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天玄地黄》 第十六节 诛天断崖(1)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十六节 诛天断崖(1) 龙吉骑着白虎在前引路,张承义御剑在后紧紧跟随。这白虎越奔越快,随着速度的变化周身白银银的体毛慢慢的变成血红色,前后爪抓地极其有力隐隐带着火焰,果然非比寻常。如此速度奔跑二人不用一刻便下了独孤峰。然后又穿过了一大片原始森林,过了两条小河。小半个时辰之后,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十六节 诛天断崖(1)


龙吉骑着白虎在前引路,张承义御剑在后紧紧跟随。这白虎越奔越快,随着速度的变化周身白银银的体毛慢慢的变成血红色,前后爪抓地极其有力隐隐带着火焰,果然非比寻常。如此速度奔跑二人不用一刻便下了独孤峰。然后又穿过了一大片原始森林,过了两条小河。小半个时辰之后,才到了那座山的下面。

张承义望着高耸入云的山峰心道:“这可能就是那人所说的诛天峰了。想不到两座山看起来很近,真的过来居然也有这么远的路程。如果不是还有龙吉带路,说不定我连刚才那座原始森林也过不了。怪不得那人说他们是前天翻过这座山的。”两眼望着山峰出神,盘算着怎样营救锯子等人。

龙吉道:“这座山峰其实比刚才那座还要高,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它在外面看起来要比刚才那座矮很多,所以我觉得你还是早晨上山比较好,反正还有三个时辰,太阳就升起来了。”

张承义回过神来道:“小家伙谢谢你的好意。我也不骗你,反正我心里想的什么你都知道。这次我上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下来。如果我有命下来,一定给你买冰糖吃。如果我下不来了,冰糖就不能给你买了。我可能会食言,所以现在只好先向你道歉了。”虽然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是在张承义心中对信誉看的极重。故有这番说明。

龙吉骑在小白身上想了一会说道:“那好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张承义道:“你不用等我了。你现在还是赶快回去。你一个人晚上跑到山里来玩,你爷爷知道了肯定很担心你。”张承义实在想不出龙吉这样晚跑到独孤峰去干什么。又想他还是个孩子,小孩子毕竟贪玩,童心一发就骑着他的小白从早上玩到天黑连家也不回了。自己小时候在山上跟师傅学艺的时候,就有过这样的经历。当然每次都被师傅找到,之后总是要被惩罚的。

龙吉一听张承义要赶他回去,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泪珠子在里面直打转,就差掉下来了。

张承义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

龙吉楞了一下,然后立即做了个鬼面笑道:“没什么,眼睛进沙子了。”

“喔!那我这就上山了。你快回去吧!”当下祭起晨光,转眼间便飞出七八丈远。回头一看,龙吉还骑在小白身上,便喊道:“快回去吧!”龙吉和小白还是在原地不动。张承义没有办法转过头来又飞出二三十丈远,离山下越来越远了,又回头看了看,龙吉和小白都不在了,心道:“难得这小家伙有情有义。如果不是今日这事紧急,我一定把王爷府最好的糕点都送给他吃。”

再过了一会功夫,张承义便已经进入山中。此后树林越来越密,月光越来越暗,飞行速度也越来越慢。张承义这才知道,此峰险峻绝不亚于独孤峰,山壁陡峭得仿佛被天人横刀切下,四处乱石林立,怪鸟啼叫,寒风四扫。更要命的是根本没有上山的路。当那点朦胧的月光都完全被黑暗吞没的时候。张承义只好运起真气,凭感觉躲避障碍物。这样一来速度更慢。最后只好把晨光剑拿在手中,催生剑光探路,如此一来就不能再御剑飞行,只能一步步的登山了。大约到了半山腰的时候,张承义心道:“果然欲速则不达。不过如果不趁着黑夜上山,等到早晨再上山,虽然有太阳光但也容易暴露。毕竟我不知道方仙道和太平道有多少人,一不小心完全有可能连自己也被活捉。现在想想王爷果然高明,命雷叔叔带那三千人马支援我。深层含义不过是要我先来打探,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出手,这样我的危险性就大大降低了。等到雷叔叔援军到了就将这群反贼一网打尽。到时候王爷虽然身处虎穴,反贼一旦得知黑山有变,内部必然生乱,再加上非攻先生的援助王爷多半脱险,说不定还能抓住时机反败为胜一举歼灭反贼首脑。不过眼下这样黑,什么也看不见,自然无法再前进了。只有等到明天早上了。”心下想定便找了株大树坐下,背靠着树干小憩起来。

山上风多,鸟兽怪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承义觉得脸上湿淋淋的,迷迷糊糊地伸手在黑暗中一摸又好像摸到了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心脏巨跳一下,眼睛睁开一看是一只绿色的大脸老虎正在舔自己的脸,心道:“晨光怎么没有出鞘示警?”便想运动真气将绿虎振开。

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小白你真乖。快点舔承义哥哥的鼻子。”话一说完,那绿虎便又去舔张承义的鼻子。张承义笑道:“好了,好了。结果是你这小家伙在作弄我。”

“小白不要再舔了,承义哥哥已经醒了。”那绿虎便向后退了一步不再舔了。

张承义这才坐了起来,用衣袖擦干净了小白舌头留在自己脸上的唾液。这才看清楚龙吉坐在小白身上,右手提着个精巧的灯笼,从灯笼里面发出很强的绿色光芒,把龙吉全身上下照映得绿绿的,小白也不例外。龙吉问道:“承义哥哥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右手腕便晃了晃提着的灯笼。

“灯笼。就是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龙吉兴奋道:“萤火虫呀!”

