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天玄地黄》 第十九节 缘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十九节 缘起


兼爱质问道:“轩辕镜怎么会在你手上!是不是你对非命和徐无鬼下了毒手!”当下暗运真气,以防万一。龙吉拿着轩辕镜早已躲到了一棵大树后面。

段念不慌不忙道:“我说兼爱......兼爱什么呢?我该叫你什么好呢?侠客,豪士,或者就叫兼爱?不过这样我好没有礼数,我脸皮薄倒也不要紧。只是害了几位师傅的名声可就不好了。”说到此处便仔细打量了一下兼爱,灵光一闪又道:“那就叫你先生吧!反正你也有胡子看上去比我还大几岁。这样你我应该都不吃亏。”

兼爱喝问道:“快说,我两位师弟现在怎么样了!”

段念这才将他在德阳殿遇到的那场大战,再到黄河遇到的两神秘人物全部都说了。最后又唐辉临死的时候又以真气送话,拜托自己要把梁雨娴和轩辕镜带到黑山诛天断崖。段念说完之后。兼爱又仔细的查问了几个可疑之处,虽然觉得段念经历奇险倒也合乎情理。兼爱心道:“非命原来是冥界的人!那女子又和冥界有什么关系呢?”

此时张承义在旁听到了段念的说话,走上前来跟段念互通了姓名。张承义见龙吉还躲在树后,便道:“龙吉快出来,把轩辕镜给兼爱先生看一看。”龙吉这才故意装得很小心提防段念的样子把镜子交给了兼爱,然后又闪到张承义身后对着段念做了个鬼脸。段念也是天性好玩也朝他做了个鬼脸。张承义心道:“这和尚倒也有趣,只怕他师傅难管了。”龙吉道:“不怕!他师傅可多了。”

段念不知道龙吉会慧心术,自然觉得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的。段念心道:“好个小家伙居然还有暗语。”想了一下有了主意,右手托着下巴故作沉思之状,很是大惑不解的样子。过了一小会眼光一闪,轻快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像是突然茅塞顿开领悟到了佛家的禅语一样,自己哈哈大笑起来。显然是故作很得意的样子以显示自己知道了龙吉的和张承义的暗语。张承义和龙吉两人均是会心一笑。

兼爱却全神贯注凝视着平放在左手掌上的轩辕镜。此镜成椭圆之状。镜框是用桃木所做虽然历经岁月的洗礼亦不失本色。镜框上面刻有密密麻麻的古字,不是学贯古今之人绝对不会认识。再看镜面如一湖平水,透人心扉。

轩辕镜:上古时期黄帝在阪泉平野第三击败炎帝之后终于统一中原。然而部族首领蚩尤依旧不遵守黄帝号令我行我素,肆意征伐其余弱小部族。因此黄帝不得不再次率领大军在涿鹿和蚩尤进行一场旷古大战。在战场之上,蚩尤首先发起攻击。黄帝示弱假装不敌,率领部队撤退到山谷之中。蚩尤好大喜功紧追而来,却被黄帝埋伏在山谷周围以熊,豹,虎作为图腾的部队夹击。蚩尤眼见大势将去,便在战场中央发动了太古时期遗留的兵法《混沌》中所记载的“天昏地暗”大法扰乱了黄帝军队的视线,以便撤退,保存实力东山再起。那知黄帝早有准备,用大将风后事先造好的指南车指路终于力克蚩尤。而使指南车运转的宝物便是黄帝得九天玄女指点以自己血液炼成的一面镜子。后人为了纪念黄帝统一华夏,造佛子民千秋万代之功便将这面镜子镜子命名为“血荐轩辕”。俗称轩辕镜。

此时兼爱以齿咬破右手中指,从指尖滴出一滴血液落在镜面之上。良久过后,血液还是在镜面之上。突然兼爱把轩辕镜向空中一抛,自己向前一跳右手展开五侠扇辅以真气跟进一击,轩辕镜在空子破碎,掉下零零星星的玻璃渣。张承义,龙吉,段念心中大惊,迷惑地望着兼爱。

