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天玄地黄》 第三节 暗流(2)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三节 暗流(2)   此人便是平素以刚直而被人所称道的现任帝国太尉的杨赐大人。其始祖杨喜,从高祖龙兴。垓下之围,杨喜率部追杀西楚霸王于乌江河畔。事后封赤泉侯。   杨赐定睛一看郭胜,毫不畏惧大声道:“ 我大汉自从世祖光复以来弃西都长安荒芜于不顾而居东都洛阳,所求为何?不过在向普天之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三节 暗流(2)


此人便是平素以刚直而被人所称道的现任帝国太尉的杨赐大人。其始祖杨喜,从高祖龙兴。垓下之围,杨喜率部追杀西楚霸王于乌江河畔。事后封赤泉侯。

杨赐定睛一看郭胜,毫不畏惧大声道:“ 我大汉自从世祖光复以来弃西都长安荒芜于不顾而居东都洛阳,所求为何?不过在向普天之下子民表明我朝必以三皇五帝为标榜“以德治国,怀柔四方”的施政理念。昔日孔子云:‘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今日郭胜说出如此离经叛道之话,又该拿出多少白银才能赎罪脱身?”

此话一出,大涨士气。大臣们又开始鼓起勇气议论纷纷。

郭胜终究不过一阉人。平日里油嘴滑舌讨好天子惯了,到了真正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一番道理的时候。那是这些能够随意引经据典大臣们的对手。眼下无话可说,脸上极是难堪。

站在右侧的中常侍孙璋见到同伴有难出口解救道:“世祖朝的事也拉来生搬硬套,牵强附会。办一个混淆视听的罪。奴才以为并不为过。”也不管这句话是有理还是无理,宦官都是嘿嘿一笑。

如此肆无忌惮,以势压人,那里还容得下一个“理”字。杨赐长膝一曲径直跪在殿堂之上。以死再谏道:“如若陛下执意要杀傅校尉,臣愿同死。”

“臣亦愿同死。”

众人还没来来得及反应。

司空张温眼眶中泪花滚动,笔直的身体已跪在大殿之上。看来两位股肱之臣势要保下傅燮不可。

其实灵帝从开始到现在没有开口讲过一句话,更没有任何肢体动作示意要杀傅燮。他就那样舒舒服服的躺在龙椅上。像在听戏一样欣赏着宦官如何与士大夫争峰相对。终其一生他都在这两股政治势力产生的漩涡中打转。当然,在迫不得已或是感到厌烦的时候他还是会做出最后的仲裁。只是有利的结果往往偏向于宦官集团。现在他想继续欣赏。因为离事先预计的丑时还有很长一段无聊的时间,需要观看这样的表演来打发。

那傅燮此时已被捆绑。身后两个小黄门把他按跪在殿堂上等待发落。一听杨赐,张温说出如此话来甚是着急:“杨大人,张大人不必如此。傅燮一条贱命不想今日获此大罪而死,也算得上三生有幸。只是下官祖传龙泉剑还未有托付,劳烦杨大人,张大人代为保管。日后若遇上识剑之人,便把宝剑相赠。也算了却下官一个心愿。”

说完便要站起。身后两个小黄门以为他要跑。便使出吃奶的力把他按住。傅燮“呵”的一声吼,好似猛虎伸懒腰。两个小黄门登时人仰马翻。“咣噹”两声,脑袋碰在地板上,痛得两人抱头“哎呀,哎呀”的直叫唤。傅燮道:“叫什么叫,老子还不知道去刑场的路?”说罢,便向殿门走去。其余大臣们你望望我,我看看你的,反正束手无策。

“好,好。好!难得我大汉朝有如此众多忠心之臣!”

连说三声好的是坐在御赐座椅上的大鸿胪曹嵩。其养父曹腾以一介阉人之身,在朝为官三十余年,历事四帝。生前举荐贤才无数。例如:陈留虞放,边韶;弘农张奂;南阳延固,张温等等。南阳张温就是现在以死直谏的帝国司空张温。

曹嵩本是忠义之人。既知杨赐是刚胆之臣又与张温有如此渊源,怎能见死不救。起身道:“傅校尉且慢。一人要死又有何难!只是死得要有价值,才不枉父母给的这条性命。”

在场的大臣一见是曹嵩出面说话,便先替傅燮松了一口气。因为大鸿胪要保的人哪有保不下来的。试想:其养父曹腾备受皇恩。建和元年桓帝刚一继位。便以曹腾为先帝旧臣,忠孝彰著,封费亭侯,加位特进。虽然在灵帝继位后不久便去世,但是人情世故还在。现在灵帝身边的大红人中常侍吕强,中常侍丁肃。皆是曹腾当年带进宫中亲自调教。现在出人头地,怎会忘记昔日恩情。所以皆与曹嵩交好。还有曹腾在世时对士大夫集团举荐贤才颇多礼让。这在众多被士大夫看作妖孽的宦官中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因此士大夫集团对曹嵩也是另眼相看。况且现在身为大鸿胪的曹嵩在张让,赵忠鼓动灵帝开西园卖官鬻爵后便出钱千万。此举无疑甚得灵帝和宦官集团的赏识。因此曹嵩在当今极其容易产生摩擦甚至流血冲突的两股政治势力当中的无论那一方都是吃得开的人物。

