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天玄地黄》 第十五节 木盒子

jiguanggy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十五节 木盒子 “王爷大事不好。甘陵王刘忠昨日申时左右连人带虎符在自己王府离奇失踪。探子在一个时辰之内将甘岭境内翻转了一遍也没发现刘忠王爷的人影。但探子在搜索时候发现了方仙道道徒使用的符水,所以估计是方仙道劫持了王爷。”将军刚一推开快活雅间的门就急忙说道。 刘续闻言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十五节 木盒子


“王爷大事不好。甘陵王刘忠昨日申时左右连人带虎符在自己王府离奇失踪。探子在一个时辰之内将甘岭境内翻转了一遍也没发现刘忠王爷的人影。但探子在搜索时候发现了方仙道道徒使用的符水,所以估计是方仙道劫持了王爷。”将军刚一推开快活雅间的门就急忙说道。

刘续闻言一怔,一时语塞,眼望着冒着微微热气的碧螺春出神。身旁的张承义问道:“雷叔叔可知甘陵王现在何处?”非攻先生坐在一旁注视着雷烈,也想尽快知道答案。

雷烈道:“少将军毋急。王爷在一月初十叫属下安排在甘陵王府的探子已经顺着方仙道留下的痕迹一路跟踪上去了,相信并没有被发现。不过据现在的消息来看,甘陵王确实已经被方仙道劫持,而且往太行山方向逃离。”雷烈早年跟随张承义的父亲南征北战多年。后来政局动荡,张承义的父亲便推荐雷烈投奔安平王刘续。所以现在雷烈叫张承义为“少将军”,便是希望承义像他父亲那样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

刘续突然喝问:“如此紧急军情怎么这样晚......”话到此处便如悬崖勒马一般突然止住了。右手刚顺手抄起来想要摔在地上的茶壶,停在当空不动了。刘续本来想喝问雷烈“如此紧急军情怎么这样晚才送到,该当何罪?”但是转头一想,甘陵王封地和邯郸城相距甚远。若是普通百姓加上普通马匹两日之内到达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况自己的探子能够在一天之内将情报送到,确实已经拼尽全力并没有任何失职的地方,相反应该值得嘉奖。而犯错的人却是自己。本来今日与非攻见面完全可以选在离自己王府和甘陵王封地相距适中的地方:德州。然而自己因为思念那个叫玉宇的侍女,而没有拒绝非攻上次到府上做客时候的提议,以至现在军情延误。

此时高举的茶壶被刘续缓缓地放在檀木所雕刻的茶座上。良久,刘续道:“想不到铸成此错的人竟是本王自己。难道我刘家气数已尽,上天也来派......迷惑我?”刘续又摇了摇头心道:“不,她很可爱。她不会是......唉......”说道:“事已自此,自责后悔也是无意。不若破釜沉舟,或许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承义你马上前往太行山支援墨家锯子,如果不出本王所料,墨家锯子等人已经被困!冀州境内几百墨家弟子的性命算是白白断送在本王手中了。雷将军听令。本王命你即刻返回安平境内,调度本王治下一千人马前往甘陵王封地收编旗下的两千余人,然后直接向太行山黑山地域靠拢,协助你家少将军和墨家锯子等人脱险。当务之急,非攻先生需要尽快联络散落各处的墨家弟子。然后把他们聚拢打探太平道叛乱的准确时间。”刘续向窗外望了望,眼中尽是暗含泪水,心道:“刘续呀刘续。你这眼泪是要为谁而流呀!美人?江山?或者自己?”

承义道:“王爷您把所有战斗力量都调往太行山。难道......你想要独闯冀州官府,在没有虎符的情况下调动官兵吗?”

雷烈一听乍惊,膝盖一弯跪地恳求道:“王爷不可呀!冀州官府早与太平道有勾结。此去凶多吉少呀!”


太行山绵绵无止尽。

张承义驾御着晨光剑向东北而行。心道:“师傅曾说太行山黑山地域原是冥界的总坛所在。今日行事又凶险万分,自然更要加倍小心,否则有负王爷所托,也对不起晨光。”

晨光:春秋时期儒家鼻祖孔子到周向老子问礼。回来之后孔子对他的七十二名学生说道:“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雨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其位列首席大弟子之一的子贡道:“老子将隐吗?”

孔子道;“或许吧!”

