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我们把老师导演的戏演砸了

龙行虎步 收藏 63 3524
导读: [size=16][face=黑体]近来阅读军团战友zy1973的帖子“[长城原创]少数教师之四大恶习”[URL= http://bbs.tiexue.net/post_2234779_1.html] http://bbs.tiexue.net/post_2234779_1.html[/URL],说到了发生在部分老师们身上的一些事情。其中有一点是说老师鼓励、指使学生作弊:“每到考试时候,老师们便亲力亲为,鼓励、指使学生作弊。从座位安排到抄袭方法,无一不是老师亲自教授……” 当时看完帖子以后有感而发,我


近来阅读军团战友zy1973的帖子“[长城原创]少数教师之四大恶习” http://bbs.tiexue.net/post_2234779_1.html,说到了发生在部分老师们身上的一些事情。其中有一点是说老师鼓励、指使学生作弊:“每到考试时候,老师们便亲力亲为,鼓励、指使学生作弊。从座位安排到抄袭方法,无一不是老师亲自教授……”

当时看完帖子以后有感而发,我就在里面这样跟帖回复:

其实,小时候最有意思的一次老师作弊是这样:那时候经常有上级部门领导来听课,当时我们学校指定我们的语文老师讲课,由于事先已经得到了通知,所以我们就在老师的安排下进行预演排练。为了确保授课成功,老师讲授的是已经学过的课文,但是要求我们假装没有学过,还安排人故意答错,然后再另外找人来回答正确的答案。

万事俱备了,领导们也来了。上课的时候一切也都按照预演的程序按部就班的进行,没曾想到了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老师点了别人回答,这时候预演中老师安排的那个同学说:老师,这个问题应该是由我来回答的。。。

老师:※%¥#◎~!

回复完zy1973的那个帖子以后,我总觉得意犹未尽,不禁回想起二十年以前的那段往事来,所以专门再开一个主题贴,把那段经历讲出来。

二十年前,我在我们老家那个小集镇上的中心小学上小学五年级,当时我们学校实行的是寄宿制,吃住都在学校里。实际上我们的学校是一所高小,整个学校只有两个年级——四年级和五年级。四年级的学生是集镇中心村和集镇附近两个村的四年级学生组成的,分成了四年级一班和四年级二班两个班;五年级的学生,则是管理区下属所辖各村学校的五年级学生,以及当时驻地在我们管理区的市良种畜牧场子弟学校和市××林场子弟学校的五年级学生集中组成的。我们五年级学生被按照一二三四的顺序编成了四个班。

我们所在的五年级三班是学校里教学质量最好的一个班,因此,我们班也就成了学校的脸面,成了对外展示教学成果的一面窗口。当时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女教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一位不错的老师。她教授我们语文,责任心很强,对待我们也很严厉,我们都很怕她。

唯一有一点不足:我们的语文老师是一位民办教师。关于民办教师的身份、地位、待遇等时代特色的东西,我想很多人都介绍过,我也就不想过多的去赘述。我想说的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当时很用功,每天除了指导我们学习、批改我们作业、巡视我们的寝室和生活以外,晚上还坚持学习到很晚——因为我们老师的男朋友、以前我们学校的另外一名男性民办教师,已经考上了师范学校,可以转为公办教师了。我们的女老师是一个个性比较要强的女人,自然是不甘落后的,她也要像她的男朋友看齐(后来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的语文老师也考上了师范学校,转为了公办老师,并且调到了市里,这是后话不表)。

既然我们班是学校的脸面,那么,所有关于向外展示学校风采的活儿,自然而然的也就落到了我们班上。

我们接到了上级领导的通知,教育局的领导要到镇上的镇小来听我们学校老师的课。说到这里可能有的朋友要问:教育局的领导听你们学校老师的课,怎么会让你们学校的老师到别的学校去讲课呢?其实原因很简单,有过教师经历的人都知道,教师从业者要学习三本书(教学大纲、教材、教学参考书),讲三课(入门课、达标课、优质课),练五功(教案撰写、普通话、粉笔字、钢笔字、毛笔字)。当时教育局领导要听我们学校老师的课,听的就是在全县范围内的优质课,所以地点比较集中。

所以讲好这堂课,对于我们的班主任、我们的语文老师来说,意义也非常重大。因为如果获得了优质课教师的称号,考师范学校、转公办教师也就比别人多了一个硬杠,可以获得二十分的综合加分。

