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天玄地黄》 第四节 北宫政变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四节 北宫政变 太史令单飏快步如风走进大殿,跪奏灵帝道:“启禀陛下,下官刚才前往灵台再次通过天干地支排序法演算了报告。但是仍久没有发现任何差错。不过,灵台的官员在亥时正再次利用浑象发现天象新的变化过程。现在正在进行复杂的演算。”   单飏一汇报完。大臣们一颗适才稍微平服的心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四节 北宫政变


太史令单飏快步如风走进大殿,跪奏灵帝道:“启禀陛下,下官刚才前往灵台再次通过天干地支排序法演算了报告。但是仍久没有发现任何差错。不过,灵台的官员在亥时正再次利用浑象发现天象新的变化过程。现在正在进行复杂的演算。”

单飏一汇报完。大臣们一颗适才稍微平服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因为这才触及到了今晚如此重多文武大臣聚集德阳殿的最终目的。现在唯有不停的思考能让大臣们心中的焦虑暂时安宁。毫无疑问。大臣们再次被报告拉回到了会议开始前的那一刻。

事情的发生是从今日早朝过后,河南尹何进陆续派出亲兵以天子的名义通知了帝国二十几位重要文武大臣于今晚亥时聚首南宫德阳殿召开御前紧急会议。通知中特别声明所有大臣不得以任何借口推辞不到。

接到通知的大臣都很奇怪。既然是紧急会议,为什么还要等到亥时才开始,而且还要到南宫去开。自从光武中兴定都洛阳以后,新修建的皇城规模就比前汉时期的要大很多倍。因为主要加增了相对于“北宫”,而被称作“南宫”的这个主体建筑群。南宫通常被用作天子和嫔妃的起居。而北宫才是处理政务的场所。像今次这样的御前紧急会议就应该在北宫召开。接到通知的大臣当然询问了负责传达的亲兵。不过亲兵只负责传达,怎会知晓其中机要。

于是被通知的大臣今晚早早的就来到了德阳殿一探究竟。一进殿堂大臣们感到更加奇怪。因为天子居然比他们整整提前了一个时辰就到了。当然对于一个勤政的帝王来说,提前一个时辰算不得什么。但是汉灵帝刘宏是属于那种每天要忙着和十个女人性交,借以维系皇族血统的昏君。他能提前一个时辰参加会议,并且还显得很有准备的样子。这能不让这些对他早已失望的大臣们感到奇怪甚至惊喜吗?

不久大常秋张让宣布德阳殿御前紧急会议正式开始。并首先请出帝国太史令单飏向大臣们宣布了一份最新的天文报告。

太史令单飏道:“五日前。灵台的官员利用浑象观察到了‘太白星经过房宿中的上将星座,进入太微座’这一天象。之后,灵台根据天干地支顺序法选取了,浑象所纪录下的此次天象从发生到结束这一阶段的有效数据。然后进行了演算。最后得出的结论和下官事先所预料一致,那就是天象对‘当朝大将军不利’。”短短百多字的报告宣布结束后,太史令提笔慎重地把这一天象再次载入史册。由于事关重大,单飏没有留下解答各位大臣心中疑惑的时间,便匆匆赶回灵台。

单飏如风来风去的身影,在消失的同时也令在场的所有大臣开启了那段尘封的记忆。

往事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那是建宁元年秋天。汉灵帝刘宏登基的第一年的第一个秋天。

八月,帝国天文中心灵台的官员,利用原太史令张衡主持建造的观星仪浑象观察到了“太白犯房之上将,入太微”。也就是今晚太史令再次宣布的这个天象。随后灵台的官员把这一天象演算后写成报告,传达到了帝国的各个政要部门。

太白就是金星。在五行家看来金在五行相生相克说中代表宇宙中金属这样的物质。因此可以引申为战争时用的兵器,所以也就预示着天下会有流血事件发生。现在太白经过房宿中的上将星座,进入太微座。这一天象显示现在担任本朝大将军的人将会有生命危险。

宦官集团和士大夫集团显然都很清楚这一天象所昭示的意义。因此都做好了突然发动政变的准备。

不过,长乐五官史朱瑀,从官史共普,张亮,中黄门王尊,黄门令王甫,中常侍曹节,侯览。在帝国明堂歃血为盟,共祷上天。率先发动了北宫政变。由于先发制人,出奇制胜,宦官很快掌握了主动。诛杀了当时外戚和士大夫联盟反击宦官集团的两位首脑人物,大将军窦武和太傅陈番。太傅陈番就是当年送别郭泰和申屠蟠时的陈番太尉。

