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右翼理论介绍--老牌分子林房雄和“大东亚战争肯定论”

j178 收藏 8 1064
导读:日本右翼理论介绍--老牌分子林房雄和“大东亚战争肯定论” 60年代日本经济得益于韩战的后遗影响,高速增长,日美关系巩固,美化、辩护并最终全面肯定日本侵略行径的思想言论开始大幅度抬头。 最早系统提出“大东亚战争肯定论”的是林房雄,其代表作《大东亚战争肯定论》一书,是战后日本军国主义思潮及军国主义史观开始大抬头的标志,被推崇为“名著”。 林房雄(1903~1975),原名后藤寿夫。这兔子年轻时在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政治科学习的时候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成为一个比较有名的“无产阶级文学家”。后来因被当局数

日本右翼理论介绍--老牌分子林房雄和“大东亚战争肯定论”


60年代日本经济得益于韩战的后遗影响,高速增长,日美关系巩固,美化、辩护并最终全面肯定日本侵略行径的思想言论开始大幅度抬头。

最早系统提出“大东亚战争肯定论”的是林房雄,其代表作《大东亚战争肯定论》一书,是战后日本军国主义思潮及军国主义史观开始大抬头的标志,被推崇为“名著”。

林房雄(1903~1975),原名后藤寿夫。这兔子年轻时在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政治科学习的时候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成为一个比较有名的“无产阶级文学家”。后来因被当局数次逮捕关押,变节并由极左变为极右,在日本侵华战争中成为用笔来支持战争的军国主义文化分子。也因为有过“极左”的经历,所以其向“极右”的转变特别有蛊惑性。

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后,这兔子自告奋勇作为从军作家也即所谓“笔部队”,到上海战线从军,并且在40年代初到东北、北京、南京等地,对中国沦陷区文坛进行渗透,推销日本的“大东亚文学”,在汪伪的文化圈里面有不小影响。还专门有中国文人写诗来讴歌赞美他。

日本战败后林房雄灰溜溜了一阵子,但是很快就重新有了市场。1963年9月至1965年6月,该兔子在《中央公论》杂志上连载《大东亚战争肯定论》,并将连载的文章结集,成为《大东亚战争肯定论》和《续•大东亚战争肯定论》。字数合中文约三十万字,相继出版了多种版本,并且不断被再版和重印。发行量、阅读量及其对日本右翼言论界的影响都比较巨大。

一、在《大东亚战争肯定论》中,林房雄首先是导入了 “大东亚百年战争” 的核心概念,并从学术讨论的角度对日本的“帝国主义”进行否定。

林房雄首先声称:“我反复说过,我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并不是将日本走过的道路和日本的现状合理化,只是为了对‘历史的伪造'和‘民族精神的完全的丑化和否定'加以抵制而写的。”,“我的‘百年战争'是逼近日本历史和日本人真实足迹的假说。……不管左翼还是右翼,真实就是真实。”

这兔子很狡猾,也就是首先把自己打扮成是超脱流派的“客观真实”的公正面目出现。不过他这个客观派和铁血的客观派不一样~

“然而,遗憾的是,从战争的结果来看,大日本帝国根本不具备帝国主义国家的资格。在这一百年间,难道就因为日本曾占领过台湾、朝鲜半岛和卡拉夫特的南部及南洋的零星部分,就管日本叫做帝国主义吗?所谓帝国主义,并不是由皇帝制定国家政策的意思,如果这就是帝国主义的话,那么连埃塞俄比亚都是帝国主义国家了”。

“历史上的帝国主义,在东洋有大唐帝国,成吉思汗的大元帝国,大征服者乾隆皇帝的大清帝国;在西洋有恺撒和欧格斯塔斯皇帝的大罗马帝国、斯大林和赫鲁晓夫的共产帝国。只有列宁的门徒才将‘日本帝国'放在这些大帝国主义国家当中。”(《大东亚战争肯定论》第148页)

