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个军人又何妨

海狼元帅 收藏 0 74
导读:一眼望不到边的苹果园里果树上果实累累,让你看着眼馋、口更馋。   “姐,快来啊,你看这颗树上的苹果好大啊!”随着声音远处一娇秀的女孩轻轻的走了过来,以袭白色长裙衬着一头长长的秀发,婉如梦中仙子,她就是这片果林主人欧阳家的大千金欧阳玉霜,也是这家父母的掌上明珠,老天造就了她一身欺霜霸雪的肌肤,也给了她一张赛过西施,气死嫦娥的容貌,乖巧柔弱的脾性更得众人的痛爱和关心,站在苹果树下一手指着树上的苹果,一手召唤远处的姐姐是欧阳玉霜的孪生妹妹欧阳玉雪,她总是妒忌的告诉姐姐,上帝就是不公平,为什么把一切的优点和长处

一眼望不到边的苹果园里果树上果实累累,让你看着眼馋、口更馋。

“姐,快来啊,你看这颗树上的苹果好大啊!”随着声音远处一娇秀的女孩轻轻的走了过来,以袭白色长裙衬着一头长长的秀发,婉如梦中仙子,她就是这片果林主人欧阳家的大千金欧阳玉霜,也是这家父母的掌上明珠,老天造就了她一身欺霜霸雪的肌肤,也给了她一张赛过西施,气死嫦娥的容貌,乖巧柔弱的脾性更得众人的痛爱和关心,站在苹果树下一手指着树上的苹果,一手召唤远处的姐姐是欧阳玉霜的孪生妹妹欧阳玉雪,她总是妒忌的告诉姐姐,上帝就是不公平,为什么把一切的优点和长处集中在一人身上,而这个人就是她姐姐,她总是作痛心疾首状的对着天空,上帝啊,有机会我准得去找你老人家论理去。

其实欧阳玉雪同样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同时也是令父母头痛的丫头,她也有着同姐姐一样的皮肤,却被她惨忍的在太阳下打篮球,在河边游泳而比姐姐黑了许多,一头长长的秀发也被她毫不留情的剪成了假小子头,偶尔作潇洒状摔一下,那动作像极了谢霆峰做过的洗发水广告,欧家的这对宝贝可是远近闻名的哦。

中年得女的欧氏夫妇总是看着自己的一对宝贝疙瘩,对她们关爱有加,含在口里怕化了,抱在怀里怕摔了,欧妈妈自言自语的说:同年同月同日同娘胎生的一对孩子,为什么一个那么静,一个又那么爱动,唉!一声叹息中却包含着道不净的宠爱。

“妈,爸你们在想什么?”玉霜听到叹息声走过来问。

“是啊,妈爸想什么呢?我们可是你们的女儿耶,天天这样看着我们,像我们要飞了似的,呵呵!”玉雪也走了过来倚在爸爸身上眨着一双大眼睛说。

“孩子在我们眼里,你们永远是小宝贝,从你们很小时就这样看着,习惯了。”欧妈妈轻轻的理着玉霜的长发。

“是啊,你妈说的对,就你调皮,学着姐姐点,呵呵。”爸爸摄了一下玉雪的鼻子。

欧妈妈说:“霜儿,雪儿,暑假了,你们可以出去玩一玩,但学业不能放松。

“妈妈我哪儿也不想去,在家陪你和爸,校友会时我去一下就行了。”霜儿说。

“姐,就你没劲,本想约你一块出去旅游呢,你要是不去,我也不想去了。”妹妹满脸失望的说。

“雪儿,你知道我不爱出门的,你的朋友那么多,可以和她们一块去玩啊,在说好不容易在家,我想多陪陪爸、妈。”

“雪儿,听你姐的,她不爱热闹,如果你想去玩就约了同学一块去吧,就别难为你姐了。”欧父看两姐妹吵吵就出来解围了。

“那好吧,我本想到北京去玩几天,既然姐姐不去,我也在家待几天,和姐姐陪陪你们。”雪儿又是一脸调皮样儿。

欧氏夫妇相识一笑,眼光中充满了温柔,幸福的光。

“爸,妈我和姐姐到果林前面的小溪边玩一会儿。”

