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社原创]浅谈西式民主主义与民族分裂主义

wuyiwen12 收藏 29 344
导读:[center][B]浅谈西式民主主义与民族分裂主义[/B][/center] 随着西方民主模式越来越多的透露出一种普济世和人权的观念,并且利用本身在经济和政治方面的优势,国家的权利往往被忽视和践踏,虽然理论上国家的权利是由个人让度出一部分私人权利而组成的公权利,但是随着民众权利意识的复苏,权利的分配也越来越得到人们的重视和成为人们诉求的主要部分,由于国体不同,权利分配的方式也多样化起来,即有社会主义、民族自决、地区自决、宗教意志、资本主义等等都是权利分配形式的思想。这其间又以西式民主作为典范,一种具有普

浅谈西式民主主义与民族分裂主义

随着西方民主模式越来越多的透露出一种普济世和人权的观念,并且利用本身在经济和政治方面的优势,国家的权利往往被忽视和践踏,虽然理论上国家的权利是由个人让度出一部分私人权利而组成的公权利,但是随着民众权利意识的复苏,权利的分配也越来越得到人们的重视和成为人们诉求的主要部分,由于国体不同,权利分配的方式也多样化起来,即有社会主义、民族自决、地区自决、宗教意志、资本主义等等都是权利分配形式的思想。这其间又以西式民主作为典范,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观念认为,西式民主首先保证了选民最基础的政治权利,而由政治权利所幅射的民众对国家政治的参与并使之产生变化的能量,使得国家各项政策都必须保障民众的首要利益,从而间接地将民众利益作为保障民众政治权利并得以发挥。可以说这是一种民众和政府之间的双赢,政府通过保障民众的利益确保了自身政权的稳定,获得国家权力;而民众则通过对政府能否获得国家权力的控制,以制约政府在取得国家权力后任意使用国家权力,并直接或间接地危害民众权益。但是西式民主是否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呢?答案很显然是否定的,正如劣者在《浅谈民主主义与政治文化》当中曾经提到的:“仅是文明间的差异、国情的差异,甚至连价值观、普遍道德观念的差异都会给相同的民主模式带来不同的下场。”西式民主不是万金油,只有找出适合自身国体和国情的民主模式,才能够真正运用民主的“车轮”加速自身文明的发展速度。而这个民主化的过程往往十分艰巨,一种适合自身国体和国情的民主模式在很多情况下并没有一个完全相同的样板或经验,所以任何国家在对自身政治体制进行民主改良的同时,也承担着不可预知的风险。而劣者今天所说的,正是这个风险当中,对国家危害最大的“民族分裂主义”。

劣者之所以称民族分裂主义是对国家危害最大的,是相对于政府改制、经济崩溃、政党下台等等“文明的混乱”而言,它最终带来了分疆裂土、民族间相互仇视、国家间的武力敌对等等“野蛮的混乱”,当然劣者并不认为这两种混乱给人民带来的灾难有什么不同,但是前者可以通过政治、谈判、协商、斡旋、调停的方式解决,并不会在问题解决后给国家带来什么隐患,当国家经过这段阵痛期后,很快会忘记这段不堪的历史,但是后者所带来的具有破坏性的“仇限的力量”就不这么容易结束了,民族分裂主义所带来的最首先的便是对国家整体的割裂,不论从土地、政治、人口等等具体的事物,还是从信仰、历史、荣誉这种抽象的方面,而这种割裂,最终不可避免地导致了仇恨和敌视,被割裂者认为割裂者(不论是民族分裂主义者或者宣布独立地区的普通民众)背叛了国家和统一,从法理和历史上破坏了这个国家的完整性,是无耻的叛徒;而割裂者则往往会宣称被割裂者试图利用历史和政治军事来奴役他们,要他们丧失自己的权利。这种针锋相对的宣传几乎出现在世界的每个地方,从一战后殖民地民族解放的历史到现在每一个寻求民族独立的角落;从北高加索山脉到印度洋的斯利兰卡。在今天民族独立的正义呼声已经变成民族分裂主义者手上的“高尚旗帜”,他们可以挥舞着这个旗帜对世界宣扬他们的观点。

