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不在浪漫

笨蛋爱上小样 收藏 2 55
导读: 一年一度的樱花节又到了,一树树的樱花,仿佛一团团粉红的云,樱花树下到处都有席地而坐的赏樱人,如今物还在,而人已非了。逸凡我终于看到了你心目中最热烈、纯洁、高尚的樱花,你说樱花开时,我们要在樱花树下许下我们一辈子的誓言,如今樱花开了,而你又在哪里?你说樱花是代表浪漫的爱情,可是樱花现在在我心目中一点也不浪漫了,从你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落在我脚边的时候,樱花对我来说就不在是浪漫的象征了,漫妮边走边想,顿时泪流满面。 今天,山樱学院一片喜气洋洋的,到处张灯结彩,横幅彩绸几乎挂满了整个学校,原来今天是山

一年一度的樱花节又到了,一树树的樱花,仿佛一团团粉红的云,樱花树下到处都有席地而坐的赏樱人,如今物还在,而人已非了。逸凡我终于看到了你心目中最热烈、纯洁、高尚的樱花,你说樱花开时,我们要在樱花树下许下我们一辈子的誓言,如今樱花开了,而你又在哪里?你说樱花是代表浪漫的爱情,可是樱花现在在我心目中一点也不浪漫了,从你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落在我脚边的时候,樱花对我来说就不在是浪漫的象征了,漫妮边走边想,顿时泪流满面。

今天,山樱学院一片喜气洋洋的,到处张灯结彩,横幅彩绸几乎挂满了整个学校,原来今天是山樱学院成立五十周年的校庆,肥胖的校长坐在主席台上打着官腔讲话,台下的同学们没一个在认真听的,校长整整讲了有二个小时的话了,还没有结束,有好多同学都已经坐得不耐烦了,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个长相有着王子贵族般气质的男生走上主席台,一把抢过校长的话筒,向着台下说了一声,“同学们,解散了。”一听到解散的声音,不管是谁说的,大家一哄而散,校长气得脸色铁青,“沈逸凡,又是你,你马上给我到校长室来,”说完气呼呼的走了。

“好帅呀,沈逸凡真是太帅了,”艾非儿边走边发着花痴的对漫妮说道。

“别发花痴了,像他那种小痞子,不学无术不求上进,除了长了一张对得起观众的脸以外,他有什么好的呀。”漫妮不满的反驳到。

“漫妮,求你了,给我点面子,不要说我偶像的不好,好不好。”

“行行行,就你这德性,你也就这么点出息了,那你以后别在我面前发花痴了呀。”

“遵命。”艾非儿冲着漫妮扮了一个鬼脸。

二个人边聊边走着,经过拐角的地方,一个人突然从对面冲了过来,一下子把漫妮撞倒在了地上,那个人停了下来,骂了一声::“你是猪呀,不长眼睛。”

艾非儿赶快把漫妮扶了起来,正要发作,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偶像,立马拉着漫妮就要走,漫妮一把挣脱掉艾非儿的手,扭过头来对着沈逸凡的脸就是一巴掌。

艾非儿呆了,她从来没有见过漫妮打人,而且还打了所有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沈逸凡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呀,抬起手就要还,艾非儿赶快挡在面前给沈逸凡赔礼道歉,漫妮一把推开艾非儿指着沈逸凡说道:“你别以为自己长得帅就了不起,撞了人你还有理了,告诉你,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人,”说完拉着艾非儿就走,“明天会有你好看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冷冰冰的声音。

“怎么办,漫妮,要不明天我帮你请假吧!”艾非儿担心的说道,要知道谁惹了沈逸凡下场会很惨的,记得有一个高年级的师哥打球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沈逸凡,第二天那位师哥就在医院里躺了半个月,而且没人敢问,从这以后再也没人敢惹沈逸凡,当然也没有人愿意跟他交朋友,他生性很古怪,冷酷得要命,对他别人了解得很少,怪不得艾非儿要担心了。

“没事的,他又不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别人怕他,我却不怕。”漫妮虽然嘴上说着不怕,其实心里面也有点担心,不知道明天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