欧妈妈慈祥的说:“去吧,小心点你们。”

“妈妈放心吧。”霜儿说。

姐妹俩手牵手在父母的笑声中,轻歌漫舞的飘向从小喜爱的那个小溪边。

“姐姐,你看这里还是和我们小时一样的山清水秀,空气中有一丝甜甜的味道。”

“是啊,雪儿,水还是这水,山还是那山,唯独不同的是我们都长大了,记得小时我很喜欢来这里看这小溪中流动着的水,看水中游动着的小鱼,还有这几颗我们种下的杨柳。”霜儿抚摸着有腕粗的杨柳树干,一边用手拍打着清清的溪水。

“姐姐快下来啊,好凉的水,呵呵,你看我捡到一颗好怪的石头,姐快来啊!”雪儿大声的叫着。

“雪儿,你怎么跑到水里,快点上来。”霜儿这才发现妹妹脱了鞋子跳入水中了。

“哎呀,姐你看这水刚到脚面嘛,没事的,你来看看嘛,好好玩的。”说着就跑到霜儿身边,非得要姐姐也陪她一块下水不可。

“呵呵,雪儿小心点,我不下去了,在这里看你玩吧。”霜儿向后退了一步。

“那好吧,我去给你捡漂亮的石头来。”说完又跳入水中忙碌她的去了。

霜儿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妹妹快乐的样子,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浓,看着蓝蓝天空中飘着白云,自由自在飞翔着的小鸟,不经意的思绪飞到了学校。

&那时端午节前,学校组织同学们到离城不算太远的农村去植树造林,在我们植树的地方有一个军队在那里拉链。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整天对着空中的飞机在研究什么,但我知道他们一个个都很认真,更不怕火辣辣的太阳当头爆晒,每天上午我们种树时,他们偶尔也来帮我们提水和挖树坑,没几天居然看到我们学生一来,他们没有出去训练的就主动帮我们一起植树了。

他说他是才入伍不到半年的新兵,个头一米七五的样子,虽然算不上很帅,但是却颇具内涵。一个多星期的植树活动,他几乎每次来帮我,他说看你的这双手不是干活的料,结果班上植树最多的当然是我喽。这全是他的功劳。他说他家在遥远的山区,他高考落榜后就参军过起了单调的军营生活。

那天植完树,学校说自由活动,下午不用上课了,同学们一哄而散,他约我到江边去玩,我脸一红,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应男性的邀请,以前虽然有过,但那毕竟是在学校又都是同学,看看他真诚的眼睛,我点点头,我们漫步在杨柳依依的江边,他和我谈着他的过去和未来。我低头数着地上的沙子,却全神贯注的听他说的每一个字,他告诉我说,现在学习还是很重要的,以后的社会没有文化是不行的,我说我知道,这也是我父母的希望。他看着我说,很高兴认识你,你是一个特别的女孩子,我的脸又一红……

“姐,快看啊,我抓到一条小鱼耶,哇噻,呵呵。”妹妹在水中又蹦又跳的。

摸了一下发烫的脸,看着和自己是孪生的妹妹,我站了起来:“雪儿快上来,别玩了,我们该回去了。”

“姐等一下嘛,我们才来的耶。”

“雪儿,听话我们今天第一天放假,得帮妈妈做点什么才是。”

“哦,好吧,你等我。”

妹妹穿好鞋子,手里还抓着那条可能上辈子欠她一条命的小鱼,说要回家喂小猫,我看着那条可怜的小鱼心里说,鱼啊你早不游来晚不游来,偏偏等到我妹妹这个小魔头来了你也来,唉,上帝宽恕她吧!

穿过果林,我和妹妹同时说,咦!家里来了客人?我们相视一对快步走进家门“姨妈,你来啦!”我和妹妹快步走到姨妈身边。

“呵呵,孩子们跑哪儿去了,想死姨妈了,这不一听说放假就跑来看你们了。”

“姨妈,我们也想你呢,姨父怎么没来,表哥他好吗?”

