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天玄地黄》 第六节 变故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六节 变故 此刻万丈高空之上,浓云滚滚。两人影各自脚踏一剑,一前一后穿梭于云海之中,仿佛仙人。在前一人目视大地,并不回头温言道:“现在若是后悔还来得及。再过一盏茶的功夫,想逃也难了。”话音未落,在后者抢道:“叔叔不必多说,家仇不报,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世上,那怕是那一刻。”这话说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六节 变故


此刻万丈高空之上,浓云滚滚。两人影各自脚踏一剑,一前一后穿梭于云海之中,仿佛仙人。在前一人目视大地,并不回头温言道:“现在若是后悔还来得及。再过一盏茶的功夫,想逃也难了。”话音未落,在后者抢道:“叔叔不必多说,家仇不报,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世上,那怕是那一刻。”这话说得绝决,问话者也只得一声长叹,道:“终是做叔叔的累了你,唉......”此话过后,两人再不言语。

不多时,在前一人剑锋一沉,整个人也撞入云海。那后者虽说也是如此动作只是感觉更为灵便轻巧。或许是所御之剑,剑性不同之故。

当两人分别从云海当中脱出的时候。后者用手尖拈去了额头上的一片雪白的云彩。几缕发丝也附在残云上随风飘向尘世。

温暖的月光洒在一袭青衣之上,如一梦幽帘在空中而舞。缥缥缈缈,令人欲伸手探,却苦于万丈高空的阻碍。又若隐若现,纵有万丈高空相阻,但已使心神俱往。

这分明是个女子。一个在月光下御剑而飞的脱俗女子。

在前一人道:“洛阳就在前面。后......”一个“悔”字还未说出便止了口。

放眼望去十里之外便是规模宏大方方正正的洛阳城。此时虽然已是深夜,但洛阳城依旧灯火阑珊,繁华万千。带头的人停在空中搜寻了一阵。一颗与众不同的红色光亮收入法眼。待确定之后,前者道:“内应已经发出信号,那就是今晚的目标。”说罢纵剑扑向那颗亮点。后面的女子也毫不迟疑紧随其后。

不久二人便到了洛阳皇城的上空。那颗红色亮点越来越强烈。

前面一人道:“准备好了吗?”

后面那女子或是比较紧张,顿了一下才道:“嗯,准备好了。”

“很好。我先下去看看情况,你便在空中留守。如果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叔叔一定让你亲自割下他的狗头。万一有变,只要不逗留。以你水心剑遇风化水的特性,肯定可以安全离开此处。然后你去找师叔,把这里发生的事告诉他。知道了吗?”

“嗯,不过......”女子好像不同意的地方但话一出口便被打断。

“一切听命令。”

“是。”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却又告诉那个被她称作叔叔的人,她不会独回的。

或许他也知道。但是事已至此,如箭在絃上,不得不发。轻叹一声。一束紧身黑衣冲向了大汉,洛阳,皇城,冲向了那颗红色亮点的中心德阳殿。

此时德阳殿周围一片漆黑,唯有远处城墙上的灯火表明这个世界在黑夜中还尚存一丝生机。一双脚稳稳的落在德阳殿,殿门之前。定睛一看,发着红色光亮的亮点就在大殿正中央。

一切仿佛在计划之中,一切又仿佛在预料之外。

这黑衣人也是修道中人。怎能不知在十里之外都能感受到这亮点散发出的光亮给人的影响。若是寻常之物怎能做到。必是修道中人的圣物,而且不是一般的修道之人所能拥有的。

吱的一声殿门还是被推开了。

黑衣人踏入殿堂几步,感觉如临深渊。

“想不到马贤弟好准时。”一句客套话从光亮下传出。原来那亮点竟是浮在空中。

黑衣人一惊,闪电般在脑海中过了两个字“张陵”!

