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天玄地黄》 第十二节 徐无鬼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十二节 徐无鬼 唐周看见飘在空中的徐无鬼后停止了抽打,并很快恢复了一个职业刺客应该拥有的平静,自然也明白了徐无鬼此行目的所在。缓缓起身喊道:“小和尚快过来,这是我师弟,不是你要降的妖孽。”段念一听心道:“世间居然有如此邪气之人,仿佛真是来自幽冥地域。也不早说是你师弟吓傻我也,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十二节 徐无鬼


唐周看见飘在空中的徐无鬼后停止了抽打,并很快恢复了一个职业刺客应该拥有的平静,自然也明白了徐无鬼此行目的所在。缓缓起身喊道:“小和尚快过来,这是我师弟,不是你要降的妖孽。”段念一听心道:“世间居然有如此邪气之人,仿佛真是来自幽冥地域。也不早说是你师弟吓傻我也,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便要转身退到唐周身旁。

徐无鬼在空中阴笑道:“非命师兄不必多虑,待我吸干此人经血,你我再叙昔日同门之义不迟。”右手掌中一转,一个骷髅头冒着红色火焰,腾空袭向段念。

段念走得两步突听背后有物偷袭,心神收敛,右手不慌不忙握住背负着的照胆剑柄。再走两步,突然一个转身,顺势拔出照胆,双手握紧,一片金光挥出,刚好斩破来袭的骷髅火头。骤然一声长啸,被困骷髅头中的一个恶鬼破除封印而逃,得以解脱永不超生之苦。

徐无鬼看得清楚,右手稍微一抬,从那掌中发出一道似有似无的幽冥之火追向那逃跑的恶鬼,转眼之间,恶鬼便被火焰封杀,永远化作这宇宙中的尘埃而已。徐无鬼这一手以幽冥之火烧杀恶鬼的手法,着实比那张陵从灭魂剑中召唤出的鬼魅攻击对手更为厉害。当然各门各派修行侧重不同,也不可就此而论谁人便胜得了谁。终是要临场见真招才能分得出高下。

段念心道:“这人到底是人是鬼,连恶鬼他都能随意烧杀。如果他不是鬼,这只有阎罗王才可以办到的事,他怎能办到?”当下左手便往自己脸上紧紧揪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好痛,看来我确实是人。”又开口喊道:“你们两个不是什么师兄师弟吗?我和你师兄是一起逃命的。”

徐无鬼道:“好个小和尚居然还有这身本事。我才不管你和我师兄是什么认不认识,我只要吸干你的经血,便可以增加我功力。”说罢便把梁雨娴从空中丢下。空出左手,施展邪功。

段念怒道:“那就要看你这自称是鬼的人有这本事没有?”再也不管这两人是什么关系。当下握紧照胆,脚下加速奔跑几丈之后,便飞身在空,抢先攻去。

徐无鬼不知从何处摸出一具完整的白骨尸体祭在双手之间。口中也并不念到什么咒语。白骨尸体便已经自行燃烧,顷刻之间白骨便化作一根细长白色骨头棒。

段念此时一招送上,照胆直劈而下。

“来得好。”

这一剑来得势沉力大,尽现男子阳刚一面。徐无鬼故意以棒抗剑,使得却是阴中带邪的巧力。待得照胆刚一碰到骨棒,徐无鬼手法一变骨棒便似一根长绳一般软了下来,段念此招用力巨大,务求一击必中,那知对手如此狡猾,顿时觉得身体无力支撑,便要俯冲下去。徐无鬼一个侧身让过,绳索又变成坚硬的骨棒,顺手打向段念腰部。段念虽然涉足江湖不久,实战经验不足,眼看便要大吃苦头。那知他借着俯冲之力,在空中翻出一个筋斗,照胆瞬间一百八十度逆转,恰好接住骨棒之力。

徐无鬼道:“雕虫小技。”左手催生幽冥之火拍向被骨棒压住一时不能动弹的段念。段念反身运气想砍断骨棒,那知这白骨尸体化的骨棒奇妙非常,一会柔软如少女丝丝秀发,一会坚硬似乌金所炼真钢。眼见幽冥之火快要烧在身上,段念灵机一动故伎重演刚才猴王筋斗,全身沿顺时针方向再次翻转一百八十度,幽冥之火从脸旁擦过,脸颊仿佛被烈火烧过一遍,再次躲过杀生之祸。

