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天玄地黄》 第十七节 诛天断崖(2)

jiguanggy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十七节 诛天断崖(2) 龙吉让张承义也骑在小白身上。张承义虽然没有骑过这样的坐骑,感觉不太自在,但是为了早点赶到山顶也顾不到这样多了,一屁股坐上去只觉得白银虎身上肉很厚实,虎毛也很光滑,最是舒服受用不过了。这样一来小白负着两人,从一道树与树之间的缝隙钻过,开始上山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十七节 诛天断崖(2)


龙吉让张承义也骑在小白身上。张承义虽然没有骑过这样的坐骑,感觉不太自在,但是为了早点赶到山顶也顾不到这样多了,一屁股坐上去只觉得白银虎身上肉很厚实,虎毛也很光滑,最是舒服受用不过了。这样一来小白负着两人,从一道树与树之间的缝隙钻过,开始上山了。

白银虎果然是灵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两眼发出白光,借着这一点光亮,白银虎身体灵活麻利的东一穿西一跳,不久便过了这片到处都是树的黑暗密林。此后树与树的密度也没有这样密了。龙吉和张承义时不时的还可以从树叶与树叶之间的漏洞中看见天空月亮的一角。慢慢的山势越来越陡峭,然而负着两人的白银虎却没有丝毫减慢速度。大半个时辰之后,白银虎又穿进了一片密林之中。两人又被盘根错节,相互扭曲缠绕着的树藤,遮天蔽日的树叶,挡住了光线,什么也看不见了。

张承义骑在小白身上一路上山自然没有浪费丝毫力气,心道:“这山峰果然奇怪,肉眼看起来的确还没有独孤峰高。小白一路上虽然要绕开很多障碍物,速度也比刚才下山的时候慢了很多,但它却从来没有停下来休息过。照理说这上山的速度也不慢,可是还是没到山顶。可见此峰确实有些奇怪之处。不知锯子等人是否已经脱离危险了......”

张承义刚想到这里,坐在前面的龙吉便道:“我想你的朋友不会有事的。等过了这片树林就到山顶了。很小的时候我来过几次,山顶上还有一把很大很大的石头做的剑呢!”

张承义道:“我心中想的什么你都知道!农家的惠心术果然名不虚传。”

龙吉道:“也不是了,如果我离你很远,我就不能知道你在想什么了?不过我们不会离得很远的。”

张承义道:“原来是这样呀!也难怪你年纪尚小,修行还不到家,自然和别人距离远了,惠心术也就失去作用了。不过,我师傅曾说农家的修行很注重大自然对心灵的陶冶。你从小就在群山环抱之中长大,这一点是很多修行之人所不能比的。”

不久小白穿出了这片密林后停了下来。一堵巨大的石壁沿着山势砌成,像城墙一样把山峰包紧紧裹住,而高耸入云的山峰在云雾的笼罩下更像是一座阴暗诡秘的黑色城堡。从下往上看还可以隐约见到在黑色城堡当中,一块像大剑形状的巨石没入云层之中。想来这就是龙吉说的那把巨大的石头剑。

龙吉道:“承义哥哥,只有我们翻过了这堵石壁就到山峰。”便取出身上所带的绳索和攀岩爪。

张承义把他的小手拉住道:“你还是在这里等我,上面可能很危险。”

龙吉道:“我和你一起上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很怕。”

张承义想了一会道:“也好。万一上面有危险,你使出静隐术就可以脱困。如果你在这里,我反倒要担心是否有敌人偷袭你。”

龙吉高兴道:“那好,瞧我的。”便要把攀岩爪抛向石壁上的一株大树。

张承义笑道:“不用了。”左手抱起龙吉,右手夹住白银虎。运动真气,脚腕向地面用力,整个身体便飞了上去。这石壁大约有十丈左右高,张承义飞到五丈左右的时候,便觉胸口气闷,心道:“怪了,就算这小白体重,我也不至于如此不济呀!”赶快又提了口真气。飞到八九丈左右,佩在腰间的晨光居然自行出鞘示警,剑光大盛。张承义察觉体内血液有倒流的迹象,急忙又大提了口真气,才落在石壁上。放下了龙吉和小白后,晨光光芒熄灭,回入剑鞘。刚一落地体内便再无异样,张承义自言自语道:“好奇怪。怎么会是这样?”

龙吉两眼睁得大大的望着张承义道:“什么奇怪呀!”

张承义道:“我刚才抱着你上来的时候,你身上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没有呀!”

“那就怪了。难道小白真的很重?”

“小白当然很重了。”

“嗯,走吧!前面看看去。不知道诛天断崖是不是在前面?”

“好,我在前面带路。过了这片树林,前面有一个很大的坑。”龙吉一边说,一边蹦蹦跳跳地走在张承义前面。小白自然跟在二人身后。

张承义脸上闪出一丝惊喜道:“一个坑?走,看看再说。”

两人穿过十几株大树,渐渐听到前面有兵器相互撞击的声音。张承义抢上几步,一把把龙吉拉在身后,心中说道:“龙吉,小心。前面有人。可能是方仙道和太平道的坏人。我走在你前面,有危险你就马上施展静隐术。”他知道龙吉和自己离得很近,必然会以慧心术知道自己心中所想,是以并未出声生怕惊动敌人。龙吉会意重重的点了点头。两人压低了身子,一步一步慢慢向那声音靠近。又过了七八株大树,离那块宝剑样子的巨石越来越近,还有火光闪动。再走得十来步,便没有路了。

原来这山峰背后是一个七八丈高的山崖,山崖下面果然有一个极大的空场,而龙吉把它说成了大坑。两人安安静静的分别躲在两株隔得很近的大树后面向山崖下俯瞰。小白此时也乖乖的卧倒在地,两支耳朵很警觉的竖立起来。