第二天漫妮一走进校园,就感觉气氛怪怪的,所有的人看到自己像看怪物似的,连一向头脑简单的艾非儿都感到不对劲了,走到教室门口,听到有人在窍窍私语,一看到漫妮过来了,立马停止都看向漫妮,漫妮走到坐位上看到桌子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林漫妮以后是我沈逸凡的女朋友,所有的人都离她远点,否则…………”艾非儿在旁边看了之后围着漫妮转了一圈说道:“嗯,你跟我的偶像还是蛮般配的吗,虽然我很喜欢我的偶像,可是你当偶像的女朋友我没意见的。”

“说什么呢,谁要当他女朋友了。”边说边把那张纸条扔进了垃圾篓里。

放学的铃声刚响,漫妮的手机跟着就响了,漫妮看到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进来,正犹豫着要不要接的时候, 耳朵边有人说话了:“干吗不接电话,难道电话会吃人吗?”只见沈逸凡站在教室门口,满脸怒气。

“我的电话我想接就接,不想接就不接,关你什么事。”漫妮毫不示弱的还击。

沈逸凡一把拉过漫妮就往外走,“你放开我,放开我,在不放开我我要喊人了。”

“喊吧,你看看谁敢来救你。”漫妮想了想知道自己喊破喉咙也是徒劳无功,索性不喊了跟着他走,看他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漫妮。”艾非儿担心的喊了一声并跟在了他们后面。

“不许跟过来,否则有你好看。”沈逸凡冷冷的说道。

艾非儿吓得站住了脚,担心的看着漫妮,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先回去吧,我不会有事的,明天见呀”。漫妮故作轻松的对艾非儿说道。

“那我先回去了呀,你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呀。”艾非儿说完就走了。

一直走到学校后面的一片小树林里,沈逸凡才松开漫妮的手,漫妮揉了揉被他捏疼的手,一脸怒气的看着沈逸凡,“你把我带到这儿来干什么。”

“做我女朋友,我是认真的,”沈逸凡一脸真诚的说道。

漫妮有点迷惑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认真起来的样子真的让人难以拒绝,沈逸凡像是很累的样子靠在一棵大树上,微眯着眼睛看着天,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贵族气质以及他那张完美得无懈可击的脸,他略带忧郁的眼神深遂的让人看不透,更让漫妮吃惊的是像沈逸凡这样子的人剧然在无名指上套了一枚很精致小巧的樱花戒指,漫妮看得入迷了,偶尔有几声鸟鸣从头顶的树上传下来。

“你喜欢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男人看吗?”沈逸凡猛的喝了一声吓醒了入迷中的漫妮。

“我,不是,我……”漫妮有点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像被别人发现自己的失态是件很丢人的事情。

“你看了我这么久,要对我负责,做我女朋友,除了这个你没有别的路可选。”

“好吧,可是……”

“没有可是,我饿了去吃饭吧!”说完扭头就走。

漫妮跟在他后面,“喜欢吃什么?”

“随便吧,我不挑食的,吃什么都行。”他看着漫妮,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他带着漫妮走进了全市最好的一家西餐厅,刚进餐厅门,餐厅的老板就迎了上来“哟,沈公子,好久不见,又换一女朋友……”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沈逸凡的脸变得很难看,餐厅老板一看不对劲,赶忙打住了话题,把沈逸凡领到了一个贵宾包间就出去了。

漫妮看着沈兔凡那张臭脸就来气:“怎么,被人揭到老底你就不高兴了,敢做为什么不敢让人说呢。”

“你再多罗嗦一句话,明天就让他这个餐厅关门。”沈兔凡冷冷的说道。

漫妮不在吭声了,看着沈兔凡点了一桌子自己从来没有吃过的菜,不知道该从哪下手,沈逸凡冷哼一声说道:“天不怕地不怕的你,竟然被几道菜难住了,该不会让我喂喂你吃吧?”漫妮听到这种挑畔的话,瞪了沈逸凡一眼,不敢三七二十一用手抓起桌子上的菜就往自己嘴里塞,反正就我们二个人也没有人会看到我的吃法,漫妮每道菜都用手抓了一下子,看得沈逸凡直皱眉头,但是看着漫妮的吃相,沈逸凡心底最深处的那个部位好像被人触动了,他主动要求教漫妮怎么拿刀叉怎么吃西餐,但是漫妮偏不买他的帐,照旧用手抓着吃,沈逸凡被她给带动了,也学着漫妮的样子用手抓着吃起来,二个吃得满脸的油腻,望着对方的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是漫妮第一次看到沈逸凡笑,而且还是这么开心的笑,她忽然觉得沈逸凡很可怜,于是她决定跟他交往,决定改变这个浪子。