那西式民主和民族分裂主义有什么关系呢?劣者并不认为民族分裂主义是西式民主所诞下的怪胎,在反对民族分裂主义的立场上,西式民主也同样做着努力。可是他们显然对民族分裂主义存在着双重标准,如果将西式民主作为一个整体来说,即将欧洲和美国并且将符合他们利益要求的利益共同体国家组合成一个整体,无疑他们对于世界的事物具有决定性的影响能力,随着西方民主思维横行世界,一种错误的民族观点也随着漫延开来,每个民族和地区都有独立的权利,而这种权利可以不顾国家的安危、民族的团结、民众的生活、社会权利的分配等等如此,雅科夫曾在纪念米洛舍维奇的文章中提到:“民族分裂主义就是这么一个怪胎,他根本不问多数人的意志是否被尊重,也不保护少数人的权益。”所以,一种非正义的民族分裂活动必然导致劣者在上文中所说的“针锋相对的宣传”,而力图通过分裂国家民族的手段使这种宣传得到落实,则必然走向武力分裂的道路。投票么?很抱歉,民族分裂主义大多数是把地区从国家分裂出去,必然无法得到多数人的支持,注定失败(当然,捷克和斯洛伐克是其中的特例,虽然劣者认为,就算他们想武装分裂也纯属是痴人说梦罢了)。那么他们就不分裂的么?西式民主带给了民族分裂主义者的“美好借口”,并使这些人对他们的民众宣传一个“美好远景”,却最终无法从理论上自圆其说,于是将这个祸胎沉沉地砸在了被这种理论污染的国家,使他们的民族相互对立不信任、国家政治混乱。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民主似乎会导致分裂,并且伴随着亨廷顿的“第三波民主浪潮”的到来,民族分裂主义似乎找到了托生之道,一种以民主为名义的分裂主义,在世界各地大行其道!不论其目的如何、手段如何、地域如何,都不可避免地带来纷争、仇视,甚至战争。虽然捷克和斯洛伐克的“和平分手”可以为这些奉行“极端民族自由主义”的人捧为民族分裂主义的明证,但是却不可解释世界各地由于民族分裂主义所带来的种族仇杀。

西式民主即是民主么?劣者可不这么认为,作为一种较为先进的代表,这种制度虽然在西方得到良好的效果,但其社会福利的保障功不可抹,高度的社会福利可以掩盖原本尖锐的矛盾,发达的贸易、处于垄断地位经济地位可以很好的延伸这种福利,而最终将这种矛盾和经济低端产业一起下放到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劣者并不反对自由与民主,但是对于民主的误解,常常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怨恨民主制度所带来的松散的、不具有中心集权的国家组成体系。如果任由这种意识发展,则可能会产生大量对民主的误解,对于西式民主内涵的有效理解,才能够清醒认识到单纯对非民主国家的指责是不公平的(当然,除了那些有意独裁的国家除外)。而西方民主所造就的这种体系为什么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矛盾突出呢?或者说西方世界为什么没有民族分裂的隐患呢?或者说这种隐患可以得到良好的制约(比如英国的爱尔兰、西班牙的埃塔),虽然一次次的武装争和恐怖袭击都使得事件不断恶化,但是却没有其他地区一般造成全国性的灾难和大规模动乱,劣者拙见,其最主要的方面在于民众很难接受这种民族分裂主义思想。给予民众一种稳定、安全、有秩序、有希望的生活是消灭绝大部分犯罪的最好手段,这其中就包括民族分裂主义,但是这并不代表基于某种政治、宗教信仰的极端主义会有放弃他们的想法,所以为什么埃塔解放组织、爱尔兰共和军(现在的北爱尔兰共和军已经认识到,只有政治上的力量而非单纯依靠军事手段,才能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并于1996年2月,共和军声称终止“完全停止军事行动”。)虽然屡屡制造恐怖袭击和武装攻势,却远远不能够达成自己所想要的结果和获得民众的广泛认同。所以,不论从经济上、政治自由或者其他哪一方面,西方世界的民族分裂力量都是相当薄弱的,除了恐怖袭击外,他们无能为力,但是恐怖袭击的目标往往是平民,这又激化了民众对民族分裂势力的仇视,所以单凭恐怖袭击是无法建立一个国家的,也注定了西方的民族分裂势力只能列入恐怖主义的范畴。