山崖下的空场中有两人正在激烈打斗。一人是光头,脖子上带着佛家念珠,显然是佛门弟子。手中使一把剑。剑光金黄,金光洒洒。对手是一老者,穿着青色道袍以拂尘作为武器。正是张承义苦苦寻找的方仙道道中之人。两人武功一刚一柔。和尚完全放弃用剑的特点,把手中宝剑当作砍刀使用,横劈侧砍,倒也干净利落。剑身宽大厚重。和尚攻招不断,招招势大力沉,开山劈石。招式刚猛异常如猛虎下山,勇不可挡;狂龙过江,风卷残云。而方仙道的老道人武功集道家老庄阴柔之气,合道教修真心法之秘。把一把拂尘使得如潮起潮落,波浪四起,泛着银光。老者以柔刻刚,连连几招都以巧力拨开和尚翻江倒海的剑招得以化险为夷。

空场左边,有一面容极其苍白的女子受了极重内伤,额头冒汗,唇间滴血。右手扶着一块石碑,勉强支撑起身体不至于倒下。石碑上刻着三个字:诛天崖。

突然,那方仙道老者拂尘一扫,招式精妙异常乃方仙道祖师宋毋忌道人所创《欲飞仙》中的绝妙之招。和尚躲闪不及,左脸颊上留下三道血痕。

“段念,你快走呀!不要管我。快走呀!”那重伤女子见他受伤急忙喊到。这女子便是梁雨娴。

段念脸上痛得厉害,却淡淡道:“不碍事。”

段念心中本起杀意。此刻受辱,更是不顾一切,祭起怀中一颗红色珠子,顿时全身被红光笼罩,照胆剑光也由金黄转变为大红之色。方仙道老者知道这是杀招,绝对不能再以巧力避过。因此身体向后一退,摆开架势接招。

“无居子,你要小心了。这东西可邪门得很。”说话者站在山崖右侧观战,身后还有二十人多人,全是黄色道衣,其中有七八人拿着火把。此人一身黄色道袍,其中衣领袖口等部分均用金丝银线缝合,华丽非常。手持一根九节杖,杖上镶嵌着一颗黄色宝石。张承义心道:“这人自然是太平道的了。非攻先生说他是被使用九节杖的张角所伤,难道他就是太平道的大贤良师张角?”

无居子口中念咒,手中拂尘不停转动,随着体内真气的输出,拂尘越转越快,最后便像在空气中消失一样。一听黄袍道人在一旁故作关切的说风凉话,心中骂道:“他妈的,我当然知道这东西的厉害,还要你来废话。有种你也来尝尝。只知道河蚌相争,坐收鱼翁之利的小人。”心中虽然咒骂,但脸上异常平静傲然道;“多谢张道长提醒。”张承义在山崖上听见“张道长”三个字。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心中还是一震,心道:“果然是张角。如此大好机会......”脑海之中电光火石般闪过无数设想,最后张承义转头看向龙吉,龙吉知道他心中所想,重重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晨光此时在腰间微微发亮。

笼罩段念的红光越来越强,无数红色“佛”字在周身上下飞绕。照胆剑从空中斩下,气势如前军万马滚滚而来。四周空气被照胆剑魂所迫,形成强大气流旋转开来。无数道红色光芒从剑中分出冲击无居子。黄袍道人身后二十来人全部运功调息,以避剑气。

前三道红光射穿无居子肉体,在他身上形成三个小孔。黑色的血水从孔中流出。

无居子站在原地突然大吼一声:“冥冥在天,三官大帝,风火往来,嗜血祭天!”无形真气混同黑色血水形成六道气墙,成立体状态护住全身上下。后面无数红色光芒被挡在气墙之外。段念一见红色剑气奈何不了无居子,两脚向上一跳,借着周围的强大气流盘旋而起。待达到二十来丈高度,段念肉体仿佛和照胆化为一体,相互扭曲胶着在一起。骤然从空中急速旋转而下,照胆剑尖对准无居子头顶。无居子脸色痛苦,虚汗直出,本想出口呼救,然而这一出口,体内真气必定泄漏,命送当场。只好脸上挤眉弄眼朝黄袍道人递眼色。那黄袍道人笑了两笑祭起九节杖飞身来救。

在山崖上的张承义见状,心中大喜。晨光瞬间出鞘握在手心。体内真气早已聚集,双脚向后一蹬如一只看准猎物的雄鹰一般,俯冲向山崖。黄袍道人听得耳后生风,手腕一翻,九节杖一转,身形一变,反手抢攻张承义,手段很是毒辣。此时段念的照胆剑从空中刺下,天空中带出一柱光影。无居子的气墙难以承受如此巨大无比的力量,“轰隆”一声彻底破碎。无居子七窍流血,倒在原地,不知是死是活。

张承义只听见一句“小白上!”。晨光便与九节杖相交,两人真气相拼。张承义只觉对方真气之强,完全出乎自己预料。自己体内气血受此巨震翻江倒海般似要向外涌出。山崖间又是一声“轰隆”巨响。段念和张承义被巨大力量震晕,失去意识坠身山谷。龙吉骑着小白挺身来救,被黄袍道人以为是又一强敌,慌忙用九节杖拦腰一击,却打在白银虎身上,然而龙吉虽然只受了一小半力,但是顿时口吐鲜血,失去重心坠下山谷。白银虎本来被九节杖一击,落在地上,然而一见主人坠崖。当即强撑力气飞身来救,自然也一同坠下山谷。

空场上的梁雨娴见同伴坠谷失声一叫:“段念!”便脱力昏倒,不省人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