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三卷 铁血征程 第29章 铁血征程2

flxlrh303 收藏 34 35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5.html


第二天当地时间中午11点,陈老板来报告说有很多军警在昨晚冷剑他们上岸的海域展开地毯式的搜查,经过警犬的帮助,R国警方挖出冷剑他们的潜水服。

当地时间下午3点,陈老板报告说昨晚被冷剑他们杀死的两个警察的尸体从海里捞出来,但晚间新闻却报道得很简略,不正常。

冷剑吩咐陈老板动用所有的力量打探消息,当地时间傍晚6点,陈老板回来报告说A市外松内紧,到处涌动着身穿便服的可疑人。根据国安内线的报告,今天A市的警力调动频繁,连自慰队也悄悄装扮成警察在待命。

陈老板一脸忧愁地劝冷剑放弃任务,并说上头也是这个意思。

都是那两个该死的警察惹的祸,今晚如果放弃行动,被兵部的汤姆嗅到危险的味道,就会玩失踪,如果血玫瑰兵部整个总部化整为零,扫荡起来就非常麻烦。说不准血玫瑰组织喘过气来,以丁霸有仇必报的性格肯定会进入中国境内进行一次恐怖的报复行动。

与其被动防守,不如主动出击,并且打击完兵部总部,他们立刻就可以进行扫荡兵部的训练基地了,而国安的暗杀小组也可以进行猎杀行动了。错过这次机会,就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了。

趁着R国警方不知道他们六人潜入R国的目的,也趁着R国警方还没有进行明目张胆的彻查,打R国警方一个措手不及,让对方想不到冷剑他们这么快就冒险行动。

于是冷剑对陈老板说:“报告上级,继续行动,攻其不及。”

“是,我会在预定的E号码头等你的消息。”陈老板说。

黄昏一如往昔,混浊,慵倦,温曛。残阳落在地上,如火苗碾碎在地上,比落叶凌乱。

此时,冷剑和钱中信已经怀揣其他国家的可以以假乱真的身份证,分别坐在兵部总部对面街的一间西餐厅,密切注意着周围的一切。

不出冷剑所料,街上穿警服的人不多,也没有警察拦车截查。街上不时地游荡着一些身穿便服,但眼睛到处乱瞟的便衣,果然外松内紧。

方熊子、张成富、郭华德就在后面几条街区接应。

而刘乐友昨晚就潜伏在汤姆住宅外的一间民房里,这间民房地势高,在民房的楼顶,汤姆的家一目了然。这间民房没有人住,国安早在一个月以前就已经租下来。

冷剑怕汤姆到时候不出现在总部现场,做好了两手准备。

当地时间晚上8点30分,血玫瑰组织兵部总部的很多成员纷纷回到总部,刘乐友来电:“目标出现,是否狙杀。”

冷剑回复:“没有异常就按原计划。”

只过了两分钟,刘乐友又来电:“目标车折回家,怎办?”

“按B计划行动。”

“是。”刘乐友呼出口浊气,手脚麻利地打开身旁的一个小箱子,箱子一打开,就冒出阵阵的冷气。

刘乐友迅速地从冰块堆中取出一个木匣子,打开木匣子,原来木匣子是一个小冷藏盒,里面整齐地排列着两颗散发着寒气的冰弹。这两颗子弹是用液态氮经高压压缩而成的冰弹,子弹里含有特殊药剂,射入对方体内的瞬间开始溶解,并释放出的药剂令对方心脏麻痹,死得跟心脏病突发似的,而且见效极快。

但这种冰弹拿出来一段比较长的时间不用,就融化,所以把握狙击的时间要非常及时。

汤姆的车在大门口停下,四个保镖模样的先下车占据四个方向。刘乐友在狙击镜里看得很清楚,这四个保镖的眼睛到处乱扫。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后,一个保镖拉开车门,把手放在出门顶,一个半秃顶的脑袋先露出出门。