“砰”的一声殿门紧闭。德阳殿中灯火骤亮。灯火照亮了大殿之内每个人的脸。天子刘宏端坐在龙椅之上,八位宦官在两边一字排开。殿上左右两边分立文臣武将。

黑衣人瞧见原来浮在空中的亮点是一颗通体透着血红的珠子。珠子正在旋转,四周被血色的雾气包裹。

珠子下面站着两位道士。在前者是刚才说话的穿浅白法衣的老道人。后者是那年轻道士。此刻见熟人到来上前道:“想不到今晚能够在此处见到元义伯父。不知伯父向来可好?”说完又故作样子,东瞧一下西看一会,继而叹道:“雨娴小妹怎会没来?小侄还有许多问题需要单独请教才是。”

张陵喝道:“不得无礼。”

张衡向后退了一步,不干再说话。

马元义心道:“老道怎知她会来?即使风声走漏,也不可能......难道......罢了罢了。今夜便是将这条十四年前就已经死去的命留在此处又有何妨!”一番想过后。定眼环绕四周查探敌情,右手握在剑柄上,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马元义太平道核心人物之一,教中地位举足轻重,仅次于教主张角。那老道人便是西蜀五斗米教开山“天师”张陵。年轻的道士不用说便是在教中被尊为“系师”的其子张衡。三人皆是当世修道高人,想不到今夜却有一场旷世大战。

张陵好言道:“贤弟今晚刺杀当朝天子的行动已经被为兄通过轩辕镜得知。若不听愚兄之言......”说到此处张陵故意顿了顿显然因为在场人多不易言明有所暗示,方才续道:“贤弟今晚必定杀生成仁。”

马元义冷笑一声不为所动,骂道:“想我当年有眼无珠,交上你如此败类。”

张陵一听元义要揭他当年的短。脸色一沉,飞身而起。身后木剑同一时刻被祭起。剑身通红,向四周散发着黑色的火焰。

马元义一见不再多话,收敛心神。抽出宝剑。剑刚出鞘便发出白银银的光亮以护主人。

张陵道:“好把七星剑。”

元义回道:“好邪的灭魂剑。”

这灭魂相传是春秋时期越王勾践为求复国,用满腔恨意引来无数战死越人的魂魄而铸成,所以由此得名。反观马元义手中的七星剑却是当年伍子胥过昭关所佩之剑。因为剑身近柄处饰有北斗七星的图案,所以名为七星剑。

一声脆响“乒”,两剑相交一处。

两张脸,一张得意,一张无畏,在灭魂和七星外对照。

两双眼,一双阴险,一双悲愤。从灭魂和七星间穿过。

张陵道:“贤弟十年不见,功力果然大增。”

马元义却不答话,右手迅速摧力,誓要压到张陵。张陵见对方刚一交手便要拼命一搏,也不敢再说挑逗的话。心神紧收,全神贯注应战。

马元义一股一股的真气从丹田源源不断的送到七星剑上。

剑身发出璀璨夺目的铂金光亮。

张陵也不示弱,咒语一念。眉宇之间一股邪气穿梭。

元义瞧得真切道:“想不到你竟用血肉之身修炼心魔。”

灭魂受到张陵体内心魔催动。杀性大盛。木做的剑柄自行脱落,解除封印之后。无数鬼魅缠绕剑身。

此时七星剑光亮大增,一股雷霆之力压向燃烧的灭魂,迫向张陵。

灭魂还在接受张陵体内的心魔的邪力。而七星已被马元义抓住张陵适才托大的机会催动到极点。瞬息之间便要出招。

张陵心道:“想不到,这小子修为竟比当年高出两层来了。不好这小子要拼命。”下意识的撤了灭魂的力,同时灭魂放出无数鬼魅袭向马元义,自己抽身而退。与此同时,马元义却并不象他想象的那般紧紧杀来。七星剑发出夺目光亮。主剑陆续分化出六把白光子剑扑向鬼魅。

马元义飞夺殿门而去。

张陵见马元义要破门而逃,喊道:“放天网。”

命令一下便叫起张衡追将上来。那张衡立功心切,硬是不顾一切冲在他爹的前面。

马元义一见殿门被一张巨网封锁。后面又有强敌逼来,口中一念。右手送出七星主剑。主剑直刺天网而去。

身后的六把子剑和无数鬼魅博杀。鬼魅惨死发出的吼叫,声声刺耳。在整个德阳殿中回荡。但是每多击杀一个鬼魅六把子剑的光芒就减弱一分。

天网果真是上古降魔伏妖之物。七星主剑刚一刺入,便被罩住。元义一见,暗叫一声:“老道好手笔。”瞬间打定主意,收回主剑,往殿顶飞去。

此刻,六把子剑被无数鬼魅消解得快要完全失去光亮。

张陵算着马元义破不了天网必定会破殿顶而逃。于是停止追击口中一念,那颗刚才浮在空中打转的血色珠子眨眼之间飞取马元义。不过追在前面的张衡或是没有明白父亲的意思,又或者想要在殿中当场诛杀马元义以显英雄本色。装着不知道父亲计谋,头也不偏,便向殿顶飞去。张陵想要喝止,但是又一想马元义即使摆脱了赤精子的追杀破顶而出,但是他还有更奇的招数在等着他。因此也就放心了。