徐无鬼见他居然能够连续两次使用如此简单的翻身招式躲过自己两次终极杀招,不由赞道:“后生可畏。”

段念临战之时决不象平常一般喜怒无常,随心所欲,而是完全忘记自己佛门弟子的身份,所以出招必是世间少有的刚猛非常的杀招,再加上照胆剑的剑魂喜好像白起这样胆识过人的主人。而段念天生就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胆量,如此纵然在战局不利的局面下,人与剑魂相互影响,反而会使出威力更刚更猛的杀招。

段念被徐无鬼逼得接连采取守势,心中大怒。还未完全翻转过身来,照胆又是金光一片横扫徐无鬼下身。瞬间攻守转换。徐无鬼怪怪的“咦”了一声,想是段念好攻大大出乎他所料。随即身形向后一退,骨棒抢攻段念眉心。那知段念无所畏惧生死,照胆一出,尽然再不会回头自救,誓要齐齐斩下徐无鬼两根小腿。徐无鬼自然一惊,知道两腿不保,也是破釜沉舟,再加上三分真气运上骨棒。

“看你是人还是鬼。”段念一声大喊。金光一片,徐无鬼双腿血肉分离。

徐无鬼一声惨叫饱含凄楚:“我的腿呀!”

同一时刻骨棒一击之下段念吐血身体失去平衡撞向山坡。

在山坡上的唐周此时像一位慈祥的父亲把梁雨娴紧紧抱在怀中,久久凝视。突然一条人腿重重落在三丈开外的草地上。段念也从空中摔在一丈以外的地方不省人事。唐周正欲放下梁雨娴,去看看段念的情况。一声虚弱的声音传入耳中:“唐......唐周......师哥。”唐周回头一看,梁雨娴竟然睁开眼睛望着自己。

“雨娴师妹,你醒了!”

“你真是我小时候的唐周师哥?!”梁雨娴伸出光滑细嫩的右手去拨开唐周额头上凌乱的长发,果然一道疤痕出现在梁雨娴眼前。

“你真是唐周师哥,唐周师哥......”梁雨娴一阵激动又昏了过去。

唐周过了片刻才放下梁雨娴,一步一步走到段念身边,伸手把了把脉搏,心道:“这小和尚中了徐师弟一棍,脉象居然依旧如此平稳。不可能!”唐周百思不得其解。突然一阵阵哭声传来。唐周掉头一看,只见徐无鬼紧紧抱起他那条断腿放声大哭。哭声悲凉至极。

唐周叹道:“徐师弟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做出背叛我墨家的卑鄙无耻之事,被锯子逐出门派,居然又变本加厉入了邪教,练出如此伤天害理的邪功。今日你不思悔改又要来强取这决定天下苍生万物的东西。唉......”

墨家:先秦文化璀璨之光辉。诸子百家重要学派之一。世称“显学”。儒家的卫道者亚圣孟轲曾有言:“杨朱,墨瞿之言盈天下。天下不归杨,则归墨。”可见墨家对先秦诸子百家的影响何其强大。墨家组织及其严密,人人都可以是一等一的刺客。其领袖被称为锯子,中有兼士,下有别士。墨家提出十大主张:兼爱,尚同,尚贤,非命,非攻,非乐,节用,节葬,天志,明鬼。

徐无鬼一气之下扔了那断腿反手撑着地,笑骂道:“说到背叛,我那有你唐辉师兄袭杀同门师弟那样彻彻底底。说到无耻,我那有你唐辉师兄奸淫自家师母那样卑鄙无耻。

“唐辉”一个深埋地府的名字,突然之间像爆发的火山一样终于打破了刺客内心想永久保持平静的一碗水。

唐辉呼吸变得异常急促问道:“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竟然连追问三次同样一个问题,一次比一次急迫,一次比一次想知道答案。

徐无鬼冷冷道:“我是你当年想要灭口的冥界小师弟徐霜呀!”说罢一阵惨笑,顺手撕开脸上的一层薄如蝉翼的隐形面具,露出本来面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