这就开始忽悠了:因为只是侵占了他国的“零星部分”,所以日本还不够资格被称为帝国主义。反正这种难以狡辩的时候就用“装孙子”来继续进行忽悠,也是日本人的拿手好戏。这么铁血的麦克阿瑟就被弄得下不了辣手。搞了半天日本人反而是被冤枉带错帽子了。可怜啊,无辜阿,真是让人同情阿。

为了给日本右翼正名,这兔子顺便开始讨论“天皇制法西斯主义”。想将臭名昭著的“法西斯主义”与日本右翼加以区分。第一,日本的右翼运动早于欧洲的法西斯主义运动,所以日本的右翼运动不是法西斯主义。(都不知道他什么逻辑,发生时间更加早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日本的右翼法西斯运动比欧洲更有渊源,也更为没有人性。)第二,意大利法西斯党和德国纳粹党是以夺取国家政权为目标,而日本右翼运动没有以夺取政权为目的而组织政党。所以不能称为法西斯主义。(再晕,日本右翼运动打着“忠君爱国”的口号,号称要在天皇领导下进行,所以叫好又卖座。但是只要作的事情是反人类的,就可以称为法西斯主义,和是不是想争抢最高领导权有什么关系阿日.真的不明白他的逻辑。但是这兔子故作楚楚可怜的委屈样子,打扮成作为一种学术理论的争论,还真是显得很“深奥”,显得又有观点又有依据。)

继续忽悠:“……世间常把他们看成“打着爱国主义旗号的暴力团”,这一点连右翼自身也承认,其理由很简单。他们绝不是“善良的市民”,而是常常游离于法律之外的“浪荡者”,是“无法者”,因此他们和金钱与权力无缘。他们常常密谋政变,这是北一辉、大川周明等与“青年将校”结合以后的现象,而他们的“无法者性”实际上最不适合掌握政权。正像高杉正作所说的“庙堂那样的地方不是真正的男子汉所呆的地方。拥有权势时间一长,就会滋生腐败腐蚀男人的灵魂”。(《大東亞戰爭肯性論》,第164~165页。夏目书房 2001 年版。)

“这才是浪人的精神”,“是日本右翼精神的源流”。

不知道怎么一忽悠,怎么就变成爱国无罪的高尚人士了阿我日。这些人不但爱国,而且情操高尚,拒绝权力,因为权力意味着腐败~拒绝腐败。怎么让人想到那句话:拒腐蚀,永不沾!都是大家学习的榜样、好孩子了阿。

二、忽忽悠悠地,就开始进入主题了。认为日本的侵略战争,是日本面对西方列强的巨大压力,为了“自存自卫”而进行的“迫不得已”的战争,“大东亚战争形式上看上去像是侵略战争,本质上却是民族解放战争”;“日本人也应该堂堂正正地称之为‘大东亚战争'。”“日本看上去最终失败了,但目的却达到了”。

为什么说目的达到了涅?因为亚洲人民还是被解放了。搞了半天现在的全亚洲人都得感谢日本人牺牲了自己,通过曲线救国,解放了他们?

忽悠,接着忽悠:

第一,在历史上,在整个亚洲全部沦为西方列强的殖民地的时候,“只有日本是个极为罕见的例外。从土耳其帝国到大清帝国的东方,各个帝国在东渐的西洋文明面前,像纸糊的城堡一样溃灭了,只剩下了残骸,而日本这个极小的岛国却没有加入那‘被剪了毛的羊'的行列中”。(同上,第47页)

