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天玄地黄》 第七节 冥界

jiguanggy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七节 冥界


张陵确实是机关算尽。居然伏下如此一个娇滴滴惹人怜的女子,而且武功修为亦是了得,不然刚才怎能在瞬息之间判断出“摇光摆斗”是朝她而来,然后躲过,最后还假戏真做像是中招一样尖叫一声,让马元义放松警惕。等其再飞上殿顶察看,却又故露肌肤倒卧假死。功夫做足后敌人自然完全放弃警惕。

此刻,张衡破出血雾追将上来。

一见马元义胸中一剑,血流如注,血色满身,好言劝道:“伯父还是依家父当年所言,交出......”

马元义用手指封住周身大穴后吐出两字来:“小人。”

说完猛然腾空,再次祭起七星剑。受主人斗志影响宝剑重现北斗图案,与宇宙中北斗星座遥相辉映。

“那好,伯父既然非要寻死不可,那小侄代劳了。”说罢便欲祭剑迎上。

此时张陵刚好也上得殿顶来。看见马元义此次祭剑非同寻常,向迫不及待的张衡喝道:“退下!”

张陵平日里家教甚严。无论亲疏远近,稍有不从,轻则拳脚相交,重则法术伺候。那祭起转魄想要大显身手的张衡也只得恨恨收了法术,退到一旁,不再言语。

灭魂瞬间通体透红,烈烈燃烧,无数鬼魅徘徊其间兴风作浪。张陵左手拇指扣向掌心,其余四指竖立朝天。三张画有道教不传秘术的道符,依次夹在四指合并后形成的三条缝隙之间。三张道符颜色皆为金黄色,所绘符咒千奇百怪。

张陵阴笑道:“贤弟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愚兄也不是赶尽杀绝之人。交出东西,再服下刚才那一剑的解药,贤弟即可扬长而去。否则贤弟今番即使侥幸逃脱,不出三日必定被儿媳李宠骄的‘阴阳媚魂’搞得体内周天阴阳大乱,若无解药到时贤弟忽冷忽热,冷时如身坠冰窖,热时如身处火焰。绝对的痛不欲生。之后还会意乱情迷,做出天理不容之事。”

张陵见马元义并不反应又道:“刚才我已经从这些狗官的天文报告中推断出,今夜被派来“刺龙”的有两人,除了贤弟你自然那在空中的便是侄女雨娴。贤弟也应该知道我儿张衡心仪雨娴已久,为兄也是满心喜欢这女子。贤弟若回心转意,我两家从此亲上加亲,再无分别。你我终究可以言归于好,重新创造我冥界当年的辉煌。”

元义在上空,眼中直喷火,义愤填膺道:“当初那一剑已使你陷入欺师灭祖之境。他老人家也并不在意。你再补一剑已是离经叛道。他老人家也并不怪罪。居然你还下得了使你万劫不复的第三剑,不过他老人家也是含笑而去,终是盼你悔改。不想今日你已用肉身修炼我门武功禁忌“心魔”,还提炼出了混血灵珠。假以时日你必成当世恶魔直追四百年前捍动泰山光明顶的灭天尊。”

马元义说完气喘吁吁。显然受刚才那一剑影响,他要分出部分功力抵御阴气在体内扩散。现在再不说话聚精会神,排出杂念,进入“不惑”境界,以发动绝世剑招,大义灭亲。

张陵现在自是占尽上风。因为他不仅仅很清楚马元义中了他媳妇李宠骄那一剑功力发挥会受到何种程度的影响,而且他还有绝对的自信在这一次交手中完全击败马元义,即使那一剑不曾漂亮的出现在今晚的月光下。

“好,有种。当年便应杀了你,可惜一时心慈手软,放虎归山。你还取走我五斗教教中圣物,今番你再破我灵珠。我对你已是仁尽义至,受死吧!”

张陵说罢。缠绕灭魂的鬼魅穿过时间空间的局限从战死之地重生,随之相互缠绕组成巨大的旋涡流,带着无尽痛苦冲卷马元义。

马元义身前显现出一张巨大的北斗图案,七颗星白光四溢立体呈现,招唤着宇宙中的北斗星座赐予力量。

张陵大喝一声:“看我‘冥界三涂’厉害!”

刚才那夹在指缝中的三张道符“唰唰唰”一并发出,不久便混入那鬼魅组成的血色旋涡当中,不见踪影。

马元义在半空之中双手将七星剑缓缓举向头顶。当剑停在头顶之上的时候,马元义承袭七星剑吸取北斗的能量,全身上下光辉耀耀达到人剑合一的状态。身体前面的立体北斗图案,完全分解成无数白色光球,游走护主。

“第一式,‘北斗指天’。”

七星剑当头劈下,画出一道优美的白亮弧线光波。

张陵乍见光波一路势如破竹将血色旋涡破成两半,鬼魅一个一个惨叫而死。不过终于在那三张道符的抵御下消失于无形。随后血色旋涡又在道符的支持下逐渐恢复。

“第二式,‘群星璀璨’。”

马元义周围的白色光球光怪陆离如天降冰雹砸向快要恢复完全的血色旋涡。

张陵心道:“哼。我到要看你有多少真气跟我耗。”

张陵的算盘打得非常如意。他早已料定马元义在受伤的情况下使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上古剑法《星辰》记载的北斗篇中最具杀伤力的招式,已经动用体内绝大部分真气,说不定在连使两招的情况下还会伤及元神。况且所受之伤并非一般剑伤,乃是“阴阳媚魂”。“阴阳媚魂”严格来说是一种毒。只是这种毒属阴性,所以必须混合女子经血然后炼制,最后再涂抹到同属阴性的武器上。如果动用仍旧需要辅以女子修炼的极阴之气送出才可使人中招。因此中此毒者,若一再动用体内真气,绝对会在最快的时间之内对修道之人最为看重的元神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所以张陵非常自信的认为马元义除非自毁辛辛苦苦几十年修来的道行。否则他绝对不会使出北斗篇中的最后一招。

等那白色光球与血色旋涡抵消后,三张手书失去依存也在空中自行火化。

但马元义就像张陵所预料的那样并无新招跟进。

张陵此刻倍感兴奋。因为他即将击败他自认为早在十四年前便应该死在他剑下的对手。纵身一跃脚离殿顶,身处空中。左掌隐隐蓄有五团各色火焰代发。

张陵嘶叫道:“受我‘冥界五苦’!”

“一谓:‘刀山之苦’。”眨眼之间百把大刀迎面斩风。

“二谓:‘剑树之苦’。”转眼之间千把长剑布满长空。

“三谓:‘铜柱之苦’。”一根巨大的铜柱横空送出。

“四谓:‘烈火之苦’。”三团烈火滚滚而来。

“五谓:‘寒冰之苦。’”一片薄冰接踵而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