其时天空中一缕晨光飞绕,然后化为一把宝剑插在地上。

子贡道:“谢老子厚礼。”径直取了佩在腰间。

此后,子贡受师命为保全鲁国,进行五国游说。十年之中,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五国各有变。由此子贡天下闻名,然而晨光未出一剑。

张承义在天空之上御剑行了一个时辰左右,早已是夜色笼罩,星光璀璨。张承义料想已经进入太行山黑山境内,便寻了一处比较高的山峰落了下来。脚刚着地,晨光便自行回入剑鞘。张承义借着朦胧月光,在身旁找了根粗细均匀的枯树枝,右手真气一催,枯树枝便像火把一样燃烧了起来。借着火光,张承义找了一处避风的角落两脚盘曲打起坐来。由于中午时候在邯郸马铺买了三匹城中最好的上等马后,自己便骑了一匹,又牵着另外两匹从邯郸西门出发,一路向太行山奔来,途中也没有停留。若是马力不够了,便换乘牵着的另外一匹。如此在马背上颠簸了两个时辰左右,连换了两匹好马,方才在夕阳前赶到太行山山脚,也顾不得休息,便祭起晨光向太行山腹地进发。御剑飞行极其消耗真气,御剑一个时辰比在马背上颠簸一整天都还要疲劳。如果没有刻苦的修行,厚重的真气,绝世的宝剑,御剑飞行一个时辰绝对相当于自杀。所以张承义一落地便找了个地方闭目打坐休息深怕在急速飞行下,引起体内小周天运行失衡,以致走火入魔。

山峰之上夜风极大,刮得周围的大树沙沙作响,还时不时的传来一两声饿虎的咆哮,然后又引起受惊的鸟儿鼓动翅膀仆仆的飞走。大约过了三个时辰左右,在半夜丑时张承义才睁开眼睛,然后取出一支早在邯郸城买好的烧鸡,两手开动,一会儿便连鸡骨头也吃得一点不剩。喂饱了肚子,便开始认真思考怎样营救墨家锯子等人,起身来来回回在原地走了几趟,也没有理出什么头绪,心道:“虽然我从来没有来过黑山,但这里应该是黑山的首峰独孤峰不错。不然风中所夹风霜断不会跟当年师傅提起过的一点不差,山风确实阴沉得仿佛似有地府鬼魅在倾诉。不过,师傅却没有说起过诛天断崖。而王爷又肯定方仙道和太平道的人一定会在诛天断崖汇合。这方圆几百里地,我怎么找得过来呀?”难题解不开,心中自然烦恼。便又站起来来回回在原地走了数十趟。

突然一声虎啸夹带着山风从身后传来。

张承义转身一看。月光下一条白银银的猛虎从树丛之中跳了出来,张着血盆大口嗷嗷的直叫唤,前爪提起,作势要扑将过来。张承义嘴角微微一笑,晨光出鞘,握在手中,剑光随心而动,直照猛虎。那百兽之王一见之下,急忙向后退了一步,却也不如寻常野兽般见光便逃避。

张承义心中奇道:“这白虎果然不同寻常,居然不怕晨光光芒。那好,让我在吓吓你。”心念一动,晨光光芒大盛,无数光影虚刺向猛虎。心道:“我看你还跑不跑。”那知白虎大啸一声,一个纵跃,前爪伸直竟然扑向自己。

张承义脸上微微一笑,却不躲闪,待那百兽之王两爪离自己一寸距离的时候,左手中指轻轻在它毛茸茸的额头一点。一头几百斤重的白虎便木愣愣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张承义道:“吃饱了就多睡睡觉吧!”心念之间,剑光消失,晨光还鞘。周围只有些淡淡月光洒落在身上。张承义望着月亮问道:“诛天断崖究竟在那里呢?”只觉身后有一物袭来,反手用剑鞘一挡,来物便被反弹回去。从身后传来一声小孩的喊声:“你杀死了我的小白!”

张承义转身一看,前面不远处一棵大树的树枝上竟然蹲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男孩眼睛睁得大大的,狠狠地瞪着自己。那小男孩脖子上挂着一条用很多动物骨头牙齿串在一起的链子,身上穿着用兽皮缝制的短衣短裤。右手上拿着一把回旋飚。想来刚才就是这把回旋飚袭击自己不成,才又返回了小男孩手中。小男孩从树上跳了下来,又想发飚攻击,可能看到刚才那一飚对张承义根本不起作用,小手只好紧紧地把回旋飚握在手心,喊道:“你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小白?”

“小白?谁是小白。是那头睡着了的白虎吗?”张承义问道。

小男孩喊道:“你骗人。它已经被你的剑光杀死了。你还我小白来!”握着回旋飚的手心中都盛出汗来了。本来又想发飚,但男孩忍住了。

张承义笑道:“它没有死,只是被我弄睡着了。”

小男孩喊道:“你骗人!”