以前就听到这种说法。好像就日本人特别牛。其实呢?明治维新前的日本只是一个贫瘠的岛国,没有西方人所渴求的资源、特产、没有广阔市场,处于东北亚死角,不是交通要道(连女人也都是罗圈腿)。所以没一个西方列强愿意花代价把没有经济与政治价值的垃圾岛国变成殖民地,而是把精力忙碌于攻掠其他更加有价值的目标。这是日本在亚洲没有成为西方殖民地的真正原因。正如东南亚的泰国也没有成为殖民地的原因不是因为泰国太强大了。(西方人不吃大米的~一笑)。日本没有被“加入那‘被剪了毛的羊'的行列中”,绝不是因为日本人当时足够强大,羊角够锋利,而是因为日本当时身上没什么好“毛”可剪。而林房雄则是得意洋洋地说,“敢于抵抗西洋强权的‘国力',同时蕴藏着那么多能够直接接受西洋文明之能力的‘人才',真是不可思议”。这么强大的日本,让西方列强避退三舍乃至逃之夭夭,这,这是明治维新以前的日本么?

继续忽悠他的“百年战争”。正是因为日本成功地抵御了西洋人的入侵,然后成功进行了明治维新,所以西方就来压制、干预日本,不让日本发展,所以日本没有办法就只好按照汤因比的文明“挑战与应战”理论,壮烈地面对西方的“挑战”而进行“应战”。一百年来日本一切侵略行径,“征韩”、“日清战争”(甲午中日战争)、日俄战争、“日韩合并”、“满洲建国”、“日支事变”(七七事变)都是“与西洋的对决”,是日本这个孤胆英雄顶着西方列强压力进行“拼命的反击”,并最终不得不导致太平洋战争。

1,“征韩”。“只有把明治6年西乡派的征韩论作为‘东亚百年战争中的挫折的反击'来理解的时候,才能够接触事情的真相吧。对手不是朝鲜,也不是清国,而是‘东渐的西力',是欧美列强。”(同上,第94页)把西乡隆盛赤裸裸的 “近代倭寇”式强盗计划,变成对抗欧美列强的自我牺牲的义举?当时欧美没有一个国家像日本那样企图“征韩”,日本“征韩”与“抵抗欧美”何干?“征韩”的实质就是日本为了扩张,削弱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为了独占朝鲜。

2,“日清战争”即1895年的“甲午中日战争”,不提攻打中国的卑劣动机,不提在中国的领海和领土所犯的残暴罪行,不提日本在旅顺登陆后制造的旅顺惨案对六万中国人的大屠杀,只是强调,日清战争是得到了日本国内全国上下的热烈支持的。这种支持不仅是普通国民,就连内村鉴三(***和平主义者),中江兆民(民主主义者),都支持攻打中国。全体日本人都支持的战争就是合理的战争,所以天经地义要在中国拥有地盘和权益。除了证明全体都是无耻强盗,怎么就得出合理合法的结论了?

3,日俄战争,日本在“日清战争”胜利后得到的台湾和辽东半岛,受到了俄罗斯、法国和德国的“三国干涉”,被迫《朴次茅斯条约》,放弃辽东半岛。而日本被迫退出辽东半岛后,俄国人却乘虚而入。因此日本不得不对俄发动战争。因此日本又是受害者。贼孙子遇到贼爷爷,被弄死你都算运气了,还惦记着?唉!还是那句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倒霉阿满清。

4,1910年的“日韩合并”,“合并朝鲜是为了日本的利益而进行的,对朝鲜民族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是谁也不能否定的。只是我要强调,合并朝鲜作为‘日本的反击'也是‘东亚百年战争'的一环。”。被指责为帝国主义侵略的日韩合并及强制朝鲜签订的《修好条约》,实在没有什么能够上台面的理由可以说了,就强调:是“日本面对清国和俄国的压力而进行的自卫和抵抗”。

5,日本在日俄战争胜利后的强大对美国形成了压力,引起了美国的 “恐日症”。美国人“动用一切军事、政治、外交上的谋略将日本逼上穷途末路,基本做好周密的准备和必胜的战争体制”(同上,第202页)。“美国要建立一个‘白色的太平洋'的狂热与日本的‘亚细亚防卫'的热情都在百年前就产生了,经过一个世纪的酝酿,终于在昭和16年12月8日爆发”。

于是美国人就偷袭了珍珠港,对日本不宣而战?

