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天玄地黄》 第十一节 任务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十一节 任务 两个男子在空中搀扶着一个已经昏死过去的女子,全力施展御剑之术向西北逃去。也不分清楚是敌是友,逃命要紧也就无心计较, 行了半个时辰左右,渐渐听到有流水的声音,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大如巨人擂鼓声震天地,最后一条蜿蜒咆哮的大河如一条巨龙展现在三人眼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十一节 任务


两个男子在空中搀扶着一个已经昏死过去的女子,全力施展御剑之术向西北逃去。也不分清楚是敌是友,逃命要紧也就无心计较,

行了半个时辰左右,渐渐听到有流水的声音,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大如巨人擂鼓声震天地,最后一条蜿蜒咆哮的大河如一条巨龙展现在三人眼前。

那背负照胆剑的佛门弟子口中道:“已经过了北邙山了。我看我们还是停下来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等她恢复点真气再走。她虽然轻,但你我也是受了重伤,要不是她这把剑,这样搀扶着,早就命坠当空了。”

当今天下能够施展御剑之术的人,都是各门各派经过极其刻苦修炼的领军人物。即使可以施展御剑之术,那也是非常消耗真气的。所以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使用。否则很容易伤害自身花费数十年修炼的真元。一旦真元受损,绝非像真气一样随便打坐调息几个时辰,这样一朝一夕便可以恢复的。刚才德阳殿前一场大战后,张陵连接师弟马元义豁出生死,荡气回肠的北斗三招。固然肉身并无损伤,但真气绝对消耗到了尽头,可又并不是无力追杀三人,而那样自然要极其严重的损伤到真元。当然张陵放弃最好的时机拦截三人,也不完全是畏惧损伤到真元,不过或多或少有此顾虑。

然而张陵再老谋深算也终是算不到,刺杀自己的相识之人居然在真气将要耗尽坠地之时,被这佛门弟子抛开门户之见向同一个方向逃命的他搭了把手,再加上脚下踏着这把遇风化水的宝剑,三人硬是凭着顽强的毅力撑到了黄河。

那假扮禁军的刺客冷冷回道:“那就在黄河对岸落脚。”

两人搀扶那女子从空中往下看,瞧准了一处背风的山坡,便匆匆落下。落地后两人收了法术后均是重重倒地舒舒服服喘了口气。

佛门弟子道:“今次多亏了这把晶莹剔透的宝剑,否则你我绝对命丧当空了。平常的确应该多多拜拜佛祖才是。咦,这姑娘呢?”说着便强撑疲惫的身体坐起,然后用手指探了探这女子的鼻息,还微微有些气息。说道:“还好佛祖老爷发了慈悲,只是昏死过去。看来与我破空有缘之人也与佛祖有缘。喔!对了,小弟我俗名段念,法名破空。不知这位敢行刺当朝天子的施主怎样称呼?”

段念因为看不出他到底比自己大还是比自己下小,所以便以施主相称。

此时那人正在聚精会神打坐调息,并不理会自己。

段念心道:“遇到个没趣的主。那好,我也打坐调息一会,等精力有所恢复便输些真气给她。大师傅总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佛图。他老人家的教诲我总是要听的。免得以后再不准我喝酒吃肉的时候,我还找不到一个好借口搪塞了。这次我打抱不平出手怎么说也是救了这个姑娘的性命,我看以后二师傅也还有什么理由不准我到处打架了。这次出门确实收获颇多。还有等这件任务完成之后,三师傅怎么也要另眼相看。糟糕......任务......”

当下段念便把手伸进怀中,摸到一个小包裹,心中喜道:“吓我一跳,东西还在。佛祖老爷又开恩了。这样被人家追着跑都还没掉出来。多谢多谢。”段念便不再多想,闭目打坐了。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段念精力便亦然恢复完全,一脱刚才疲惫之躯,再看看自己两个时辰前被那淫妇使计在左臂上划破的那条不大不小的口子,居然现在已经复原了。心下大喜:“想来那淫妇的毒还没炼到家,而我平时练功刻苦又多多拜了佛祖,所以连我这样一个小和尚都毒不死,毒不死就毒不死吧!好歹也要留条伤疤给我以为纪念呀!算了,别想了。还是看看被我所就的这个姑娘吧!万一她感动得以身相许呢?四师傅不是常说这样的事吗?看来也真是有的,要不然今天我怎么遇到了。不过我是出家人,即使有这段良缘我也错过了。算了还是看看她的伤势吧!”

段念想过便伸手去扶倒在一旁的女子。这女子疲惫至极,全身冰凉,只剩下些微微鼻息。段念道:“好人做到底吧!谁叫你遇到我这样菩萨心肠的和尚。以后可要好好报答恩人。最好可以帮我塑个佛像什么的。”待把她扶起坐下,左手拿住她肩膀不至倒下,段念右手便蓄积真气从背心输入到她体内。此间他的手掌并未和这女子的背心相触,而是隔空输入真气给她。

过了些时候,这女子慢慢有了些知觉,手指微微有些抖动。段念瞧见后加紧运功,真气便源源不断地输出。心中满是得意:“看来我的功力确实见长。如此耗费真气之事,我也能够做到游刃有余。不错得很。这此洛阳白马寺一行确实收获颇多。师祖肯传给我的这套妙用无穷《金刚经》心法,徒孙实在是获益匪浅。自然要当面酬谢酬谢。不过要是师祖让我多捐香油钱那是说什么都不得多给的。下次再去看他还是给老人家买一壶酒吧!上等的。不,要买极品的,可钱不够呀,那还是......”