“不相信,你自己去摸摸它的心脏,看看还在跳动没有。”

那小男孩本来根本不相信张承义说的话,但是现在又没有其它办法,只好将信将疑,小心翼翼地走到白虎身旁,先伸出小手摸在它的心口,仿佛觉得有动静,急忙又俯身把耳朵贴在白虎心口上,只听见心脏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激动喊道:“小白没有死,小白没有死!太好了,太好了!”小男孩高兴得跳了起来,还自己鼓掌庆祝。这样又笑又跳又鼓掌了好一会,才看见张承义一直在看自己表演,红了小脸嘟着小嘴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可是......可是你不应该拿剑光吓唬它呀!”

张承义笑道:“可是它要来吃我呀!”

小男孩道:“那......那你也不能吓唬它!”

张承义心道:“这男孩极通兽性,而且照他的话来看,他一直都在那棵大树上,只是我没有发现而已。以我现在的修为不可能发现不了这个小孩,这其中肯定大有玄机。不过他一个人大半夜的到独孤峰来,而且看他刚才下树的那个动作就可知道他显然不会武功,但却很是敏捷。如此看来他多半是住在周围的猎人家的孩子。不过怎么半夜还上山呢?咦,他既然敢半夜一个人上山,除了胆子不小之外,对这里的地形肯定很熟悉,说不定他可能还知道诛天断崖在那里。待我试试他。”便先问道:“小朋友你住在这里吗?”

小男孩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张承义,听他这样问自己,突然生气道:“我知道你本来想问我诛天断崖在那里。不过我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告诉你。可是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呢?你一定是坏人,爷爷说只有坏人才会拐弯抹角的说话。”

张承义心道:“这小孩居然能够感应到别人的想法,奇怪,奇怪......不过我确实不够坦诚。这点倒是我的不对了。”说道:“小朋友,对不起。哥哥刚才耍了小心眼。在这里向你道歉了。”

小男孩仿佛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高兴道:“哈哈。你想着什么便说什么,看来你不是坏人。不过我真的不知道什么诛天断崖。”

张承义道:“你再好好想想。哥哥以后给你买冰糖吃。”

小男孩满脸疑惑的问道:“什么是冰糖呀?可以吃吗?好吃吗?”

张承义心道:“这男孩肯定自小就在这里长大,没出去见过外面的世界,所以连冰糖都不知道是什么。”又问道:“你是一个人吗?”

小男孩道:“不是还有我爷爷。我爷爷都有九十岁了,头发都白了。那个叫什么......冰......糖的东西好吃吗?”

正在此刻,张承义察觉到树林背后有风袭来。当下一个大步赶到小男孩面前,左臂往他腰间一抱,几个大跳便落在了一块岩石背后。小男孩眼睛瞪得大大的正要问他干什么,张承义伸手捂住他的小嘴,压低了声音对他说道:“不要说话,有人来了。”小男孩眼睛还是瞪得大大的,张承义知他担心那头白虎,便说道:“你放心,你的小白不会有事的。”小男孩这才重重的点了点头。张承义心道:“说不定是方仙道的人。真是这样就再好不过了。等我抓一个来问问,必然能知道锯子他们的下落。”

不久树林之后果然一前一后跃出三个人来,每人身上都背着一个包袱,有两人手上都拿着造型很怪的砍刀。由于没有光亮躲在岩石背后的张承义很难看清楚他们的脸,心道:“唉,原来不是方仙道的人。这些教徒是从不会拿砍刀。不过也不一定。”方仙道虽然是道教秘密组织不敢公开活动,但是随着朝廷越来越腐败不堪,近几年冀州境内夜间时常也有他们的教徒出现,张承义就亲眼看见过,所以知道他们的低级教徒都是用拂尘,但是没有见过高级道徒,所以也不敢肯定三人一定就不是方仙道的人。

三人当中那个手上什么武器也没拿的人,此时两手摊开了一张羊皮地图道:“两位师弟。按照图上所画,这里应该就是当年冥界三峰中的首峰独孤峰了。前天我们翻过的那个峰看来是冥界的诛天峰了。” 另外两人听他这样说都感叹道:“终于到了。”赶忙丢下手中砍刀,随便找了些枯树枝用真气点着了,拿在手中借着火光,便低头弯腰在四处查找什么东西,时不时的还用手在地上刨两下。此刻有了火光,张承义在岩石后面将三个人瞧得清清楚楚,心道:“这三人根本不是方仙道的。虽然也能够用真气点火,不过所用真气与道教一脉根本不是一回事,也和我道家没有关系。从服饰来看,他们更不像中原人士,倒是与边疆少数民族相似。不过那人居然知道冥界的独孤峰,还说翻过什么诛天峰。咦,难道诛天峰就是诛天断崖的所在。”

