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天玄地黄》 第十节 变中变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十节 变中变 “我佛慈悲,佛光普照。”一双刚毅的眼放出万丈豪情,金光护身,气势逼人,不同凡响.   照胆一剑刺来,虎虎生威。   照胆当空一斩,众生断念。   照胆横空一挥,所向无敌。   使剑之人,连连展开攻势,毫无畏惧,先声夺人。   在空中被迫才取守势的李宠娇依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十节 变中变


“我佛慈悲,佛光普照。”一双刚毅的眼放出万丈豪情,金光护身,气势逼人,不同凡响.

照胆一剑刺来,虎虎生威。

照胆当空一斩,众生断念。

照胆横空一挥,所向无敌。

使剑之人,连连展开攻势,毫无畏惧,先声夺人。

在空中被迫才取守势的李宠娇依旧娇滴滴的,说道:“哟!你这那是佛门弟子,剑剑都是要挑开妹妹的衣裳。呀!”

李宠娇一个转身,稍微慢了半拍,照胆一剑顺势划破衣袖,一条玉臂露了出来。

使剑之人疑道:“怎会这样!?”

稍有迟疑,李宠娇一剑送出。这人躲闪不及,左臂便被剑刃拉开一条不大不小的口子。随即钻心之痛袭来。

李宠娇乖巧地抛来一个眉眼道:“哎呀,出家之人不进女色,但也没说不能看呀!哥哥要看,妹妹也是愿意的。”原来李宠娇先前故意卖了个破绽,好让照胆剑划破她的衣袖。她又料定这使剑者莽撞憨直,且又出身佛门,清规戒律自然清楚,那见得女子肌肤。故心生此计。

“呵。”受伤之人虽是佛门弟子。但年纪轻轻,血性方刚。仰天大喝一声,双手握剑,杀意顿起。

照胆受主人催动,金光一片,无所畏惧,似要夺天之魄。

李宠娇暗增戒惧心道:“好强的杀气!佛门中人怎会使如此强悍的兵器。难道他不是佛家子弟。也不对呀!那他戴在脖子上的金刚圈呢?佛教圣物非嫡传弟子,那会轻易传授。”心中疑惑不解,口中却挑逗道:“哥哥怎能不怜香惜玉,还要再划破妹妹另一条衣袖吗?”

照胆剑:上古名剑之一。相传为秦昭王时期,名将白起所佩之剑。昭王十九年白起攻赵,拔光狼城。当夜白起率三军跪地焚香祭天,招来上古神兵照胆剑。宝剑竖空而立。白起擎天一站,手握照胆,照胆归心,金光洒洒,照耀三军。昭王四十七年,九月。武安君白起坑杀赵国四十五万降卒于长平,仅遗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赵人大震。其时,照胆欲裂,白起以血语剑,剑魂方才平息。昭王五十年,十一月。武安君白起获罪自裁。将军引剑将自刭,抚剑而叹:“悔不听君言,当年长平一役,我诈杀赵国数十万军民。生灵涂炭,人神共愤,是以当死。”言罢,自刎。照胆坠地顿失光彩与普通兵刃无异。

使剑之人喝道:“看我斩杀你。”

剑招蓄力以待,瞬间将发。

“快走呀!别中了妖女的奸计!”一支光滑细嫩的小手突然从后用尽最大力量拉住紧握照胆剑的那双粗手。

“放手,否则连你也杀。你......”两支清澈见底的眼睛瞬间化解了满腔很意,冻结了杀意。

“见到漂亮的便回不过神了吗!”李宠娇一道符乘机发出,直取二人。

德阳殿广场之上。

那冒充禁军之人身法极其鬼魅,晃眼之间,便突入众官之中,一道劲力迫开五六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六七丈之外便是黄袍加身的天子。一把短剑运力果断送出。短剑上所绘的鱼鳞泛着月的光辉,在空气中跟进。

“有刺客,保护陛下。”越骑校尉破石大喊大叫,慌忙拔出佩剑。

中常侍毕岚眼疾脚快,一脚踹向破石腰杆,破石早已惊慌失措,瞬间失去重心,一个啷呛撞向一旁的大常秋张让,跌向灵帝。

“啊。”

“啊!?”