赤精子便是那颗血色的珠子的名字。这样的珠子是修道中人至少要达到第四等级飞天真人才可以自行修炼的宝物。珠子因为被修道之人注入了各种用于修道的能量,所以完全可以成为修道人在必要时候的另外一件兵器。

马元义转眼间飞至殿顶,但他并没有像张陵预料的那样急急忙忙破殿而出,反而转身从容不迫祭起七星剑。放弃绝好的机会逃离,以待来敌。

老谋深算的张陵自是心中一惊。随即明白马元义早已看破了他的奇招。现在便要反过来引他上前好杀个回马枪。自然他并未上钩还在大殿上。不过,自己争强好胜的儿子倒是浑然不知的追将上去。

张衡自小便得到张陵细心调教,修为也是不差。此时见马元义手中七星剑光芒大盛,想也不想运用自如祭起手中转魄。

转魄亦是春秋越王勾践所督铸一把长剑。其剑性与灭魂相仿,都是世间至凶的兵器。

左手一催力,转魄便被无数冤魂缠绕,随后呼之即出,直奔马元义。

不过那赤精子速度更快,先冤魂一步和七星剑交上手。

两物相碰。本以为要产生极大声响,不过七星剑仿佛不声不响就破开赤精子。赤精子在空中分成两半,血红色的雾气从壳中喷出迷漫了整个大殿上空。不过,只一瞬之间两个半球各自紧紧贴在七星剑身一侧,然后愈合成先前那个小珠子。那血色的雾气多数洒在剑身之上,一些又落在马元义黑衣上。

骤然七星剑光芒黯淡。马元义表情有些异样。

一股至邪之气更是沿着七星剑源源不断越来越强烈的进入马元义体内。这股邪气便是赤精子中的能量,它可能是对人体有利,也可能是不利。此间只决定于修炼他的人是正是邪。马元义身经各种险境,此时并不慌张。一面调整体内气血的运行周天用以抵御邪气入侵,一面左手输出真气直接阻击从张衡催化来犯的面目狰狞的冤魂。

大殿上的张陵见状好不高兴。但是转头一想:“七星好歹也是上古名剑之一,怎如此不堪一击?”

张陵还在想。只听无数冤魂惨叫,七星剑白光大盛,剑身也越来越大,愈合在剑身上的赤精子的直径也变得越胀越大。

马元义空中大喝一声:“看招!摇光摆斗!”

七星剑幻化出北斗星座反方向重重击向殿顶。殿顶伴随着一名女子的尖叫声瞬间坍塌,空出一个大洞来。与此同时赤精子终于承受不住巨大压力,在空中爆裂。血色的雾气再度迷漫在大殿上空。

张衡飞身而骂:“好个贼人破我灵珠,我要你用命偿还!”

紧追而来的张衡被雾气所困,辨不清楚方向,只得在空中到处乱窜。

此时马元义已经从那大洞中穿出,全身而退站在殿顶之上。

一名女子血迹斑斑卧在远处。显然被刚才那招“摇光摆斗”重伤。原来马元义早已料到张陵会在殿顶埋伏能人。所以刚刚才故意用这招反方向击打殿顶,实则是为攻击这名一直就埋伏在殿顶上的女子。当然,之前马元义并不知道埋伏的人是一名女子,否则或许他不会下如此重手。

马元义走到那女子旁清叹一声道:“又取一人性命。”便欲祭剑而去。

电光火石之间,一冰冷之物带着极阴之气刺进元义左胸。情急之下,元义抽身一退,带出许多鲜血。

那卧倒女子缓缓站起,右手紧握一剑隐隐发着寒光,滴着些许鲜血。眼光暧昧,娇声道:“伯父中了娇娇这一剑,命便要休在此处了。”说完掩齿一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