“好,他们都好呢,你表哥上班了,姨父有事呢,我只好一个人先来了,过些日子让他们也来看你们。”姨妈看看玉霜,摸摸玉雪,脸上满是疼爱的表情。

“雪儿,别赖在你姨妈身上,让你姨妈休息一会儿。”欧妈妈笑说着。

“玉梅没事的,孩子这是亲近我呢!”姨妈叫着欧妈妈的小名。

“姨妈这次来可要多住些天,陪陪我们和妈妈。”玉霜对着姨妈说。

“嗯,我在这里多住些天,等你们的姨父和表哥来接我时在回去。”

“姨妈你真好,啵!”雪儿调皮的在姨妈上脸上亲了一口。

“这孩子,就是淘气。”欧妈妈又说。

“汉生他现在身体可好?工作还行吧?”欧父望着妻姐问着。

“他姨父身体基本上还可以吧,就是脑袋老是痛,可能和工作有关系,前些日子休息了好长时间。现在不在做以前的锋钻工了,年龄不饶人,毕竟年岁大了,在过些年该退休了。”姨妈说起姨父有丝忧郁。

“姐啊,姐夫他爱好自己的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想他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就少说他一些吧,华仔也长大参加工作了,你就少操些心吧,不行就到妹妹这里玩一玩,有山有水,有果林比你们城里好多了。”欧妈妈也说。

“妈,快去做饭,我饿了。”雪儿叫着。手里还捉着那条可怜的小鱼。

“雪儿你手里那来的鱼?快扔了。”欧父说。

雪儿这才想起自己手上的小鱼,只可怜那小鱼早已气绝身亡了:“爸这里我刚在小溪里捉来的,我去煮来喂小猫。”

“雪儿,快扔了它洗洗手,我去帮妈妈做饭了。”玉霜对着妹妹说。

“霜儿,你和妹妹玩吧,我和你姨妈一块做饭,正好和你姨妈唠唠家常。”欧妈妈看着自己的一对女儿总是笑逐颜开。

“是啊,你们小孩子就去玩吧,我和你妈做饭就可以了。”

“那好吧,妈,姨妈我们去看书了。”雪儿洗了手和姐姐霜儿一起向二楼的书房走去。

书房中霜儿打开了电脑,浏览着网上的新闻。

“姐,这网络挺好玩的,你也到聊天室里去看看,要不我也帮你下载一个QQ玩好不好?”雪儿一边看书,头也不抬的和姐姐说着话。

“聊天室?什么意思?”

“姐你真老土,QQ都不知道,聊天室你也不知道,天哪,我的姐啊你怎么这么笨啊,以后怎么混啊?”雪儿大惊小怪的呼叫着。

“行了行了,看你的样子,姐明天不被笨死,也要被你笑死了。嘻!”姐被妹妹的表情逗的乐了。

“来我教你啊,要不以后我在学校别人会笑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笨姐姐可不好哦。”雪儿一边给姐讲着每个网站的名称和聊天室里的乐趣,一边给姐下载了一个OICQ,然后又教姐怎么操作运用。

“就你精,我觉得聊天很没有意思啊,不如多看看书。”霜儿并没有领妹妹的情。

“妹妹望着姐的样子,姐看你啊,什么也不会就会看书,一天到晚替人忧天,唉,枉上帝把你生的那么漂亮,嘿,要是我一定先去泡几个哥哥来玩哦。”妹妹说完笑着跳开了。

“打死你坏妹妹,说什么呢!你和我一样漂亮,傻妹妹,我们是孪生姐妹哟!”霜儿并不真想打妹妹,坐下来继续看她的新闻。

欧家一家吃过午饭,老人们在一块说着家常话,玉霜和玉雪又跑到果园去玩了。果园地头,是她们的爸爸在那里用草搭了一个凉棚,里面放着一个竹床,霜儿把一串紫色的风铃挂在棚檐下,风吹来时,这姐妹俩听到一阵悦耳的叮当声。