之后,宦官集团再次权倾朝野,把持朝政。由于大将军一次又一次名正言顺的出现,一次又一次的轻易掌握天下兵权,继而直接威胁到宦官集团的利益,甚至他们生命的时候。出于教训和本能意识宦官利用他们掌握的政治资源,有效的使大将军这个职务处于真空当中。因此本朝已经没有人再次出任空缺已久的大将军职务。而太傅一职则因为宦官架空了他所有的权利,仅仅是起到帝王老师这样的象征意义。所以在陈太傅惨死于天牢之后,宦官集团安排了被朝野誉为“天下中庸”的胡广担当。由于年事太高,胡太傅在熹平二年死于任上。时年八十二岁。

今晚太史令单飏宣布完天象报告。大臣们在脑海中瞬间闪过当年同样因为观察到这个天象,随后便发生的“北宫政变”。之后大臣们开始议论了一会。不过,只一盏茶的功夫,议论的声音就慢慢平静下来。最后殿堂变得鸦雀无声。这倒不是因为大臣们害怕他们的议论会触及到宦官集团当年发动政变的伤疤,再次招来打击。毕竟“成者王,败者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帝国从那一年开始再无人担任大将军。现在这个空缺的职位史无前例的和天象报告的内容形成了矛盾。一个开国八百多年罕见的矛盾。这也正是今晚这些大臣担心,紧张,畏惧的由来。

帝国的灵台几百年以来专门负责收集天象的变化。并根据天象所昭示的意义对朝廷相应的在职官员,做出符合天象的人事变动。

由于天象是自然存在,就其本身并不能代表什么特殊的含义。只有拿入相对的时间和空间当中运算后才能预知一些具体问题。小则个人荣辱,大则国家兴衰。因此怎样准确的把观察到的天象拿入相对的时间和空间当中运算,以及依靠怎样的法则运算。就成了千百年来以求未卜先知,此道中人所不懈追求的目标。

远如春秋战国时期盛行的五行家和神仙家以及道家,皆以“天人合一”为其学说核心思想。近如从东汉末年形成的道教体系中分化出来的两大修道派系:丹鼎派,符箓派。这些都是世人为求通过某一种预知未来甚至修道成仙自行探索的途径。

而大汉朝自从在秦朝土崩瓦解后的废区中建立以来。便采用正统的《周易》学说演算天象。在东汉末期更出现了一位将《周易》和天象演算完美结合的天才人物——制造观星仪器浑象的太史令张衡。张衡制造出浑象后,对天象变化数据收集准确性有了很大提高。并且经过在北宫政变中牺牲的天文学家,侍中刘瑜的继承发扬后,从灵台形成的报告相对来说非常准确。因此也确立了天象报告不可动摇的权威地位。

殿中的大臣们感觉到他们一直以来所回避的现实。现在终于有一种另外的力量要替他们击碎。帝国将有大事发生。这件大事完全可能颠覆帝国最底层的基石。那是帝国生存的最根本的凭靠。

半个时辰之后。

一个小黄门来报:“大常秋张让,皇亲刘焉到。”

随后,张让领着两位一老一少的道士进入殿中,刘焉恭恭敬敬的尾随其后。那年少的便是在之后嘲笑刘焉后惹来马大夫说理的道士。他们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用他们的方法化解这场大汉的危机。

张让拜见灵帝道:“这两位便是西蜀青城山得道高人。不久之前两位道长在青城山观星坛借助上古失传神物轩辕镜夜观星象。见太白犯房之上将,入太微。天下将有兵祸发生,所以特地赶来化解。”

张让这几句话便是之后太仓令赵韪辩驳傅燮时说的话。原来出自一个时辰以前中官的口。赵韪或许已经屈服于这个昏暗的政局。他所谓的理想早已不复存在。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苟活。

张让续道:“两位道长这次远来并非为功名利禄,所以也不想留下名字。再有修道之人便已是俗世以外,所以请陛下免去两位道长跪拜之礼。”

灵帝道:“喏。”

两位道人合掌弓身道:“无量上光。”

随后那老者道:“启禀陛下,贫道准备在丑时作法。”

之后张让便把这两位远来解救的道人一一引荐给在场各位大人。

在过了些时候便发生了那年少的道人和刘焉的对话。

前事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