沈逸凡告诉了漫妮他的一切,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漫妮的时候他有着强烈的倾诉欲望,漫妮只知道沈逸凡家有钱有势,可是从来不知道沈逸凡的家庭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也就是这些才导致了沈逸凡冷酷、忧郁的性格。

我爸爸原先是一家事业单位的小领导,我妈妈是个日本皇室的后裔,当年我爸爸去日本旅游的时候,在樱花节上邂逅了我妈妈,他们在樱花树下许下了一辈子的誓言,我爸爸还专门订作了一枚小小的樱花戒指给我妈妈当订情物,你看,就是我手上这枚,后来我妈妈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毅然从日本跑到中国嫁给了我爸爸,当初嫁给我爸爸的时候没有一丝的怨言,尽职尽责的服侍着他,后来我爸爸的事业蒸蒸日上起来,从一个事业单位的小领导一直做到了今天的副市长,常言说:“饱暖思淫欲”,我爸爸开始夜不归家了,那时候我正上小学,什么都不懂,只是好几次看到妈妈在偷偷的抹眼泪,你应该知道日本女人一旦结婚以后,就是以家庭为重心的,而且对丈夫的事情不能管太多,所以我妈妈一直都没有一句怨言,直到有一天,爸爸回来对妈妈说要离婚,把所有的家产都留给妈妈,妈妈当时并没有说什么,甚至一滴眼泪也没有流,爸爸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书后就离开了,我从学校回到家后,发现妈妈死了,她穿了她最漂亮的一套和服,用日本武士道的精神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时候我隐隐约约明白了一些道理,当爸爸赶回家的时候,我已经没有了眼泪,有的只是对爸爸的恨,妈妈什么都没有给我留下,我从妈妈的手上摘下了这枚戒指,留给了自己,妈妈就像樱花一样,来得轰轰烈烈,走的从从容容。

妈妈很喜欢樱花,我也很喜欢,妈妈一直教育我要像樱花一样纯洁、热烈、高尚,可是自从她去世后,我就变成了你认识我的样子,我要惩罚他,所以我故意这样子做来刺激他,伤害他,他越是伤心我就越是高兴,他也知道他对不起我妈妈,所以他说我,我就会拿妈妈的死来反击他,每当这个时候,他总是默不吭声,他愧疚,所以我要让他愧疚一辈子,也要让他后悔一辈子。

“也许你爸爸并不是外面有人了,或许他有什么苦衷吧,你为什么不跟他好好谈谈呢?”漫妮柔声的说道。

“他能有什么苦衷,他害死了我妈妈,他还能什么苦衷,让我跟他谈,除非我死了。”沈逸凡大声的喊道。

“你别生气呀,我只是想让你快乐,不想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

“对不起,漫妮,我不该冲你喊的,可是一直到他的事情,我就控制不住自己,恨占据了所有,让我失去了理智,真对不起。”

“我不会怪你的,不管怎么样,只要你快乐就行。”

听了这句话,沈逸凡一把把漫妮搂在了怀里,喃喃的说道:“为了你,我愿意快乐。”

自从跟漫妮在一起之后,沈逸凡变了很多,艾非儿经常在漫妮面前说爱的力量真是伟大呀,没想到那么玩世不恭的浪子也回头了,每当这个时候漫妮就会有种幸福的成就感,但是灾难总是在幸福来临之后,每天沈逸凡都会准时的到漫妮家接她上学,可是有一天漫妮怎么也没有等到沈逸凡,打他电话关机,打他家里电话没人接,当时漫妮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一边想一边往学校走去,在路上不断的安慰自己,没事的,是自己想太多了,也许自己一到学校沈逸凡就在学校呢,一到学校,漫妮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沈逸凡的班级去找他,他同学告诉漫妮沈逸凡还没有来,漫妮的心沉下去了,不停的打他手机,可一直是关机,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子,漫妮整个人都消瘦了,艾非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是却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自己在心里替漫妮祈祷他没事。