半秃顶出了车,脑袋向刘乐友的方向摆一下,目标确认,确实是兵部的部长汤姆。

刘乐友手中狙击步枪的十字架狠狠地锁住汤姆,他屏住呼吸,轻扣扳机,枪身轻轻一震,犹如情人情动时发自内心的战栗,安装了消声器的狙击步枪欢快地发出“卟”的一声轻响,犹如情人的轻吻,一颗冰弹从枪口激喷而出,准确地钻进汤姆的太阳穴。

刚想迈步的汤姆身体晃了晃,然后就心不甘情不愿地倒向一旁。保镖还不知道发生什么回事,扶着汤姆在叫

刘乐友手中狙击手枪的枪口还在向外冒着丝丝寒气,他手脚伶俐地把狙击步枪分解拆开,混着那个小箱子装在一个旅行袋,然后塞进摩托车的尾箱。这种枪他暂时舍不得丢掉,还没有逃离这座城市,狙击步枪的作用还是有的。

他给冷剑去电:“目标回家和离家时完全不一样,警惕性高了非常多,请提前行动。”说完他开着摩托车绝尘而去,先赶去会合地点接应陈老板。

冷剑不用接小刘的电话已经发现不好的苗头,兵部总部的保镖保安涌出门口观察。少顷,一些头目就要迈出大厅。

事情突然,来不及实施A计划,冷剑对钱中信握握拳头。钱中信微微点头,在手机上轻轻一点。

“轰隆”一声巨响,血玫瑰兵部那座八层高的楼房突然发生大爆炸。炸弹的威力非常大,整座楼都在爆炸中倒塌。炸弹的定向爆破做得非常好,整座楼几乎垂直向下倒塌,除了爆炸声震碎了周围建筑的玻璃,几乎没有砖头杂物飞出来。

R国人虽然没有情意,但冷剑不想造成R国平民的伤亡,特意吩咐钱中信设计成定向爆破。

爆炸声震耳欲聋,漫天烟尘滚滚来,一幢建筑物刹那间灰飞烟灭。

难道是美国的911在R国重演?

天地暂时宁静一下,跟着骤然爆发各色声响:女人的尖叫声,男人的惊呼声,饭碗菜碟摔地的破碎声,汽车的急刹车声……霎时间,各种声响铺天盖地地向冷剑和钱中信的耳朵狠狠地灌过来。

到处是惊恐的脸庞,到处是惊慌失措地奔跑的人群,正常行驶的汽车就像吃了春药一样,兴奋地在马路上乱冲乱撞。

乱!

极度混乱!

冷剑和钱中信随着惊惶乱跑的人群撤退。

可能R国做的阴鸷事够多,整天害怕别人的报复袭击,警察反应的速度确实TMD快。

随着凄厉的警报声响彻全城,早有准备的G国军警就像从地下冒出来似的,处惊不乱,只用了短短几分钟就把各路口完全封闭了,彻查来往的车辆和行人。

警车、消防车、救护车鸣着撕心裂肺的警笛声向出事的街区狂涌而来。

便衣和军警满街狂跑,呼喝民众蹲下接受检查。遇见不顺眼的人就检查证件,稍微不从,手中的警棍就会狠狠地揍下去。

便衣很快就要检查到冷剑这儿了,安全撤离的A计划看来不行了。冷剑对着钱中信点下头,钱中信的手指就在手机狂动。

“轰隆”又一起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在民众的惊叫声中,惊恐地看着警察局门口突然发生剧烈爆炸,刚冲出警察局门口的十几个警察,被炸得支离破碎。有的头在空中飞舞,脚飞向警察局门前,而手却狂野地横穿警察局门前宽阔的马路,带着血雨狠狠地砸落在蹲着正接受检查的人群中。

血腥!

残暴!

惨不忍睹!

民众又目瞪口呆一会儿之后,再次爆发绝命的惨叫,顾不得惊魂未定的军警的呼喝,起身纷纷夺命狂奔。

冷剑和钱中信又随着人流向外涌,但很快人潮就往回涌。因为前面一排排的军车警车把道路全部封闭,军警全部荷枪实弹,不住向着天空鸣枪警告,几辆反恐装甲轰隆隆地驶向现场。

一队队头戴钢盔、手持盾牌和警棍的防暴队,一列列全副武装的警察,一排排手持M16突击步枪的自慰队员在反恐装甲车后,踏着整齐的步伐缓缓前进。

尖锐的枪声,整齐划一的、有力的踏步声把魂飞魄散的民众狠狠地镇住,他们又颤抖着身子蹲下接受检查。

钱中信的手指又在手机上开始狂动。

“轰隆”!