兼爱淡淡道:“镜子是假的。”三人一听仿佛不相信自己还有耳朵,皆是不有自主的“呀”的一声。段念更是不相信兼爱所言,马上问道:“何以见得?”其实他心中一直记挂着梁雨娴的安危,心道:“不可能!那唐辉舍命相托,怎会有假?绝对不可能。但是这兼爱何必骗我,即使他有什么秘密不能让外人知晓,也不可能把这真镜子在我面前击破。除非他刚才调了包。不过这更不可能。这孩子刚才交给他了,他便放在手中看。我虽然在逗这小孩玩,但是绝对不至于分神。除非这镜子真的是假的......那怎么办?梁雨娴可就危险了。”

兼爱道:“有两点可以证明此镜是假。第一,刚才我以血滴在镜面上,过了很久轩辕镜都没有反应。如果是真的轩辕镜必能将这滴血吸收和轩辕融为一体。据传闻轩辕镜中由于含有黄帝血液,因此凡我华夏子民不分高低贵贱,不论亲疏远近,只要以血滴入镜中必然能被镜子吸收。”

段念打断道:“既是传闻如何能够轻信?”

兼爱又道:“别忙,还有第二点就是,如果不以九天玄女修炼的无双真元所击,此镜绝对不会被任何外力所毁。江湖传闻无双真元应该是太古时期剑法《天玄地黄》中记载的心法,而《天玄地黄》早已失传。据说十几年前隶校尉李膺使出过其中的剑招龙战于野。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段念听兼爱说完之后脸色凝重,低头不语。

张承义见兼爱一言不发,心中甚是担忧王爷安全,问道:“那找不洗......怎么办?”此言一出大觉不妥。他本来要问“找不到洗血沙怎么办”。不过一见段念在旁,虽然知道他并非敌人但终究是外人,于是才急忙跳过了洗血沙的名字。

兼爱自然知道张承义所说,但是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是去是留。在还没有一个妥善的主意之前,兼爱选择了沉默。他需要一点时间思考。

倒是段念先开口道:“我现在只关心我朋友的性命。刚才你们谈话的时候我已经醒过来了。因此你们所说的洗血沙我也听清楚了。我想那帮道人肯定也是为了这个东西才来这里。如果我现在要救我朋友的命,那只好得罪兼爱先生了。”右手用最快的速度拔出照胆,双手紧握,真气运转。顺势一剑斩向兼爱。五侠扇扑的一下展开抵御照胆剑气,同时兼爱身形向后一飘便已落在两丈之远,客气道:“小和尚要做什么?”

“休要废话!看剑!”段念纵身一跳如狼似虎扑向兼爱。兼爱心道:“这和尚好生没理。初次见面便要以性命相搏。不过剑招倒也豪爽。”再不示弱,空中一翻滚。恰巧躲过照胆剑锋,段念变招也是极快,不等招式用老,段念右臂蛮力一拉,剑走中空,直刺从头顶而来的五侠扇。兼爱在空中喝了一声好。五侠扇瞬间收拢,兼爱在空中连翻两个落在一棵树下,赞道:“小和尚好本事。居然能把剑用成羌族人的斩马刀。只可惜小和尚每招都不留余地。实在不是出家人应该有的。”话刚说完,段念一口鲜血喷出,旧伤复发,两腿支撑不住,左膝盖先行一弯,整个身体便要倒将下去。段念毅力顽强,右手以剑击地,勉强撑起身体,左脚又慢慢站起,抹去嘴角鲜血,大声喊道:“多谢兼爱先生手下留情!来,再战。”

兼爱不解道:“小和尚究竟为了何事,非要以性命相拼?”

段念不语。

躲在张承义身后的龙吉天真的说道:“我知道。他是想问你怎样才能找到洗血沙。这样他就能找到抓他朋友的人了。”

兼爱笑道:“原来如此。”然后仔细想了一会儿,从怀中取出一粒药丸,走上前去递给段念,说道:“小和尚明知有伤在身,为了朋友出手居然连命也不要了。难道佛门弟子也会动情?”

段念道:“一般朋友而已。大丈夫拔刀相助难道非要是所谓的知己深交吗?那样岂非虚伪!”

“好个大丈夫!好个拔刀相助!小和尚果然性情中人。倒是兼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兼爱说罢哈哈大笑,又道:“想不到今日能与小和尚结缘!兼某三生有幸!这粒药丸便送与小和尚。”墨家向来崇尚侠义,今日段念为救一个女子而舍命。兼爱对其自然好感顿生。但是段念却没有接。

兼爱故意一激道:“小和尚难道害怕此中有诈?”