霜儿在想父母种植了这一大片苹果园,家里买了农用车,日子好过了,同村的姐妹们都在村里所办的学校读书,而爸、妈却把我们送进了城里,享受着和城里孩子同等的教育,她很敬佩自己的爸爸,他总和同龄人有着不同的想法,家里早过上了小康生活,这些都是爸爸用智慧为我们挣来的,看着妹妹无忧无虑的样子,她也一样的轻松暇意。

“姐,我想睡会儿,好困哦。”雪儿懒懒的说。

“好吧,你睡吧。”姐姐轻轻抚摸了一下比自己只小几分钟妹妹的额头。

看着妹妹把眼睛闭上了,霜儿的思绪又飞到了回忆里,快高考前的一天下午校工跑来叫我:欧阳玉霜校门口有人找。谢过校工,我匆匆向校门口走去,心想会是谁找呢?不觉快到校门口远远看见一个潇洒的人站在那,是他,那个军人,我惊讶的问他:“阿吉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和你告别的,部队拉链结束了,我们得回队了。”

“哦,走,我们先到校冷饮部坐会吧!”

“好的。”

看着杯中的冷饮,我问他:“什么时候走?”

他说:“明天晚上。”

“哦,明天我去送你。”

“不,你快考试了,还是好好复习吧!”

“没事的,明晚我没有课。”

“那好吧,我一会就回去,下午收拾东西,晚上开集合会。”

“好,我也不能帮你,明晚你们从哪儿走?”我抬眼看着他。

“火车站,我们随炮队回去,汽车连的开车回去。”他说。

“哦,我明晚到车站找你。”

“哇噻,姐姐有帅哥陪耶!”妹妹欧阳玉雪突然出现在我和他的桌前。

“雪儿,你,他是一个朋友,你别乱讲话。”我尴尬的说。

“姐,看你脸又红了,真是的,老板来一个大杯冰激淋。”雪儿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阿吉看着这个长相和霜儿很像的冒失家伙很纳闷,她(他)是霜儿的弟弟?妹妹?

“阿吉,她是我孪生妹妹欧阳玉雪。”我轻声介绍着。

“哦,你好!”阿吉向雪儿点头。

“唔!你也好!”雪儿嘴里吃着冰激淋含糊的答着他。

“雪儿,又打球了?看你一脸汗!”霜儿疼爱的拿餐巾纸帮妹妹擦着。

“是啊姐,考试前还有场比赛呢,你成天不关心班里的事。”妹妹不满的说。

“雪儿,你知道我不爱剧烈运动的。”她又低低的说。

“知道啦,我的姐姐大人,帅哥,你请客哦,我不打扰啦,拜拜!”雪儿端起杯子大步的走出了冷饮部。

“你妹妹和你一点也不像。”阿吉笑着对我说。

“是啊,我们除了长相很像以外,其他全不一样,妹妹很可爱的。”

“看出来了,玉霜我该回去了,和队里只请了二小时假。”

“好吧,我送你到车站。”

送阿吉走后,我找到妹妹。

“雪儿,快考试了,你少玩些。”“姐放心吧,考试没问题,别太紧张了。”

“哦,好吧,我去看书了。”

“姐,那叫阿吉的走了?”玉霜叫住我又问。

“是啊,他明天要回连队了。”

“我看他人不错哦。”

“妹妹,看你又瞎说,我走了。”我的脸红了一下急急走了。

第二天晚饭后,霜儿来到车站,车站外广场上停满了军车,到生是三三两两当兵的围在一块说话。她羞涩的在人群中看了一眼,却发现许多陌生的眼光看着她,脸不由热了一下,幸好阿吉走了过来。

“玉霜,你来了!”

“嗯,离这儿远点可以吗?”我说。

“走吧!”阿吉轻轻抚了下霜儿的衣袖。

霜儿微闪了一下走了过去。

“霜儿,谢谢你来送我。”“阿吉,我们是朋友,别说这些,你在部队上不想在学点什么吗?”