突然一人喊道:“大师兄,二师兄你们快来看呀!这里有一头白虎,是......是史书记载的白银虎。没错是白银虎。你们快来看,这世上真有这种白银虎!”两人闻声便赶了过来。那手上拿着地图的那个人,伸手去摸白虎心脏,还是那人喊道:“大师兄小心。这家伙凶得很。”拿地图那人便是他们的大师兄,沉声道:“没事,它昏过去了。不对,这虎好好的,怎么会昏过去了,肯定这里有人来过,才用真气将这白银虎击昏。两位师弟赶快再去仔细找找。事关重大,不得有误。”其余两人异口同声道:“是。”便又急急忙忙地去寻找。那大师兄便站在一旁仔细研究手上的羊皮地图。

再过了一会,大师兄道:“二师弟你在那个树下面看看。”右手食指便指向先前小男孩跳下来的那棵大树。那二师兄答了声“好”,双手便在树底下挖了起来,大约挖了一两尺深,手上突然触到什么东西,脸上一阵窃喜,然后不动声色地取出了一个方形的小木盒,转手便放入自己怀中,接着站起身来,故作无奈的样子说道:“大师兄还是没有。”那三师弟一听,说道:“大师兄,北宫伯玉是不是骗了我们?到处都找遍了。妈的,北宫小贼和他老子一般坏。”那二师兄假意附和道:“他妈的害我们万里迢迢的赶来。我回去就剐了他。”大师兄冷冷道:“好得很,有劳二师弟了。”二师兄又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我们走吧。”

两位师弟道:“是。”

那二师弟以为瞒过了大师兄,便欢欢喜喜地取下背着的包袱,从中取出一件模样很怪的兵器。正要展开御剑之术。那大师哥乘他无所防备,突然穿到他身后,用两根手指抵在他的背心。张承义在后看得清楚。那大师兄的两根手运上真气后,在外人看来手指一会儿变作刀的形状,一会儿又变作剑的形状,当真变幻不定,琢磨不透。张承义心道:“还好我刚才没有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不然单以这位大师兄手指上的修为境界,我就很难对付。”

此时二师弟表情痛苦,额头直冒冷汗,显然正在强行运功抵御。突然“啊”的失声一叫。大师兄两根手指插入二师弟背心,但却没有血流出来。二师弟求饶道:“大师哥指下留情,大师哥指下饶命呀!”

“东西呢?”

“在我怀里。”

“拿出来。”

“是,是,是。”二师弟很费力的把手伸到怀中,拿出了那个木盒子,再反手很费力地递给大师兄。大师兄伸手接住,气道:“这东西岂是你这等修为随便贪图的。我若没有这天蚕丝做的手套,一样会被它反噬。你还不怕将它放在胸口反噬了你体内那点苦苦修炼来之不易的真元。”

二师兄一下跪在地上央求道:“师弟知错了。求大师兄开恩救救师弟。大师兄你开开恩呀!大师兄......”

“好了。我刚才已经用天罡指压住了你体内真气的扩散。要完全根治只有求师傅他老人家开恩了。走,先回凉州。”说罢便祭起自己包袱中的兵器,向空中飞去。三师弟也是如此动作。那二师兄满脸羞愧,像一个犯人一样跟在自己三师弟的后面。

不久三人便都已行远。

张承义只觉得这事大有蹊跷,但又想不出如何道理来。心中再又想到营救锯子等人要紧,这三人反正已经去了凉州,与自己现在要找诛天断崖已无关系,便不再去想此事所以然了。当下抱着那小男孩从岩石后跳了出来。

那男孩在空中回头一看,刚才张承义抱着自己的地方居然是背临万丈深渊,心道:“他的胆子和我一样大。”

张承义双脚落地后就把男孩放在地上,便问道:“知道诛天峰吗?”

小男孩摇了摇头。

张承义又问道:“那这山对面的那座山峰,你知道怎么上吗?”

小男孩道:“知道。我小时候去过,但是爷爷后来知道了就再也不准我去了而且还打了我。”

张承义急道:“你带我去吧!我以后给你买冰糖吃。”心中又想:“我这样说不是骗他吗?而且小男孩的爷爷不准他去,定然是知道有危险。”又道:“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带着你不方便。冰糖以后我会买给你吃的。”

“那......好吧!看在冰糖的份上我带你去!你先把我小白弄醒了来。”

“你不怕你爷爷打你。”

“那我只领你到山脚下吧!这样就不会了。”

张承义心道:“他只带我到山脚,这样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而我自己就可以上山了。”便又伸手在虎额上点了点。那白虎两眼一下子睁开,站了起来,还摔了摔虎毛。

“你叫什么名字?”

“龙吉。你呢?”小男孩说着便翻身骑在那白虎身上。

“张承义。”

“那我以后叫你承义哥哥好吗?小白,走。承义哥哥可要记着买冰糖给我吃。”

“好的,我认你这个弟弟了。等回了邯郸一定给你买。”

“邯郸是什么?也可以吃吗?”

......(张承义无语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