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天玄地黄》 第十三节 绝望

jiguanggy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十三节 绝望 唐辉满脸震惧,眼神疑惑不定失声喊叫道:“你不是徐霜,你绝对不是徐霜......他已经死了,已经死了。”一阵激动全身巨振脚下支撑不住,接二连三的向后倒退几步。 徐无鬼重重道:“我是徐霜,我就是你当年亲自砍断一只手,一只腿欲除之而后快的徐霜。”说罢又奋力撤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十三节 绝望


唐辉满脸震惧,眼神疑惑不定失声喊叫道:“你不是徐霜,你绝对不是徐霜......他已经死了,已经死了。”一阵激动全身巨振脚下支撑不住,接二连三的向后倒退几步。

徐无鬼重重道:“我是徐霜,我就是你当年亲自砍断一只手,一只腿欲除之而后快的徐霜。”说罢又奋力撤开左臂的红袍,唐辉一见,徐无鬼的左臂竟然是由几根死人的白骨连接而成的骷髅爪子。

“你不是人,你不是人......我......知道了,你是鬼,你是地狱的恶鬼。”唐辉眼神飘忽不定,自言自语。

一阵夜风吹过。徐无鬼再也不能自己,发疯似的咆哮道:“我不是鬼,我是人。这十四年以来我那一刻不是一个扮成鬼的人。这一切都是当年你做的好事。”说到此处,左爪再把右腿的红袍撕开,四五根白骨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捆绑并固定在了徐无鬼的下身全充作大腿,只是现在短了组成小腿的那部分白骨,自然小腿部分是被段念刚才用照胆砍断掉入了黄河。“看到了吧!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当年奸淫了梁惠惠的禽兽。哈哈哈,我是鬼,我是鬼。”

夜风一阵阵的刮过。或许这是黄河的愤怒。

“你说什么?是谁奸......玷污了我母亲,是谁,是谁?”梁雨娴满脸震惊,情绪失控。也不知她何时醒来,现在一边双手撑地喝问,一边想要站起,但以她如此几度昏死,虚弱之躯,想要在走上几步,那是万万不能的了。

徐无鬼一见是自己刚才从黄河中救回来的这个姑娘在问,眼光一闪,上下打量,突然反问道:“你是......梁惠惠的女儿?冥界天煞堂堂主马元义的女儿,小师妹梁雨娴?太象了,长得太象你母亲了。”声音中带着整个身体的颤抖。

梁雨娴那理他这些,眼中饱含了泪花,声嘶力竭地喊道:“你刚才说我母亲是被谁玷污了,是被谁?我求求你了。”说着说着声泪俱下,双膝跪地。

徐无鬼把头抬向天空,怪叫一声,大笑道:“哈哈哈。老天开眼,报业不爽。我徐霜的不白之冤,今日终于要被这黄河的水洗清了。”说到此处便伸出白骨利爪指向唐辉续道:“就是你这位好师哥当年监守自盗奸淫了你娘梁惠惠。当日事发突然我奉师傅冥界绝地堂堂主张修之命,前去接应你母女二人,那知竟然见到唐辉这狗杂种干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我立马出手相救,你娘愤而跳崖自尽,他乘我疏于暗算于我,先废我武功,后砍我手脚使我终身残废,将我踢下山崖。事后还在同门面前嫁祸于我。还好我大难不死,得遇羌族万毒王,被他所救,此后我受尽人世煎熬。时至今日我人不人鬼不鬼,尽是拜他所赐。”

唐辉惊魂未定,一听徐无鬼当场指认更是惶恐不已:“不,不,不。不是这样,不是......”

徐无鬼不再多说什么,伸手从怀之中取出一物,道:“雨娴师妹你可认得这块玉佩?这是我当日坠崖未死在你母亲身上所取。”

嗖的一声。玉佩落在梁雨娴身前。梁雨娴伸手拾在手中,表情麻木,眼中之泪滚滚而下,只是不再有哭声。突然双脚霍的一下站起,眼中充满怨恨。突然梁雨娴只觉胸中气闷,四肢乏力,整个人像木板一般向后倒将下去,再次昏死过去。

唐辉一见徐无鬼竟然拿出物证。登时一口鲜血吐出,两膝弯曲,跪向梁雨娴。手掌一翻,右手便多出一把匕首,匕刃上有绿色光芒晃眼,显然喂有剧毒,说道:“我唐辉有负师命,今日在此惟有一死以谢师恩。”

右手一扬,腕部巧力一转,锋利的匕尖便对准要刺的身体部位,唐辉大喝一声道:“杀身成仁。”同时匕首刺进肚肠之中,瞬间又从五脏中穿出,带着鲜血,以迅捷无比之势袭向身后。

徐无鬼心道:“杀身成仁。马元义的绝招。”大惊之下回头一看只见那匕首竟然停在五丈外,离地面约有十寸来高的空中。眨眼间,匕首尖又滴下两滴黑血。唐辉凌然道:“阁下请出来吧!”

一个黑影似从空气中分离出来一般,全身上下裹着黑布的人体一点一点慢慢的出现,进入徐无鬼的视线。徐无鬼心中惊道:“此人居然能够隐藏于夜风之中,而且隐藏时连呼吸也都一并停止。真如鬼魅一般。”徐无鬼实乃当世操纵鬼魅的高手,心中以鬼魅作比,自然是自愧不如,可见此人隐藏之术当真了得。

那人黑衣裹身并非寻常衣料布匹所做。此刻正一步一步,不急不忙,走向跪倒在地的唐辉,徐无鬼看得分明此人刻意用脚尖点地代步行走,难怪并没有任何声音。此外手中也并没有什么武器,或者即使有也可能看不见。

走都离唐辉只有一丈的时候,四下里有一个声音传出:“高手,然而寂寞。”徐无鬼明明知道这句话是他说出的,然而这个声音竟然像在东方发出,有似在西方发出,又仿佛无中生有,总之令人琢磨不定,匪夷所思。以至徐无鬼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又暗暗停止呼吸查探是否四周还有另外一人存在。

“把东西交出来,你才可以死得寂寞。”当那个声音再次发出的时候,黑衣人只离唐辉一步之遥。

唐辉提了一口气道:“你终于复活了!我期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一句话还未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可惜,你什么也得不到。”唐辉瞥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段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续道:“因为今晚,你遇到了佛门的恶魔或者至尊。”说罢,左手运气掷出一个扁扁的物体,喊道:“和尚快带她走呀!”整个身体又旋即向左一转,整个身体面向黑衣人,右手现出一把匕首,由上向下刺向那黑衣人胸口,口中喊道:“徐霜快向......西......”话到此处便断了,再也不可能接不上了,眼中尽是泪水。

“英雄,然而同样寂寞。”一把黑剑抽出唐辉的身体,却不知道何时刺入。只因其上沾有人血所有才打破它本来的颜色,被人看见。

夜风像一名隐藏的战士被人性的污浊所中伤,变得狂啸起来。

突然金光一闪,段念从地上腾空而起,胸前一颗红色珠子发出红色光芒照亮小山坡,奔腾但黑暗的黄河,还有远处连绵不断北邙山峦。

照胆被满腔热血祭起对着天地一斩。

“我佛慈悲。”响彻四野。

一切都已在红色的光芒消失在夜空的时候结束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