“想,可是我怕图而无捞。”

“错,阿吉,有志者事竟成,你付出了,定有回报。”

“谢谢霜儿,我……”

“唔!姐,我醒了,你想什么呢?”妹妹侧身问我。

“没,雪儿醒了?”

“还说没有,脸都红了。”妹妹羞了一下我的脸。

“雪儿,你说那个阿吉他到底怎么样?”

“姐,我看他人挺好的,又长的帅,嘻,你是不是爱上他啦?”

“没有,只是感觉他不错,只可惜高考落榜,没了信心,我是想帮他。”

……

&欧阳玉雪在吵吵许多天后终于和同学一块到北京去玩了,霜儿难得清静下来,这天随父母来到果园,看爸爸拿着剪刀在果树上这里剪剪,那里看看,她知道爸爸在修剪树上多余的树杈了,居说剪掉这些树杈果树会长的更好,果子会结的更多,她走在结满苹果的树下,吻着香香甜甜的味道,心里说不出的愉快,她又来到小溪边坐在一块青石上拿出上午刚收到的阿吉的来信,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玉霜你好!

转眼回陪队一个多月了,你还好吗?秋天即将来临,又到了收获的季节,不知你高考怎么样了,我甚是牵挂,这次拉链我荣立了连队的三等功奖章(你也会为我高兴对吗?),现在我在复习各科的教材,准备明年继续在考,玉霜是你给了我精神上的支持,为此我表示深深的谢意,以后的一年里我可能会有许多问题要向你求教,不知你会否帮我呢?

玉霜本来脑子里有许多话要说,可是提笔却不知从何说起现在正是夜阑人静时,静静的想起与你在一起的日子,虽然你我的话都不多,但是彼此能心照不宣,感觉真的很好,玉霜我早说过认识你真的很开心,你与众不同性格和气质令我久久难以忘怀。你会反对我这样说吗?

本来想多说些的,但真的理不出半点头绪,阿吉就此搁笔,也祝你梦想成真,考上你理想的大学,盼你回音。

友:阿吉折起信,她感觉心情也随之愉快起来,捡起一块石子扔向远处的小溪中,溅起一朵朵水花,贪婪的呼吸一下清新如潮露般的空气,一阵微风吹过,芦苇花梦幻般的飘逸开来,玉霜追随着它轻轻的吹起它,不让它们落下来,她笑着跑着,像风中飞舞的蝴蝶,惹的太阳公公也拨开云彩看着这个美丽的女孩。

玉霜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看看四下无人便脱掉鞋子学着妹妹的样子走到水里,哇噻,好清凉,难怪妹妹爱到水里玩,她心里这样想着,一手提起裙摆缓缓的在水中走着,柔柔的水吻过她的脚,依依不舍的向远处流去,鱼儿轻啄她玉洁的双腿,逗的玉霜动也不动看着它们,生怕不小心惊吓了这些可爱的小东西,而让它们逃的无影无踪……

“霜儿,快回家啦,太阳这么大,太热了。”

“妈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她惊慌的向岸边走来。

“哎呀,霜儿,你怎么跑到水里了,快点上来,这孩子真是的。”欧妈妈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拉自己的女儿。

“妈,别担心,你看这水刚到脚面。”说着在妈妈脸上亲了一下。

“以后一个人不许在水里玩,记得了,省得让我们操心。”这孩子存心吓唬妈妈,老头子知道了,准得生气,欧母里这样想着,却忙着帮女儿穿鞋子。

“遵命了妈妈大人!”

母女俩说说笑笑的走进了自己家的果园。看着树枝被苹果压的湾下了头,霜儿对母亲说:“妈妈,今年的苹果又是丰收哦!”