越骑校尉几乎在同一时刻发出两声惨叫,左胸中剑,口中含血,倒地身亡。面前的大常秋张让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身后中常侍吕强在慌乱的人群中不大不小的退了一步,然后一丝光亮闪过他的眼角,又消失在侍卫的火把之中。侍中董扶护在大常秋赵忠面前把那丝光亮瞧得分明。

第一次出手未成杀招,便再也失去出手的机会。久经沙场的武将,几十个侍卫把身体当作“肉墙”把天子围在中心。行刺之人一见也不犹豫,抽身一跃如鬼魅般不知所踪。慌乱之中有人叫道:“在天上,在天上。”不想这人早已出了人群,脚下好像也未祭起什么器物,施展御剑之术,追风向东北而去,速度奇快。

中郎将皇甫嵩反应极其迅速,已是挽弓在手,引箭待发。

尚书卢植早已瞧在眼中,只是想待近旁张陵如何动作,再后发制人。现在那行刺之人越离越远,再不追便是来不急了。再则皇甫将军的天狼弓和天狼箭乃是当世弓箭的完美组合,威力巨大,若无阻拦,一箭射去,这人必然性命难保。如此以来线索还是断了。卢植再无他法,运起心法,反手束剑,凌空踏步追去。步法甚是奇妙,此中必然包含天地万物千变万化。口中道:“皇甫将军且慢,待卢植生擒刺客。”

“好!有劳卢尚书。”

张陵脸上肌肉扯动了几下。心道:“好个‘三清剑’卢植连我轩辕镜丢失都已知道。贫道还会容你再将此事查下去吗?”反手早已扣紧了三张道符。

唰唰唰。齐声飞出。

卢植听见身后有物袭来,头也不回,反手挽了个剑花。啪啪啪三声,三张道符被旋削得粉碎。

嗖的一声掠过卢植脸旁,打向刺客。张陵在后心道:“卢大人量你再聪明也不会知道, 我的道符可以在风中分离。”

正当此时,天空中传来一声女子的惨叫。张陵转头向南一看儿媳李宠娇中招从空中坠下。她先前纠缠两人却又在仓惶之下向东北方向逃去。张陵还在惊疑之中,飞身而起,管也不管李宠娇,如一头饿狼直扑那两人。

刚才那张道符不偏不倚打在刺客背心。

在后的卢植心道:“咦!怎不知躲避?以他的修为不可能来不及闪开。御剑之速怎又加快了。没有这个道理呀!今晚处处出人意料,令人困惑不已!”当下脚法生变,速度加快。

突然身后亮白光一片。无数惊慌失措的喊叫此起彼伏,“快保护陛下”;“要爆炸了,快逃呀”;“天神下凡了”等等。

卢植调头止步。主动放弃了追捕。从空中看去德阳殿前犹如白昼一般。一颗白光星斗在中央发出白洁光辉,照亮所有。原来马元义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便以右手作刀,铺以最后一点真气,手起即落,一条左臂被硬生生砍下。正当殿中稍有血性之人为这份豪气叹服的时候,承载七星剑剑魂的天枢受主人断臂激励,发出白洁光亮而去。卢植心道:“七星剑剑魂——天枢。居然如此绚丽。马元义确实是爱剑之人到死都要把剑魂送出。”

那张陵本来也是不顾一切追将上去。本欲使出生平绝招,分别将三个苟延残喘之人拦截下来。那知身后突然生变也是调头止步放弃追杀。

张陵口中大骂道:“马元义你他妈的死不悔改。”

承载剑魂的天枢疾驰向东北方向,眨眼间消失在黑幕之中。

当晚河南尹何进,中郎将袁绍带领禁军查抄了两位中常侍封諝和徐奉的府第。罪名是窜通太平道核心邪魔人物马元义,谋反作乱,刺杀当朝天子。第二天在洛阳街市广场马元义被施以“车裂”极刑。死前一刻口中仍旧大喊不止:“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一时之间,洛阳城人心浮动。天下州县搜杀太平道乱党千余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