“轰隆”!

全城都响起猛烈的爆炸声,煤气管道和天然气管道被炸,那些气体找有空隙的地方乱钻,钻出沙井盖,马路霎时间被刺激难闻的气体包围着。易燃的气体在狭窄的空间遇上明火就发生爆炸,造成全城发生连串小的爆炸案。

“轰隆”!地面又猛烈地震了震。

突然,马路上的沙井盖被一股股蕴含着无穷力量的水柱冲上天,水柱高达几十米,供水管道被炸了。

“轰隆”!的爆炸声再一次折磨心灵已经非常脆弱的民众,有的人身体里的废料不受控制地狂飙而出,发出阵阵难闻的气味。但现在已经没有人会耻笑他,因为很多人都有这种正常的反应。

爆炸声过后,大半个城市突然陷入黑暗,供电系统被炸了。

R国A市的军警和全城人民还以为遭到外国军队的武力入侵,到处是求救声,喊救火声,凄厉的呼救声,痛苦的呻吟声,到处是如无头苍蝇般狂冲乱撞的市民。

一伙伙混混和垃圾趁机到处打砸抢,警察则到处扑火救人,已经忙得头崩额裂,警力严重不足,眼见此一幕,只能望匪徒而兴叹,更加顾不上缉捕恐怖分子了。

警察局和市政府的领导寻求自慰队的帮助。

自慰队也顾不上换上警察的服装,身穿陆军作战服就上街维持秩序,制止骚乱。那个歹徒敢不听军人的呼喝,就直接开枪击毙,军队毕竟和警队不同。

R国A市彻底混乱了,全城都是警车、军车、消防车、救护车,甚至军用装甲车、坦克也源源不断地开进A市。

董王那招到处爆炸,声东击西的方法在R国的A市也取得极大的成功。

血玫瑰兵部总部的爆炸,里面的人死有余辜,而警察局门口的爆炸只造成警察的死亡,死得其所。其他的手机炸弹都安装在没有人的地方,爆炸本身应该不会造成无辜市民的伤亡,由此引起的恐慌造成很多无谓的伤亡,这点冷剑也没有办法。

方熊子还愤愤不平地说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我国NJ市沦陷后,R国军人便展开一场世界历史上前所未见的残酷暴行。中国成千上万的年轻男子被集合起来驱赶到市郊,或遭机关枪扫射倒地;或被当作肉靶,用来练习刺刀;或是在身上浇满汽油,活活烧死。影视作品不敢拍摄的镜头有:这些R国军人禽兽不如,强奸中国妇女,连六七十岁的老人家也不放过,强奸之后还把孕妇的肚子剖开,取出腹中的婴儿,把一些中国妇女的乳房割下来,或用树枝或者刺刀插妇女的下体。数月下来,城内尸横遍地,散发浑混的恶臭。数年之后,专家估计,自一九三七年底到一九三八年初,在NJ市有超过二十六万平民死於R国军人手中,也有专家估计,这个数字至少超过三十五万人。

最后方熊子说难得做一回恐怖分子,不狠狠地杀杀R国人,就难平心中的气愤。

冷剑制止了方熊子疯狂的做法,说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恐怖分子,屠杀平民有辱军人形象,若R国的军警前来围捕,则可以大开杀戒,可以狠狠地杀。

方熊子听了兴奋起来,眼中射出狂热的光,还问冷剑一句:“我去炸他妈的惊国婶灶行不行?”