和西方世界不同的是,其他国家的民族分裂主义往往在那些落后、贫困、教育不发达的地区滋长,这其中自然有些是殖民地浪潮所遗留下来的后遗症,但是劣者认为,基于对现实不满或者由于长期历史原因而留下的民族问题则更恰当些。特别是困扰中亚的三股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国际恐怖势力,而这三股势力之间似乎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相辅相成、互为因果。具体事物在此劣者不意多谈,大家心中自有分晓,劣者只从大方面谈谈西式民主的双重标准对这些民族分裂势力所起的助长作用。同样的一种分裂行为,在西方看来却有不同的态度,最显著的莫过于索马里部族冲突和南斯拉夫人道主义危机,虽然二者的情形差不多,但是西方世界却采取了完全相反的态度和举动。这一切的背后都是西方世界所宣扬西式民主以及他们所奉行的价值观所产生的对其他国家不负责任的渗透:“我赋予你们有独立的权利,但是请记住不要来危害我的利益。”如果他们所支持的民族分裂主义稍显弱势或者遭到打压,他们便跳出来为其摇旗呐喊,种种借口不一而足却殊途同归,用他们所垄断的话语权、经济权、政治权给予这些即将被分裂国土的国家施加外交压力、撤回经济援助、威胁送上国际法庭,如果不行,就干脆军事介入、武器援助分裂势力、培训武装人员,如果再不成,直接通过一项法案,军队进入,凭借优势的军事力量摧毁这个国家国防和赖以扼制民族分裂主义的力量和精神,至于先前那些借口嘛,什么人道主义危机、什么民主权利等等,已经被扔到九霄云外不知所踪了,然后就逮捕这个国家的领导人把他送上海牙法庭,最后让他死于非命(可怜的斯洛博丹同志),被西方国家用上面一套方案整体演示了一遍,西方世界奉行民族自决,却忽视了他们也侵犯了南斯拉夫人民民族自决的权利。劣者一直认为南斯拉夫应该是这一方面的典型,是民主的悲歌。

好了,扯远了。如果说西方世界对于民族分裂主义持双重标准的话,而这个标准的准线又在哪里呢?相信已经有不少人可以给出答案。就得利益和财富,而这方面,则需要从被民族分裂主义困扰的国家本身说起,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是忽然间冒出来的,他们都有自己的历史和固定的种族以维系这个国家或民族的血脉,并以此为中心,联系着周围的国家或者民族。随着经济的发展,经济动力原素中的多元化要求国家对于资源安全重要性的认识也必须日趋加深,当然,资源永远都不会平均分配在国家的每一寸土地下面,所以地区资源的争夺也就成为国家间博弈的重要环节,而国家以历史为基础强调对某一地区的固有控制权是最有效也最直接的方式,但是往往这需要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双方面的互动,而这种互动则存在着嫌隙,在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分裂主义者心中,却成了最有效的武器。因为很显然,如果想把产生在近代的“民族平等”的概念植入古代的统治者脑中,可见是十分可笑的。我们把民族间的历史翻开,很难看到所谓民族平等,有的不过是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血腥压迫和战争、残酷统治,如此周而复始罢了,所以这些历史就被民族分裂主义者们拿出来,挂在他们的战旗之上,要求独立、民族自决,当然,这还是不够的,于是他们把原本没有关系的抢劫、强奸、杀人、盗窃甚至小孩子之间的打架,也说成是民族的压迫,何其可笑,何其可憎啊。正如书上所说的“哪里存在分裂主义势力,哪里就潜伏着暴力和屠杀;分裂主义是种族屠杀、种族仇恨的制造者。分裂分子野心家、政客拿着各民族人民的生命与鲜血染红自己的官帽,他们得到的是“总统”、“总理”、“部长”与“司令”的头衔,而各民族人民付出的则是鲜血与生命、眼泪与痛苦的惨重代价。”

雅科夫认为:“现代化的工业社会和过度膨胀的人口,让人们意识到资源的有限性和不可再生性,哪怕是一些寸草不生的蛮荒之地,都有可能蕴藏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在这种情况下,每一寸领土和领海都是弥足珍贵的。但民族分裂主义要求的是排他性的资源独享,这意味着侵犯了原有国界内其他民族共享资源的权利。”如果我们从深层次认识这种段话,应该看得出,民族分裂主义决不会是独立存在的,对于资源也不仅仅是存在于本国才需要,别的国家也需要这种资源,但是如何才能得到呢?用商业贸易么?不,这太费事而且不一定管用,也不可能实现对资源的掠夺。用军事手段么?不,这需要很好的借口和立场。而民族分裂主义则很可以将上述两种手段发挥到极致!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所有的民族分裂主义都不只是本国武装力量间的斗争,他还有国外的影子。只要有利益,正义与否就不在考量范围之内了。虽然这此混乱和国家行为表面上和西式民主没有什么关系,制度由人所创,并由人所执行,到底还是人的因素在起作用,而放到这个环境中,就是国家行为在起作用,从本源上说,西式民主应该是可以撇清关系的,但是如果我们回过头来,看西方世界不余遗力地在世界范围内推行他们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点,并因此而标榜上“民主自由”的口号,那就很难想像一个照搬“天堂”(他们总说自由是天堂)的愿景如何在“地狱”(遭受民族分裂破坏和战乱后的国家往往灾难深重)得到实现。所以西式民主只能是在这些国家(伊拉克、阿富汗、科索沃)带来更多的混乱和不安,西式民主也就成为那些别有用心者的代罪羔羊。

劣者并不反对西式民主,其对于西方文明的建设作用是应该得到肯定的,但是如果就此认为西式民主可以适用于全世界,那就大错特错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