接到学校的通知以后,我们的语文老师也很慎重。就安排大家预习一下即将要学习的课文,并且讲新课文的知识点和学习重点都一一告诉了我们——简单一句话,就是我们先把老师即将讲授的课文学习了一遍、提前演练了一遍。

然后,按照讲课时候的进度,老师开始给我们分工,谁谁谁回答哪一个问题,谁谁谁上去在黑板上演示老师的问题。

对于回答问题,老师也对我们做了一些要求:就是老师提出问题以后,我们要做假装思考状,让听课的领导以为我们老师讲授的是一篇新课文;思考完毕,我们有了答案举手的时候,左手要横贴在课桌上,右手五指并拢,肘部放在桌子上,左手并拢的指尖靠近右手肘部,和垂直挺立的右手手臂形成一个90度的直角;从凳子上站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身体要站直、两手自然下垂;开口回答问题的时候第一句要说:老师,我是这样想的。。。。

为了让听课的领导认为我们老师讲授的就是一堂新课,老师也用心良苦:对于同样的一个问题,老师也专门安排了一些平时学习成绩不怎么好、或者是平时比较调皮捣蛋让老师们比较头疼的同学来回答。但是他们回答的结果不能是正确的答案,跑题的越远越好。因为正确的答案是由那些学习成绩比较好、也颇受老师喜欢的那些同学们回答的。那些平时学习成绩不怎么好的同学也很高兴,也把老师安排的这个活儿看的很神圣,因为要是平时,这些在老师们眼里表现的不是很“美好”的人,才不会引起老师们的注意和重视呢。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听课的那天一大早,我们换上整洁的衣衫,佩戴上鲜艳的红领巾,排着整齐的队伍,向着距离我们学校十里开外的镇上走去。一路上,歌飞鸟鸣,豌豆花正艳,正在公路两边地里劳作着的人们,都默默地停下手里的活计,注视着我们这一群行进着的学生队伍。

我们的语文老师那天打扮的很漂亮,心情仿佛也很好,一路上也一改以往在学校时候的矜持,不时地和我们说说笑笑,同时,也不停地和路上遇到的熟识的人打着招呼。

大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军,我们的队伍抵达了镇上的镇小学。一走进镇小的校园,我们这些来自乡下的孩子们都大眼瞪上了小眼儿,东瞅西看的:那些乒乓球台、高低单双杠、篮球场、秋千架等体育运动器械和设施,让我们感觉是那么的新鲜。还有那些穿着五颜六色华丽衣服的学生们,和他们比起来,我们自己看上去还觉得比较满意的服装,显得是那么的局促和寒酸。。。。

因为还没有轮到我们上课,我们就在镇小的校园里自由活动,同学们纷纷跑到那些运动器械前一显身手。

铃铃铃。。。清脆的上课铃声响了,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走进了镇小的教室。来听课的领导和老师们在教师后面坐成一排,教室中间的走道上也坐着几个人。对于这样我们从未经历过的场面,我们个个显得神色凝然,表情庄重。老师也显得有几分的紧张。她健步走上讲台,学生起立,师生相互问好致意后,老师开始讲课。

一切按照事先老师的安排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可以看出来,老师对我们的表现很满意,授课时候的表情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那种沉闷和紧张,变得有点活跃起来。当然,来听课的领导和老师们也是频频颔首,相互之间交流、点头——看得出来,他们对我们老师的讲课也很满意。

短短的四十五分钟的时间,随着老师讲课的深入和我们的天衣无缝的巧妙配合,变得十分的短暂,就在距离下课还有五分钟左右,一切即将快要结束的时候,老师安排人回答的那道问题出了一点状况。

本来,按照老师原定的计划,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平时我们班上最为调皮捣蛋的那个同学回答的,而我们那个回答问题的同学也早已卯足了劲准备好好表现一把,为老师露露脸的。可是老师可能考虑到为了保证授课时候的万无一失,安排了另外一个表现稍微好一点的同学来回答。结果,因为事先演练的时候没有这一项,那个听到老师点名站起来的同学不知道怎么说,就一时间卡在了那里。

这时候,那个原先安排回答错误答案的同学就站起来说到:老师,这个问题原来应该是由我来回答的,我是这样想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