6,侵略东北三省的“满洲事变”,全面入侵中国的“日中战争”。怎么说呢…无法忽悠,就说“进出”,就把水搅浑。

就一言以蔽之,都是“抵抗西洋列强对亚洲的侵略”。

7,也因此在战败后,林房雄大义凛然,“我不承认‘东京审判’,在一切意义上都不予承认。那是战胜者对战败者的复仇,也就是战争本身的继续,与所谓‘正义’、‘人道’、‘文明’毫无关系而且是对这些伟大理念的公然的蹂躏,是战争史上史无前例的虐杀俘虏的行径。对于这种恬不知耻的“审判”,我想和全体被告,想和全体日本人民一起高喊‘我们就是有罪!和天皇一起有罪!’”。

还叫嚣 “不仅仅是太平洋战争,就是包括日清、日俄、日支战争在内的‘东亚百年战争'中,明治、大正、昭和三位天皇都签署了宣战诏敕,都自动身穿大元帅的军装,以大元帅的资格而战,皇族的男性也作为军人而战。在与东京审判所使用的‘战争责任'一词完全不同的意义上,‘战争责任'无论天皇还是皇族都有。这没有辩护的必要”。(同上,第118、119页)

这已经无耻到无赖的程度了。如此猖狂,偏偏大受欢迎,日本上下一片叫好声。不过也让我们善良的同胞们知道了,原来天皇不是被蒙蔽者啊,还“都自动身穿大元帅的军装,以大元帅的资格而战”。孙子阿,你早点时候怎么不敢对麦克阿瑟这么说阿。那个时候你怎么就装得那么孙子阿。

8,但是这个兔子也知道这种无赖只能博得国内的叫好,用来忽悠外国人还太白痴了。于是他笔锋轻轻一转,说道:“这是战争中‘圣战意识’的反面,不过是加害妄想。战争犯罪的十字架不应该仅仅由日本人来背负。倘若人类全体不把战争责任承担起来,根绝战争的日子就永远不会到来。”(同上,第440~441页)

于是就忽然变得悲天悯人起来了。简直就是一个见不得一点血的修女的样子了。那些话也就是说,这是全人类的悲剧,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大家都是罪人阿。算了,我们谁也别说谁了。我们都是迷途的羔羊,阿门!你再指责我就是加害我逼迫我妄想,那么你就是存心不分担这些你我双方应该共同背负的“十字架”,就是做不到双方共同能“把战争责任承担起来”,这么导致的“根绝战争的日子就永远不会到来”的责任就全部是你们来承担了。下次还得惩罚暴支,那时候你别后悔。

9,总之,“大东亚战争”是对俄国、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的不屈不挠的抗争,“大东亚战争”是日本为反抗西方压迫而进行的自卫战争。无非想说,日本跑到别国来杀人放火,都是为了帮助该国一起抵抗西方列强的侵略。

掠夺你的资源,是为了能让它有力量帮助你对列强进行抵抗,而之所以跑到你家杀人放火,则是为了惩罚你不支持这种抵抗的态度。善良的日本人来你家帮助你赶走据说想打你家产主意的西方强盗,你要是不倾家荡产并且发自内心地奉送上,那么他就要惩罚你。

10,“为了恢复在那充满苦难的‘东亚百年战争‘中顽强战斗的日本人的自豪和自信,我写完了这本书。”林房雄《大東亞戰爭肯定論》,第451页。

《大东亚战争肯定论》在林房雄死后被日本右翼分子肯定、继承和发扬。他 “加害妄想”一词,被右翼文化人进一步归纳为“自虐”并且归纳出“自虐史观”,现在经常能够在日本有关言论中被作为一种重要提法而被提起;关于“东京审判”是“战胜者对战败者的复仇”的看法及对审判的彻底否定,也具有广泛的影响。

总而言之,林房雄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是战后日本否定侵略战争、自慰自恋史观的首发“名著”。


本文内容于 2007-9-11 17:28:50 被j17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