段念哈哈一笑道:“谢兼爱先生!”接过药丸一口吃了。

张承义见此情景心道:“这和尚年纪和我相仿。当一身都是豪气,肝胆照人相比之下我倒是不如了。”

兼爱又赞道:“痛快痛快!小和尚天生刚胆实乃我墨家中人。可惜却入了佛门,否则兼某今日便引小和尚入会。可惜了,可惜了!”

段念道:“不敢当。”

兼爱道:“这洗血沙乃本会绝密之事,非我墨家中人绝对不能知晓。不过小和尚既然已经知道了一些,今日情况又很特殊。兼某便将这事说出。洗血沙乃是上古封魔神物。一个月前,我墨家渗入太平道的内应透露张角可能重新解开蚩尤元神封印。如果此事是真,那整个天下难安。因此我们特地来黑山寻找洗血沙以求安全。而要找到洗血沙只有借助轩辕镜的力量才能找到当年冥界的藏经洞。因为洗血沙很有可能就在藏经洞里。张角现在已派人前来,那此事多半不假。”

段念道:“原来如此,多谢兼爱先生如实相告。我决定留在这里寻找我的朋友。不知道兼爱先生有何打算。”

兼爱道:“我们失去轩辕镜。那要在这广袤的太行山中寻找一个藏经洞谈何容易。现在我们只有赶回冀州境内,先保王爷安全再说。”

张承义道:“如此正好。”

兼爱抱拳道:“就此别过!”

段念还礼道:“来日方长。”

张承义和兼爱正要分别御剑飞行。龙吉嘟着小嘴突然道:“小时候爷爷带我去过一个洞。”

此言一出,张承义抢问:“你还知道那洞怎么去吗?”

“可能记不起来了。要是小白在就好了。它肯定能够靠它的嗅觉带我们去。”龙吉又想了一会道:“不过我看看能不能用召唤术把天眼召来。”天眼:农家对老鹰的专用称呼。

龙吉眼睛微微闭合,以不尘之心与山中万物息息相通。良久一只雄鹰盘旋山谷之中,良久方才落下,停在龙吉身旁。龙吉高兴道:“好鹰儿。”用小手摸了摸雄鹰的额头。兼爱和段念不知龙吉是农家传人自然非常惊奇。

又过了好一阵龙吉道:“我刚才问了鹰儿了,它说它知道有这样一个洞。”

张承义道:“那好我们这就出发!”

天眼展翅而起,张承义抱着龙吉御剑紧随其后。一路之上张承义才跟兼爱和段念说明龙吉的身份。两人都是惊讶万分。兼爱尤为兴奋:“想不道农家也有继承人。好,好,好。八百年了,八百年了,汉朝独尊儒术八百年了。上天终于要唾弃刘家天下了。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时代就要再次降临了。也该轮到我墨家一展抱负了。哈哈哈......”笑声之中兼爱眼中紧紧的含着一滴眼泪,久久的挂在眼角不肯落下。

天眼向黑山深处飞去。段念御着照胆向下鸟瞰崇山峻岭,崎岖蜿蜒,根本无路可寻。若非天眼带路。即使有轩辕镜也难以如此迅速的深入腹地。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龙吉转过头向张承义道:“承义哥哥,鹰儿说那个山洞就在前面。现在它不能过去了。因为它很害怕。”果然天眼只是拍打着翅膀在空中盘旋,再不前进。兼爱道:“那我们就下去吧!”段念道:“我怎么觉得我们围着刚才那山峰绕了一圈呢?”

张承义道:“我也正有此感,不过还是先下去再说。”三人便依次落地,然后收了宝剑和宝扇。龙吉也对天眼说道:“鹰儿快回去吧!我们有事要办,下次再见。”天眼在空中又打了几个转,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三人见了皆是对农家法术赞叹不已。之后,龙吉走在前面带路。兼爱因为担心张承义和段念有伤在身便让他们走在后面。这样四人又向山顶攀爬了一阵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绕过一棵大树后龙吉向在前面叫到:“你们看呀!那里真有一个山洞。”兼爱顺着龙吉小手所指果然看到在十多丈远的地方果然有一个洞口。

四人加了把劲来到了洞口前。这洞口一丈来宽,两丈来高。在这崇山环抱之中极其隐蔽。如果从天上看根本看不到。兼爱走到洞口前用手擦去洞口左边的灰尘,显露出一行文字来,然而字体却不认识。张承义便照着兼爱的样子又擦了擦洞口右边的灰尘,也露出一行相同字体的字来。兼爱道:“这应该是先秦时期的文字。看来这极有可能就是冥界的藏经洞。进洞吧!”