段念正在盘算着怎样好好酬谢白马寺的师祖,到时候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祖师便又有要传授他一套厉害得很的心法或者武功什么的。想着想着段念便笑出了声,接着就无所顾忌的捧腹大笑。右手的真气也就断了。那女子失了段念左手的力支撑便向一侧倒了下去。段念一见止了笑,口中一边道:“又误事了。还是快点把她救醒,早点赶路要紧。”一边手忙脚乱地把她扶起,那女子疲惫无力顺势倒在了他怀中,口中喃喃到:“父亲,父亲,不要丢下我......不,马叔叔,您不能死,不能死,你还没告诉我......是谁。”

段念心道:“这姑娘怕是刚才吓傻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糟糕,那她一刻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便一刻不敢离开。再拖上些时日完成不了几位大小师傅交待的任务,那我不是死定了。那干脆把她扔到黄河喂鱼虾,省下许多麻烦。但师叔说我佛慈悲为怀,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唉,那如何是好......”

段念正想得出神,冷不防一记耳光打来。啪的一响段念才回过神来。

原来是他怀中那女子苏醒过来,慢慢睁开眼睛一看。一个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的光头和尚把她抱在怀中,她一惊之下怎能不打。段念左脸被打,才想到男女有别。也是一惊之下双手本能的把她推开。立马起身站直口中道:“对不起,对不起,小姑娘我不是有意要抱着你的,不不不,是女施主,我不是故意......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段念一下不知道怎样解释了,他本想说刚才我给你输真气的时候,我也是运用隔空手法,没有碰你丝毫。当然我左手扶在你肩膀上那不算,要不然你自己坐直了,我碰也不碰你一下就给你输真气,再要不然你打得赢那淫妇,我也不会逞强好胜来帮你,还有......但段念一想到刚才分心之下的确抱过她,便觉理屈,一股脑想到的大堆理由也说不出口。最后便只一个劲的念“阿弥陀佛”了。

那女子被他推出几丈之远,慢慢起身心想:“看来他也并无恶意。刚才多半是他给我输入了真气,否则我现在不可能还有力气站起来。”女子渐渐听见背后有水声,转过头一看是奔腾咆哮的黄河。她凝视着黄河,任凭河风舞乱她的长发。

她陷入了沉思当中。不久前父亲对我说:“梁......雨娴你可要听清楚了。我马元义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从此以后你我之间恩断义绝,两不相干。你若执意要跟来,我便就此了断你的性命。”说完父亲转过了头暗含了泪,御剑而去。然后我不知道怎样祭起了水心剑便追了上去。再然后父亲拔出了七星剑,又放了回去,对我说:“娴......梁雨娴你若非要去,请你叫我一声马叔叔。”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没有直接叫过我的名字,他总是慈爱的唤我作“娴儿,娴儿”。即使那次分别之后......

“为什么?为什么?父亲你为什么不认你亲生女儿呀!”梁雨娴想着想着便拼命的喊叫,奔向几十丈开外的黄河。

段念此时紧紧闭住眼睛,口中反反复复念到“阿弥陀佛”,忏悔刚才的罪过。梁雨娴在震耳欲聋的黄河面前大喊大叫,他又是晃耳一听,也不管听没听清楚她喊叫的什么,心中理所当然的认为:“惨了,惨了。这姑娘要死要活肯定是怨我毁了她的清白。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佛祖爷爷您开开恩,我段念从此以后不再喝酒吃肉破戒,尊敬长辈,再也不救人了,要救也不就女施主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梁雨娴越奔越急。那个假冒禁军的刺客突然开口喊道:“小和尚,小和尚你还不快去救她。”原来此人静心打坐调息,被她喊叫扰乱心神,睁开眼见她尽然要跳河自尽,想到现下依旧危机四伏,想要脱身还要靠她那把宝剑,她死了谁人还可以驾御得来这把剑,所以急忙出口喊段念相助,但先前他安心打坐也没留意段念自报的姓名,一瞥之下,见他不过十七八的年纪,所以便叫他小和尚。

段念听到身旁有人叫他,心中发毛:“死了,死了。这姑娘都找上门来了。如何是好,如何是好......罢了,罢了。现在求佛祖爷爷也没用了,等一下把道理给他将明,想必看在我救她一命上,兴许她便饶了我,四师傅虽然没说有这样的事,我想这大千世界也是因该有的吧!若她纠缠不休,没完没了。和尚我索性跳了这黄河,以免辱没了几位师傅的脸面。只是那样到便宜了这些鱼虾。”心下想定便从容睁开眼睛,一见更本不是自己想的那回事,当下傻了眼,见她要跳河也不知道施救,两脚像木棍一般不动弹了。

眼看梁雨娴离黄河只有两丈的距离,口中喊道:“爹爹,娴儿来寻你和娘亲了。”便从山坡上纵身跳入黄河。

那刺客一听之下仿佛变了个人,丧心病狂的向身旁的段念咆哮到:“你他妈的还不赶快去救。你他妈的......”

段念回过魂来,答了一声“好”。脚下起风,追命而去。

不过那梁雨娴已跳入黄河之中,那还能救得回。那刺客一张脸霎时变了颜色。嘴巴大张,不知疼痛的抽打起自己耳光来,显然追悔不已。

段念追将上去,只见一泻千里的黄河中那还有个弱女子的影子,心中大是羞愧。

突然一梭影子从河面窜将上坡。段念瞧得分明大喊道:“何方妖孽,故弄玄虚。”

“哈哈哈!‘非命’师兄莫要伤心,师弟‘明鬼’在此。休急,休急。”

一阵阴风刮来一句阴森森的话,不尽让人打了个寒颤。

一个穿着祭祀红袍,身上散发着腐尸气息,似鬼非鬼模样之人右手倒提着一身是水的梁雨娴的衣领飞上坡来,停在十丈之高的空中。

“十师弟徐无鬼拜见四师兄唐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