曹嵩起身面向站在御座两旁的十常侍言道:“诸位常侍,诸位大人少安毋躁。且听曹某说道说道。孔子云:‘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念的便是刚才几位大人的好。我朝有道,臣子们才会这样争锋相对,互不相让。那要是我朝无道,陛下那能听到刚才一番激烈的辩论。所以臣下以为陛下亦是有德之君,否则那来这么多忠心耿耿的臣子。”

此番话一说下来。十常侍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反驳的,因为曹嵩直接了当的捧了天子。要反对便是不给天子的面子。

刘宏一听那是立马来了精神,连忙端正了坐姿谦虚道:“曹大人言重了!”嘴上虽是如此说,但难得听到来自士大夫集团赞言的天子,内心的欢喜还是溢于言表。

众人的神色也是大有缓解,两位跪在殿上大人的脸也绷得没有刚才那样紧了。因为他们知道曹嵩的话里有话,所以他们虽然听得清清楚楚这分明是向着中官的话也不反唇相讥。宦官们也知道这人不好对付,心中也在盘算他下面究竟要说些什么。曹嵩心里自然也清楚,这样简单说几句和气的话哪能收得了场,大常秋要杀的人还是要杀。在这朝廷上面子已经不值钱了,最后靠的还是手段。

曹嵩续道:“谢陛下夸奖。为臣倒是认为郭常侍刚才的主意相当不错,有理有据的。试想那犯法之人交钱赎罪,之后必定知道人生宝贵,痛改前非。如此与己方便,与民方便,皆大欢喜。昔日孟子说梁惠王曰:‘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王曰:‘不若与人。’孟子复问:‘与少乐乐,与众乐乐,孰乐?’王曰:‘不若与众。’所谓与民同乐不过如此。只是为臣以为还有些地方需要完善充实。”

众人一听这话说得邪乎,心中不经想到一处:这曹嵩整个一个睁着眼睛说瞎话,贼喊捉贼,打着灯笼喊天黑,这没理的事还真占足十层理来了,还灵活引用到了孟老夫子规劝梁惠王的话。简直太绝了。

郭胜直觉得神了,心中不足佩服道:“乖乖!瞧瞧人家把这颠倒黑白的活硬是练到家了。往后我还要好生琢磨琢磨,这事咋就说得出个‘理’字来!”郭胜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连当场拜师的想法都有了。要不是碍于这满满一场子的人,说不定他可真要跪下来行拜师大礼了。

中常侍高望百思不得起解急忙问道:“奴才驽钝,还请曹大人赐教。”

曹嵩笑道:“不敢当。高常侍但凡有问,曹某定当和盘托出。曹某认为既然这个主意有理可循。便要在施行的时候把收钱的范围扩大,毕竟连杀人这样的死罪都可用钱赎罪,不若连市井泼皮耍完无赖被抓也可以用钱。反正是各项大大小小的罪名都可以用钱赎罪。如此说来如果几位常侍没有异议。今晚曹某便愿意拿出三十万白银以赎傅校尉的罪。”

张让心道:“好个老奸巨猾的曹嵩,钱多了没处使到这来添什么乱。”

大常秋赵忠笑道:“既然曹大人都已开口。那我等做奴才的还有何话可说。此事便这样定了。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刘宏喜道:“喏。”

曹嵩笑道:“谢陛下恩典。”回头一见刚才已经走到殿门口的傅燮,此刻就跪在殿门口。

曹嵩便故意喊道:“傅校尉还不起来多谢陛下恩典,大常秋抬举。”

傅燮只是不起,犯起倔来。

曹嵩微微向左一偏,对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军官说道:“操儿快去请傅大人起来。”

这被唤作“操儿”的人便是曹嵩之子曹操。孩提时,曹操便和小兄弟袁绍劫持过新娘。还曾夜闯张让宅邸,被人发现后,舞着短剑,翻墙而出。

听到父亲发话曹操便走过去。一边故作扶起之状一边耳语道:“小不忍则乱大谋。”

两眼一交,傅燮只感到曹操眼中尽是男儿热血,丈夫气魄。自己被他所激励,体内热血沸腾,豪情万丈。傅燮好感顿生,当下紧紧得握着曹操的手站起,谢过天子和十常侍。

此事便就此了结。灵帝也是脸露笑容。试想十常侍轻轻松松替他诈得三十万两白银,又怎能不龙颜一悦?

正当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大常秋张让不忘特意侧身瞥了一眼,今晚不同往常的中常侍吕强的那张表情变化如此复杂迅速的脸。他看到吕强的瞳孔里有液体流动,就像黑夜的暗流一样让人琢磨不透。当然这些细节很容易使对政治嗅觉明锐的人陷入长长的思考当中。于是张让自觉的陷入了。

此时,禁军来报:“太史令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