“好。”随后张承义,段念,龙吉依次进洞。四人向洞中行了一两丈便身处黑暗之中。还好龙吉刚才在洞外用树枝做了几个火把。火把点亮之后,四人继续前进。这洞很是蜿蜒曲折,还好没有出现岔口。就这样四人在洞中不知走了好久,前面一个转折角处隐隐约约出现了点点朦胧的光亮。领头的兼爱低声道:“小心。”段念和张承义体内暗暗运行真气以防万一,龙吉更是极其夸张的大吸了一口气把小脸都胀红了才把气吐出来。兼爱脚步移动,眼睛盯紧了那个转交处。待到兼爱离那转角还有十步左右距离的时候,兼爱手中扣紧五侠扇,施展脚法,一晃眼便冲到了转角处,段念和张承义紧紧跟上。兼爱一看,转角处只有一盏油灯挂在左边的洞壁上面而已。段念大出了一口气道:“原来虚惊一场。”

兼爱马上提醒道:“不可大意。”然后很小心地取下了那盏油灯。先用眼睛仔细的观察,再鼻子闻了闻又道:“这不是普通的灯油,应该是动物油做的。没有毒。”兼爱便扔了火把借着油灯的光亮照路。四人又行了七八丈左右,洞口渐渐的变得大了。再过了几个转角后,四人眼前一亮一扇钢门出现在前方。门上写着三个字“藏经阁”。四人均是一喜。兼爱心道:“看来赶在了太平道的前面,洗血沙没有落入敌手。如此天下苍生有救了。”张承义想的却是:“兼爱先生一旦得到洗血沙,我便可以回救王爷了。”段念却想:“看来梁雨娴有救了。”

兼爱推开钢门首先进入藏经阁,然后其余三人也进了来。四人进来才知此洞高顶宽壁成正方形。四壁巨大的书柜紧靠着洞壁而建。也就等于说洞壁有多高多宽,书柜就有多高多宽。每壁书柜横竖都有九格抽屉,一共八十一格。洞顶有一幅天象图。图中按照东北西南的位置描绘出上古四大圣兽苍龙,玄武,白虎,朱雀的模样。的确恢宏大气,气势逼人仿佛圣兽从天而降,摄人心魄。然而绘成圣兽线条的走势,又刻意严格根据宇宙中二十八星宿的具体位置而画成。看得出作者不仅匠心独运,而且对于天文地理方面的知识要有高深的造诣才能做出此图。

兼爱凝视着此图叹道:“冥界果然不同凡响。此图乃先秦鬼谷子所绘,名曰《天行图》。据传能看懂此图者,胸中自有日月乾坤,雄兵千万。此人必是将星下凡,王佐之才。”

张承义道:“兼爱先生能看懂吗?”

兼爱摇头道:“家师曾言楚汉四杰之一的张良也只领悟到七层。小和尚你也来看看。”兼爱连喊几声段念,段念都未回答。兼爱这才转过头去,只见段念翻箱倒柜已经打开了东边那一壁书柜的七八格抽屉,抽屉里装的不是什么《论语》就是什么《孟子》,顿时大感恼火,发牢骚道:“什么藏经阁简直就是一个旧书仓库嘛!我还以为有什么武功秘籍。算了,算了,太没意思了。”其实段念本来是要找洗血沙,但是他生性爱玩。因此故意把洗血沙说成武功秘籍。说着便又从一个抽屉里扔出一本《周礼》,然后是《中庸》。全部都是儒家的经典著作。