张承义道:“萤火虫?好亮呀!难怪你和小白都变成绿色了。刚才把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真的要被这绿虎吃了。我的晨光也不示警,原来它早就知道是你们来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龙吉得意的说道:“小白鼻子很灵的。顺着你上山的气息,我们就找到你了。饿吗?我有烤鱼。”

张承义道:“饿极了。”龙吉便从怀中取出五条烤鱼递给张承义,又道:“我刚才去那边的一个大湖捉了很多鱼,回来的时候又去捉了一灯笼的萤火虫,就和小白找你来了。我原来听爷爷说过御剑飞行很累,我必须长大了才能学,那样才不会伤害到身体,所以我现在只能骑小白。我想我们刚才下山的时候,你御剑飞行那么久,肯定很累。于是我就把鱼在湖边烤了给你带来了。”

张承义有些不屑道:“你爷爷懂得还真多,完全超出我的想象。御剑飞行是当世进阶修道的入门基本,没有刻苦的修行,过人的资质,前辈高人的指点。那是极难练成的,就算练成了。如果找不到自己称心如意的神兵威力的辅助,强行御剑飞行绝对等于自杀。难道你爷爷真的也会吗?”张承义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龙吉。他心中没有任何理由怀疑天真单纯的龙吉会对他说假话或者吹牛,但是以他的心高气傲又难以相信一个打猎的老人也会如此绝世武功。

“会的。不过爷爷已经不用御什么剑了。他说他已经到了御风飞行的阶段了。”龙吉仿佛更关心另外一件事:“烤鱼好吃吗?”

张承义惊道:“什么?嗯......好吃。”心中却想:“御风飞行!师傅曾说当世会此项绝技的不出二十人。王爷也曾说当今朝廷中人除了尚书卢植可以不借助神兵威力,御风飞行之外,他还不知道天下有第二个人可以有这等修为。他爷爷也会,不可能吧!不过龙吉不会骗我的。”

御剑和御风是修道飞行的两种境界。“御剑飞行”中的这个“剑”字并不是一定指宝剑,而是概括指所有的神兵。可以是马元义的七星剑,张衡父子的灭魂和转魄,也可以是张承义手中的晨光。凡夫俗子虽然经过刻苦的修道,在体内聚集了不少真气和真元,有了在空中飞行的可能。但是如果不借助这些神兵的威力负担绝大部分御剑飞行所带来的超强度负荷。仅凭血肉之身承受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即使有神兵相助,极速御剑飞行一个时辰也相当于自杀。但是御风飞行作为御剑飞行的进阶,则无须借助神兵的威力分担。不过修炼此绝技之人,首先要有深厚的真气和真元储藏体内。然后是超常的智慧。最后是福缘也就是能够得到高人的指点或者什么天书。

龙吉知道张承义在想什么,又道:“我爷爷还会很多东西呢?他还教了我,静隐术,慧心术,召唤术呢!”

“什么?”张承义第一个反应是失常的惊讶,又道:“静隐术,慧心术,召唤术!你爷爷都会。这些可全都是先秦时期农家的失传之术。至秦始皇焚书坑儒之后,八百多年以来从来无人得知究竟,我也只是听师傅一说。你居然都会,不可能,不可能。”边说边摇头。

农家:战国时期重要学派之一。以注重农业生产而得名。代表人物楚国人许行。重要著作有《神农》二十篇,《野老》十七篇均已佚。

龙吉急道:“我真的会,我真的会。不信你问小白。”

突然张承义想到了什么,自己给了自己一耳光道:“对了,你肯定都会,都会。不然你当时蹲在那株大树上,我怎么可能也看不到。当时你肯定用了静隐术。还有慧心术,如果你没有用怎么可能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至于小白,如果你不会召唤术怎么可能骑在它身上。”张承义大笑了几声,自嘲道:“张承义呀!张承义呀!你平时自负高傲,什么事情都想做到最好,当日为此连青梅竹马的心上人都负了。那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这点功夫又算得了什么呢?”边说边摇头,心中又想:“非攻先生果然说得好‘欲速则不达’!可是我当时还有轻视之意。糊涂,糊涂。”

龙吉问道:“非攻先生是谁呀?”

张承义激动道:“是一个老前辈,以后再给你讲他的故事。你爷爷呢?”

龙吉一听问他爷爷在那里,眼睛又红了,吞吞吐吐地说道:“爷爷五天前就出去办事了。说好了三天就会回来。可是过了今晚就是第六天了,爷爷都没有回来。所以今天晚上我才骑着小白到爷爷经常去的地方找他。可是都没找到。爷爷一定是不要我了。”一颗一颗的眼泪直往下掉,但是始终没有哭出声来。

张承义想了一会道:“既然你会静隐术我也就不担心你的安全了。你现在把我带上山,等我事办完之后就和你去找你爷爷。”

龙吉破涕为笑道:“真的吗?”

“真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