冷剑果断地制止方熊子疯狂的想法,说他也很想炸那个惊国婶灶,但炸了惊国婶灶,R国就非常容易猜想到是中国人做的,会引起不必要的国际纠纷,严重的可能还会引起战争。若可以明目张胆地做,他们也没有必要换身份,没有必要为了不做俘虏进行“玉石俱焚”的计划,那么就和这次暗中隐蔽的行动背道而驰了。

冷剑两人趁着混乱很顺利就和张成富他们汇合,驾车向接头地点狂奔而去。

出城的车流如长龙,塞满整条道路,在缓慢地前进。冷剑的车子不得不慢下来,才慢下一会儿,就被后来的车子团团包围住。

方熊子站上车顶一看,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出城的道路竟然还有二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自慰队员在检查出城的车辆。

车上有大量为了自卫的军火,现在车子团团包围住,想倒退也不行了,怎办?难道全部队员要葬身于此?

“小刘已出城,换装,捣乱!”冷剑冷静地下命令。

他们马上套上黑头套,手持可以发射榴弹的M16突击步枪,背上弹药和其他装备。

他们五人一下车,冷剑几人就跳上附近几辆车的车顶,蹲在车顶上,用装有光学瞄准仪和消声器的M16突击步枪向两百多米远的自慰队员瞄准射击。

冷剑他们这种行为,马上就引起轰动,附近车辆的人惊叫着纷纷下车逃命。原来“恐怖分子”就在自己的身旁,不赶快逃命的是傻瓜,还是天下第一傻瓜。他们都恨爹娘生少两条腿,回身夺命狂逃,车上的行李等什么的全部不要了,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谁说R国人不怕死?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来,钱财是身外物,生命是无价的。只有珍惜自己生命的人,才会珍惜身外的其他东西。

“卟,卟……”五声轻微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远处五个身穿作战服、套上防弹衣、头戴钢盔的自慰队员的脸上都飙出五朵血花,无论装备怎样先进,怎样武装到牙齿,头总不能用防弹钢盔全部密封起来吧,即使密封了整个头部,身躯和头颅之间的脖子部分也暴露在外吧,除非穿上防弹的宇航服,不过若穿上那种笨重的服装,就只有挨打的份儿了。

五个自慰队员脸上迸射出的血花溅射在受检人的身上,开始他们还以为是下雨了,当看到检查自己的军人脸上多了个红通通的眼睛,激喷出朵诡异的血花,仰面就倒时,他们彻底震撼了,彻底傻了,恐怖分子居然敢当面射杀全副武装的军人,这也太夸张了吧?

他们有的抱着头尖叫,有的一下子瘫痪在地,而其他自慰队员也清醒过来,连忙找掩体,其中三个自慰队员可能平时练习逃生训练时偷懒,手脚有点慢,也到“惊国婶灶”报到去了。

车龙的前头和冷剑所在中间的人群彻底乱起来,不分东南西北,下车狂逃,其他车上的人见了,以为他们制造的“哥斯拉”怪兽复活了,也跟着下车逃亡。

不少人冲破了自慰队员设置的路障,有了缺口就好办,前面的人潮向着缺口狂涌。那些逃亡的人心里还有一点儿清醒的是,城市正遭受百年也难一遇的恐怖袭击,只有逃出城外才安全的。

冷剑他们乘着混乱,伏下身子,把头套脱下,把枪分解了塞进背囊里,只是把手枪插在腰间,想趁着混乱过关。

可惜现场太混乱,逃亡的人不分东西地乱冲狂撞,举步维艰,他们只能缩上车,避过人潮。

“哒哒哒哒……”高射重机枪特有的轰鸣声,把现场所有人惊呼声都狠狠地压制了下来,自慰队的援军到了,还有致命的重武器。高音喇叭不断用R国语和英语呼吁人群安静,抱头蹲下。人群渐渐安静下来,瑟瑟发抖着抱头蹲下。

“轰隆隆隆……”直升机特有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看来自慰军的武装直升机已经紧急出动,在空中进行全城的搜捕,并提供快速而强有力的支援。

冷剑站起身体用望远镜看看,前面有两辆坦克,炮塔高昂,十几辆装甲运兵车把出城的道路有重新堵上一层,车顶都伸出一挺重机枪,可能还隐藏着狙击手,上百名自慰队员持枪以战斗的队列搜索过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