晚上回到家里,漫妮打开电视正是新闻时间,她心不在焉的看着,突然新闻里面报道说本市副市沈天成因贪污被拘留的事件,漫妮一下子呆了,沈天成就是沈逸凡的爸爸,那沈逸凡这几天没来学校就是因为他爸爸出事了,一切的谜团都解开了,漫妮的心更加的难过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却要一个人去忍受这种痛苦,而这时候我又没有陪着他,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漫妮一边想一边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她冲出了家门就往沈逸凡家里跑,快到沈逸凡家的时候,老远就看到门口围了一堆人,有很多警察在那边,可是没有看到沈逸凡的影子,漫妮走过去扒开人群就往里面冲,被一个警察拦住了,“小姐,这里正在搞调查,如果是不相关的人请离开这里。”

“谁说我是不相关的人,我是他儿子的女朋友,我一定要进去。”漫妮发了疯似的喊道。

“对不起小姐,你没有权进去。”警察冷冷的说道。

漫妮不在理会那个警察,她不顾一切的往里冲去,因为她看到了一个身影在门口一闪而过,那个身影是那么的熟悉,警察看到她这么不顾一切的往里冲,也就不在拦她了,漫妮跑进去大声的喊着沈逸凡的名字,可是他就躲着不肯出来见漫妮,漫妮楼上楼下找遍了,就是没有找到他,她边找边喊边哭,找累了也哭累了,她站在客厅中央哭着喊道:“逸凡,你出来吧,我知道你在家里,发生了这种事情,我也很难过,但是你逃避是没有用的呀,我们一块去面对呀,总要解决问题的呀,你不要折磨自己,也不要折磨我好不好,不管最后的结果怎样,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请你相信我,逸凡,你出来呀!”漫妮已经泣不成声了。

躲在窗户外面的沈逸凡看着痛哭的漫妮心如刀割,可是他没有勇气出来面对,因为他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也就没有资格再去爱漫妮了,甚至害怕别人看不起他,他靠着窗户默默的流着泪,心里在想就让这一切结束吧。

漫妮哭累了就坐在了客厅的地板上睡着了,沈逸凡走进去轻轻的把她抱起来放在了沙发上,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漫妮一把抓住了他,并死死的抱住了他说道:“逸凡,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也不要逃避好不好,我们一起去面对。”漫妮哭着说道。

赘 沈逸凡没有办法再欺骗自己的心,转过身紧紧的把漫妮抱在怀里,“傻瓜,别哭了,我没事的,你看你的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样了。”沈逸凡轻声的说道。

“逸凡,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坚强呀,现在判决还没有出来,你爸爸一定会没事的,你不能倒下呀?”

“没用了,我爸爸留了一封信给我,他在信上已经跟我说了他贪污的事情,当年他之所以要跟妈妈离婚,是因为他自己知道他犯了罪,不想连累到我们,所以才跟妈妈提出的离婚,只是他没有想到妈妈那么刚烈,竟然自杀了,从妈妈自杀后,他就一直都后悔、自责所以他才自己选择去自首的,因为他良心不安,所以我尊重他的选择,也决定原谅他,我会等他出来的。”

“逸凡,我感觉这几天不见你,你好像突然长大了很多,感觉不像我原先认识的那个沈逸凡了,只是你瘦了,让我好心疼。”

“那你喜欢那个沈逸凡?”