兼爱心中自然明白段念是想尽快找到洗血沙,便说道:“小和尚且慢。先看看抽屉外面写的字。”段念一听才停了手,看见这四排书柜上的每一个抽屉外面果然写有字,就像药店的药匣子一样为了方便抓药都在匣子外面写有与之对应的药名。比如山楂,人参,鹿茸等等药名。不过这些抽屉写的却是论语,孟子,周礼等等。一得妙法段念喜道:“原来是照单抓药呀!”当下便走到洞的正中央和兼爱,张承义分别察看一壁书柜。这样看了一阵,张承义突然喊道:“你们快看。”呼吸登时变得急促起来。顺着张承义手指的方向,兼爱和段念看见张承义那一壁书柜顶端第一格抽屉外面写着四个字“天玄地黄”,第二格抽屉写着“混沌”,第三格抽屉写着“天传电”,依次下来六个抽屉都写着太古时代武功秘籍的名字。再看下来第二排抽屉全部写着上古时代武功秘籍的名字。

三人的心脏剧烈的跳动,呼吸加重。眼露凶光,体内真气乱穿。眼看就要走火入魔,龙吉走过来喊了一声:“承义哥哥,我想爷爷了。”三人皆是心中一惊,暗叫好险。随即打坐调息。龙吉在一旁不知道张承义三人险些走火入魔,又喊道:“承义哥哥,我想去找爷爷。”三人聚精会神打坐调息,进入不惑状态因此根本听不到龙吉说话。龙吉以为没人理他,便闷闷不乐的走开了。

良久,兼爱自责道:“惭愧,惭愧。今日居然为几个字而险些走火入魔。”

张承义道:“这几个确实引起了人性的贪欲。”

段念也正色道:“作为练武之人,以战胜对手为毕生追求。然而却因此误入歧途。师傅们常说佛法可以消除武功本身的戾气,今日所见果然不假。”

这样三人又不调息了好些时候,才完全定下心神。方才起身查找洗血沙。三人又看了一阵,段念看见一个抽屉外面只写了两个字“冥记”。心道:“难道是冥界的历史?”便走过去,取了出来。此书很薄,封面上写着“冥记”二字。拿在手中翻看。

第一页写到:

“战国时期齐国孟尝君田文,赵国平原君赵胜,魏国信陵君无忌,楚国春申君黄歇联合创立地下秘密组织以抗强秦。组织命名为冥界。总坛设于齐国稷下学宫。

冥界首脑名为冥王;其下以东西南北中置护法五人名为尊者;再下设十三分堂分别以儒家,墨家,法家,兵家,名家,道家,农家,纵横家,杂家,小说家,阴阳家,五行家,神仙家之精英担任堂主。

......

二十六年,齐王建与其相后胜发兵守其西界,不通秦。秦使将军王从燕南攻齐,得齐王建。冥界灭。

......

秦二世残暴,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天下乱。原冥界尊者天灭复建冥界。始增天煞和绝地两堂。

......

后,汉取秦而代之,刘家坐拥天下。韩信暗中设计陷害冥界。天灭被囚禁天牢三十载,终于气绝身亡。从此冥界一蹶不振。

......”

段念又往后翻了十来页。

“王莽窃汉建立新朝。冥界尊者灭天复出江湖重组冥界。一时之间,天下风云聚变,江湖血雨腥风。正道人士联合诛杀灭天于泰山。灭天临死之前以太古雷法《天传电》中的十二封神雷捍动泰山光明顶,并以身祭天,誓言汉家四百年之后蚩尤重生,苍生俱灭。从此冥界被江湖同道视为邪教。

......”

段念又往下翻了一页,却发现后面的记载已经被人故意撕掉。

段念心道:“还是给他们看看吧!”便把书交给兼爱先生过目。兼爱看了一阵道:“江湖传闻十几年前正当冥界鼎盛,大有一统江湖的时候,却突然发生内乱。。一时之间行走江湖的冥界弟子像人间蒸发一样难觅踪影。当然对于发生内乱一说也是正道人士推断而来并无根据。因此后来正道人士组织人手前往传说中的冥界总坛黑山独孤峰打探消息,但却没有发生任何蛛丝马迹。然后又找到了诛天峰,可是只看见峰上的断崖也就是你们三人坠崖的地方。那次前去打探的所有正道人士都认为断崖的形成完全是人为破坏也就是真气所毁。为了警示无意闯入者就把断崖命名为诛天断崖并立了一块石碑。诛天断崖也就成了禁地。我觉得这被毁的书页或许就是纪录这次内乱的文字。”

正在此时,一道暗门被龙吉打开。暗门在西边的书柜后面,龙吉悄悄地钻了进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