,但老板娘与她颈上的黄金裢子却不恰当。

最近小区好几起偷窃事件了,我家虽是顶楼,但是是复式的,不能放松警惕啊,楼道里没问题,怕就怕是从楼上屋里进就麻烦了。

一到晚上,我一直在打更,耳朵竖的直直的,眼睛左转右转的,只要听到一点点的声响就用相当高的转数去分析这声音应该是什么声音。一切还好,很多疑虑都被我一一排除了和否认了。


不能不警惕啊, 这几天,为这事儿,我经常睡不着,听不得一点响声就会醒,为此,老公给我还特意讲了以往的案例,他说,即便小偷入室了,他也就是掏掏包里的钱什么的,别理他们装做没看见好了,只要你没事儿,他们爱拿啥拿啥去。


我有点儿不高兴,这不是放纵犯罪嘛,那儿有像你这样的警察呀?!


老公急了,他说你可别冒傻,要我在家,谁来我都不怕,来了也正好,省得费劲儿抓他们了,可我不在家的时候,就你,想整也整不动人家呀,你再吓个半死,哪多哪儿少啊,我告诉你啊,这会儿你可别较真儿啊!!!


也是,如果真遇上这事,即便是女警察也挺无奈的,警察也挺矛盾。呵,只好尽量不给小偷创造机会,关紧门窗,上好锁,睡去了,不再自己吓唬自己了。看见没,就打这么几行字


小肚子有点儿胀不舒服,去卫生间时瞥了一眼挂历上的日期,楞了一下,就急急忙忙去探究竟了。


呒,大姨妈哎,每个月您也用不着这么准时吧?!





本文内容于 2007-9-12 22:12:04 被jojowut_11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