“两个都喜欢,因为都是沈逸凡。”

“这辈子有你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他们就这样子相拥着一直到天亮,漫妮想如果能这样子抱我一辈子就好了。

没过多久,沈逸凡父亲的判决书下来了,念在是初犯,又及时自首,所以判了有期徒刑三年,听到这个判决,沈逸凡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是这时候日本那边来人了,要让沈逸凡到那边去,沈逸凡本来不想去的,可是想想自己在这边无亲无故了,唯一的一个亲人还在坐牢,于是决定到日本去,可心里又放不下漫妮,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跟漫妮说,每次看到漫妮都是欲言又止的表情,虽然漫妮感到奇怪,但是想到他不愿意说,自己就不要勉强他,但是休学手续很快就办下来了,沈逸凡知道对漫妮不能不说了,他把漫妮约到了他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小树林里,“漫妮,我……我……唉……”。

“怎么了,吞吞吐吐的,这可不像你说话的风格呀,到底怎么了,说吧!”漫妮柔声的说道。

“我要去日本了,外公外婆已经派人来接我了,我的休学手续也办下来了,我来向你道别的。”

漫妮感觉胸口一阵刺痛,冷冷的说道:“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来跟我道别的,你是来跟我分手的吧,放心吧,我不会阻拦你的,你就放心的走吧!”说完转身就走。

沈逸凡一把拉住漫妮,紧紧的把她拥入怀里,害怕一放手漫妮就永远消失了,而漫妮在他的怀中早已泣不成声,沈逸凡轻轻的在漫妮的耳朵边说道:“傻瓜,别哭了,我不是要跟你分手,我还会回来的,等明年樱花节的时候,你来日本,我要带你去看最美的樱花,我们也要在樱花树下许下一辈子的誓言,好吗?”

听完这番话,漫妮不在哭泣,她抬起满是泪水的脸看着沈逸凡说道:‘我答应你,明年樱花节的时候,我们在日本相会,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常联系知道吗?“

“嗯,我会的,你也要替我照顾好你,知道吗?”

漫妮用力的点了点头,泪水不知不觉又流了下来。

沈逸凡紧紧的抱着她,真起让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沈逸凡走的那天,全班师生都去了机场送行,只有漫妮没有去,她静静的站在窗户旁边,往玻璃上呵一口气,用手画了一颗心,在心里面写下了自己和沈逸凡的名字,她抬起头看着天空,不知不觉又是泪流满面。

沈逸凡走后,漫妮的生活又恢复到以前的那种波澜不惊的日子,但是在漫妮的心里多了一份期盼,那就是盼望樱花节快快到来,过春节的时候,漫妮收到了逸凡从日本寄回来的礼物,她捧着礼物开心了好一阵子,因为她知道逸凡也跟她一样盼望着樱花节快快到来。

一年一度的樱花节又到了,漫妮终于盼到了这一天,她早早的把机票订好了,并把行程告诉了逸凡,踏上悄机的那一刻,漫妮眼里噙满了泪水,因为马上就可以看到朝思暮想的人了,让漫妮怎么能不激动。

走去机场,漫妮一眼就看到一身白色衣服的沈逸凡站在对面笑吟吟的看着自己,他还是那么帅,那么酷,漫妮高兴的让他挥了挥手,沈逸凡从对面跑了过去,就在那一刻,一辆疾驰的车从侧面冲了过来,小心车,漫妮这句话还没有来得急喊出来,只见沈逸凡的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落在了漫妮的脚边,漫妮发了疯似的蹲在地上抱着沈逸凡,一边哭一边说道:“逸凡,你要挺住呀,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沈逸凡摇了摇头,血一股一股的从逸凡的嘴里面涌了出来,漫妮用衣服擦怎么也擦不完,沈逸凡无力的张开眼睛,看着哭泣的漫妮,嘴角扯出一个艰难的笑容,颤抖的用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包装精致的锦锻盒子,递给了漫妮,并示意漫妮打开,里面放的是那枚樱花戒指,漫妮认得那个戒指,那是沈逸凡妈妈的戒指,也是沈逸凡最爱的东西,现在他决定送给漫妮,沈逸凡缓慢的拿起戒指,想要给漫妮戴上,突然一股血从逸凡的嘴里吐了出来,沈逸凡的手慢慢的垂了下去,眼睛闭了起来,但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那枚戒指在沈逸凡的手里是那么的耀眼,漫妮把眼泪擦干,拿起戒指自己戴在了手上,不大不小正好合适,她捧着沈逸凡的脸,留了最后一个吻,机场跑两旁的樱花像雪片似的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很多人都发出了啧啧的赞叹声,可在漫妮眼里,樱花不在是浪漫的像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