“是啊,你爸专门请了种植果树的技术员,自己也买了一堆的果树种植技术类的书籍,这总算是没有辜负你爸的一片苦心。”欧母笑盈盈的夸自己的丈夫。

“妈妈,苹果差不多已熟了,销路怎么样?”玉霜担心的问。

“霜儿,上次你表哥在城里联系到水果批发市场的老板,前些天来看过了,说我们家的苹果个大,味道甜,这片苹果他包了。”

“哦!表哥真有办法。”

“是呀,霜儿,没事你也到姨妈家去玩玩,上次你姨妈走还说起呢,她没有女儿,把你和雪儿当成她宝贝看待的。”

“妈,知道啦,等雪儿回来后,我和她一块去。”

“嗯,霜儿,前面你爸在,我们叫他一块回家吧!”

……

回到家,欧家老夫妻去算他们的小九九去了,玉霜则钻进她的书房,打开电脑,浏览今天的新闻,眼睛看着屏幕,心里却在想:我得教阿吉学会用互联网,这样省得写信,来去半月,以后假若学习上真有问题,那其不是太慢了吧?于是,她关上电脑,执笔给阿吉写信了。

阿吉你好:来信已收到,展信知你一切安好,又喜获三等功奖章,霜儿深为你高兴,当然更让我开心的是你重新找回了自我,你能安下心来看书学习,我想你一定能成功的,在这一年里,我们将互相学习,如有霜儿能帮及的地方,我一定帮你!

阿吉,我想为了更方便的通讯,建议你去学学电脑,试着用互联网,这样我们可以利用电子邮件来通信了,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下载OICQ,在哪儿我们可以面对面的讨论问题了,有什么事情在几分钟内就可以让我们彼此知道,也许刚开始你可觉得不可思议,但实事就是这样的,以你的聪明,你会在很短时间里学会用电脑的,希望在次收到你的来信是在伊妹儿上。

阿吉,霜儿的这封信主要想让你学会利用电脑,其他我就不多说了,等你的伊妹儿!

友:玉霜写完信,玉霜在想,以后如果在电脑上,那就方便了,她觉得有点累了,来到睡房,躺在软软的床上,霜儿把脸深深的埋在枕头里面,不一会进入了梦乡。

“霜儿!”

“咦,谁在叫我。”霜儿顺着声音看去。

“霜儿是我,阿吉!”

“阿吉,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部队吗?”霜儿一脸迷惘的问他。

“是,我到这给连队办事,顺便来看看你。”

“哦,阿吉……”霜儿脸红了一下,她在想阿叶穿便装真帅。

“什么玉霜?”阿吉深沉的目光看着霜儿,那眼神令霜儿心悸,霜儿的心狂跳不止。

“阿吉,我……”

阿吉看着这个娇柔的女孩子,心里划过一丝柔情,他想轻轻拥她入怀,但又怕不小心伤了她。

“玉霜,你等我。”他说。

“什么?”她不敢看他的眼睛。

“等我考上大学,那时我来找你好吗?”

“阿吉,你有话?”她娇羞的神情,令他心动。

“玉霜,我爱你!等着我。”他轻吻了一下她的额,转身走了。

阿吉,阿吉……玉霜一下惊醒过来,看看窗外,自己竟然做梦了,她起身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眼角似是有泪,脸颊分明绯红,她低语,天啊,自己竟然爱上他,刚在梦中他说要她等他,还吻了她,玉霜下意思的用手抚过自己的额头,那是他刚吻过的地方。

&玉雪从北京回来后,兴奋了三天三夜,给爸爸、妈妈、还有姐姐讲ZG宏伟的长城和壮丽的故宫,从秀丽的颐和园到还没有红叶的香山等等,那神气似是要霜儿知道没去北京该有多么的后悔才会罢修,可惜一直爱静的霜儿,只是静静的听妹妹说着这些,偶尔对她笑笑,却没有半点后悔的神情,这下可把雪儿气坏了,她心想,我这老姐大人到底是个怪人,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唉,可悲啊,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不吱声的姐姐呢?父母只想叫雪儿多说说外面的世界,而雪儿的兴趣却只看她好些天没见到的姐姐,看她若有若失的神情,八成有什么心事,她走到姐姐跟前,拿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没反应,咦!我姐她不是中邪了吧?她看看父母然后凑近霜儿小声的说:“姐,有你的信哦,是部队来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